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周報

民間周報

一個西方人寫的中越戰爭,值得細細品味(上)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戰局。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25

現在國內有關中越戰爭的資料非常稀缺,我們費了很大力氣得到的資訊現在看來許多都難辨真偽,所以我們認為對中越戰爭的研究應慎之又慎。

我的外國友人在今年夏末已經寫就了第二篇分析報告,後根據網友提供的資料對許多細節作了相應的修改,但仍然被他們的上司以文章過於親華、過於讚譽鄧小平為由而加以否定。

而我看這篇文章還是有一定的學術價值的,如果就此廢棄扔掉實在可惜。於是我按著自己的理解將該文翻譯成漢文,標題沒有更改,這就是下面即將奉獻給大家的《中越戰爭——冷戰的轉捩點》一文。(此文面世時間約為2015年)

謹以此文獻給文章的原作者——我的加拿大及芬蘭朋友,儘管他們不讓透露真實姓名,但對他們長期關注中國等東方國家命運的研究深表感謝!同時,也以此文獻給國內外關心中越戰爭研究的各位網友,對他們給撰寫此文提供的幫助深表感謝!

最後,向中越雙方在戰爭中死難的10多萬軍人和平民表示深深的哀悼!向親歷這場戰爭的中越雙方數百萬軍人和平民表示深深的慰問!


中越戰爭——冷戰的轉捩點

冷戰的轉捩點其實就是1979年的中越戰爭,這場規模有限,時間短促,方式落後的戰爭當時雖然引起整個世界的震動,但不久就被人遺忘,沒人會想到從這一年開始,僅12年整個蘇聯東歐集團就徹底崩潰。而在此之前的34年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想盡各種辦法削弱蘇聯,都收效甚微,蘇聯在1979年反而達到了其擴張的巔峰。

(一)中國在冷戰中的特殊作用

蘇聯在這麼短的時間戲劇性地崩潰,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儘管蘇聯崩潰22年來各種各樣的評論層出不窮,已經發表的著作和政論文章可謂汗牛充棟,但其中的一個關鍵的因素卻論述不多,那就是中國在以蘇聯為首的東方集團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之間發生了戰略角色的轉換:中國從蘇聯名義上的盟國變成了美國事實上的盟友,而完成這一轉換的標緻就是1979年的中越戰爭。

1945年以後的世界是美國和蘇聯分而治之的世界,但不論對美國還是蘇聯,中國的態度無疑都非常重要,中國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和份量不是美國和蘇聯以外的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替代的,不論中國加入蘇聯和美國的哪一方,另一方都會受不了。從1945年往後的40年裡,以蘇聯為首的東方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都有一些衛星國或小夥伴背叛,蘇聯方面是阿爾巴尼亞、南斯拉夫、匈牙利、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埃及等,美國方面有古巴、法國、委內瑞拉、伊朗、尼加拉瓜等,這些衛星國或小夥伴要麼加入了對方的集團,要麼游離於東西方之間,要麼重新又回到了主子的懷抱,但不管他們採取什麼措施,都沒有撼動蘇聯或美國的世界地位,也沒有影響冷戰的整個格局,這些國家的離開或加入對美蘇雙方來說都可以忽略不計。但是中國就不同了,中國在冷戰的前期加入了蘇聯為首的東方,美國跟著就開始倒楣,險一崩潰;中國在冷戰的後期脫離蘇聯又加入了美國為首的西方,蘇聯跟著也開始倒楣,最終走向了崩潰。

跌了跟鬥的美國並沒有認真吸取教訓,而是急於在別的地方重新找回面子。那時的美國還沒有完全認識到自己力量的有限,所以12年後,即1965年,美國在越南又介入了一場跟中蘇的對抗。儘管中蘇當時已經公開決裂,但在越南共同對付美國這一大事上,卻是一心的。1965年時的蘇聯和中國當然跟1950年時不可同日而語,所以美國在越南遭到了比在朝鮮更大的失敗,不僅美國軍隊被迫全部撤走,而且親美的南越也被親華親蘇的北越整個吞併。

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是美國建國以來遭受的兩場最大的挫折,前者被世界公認為美國的失敗,後者更是美國自己都承認的失敗。1973年美國從越南撤軍時,美國的民心、士氣都跌到了歷史的最低谷,整個國家也處於分裂的邊緣。切膚之痛讓美國深切認識到不能再在以一敵二的劣勢環境中繼續硬挺,不然強大的美國一定會走向崩潰。中國是個不能小看的獨立對手,既然美國不能同時打倒兩個巨人,那就得想辦法把他們拆散,各個擊破。由於當時美國的主要威脅還是蘇聯,中國又跟蘇聯接壤,聯蘇擊華只能讓蘇聯人得實惠,所以美國人經過考慮自然就選擇了聯華擊蘇。高傲的美國人於是放下架子開始向中國示好,而在此之前中蘇之間的分裂、論戰以及邊境武裝衝突也為美國戰略目標的轉移創造了契機,1972年2月,尼克森訪華,中美這對不共戴天的敵人開始化敵為友。

就在美國人向自己的既定目標一步步邁進時,蘇聯卻仍然執迷不悟。史達林在1945年的雅爾達會議上跟羅斯福一樣沒把中國當回事兒,5年後他也不知道自己與毛澤東簽定了一項什麼樣的條約,那是蘇聯走向世界帝國的根基,蘇聯在冷戰期間所取得的種種優勢都跟中蘇同盟有關,所以蘇聯的世界戰略應該是千方百計地拉住中國這個最有份量的盟友,其它的事情都應給鞏固中蘇同盟讓位。但是史達林卻把中國當成了一個不聽話的討厭跟班,連美國對英國那樣的尊重都沒有。史達林之後的赫魯雪夫和勃列日涅夫也沒能跳出這種慣性思維的桎梏,仍然象對待南斯拉夫那樣對待中國,疏不知中國可不是南斯拉夫那樣的小國。史達林、赫魯雪夫、勃列日涅夫對中國的態度很可能是俄國人歷史上對中國滿清政府和國民黨政府極端蔑視的一種自然延續,這種態度美國同期的羅斯福、杜魯門、艾森豪、甘迺迪、詹森多多少少也有,但是朝鮮戰爭後美國人的態度已經開始轉變,到了越南戰爭後期則徹底改變,重視和尊重起中國來,而這時的蘇聯人還是老樣子,1975年蘇聯人對中國的態度跟1945年時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差別,而且直到1985年戈巴契夫上臺以前,蘇聯人還是不習慣美國以外的國家跟自己平起平坐。從美蘇對中國不同的認識和態度上,可以看出蘇聯人思想的頑固、思維的滯後和眼光的狹隘,以這樣的思想、思維和眼光當然不能引領世界,這也是蘇聯最終失去中國這個最重要的盟友,在冷戰中失敗的主要原因。

不過從20世紀70年代前半期的形勢講,蘇聯還有機會不陷入與中美對抗的泥潭,因為當時中蘇同盟條約的期限還沒有到期,尼克森訪華也沒有形成事實上的中美聯盟,雙方還處於初步的試探中,而且兩國內部都有強烈反對中美接近的聲音。不久尼克森因此深陷“水門”,而中國的“四人幫”也興風作浪,如果蘇聯人這時抓緊時間改變策略,完全可以避免以一敵二的戰略窘境。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越南人的弄巧成拙卻讓蘇聯最後一絲希望化為泡影,而美國則暈頭轉向地接受了夢想成真的現實。

(二)越南的悲憤和夢想

越南緊鄰中國,是中南半島的大國,但是在亞洲只能算中小國家,放到全世界這個範圍更是地地道道的小國。小國的戰略視野一般比較狹窄,對世界大局作用有限,但在特殊情況下也會產生問鼎世界政治的幻想。中國周邊的小國多多少少都有取代中國的夢想,一有機會就死抓住不放,而且不惜一切代價,敢冒任何風險。日本在19世紀70~90年代就曾經成功嘗試了一次,收穫頗為豐厚,不然這個遍佈火山、經常地震的貧瘠島國現在誰知道它在哪兒?儘管日本人最後嘗到了原子彈爆炸的恐怖,但這並不能完全澆滅中國周邊小國的那個夢想。在日本人初次開始行動整整100年後,國土輪廓也呈長條S形,跟日本的輪廓極其相似的越南又開始了大膽的第二次嘗試。

對越南來說,在1975年時她似乎有這個本錢。畢竟她是人類歷史上連續打敗兩個強大的白人國家(法國和美國)的唯一有色人種國家,其中美國還是世界頭號強國,這一點日本人和中國人都沒做到。越南的戰爭努力沒有象日本那樣落了個亡國投降的下場,就是跟中國相比成就也遠遠超出:美軍在越南的傷亡人數是在朝鮮的2倍半還多(36萬/14萬),況且朝鮮美軍的傷亡有相當一部分還是朝鮮人民軍造成的。越南人在其最自豪的奠邊府戰役中全殲了1.6萬名白人正規軍,而中國人則沒有在一個地方圍殲5000人以上白人軍隊的戰例,其最自豪的上甘嶺戰役也不過是將白人擊敗趕走。所以,越南人信心十足地認為自己比中國人更勝一籌,她才是黃種人最優秀的代表。而當時的中國經過10年的內亂虛弱不堪,經濟凋弊,政局不穩,作為國家支柱的人民解放軍,更是深受政治掛帥的毒害,裝備、訓練廢弛,軍官只會喊政治口號,士兵拿鋤頭比拿槍還熟練。越南的一些將軍利用當時的同盟關係到中國軍營實地觀察,回來後認為久經戰陣的越南士兵1個能頂中國30個。種種跡象表明當時的中國正處於共產黨執政以來最容易被打倒的時期,取代中國別的國家不敢想,越南則認為時機千載難逢。儘管中國曾經在抗法與抗美戰爭中給予越南大量無私的援助,但取代中國這個前景實在誘人,最終還是戰勝了越南人的感恩心理。

越南的行徑在外人看來很有些背叛和忘恩負義的味道,但是站在越南的角度,卻另有一番悲憤的合理性。越南人在長期的戰爭中損失實在太大,從1945年~1975年的30年時間裡,超過500萬的越南人死於戰火,這麼慘重的代價讓越南人覺得應該得到補償。但是1972年2月的尼克森訪華卻讓越南人覺得自己成噸的鮮血都被中國人拿來跟美國作了交易。同年12月,尼克森的B-52幾乎將越南首都河內從地球上抹去,但是中國的表現卻並不給力,越南人被迫在來年的1月跟美國簽訂了巴黎協定,以承認越南南北繼續分裂來換取美國全部撤軍。巴黎協定讓越南人覺得自己第二次被出賣了,他們沒有忘記,1954年奠邊府大捷以後,也是由於中國人不支持越南乘勝追擊,越南才被迫接受了南北分裂的政治格局。1954年時的越南對中國還敢怒不敢言,但1973年他們已經有能力反抗了。同年3月29日,美軍全部撤走,越南統一的最大障礙被搬除,出於以往的教訓和當時中國萬分虛弱的現實,越南當然要嘗試一下在亞洲取代中國的戰略。

(三)周恩來的警覺和鄧小平的對策

越南取代中國的嘗試準確地說是從1974年開始的,當年中越邊界有了一些小的摩擦和糾紛,越南此舉是在試探中國的反應。不幸的是越南的舉動立即引起了中國的警覺,中國跟蘇聯不同,已經擁有了一批世界大腦級的戰略家,儘管有第一夫人江青的騷擾,老辣的周恩來還是很快就嗅出了越南想反叛的氣息。周恩來擁有遍及世界的情報網,而且運轉效率非常高,源源不斷給他提供各種準確的資訊。周恩來根據他掌握的至今都沒有公開的一批高級間諜的情報,十分敏銳地覺察到越南人在走100年前日本人的老路:整整100年前的1874年,日本人冒險在臺灣製造糾紛,試出了當時中國滿清政府虛弱和無能的本質,日本據此判斷自己的擴張挑釁不會招致中國大規模入侵的報復。第二年,即1875年,日本便出兵朝鮮,將自己的影響大膽地鍥入中國傳統的勢力範圍——朝鮮半島。10年後,即1884年,日本借中法戰爭進一步鞏固和擴大自己在朝鮮的地位。又過了10年,即1894年,日本更是以朝鮮為基地向中國全面開戰,最終打敗中國取代了中國在亞洲的地位。周恩來跟越南人打了幾十年的交道,深知越南取代中國的野心被壓抑了千年之久,一但釋放會象日本那樣爆發出驚人的力量。周恩來不會忘記,1874年日本人開始向中國挑釁時,不光李鴻章,連日本的許多高官都認為是在找死,但是不受抑制的日本人為實現夢想爆發的能量實在驚人,20年後日本不僅沒有死,反而差點把中國弄死。歷史的教訓讓周恩來不敢象李鴻章那樣對越南不屑一顧,必須趕快採取措施澆滅越南人頭腦中不切實際的邪火,如果無動於衷,以後的代價中國恐怕承受不起。

1975年3月,越南違背巴黎協定發動了統一南北的戰爭,這也是越南違背中國的意願第一次單獨進行的戰略性行動,具有極大的冒險性。可沒想到南越阮文紹政權的100多萬軍隊一仗未打就全面崩潰,原計劃幾年的戰事,僅55天就大功告成,這麼快的速度使深陷“水門”的美國和深陷“文革”的中國都無力干涉。超乎尋常的冒險成功進一步印證了越南擺脫中國,走自己道路的正確性。21年前奠邊府大捷後,黎筍就制定過長驅直入西貢,一舉統一南北的計畫。由於中國的阻撓,黎筍的計畫直到1975年才實施,它的成功一下子摧毀了中國人25年來在越南所做的一切。中國人1954年說的越南統一條件不成熟的話頓時成了謊言,中國在越南的聲譽一落千丈。看著北越坦克沖入南越總統府的新聞紀錄片,周恩來知道,越南已從聽話的孩童變成了危險的少年,不採取非常措施已經制止不了這個少年的叛逆心理了。

複出後的鄧小平對付越南的最初策略便是扶植赤棉,本來周恩來在世時並不想讓赤棉在柬埔寨掌權,因為赤棉的行為十分極端,周恩來不想讓它替代朗諾。但由於美國的軟弱,赤棉攻下金邊比越南人攻下西貢還要快。朗諾跟阮文紹兩個親美政權閃電般的垮臺比1991年前後親蘇的東歐政權快得多,這種相似的情景不能不讓人浮想聯翩,如果當時沒有中國這樣的角色,美國用什麼辦法制止自己陣營裡即將發生的類似東歐巨變那樣的多米諾骨牌式的倒塌?柬埔寨、南越以後親美的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能獨善其身嗎?本身就四分五裂的緬甸能安然無恙嗎?結論誰都不敢打保票的。

赤棉執政後的種族滅絕政策確實臭名昭著,但是作為一個大戰略家,鄧小平不能只看眼前的殘忍而不顧眼後的恐怖。赤棉畢竟已經掌權,它跟中國之間隔著越南,幹掉它對中國來說不僅十分困難,就是幹掉了也只能便宜越南。更重要的是赤棉奪取政權讓波爾布特發了瘋,而越南統一也讓黎筍發了瘋,對鄧小平來說,波爾布特瘋了還不可怕,黎筍瘋了才可怕,用瘋了的波爾布特牽制瘋了的黎筍,在當時條件下對中國來說是能夠選擇的上上策。

國際紛爭其實就是這麼簡單而又殘酷,小國只要有一點非分的企圖,不是被大國抑制就是被大國利用。1977年中國對越南的援助已大為減少,相反,對赤棉的援助不減反增,越南人突然發現沒有了中國的援助自己對付不了赤棉。他們忘了自己對法、對美的戰爭機器基本上都是由中國人提供和開動的,蘇聯人只是到了對美戰爭的後期才開始發揮作用,但在1978年以前還沒能替代中國在越南的位置。與朝鮮戰爭中中國軍隊的獨立性完全不同,越南士兵從上到下所有的穿戴和裝備,整個軍隊的運轉,包括糧食彈藥油料的供應,後勤組織,戰場通訊,醫療救護,戰略戰術的規劃,甚至連大的戰役指揮都得仰仗中國人,越南人只是不停地用鮮血給這部機器潤滑罷了。這個裡裡外外、從硬體到軟體都靠別人組裝起來的戰爭機器當然不可能圍著越南的意志轉,中國人想讓它轉它就能轉,想讓它停它就得停,這是周恩來以前控制越南屢試不爽的緊箍咒,也是黎筍一直忌恨中國人的根本原因。這樣的機器越南用來對付法國人、美國人當然高效運轉,一但用來對付赤棉,立即就被掐了電源。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