財經短波

財經短波

推動完善全球合作機制 中國仍有太多新潛力可挖掘 ☆來源:財經

♦ 本篇文章轉載自財經。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在11月3日舉行的“黃埔國際財經媒體和智庫論壇”上,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暨政治學所特聘研究員、臺灣大學政治系教授朱雲漢指出,伴隨著全球化的進程,全球的治理機制也需要不斷完善創新,將來中國在深化合作方面有太多新潛力可挖掘,而且可以為全世界經濟的整合、為全球化注入新的動力,這是中國不可推卸的責任。


201845l01.png

 (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暨政治學所特聘研究員、臺灣大學政治系教授朱雲漢)

以下為演講實錄:

我自己是研究國際政治經濟學,因此提一個觀念,今天看到逆全球化的這一些聲浪,主要爆發在發達國家,並不是廣大的新興市場國家,而且反對的物件並不認為是廣義的全球化,全球化的動力非常充沛,不可逆轉的過程。其實在美國,特朗普普選票還是輸給希拉蕊,我認為現在很多社會運動和各種不同形式的激進的反開放,它真正是反對過去35年美國所主導的模式,因為這個模式是在新自由主義的思想指導下進行,基本上整個遊戲規則圍繞著資本追逐利益的需求來設計,他對資本非常友善,但是對勞工、環境未必友善,而且在很多發達國家內部,由於新自由主義改革,把很多弱勢群體的一些基本保障的框架也逐漸的肢解掉,導致全球化風險和利益分配非常不合理。

另外,在全球範圍裡面,它也帶來很多好處,因為中國也在國際環境裡面取得巨大發展的機遇,適應該規則,然後也在逐漸接軌。但是另一方面,也積累很多結構的不均衡和矛盾。

我隨便舉個例子,全球的治理機制遠遠跟不上全球化帶來的全球緊密的關聯性,高度相互依存度,很多決策機制也不能決定,決策機制、發言權、改革非常的緩慢。在金融國際化這一塊,它並沒有真正很好的發揮金融體系應該有的作用,即服務實體經濟,反而更多的資金進入了虛擬、投機性,而且對實體經濟造成巨大的干擾,累積很多的風險。

2008年有一次性的爆發。如果接下來要去維持全球化的動力,而且要能夠繼續把它的潛力挖掘出來,路徑和遊戲規則很多程度上加以修改。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新的臺階以後,它其實已經不是像以前搭便車一樣,就是說我就依託美國所主導的全球化模式,因為這個模式已經走不下去了,它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目標之間存在衝突。所以在下一個階段就很清楚,將來全球化遊戲規則的制定不再是一元化、單一中心,而中國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中國一定會協商,不僅和發達國家協商,也在G20的架構之下,與新興國家協商,尤其是金磚等這些非常重要的平臺。同時推進很多全球治理機制的改革,因為讓很多全球化的遊戲規則,我們說資本友善、勞動友善和環境友善之間取得更好的均衡,而且和包容性增長的目標融合得更好,能夠讓過去以跨國企業為主要載體的,本身要能夠壯大他們自己。

總而言之,中國尤其在深化合作方面,我覺得這裡面有太多新的潛力可以挖掘出來,而且可以為全世界經濟的整合,為全球化注入新的動力,這是中國將來不可推卸的責任,謝謝!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站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8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