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合作開拓大路 再塑香港榮光 ☆作者:何步正

 

2020/8/4

英,美,蘇,日,現代國家都各有國安法,反間諜,反叛亂,保國家安全。有國安法不見得就沒有自由和民主。關鍵是如何規範適用細則。中華民國也有自己的國安法。香港一國兩制,香港本來自己就可以自定國安法,但二十多年來,香港立法局拖延沒有自行訂定香港的國安法細則,直到反送中,香港整個局面動亂不止,港府無力控制出一個平安不動亂的香港,世局中美交惡,中國政府不會再容忍一個動亂失控的反中國基地,就在南大門之內。香港平白失去了可以自定國安法的良好時機。殖民地時代,香港沒有國安法,香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香港華人,是無國籍的居住在香港的人,沒有國籍。

202032h01.png

沒有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身份證或旅行照,居住在香港的無國籍華人,可以申請香港身分證明本,(Certificate of Identity)作為旅行照,不受任何國家保護。香港無國籍華人在那時代,到各地旅行公幹,都必須自求多福。香港當時有各式各種的外國人居民,他們有自己國家發出的身份照,當然也有極少數的高等華人,申請入藉英國取得英國照,那是非常稀有的香港另一類華人。住在香港的無國籍華人,他們自認為是中國人,不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是中華民國。英國國慶,香港華人沒有人掛英國米旗。但,雙十青天白日,十一五星紅旗,卻是滿街滿巷的旗,藍藍紅紅的一大片旗海,吊頸嶺雙十,更是青天白日滿山滿岸。左派學校十一五星紅旗掛滿校,反正是高掛各的,大家都是好朋友好隣居好生意夥伴,你我都是中國人。這就是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香港。

直到中英說定九七香港回歸,香港才開始有BNO,(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英國海外照,這是特別為香港設定非英國國民而設的旅行文件,不是英國公民,不受英國保,只是說明這個照的人,是居住在曾經的英國殖民地的香港居民,仍然是無國籍的人。九七之後,香港人可以申請BNO,無國籍的旅行證件,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照,國籍中國,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保。

香港殖民地時代,沒有香港的國安法,但香港殖民地政府有不受歡迎人物的香港殖民地法,不用審判,不用理由,隨時隨意拘捕任何不受歡迎的人物,立即遞解出境。香港殖民地政府有內定的規矩,容許言論無限上綱,反共反蔣,反專制反極權反民主反自由,但不容許這裡是武裝反中國的大本營,特務行為不要過份超越紅線,更不容許製造混亂,破壞秩序。大家在這裡各自安份守己發財,這就是昔日殖民地的香港,和今天高舉的自由民主牌光復香港完全搭不上邊。六十七十年代的雜誌報刊多元化,左派的文匯大公,右紙的香港時報,中間偏右的,各類黃色小報,不下十多種報刊,雜誌有自由中國,展望,明報月刊,等等各具背景,各唱各調。年軽人的刊物,中國學生週報,青年樂園,大學生活,各自宣揚自己的主張。今天尚在香港文教政活躍的七十歲以上徤將,如邱立本,甄燊港,関品方,陸文龍,劉文鴻,劉佩瓊,李焯芬,陳婉瑩,莫昭如,都是那段六十七十年代文社時期的活躍成員,當時不同立場的文社,風雨,神州,儒林,開放,華菁,彼此相敬尊重,不會因為見解各異,敵視互仇。直到今天,可能各具反共親共的情緒,但愛香港,愛中國,是完全一致的。劉迺強和我很多看法相左,但我倆可以在明報共寫專欄,一三五他寫,二四六我上陣。同理,都愛香港,愛中國。六四,香港百萬人上街,文匯報在報紙首頁,黑底白字,痛心疾首。司徒華,張文光,主持六四紀念十多年,他們反共,但同時,愛香港,愛中國。

九七後,香港長大的香港年輕一輩,生於安樂,長於安定繁榮成長的香港,沒有經驗過人民公社,文革,瘋狂貧困的歲月,沒有認識到勤勞努力的香港前輩,是如何在困境中掙扎求存才搏得香港今天的繁華。今天年軽人好勇求勝,伸手要的就要拿到,在網絡上,在群網內,互傳簡訊,不求甚解,互表勇猛,同時,自封自己是代表了香港人的沈默心聲,塞路破壞,高舉美英國旗,以為自己真的是在替天行道。上一輩香港人,都明白,這裡的自由安定,不是他們火併鬥爭得來的,殖民地香港這裡從來沒有民主,你不滿意,請自便走路,再不,你做得過份了,你就是香港殖民地政府不受歡迎的人物,要被遞解出境。在殖民地香港,你要接受政治現實,就享有這裡的自由和安定,努力勤奮,就可以擁有你自己賺得的所有。這裡的自由和安定,你可以視之為歷史的錯位,上天的恩賜,但絕不是你流血裡鬥得來的。

九七後年輕一輩,不接受上一輩認命接受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的政治現實。什麽是自由民主安定,我不用管也不用理,你就原諒我放蕩不覊要自由吧。我要的,你就要給我。我要一人一票,我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你不給,你不答應,我就塞路睹車搞破壞,英國人呀美國人呀日本人呀,你們都來支持我們,我們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香港要獨立。香港不是一國兩制的香港嗎?香港獨立,誰支持你呀,做得到嗎?我才不管,我懶得去理,我要的,就要給我。你不給,我就塞路搞破壞。香港於是遍地烽火,放蕩不羈的年軽勇士,毀了香港,害了自己。一國兩制是政治現實,香港立法局曾經有機會配合中央制定香港的國安法,廿十多年了,香港立法局疏忽失職,沒有自行制訂香港的國安法,到動亂,反送中,中美交惡,各種惡劣形勢綜合,中央於是不得不自訂國安法,特別訂制適合香港專用。香港少部份年軽人要攬炒香港的目標,於是全部達陣。美國取消香港特區特別法,動搖了香港金融地位,要香港失去的,都失去了。要香港拿到的一人一票等等,卻全數因此都封癱了。袋住先的機會,一去不回頭了。

區議員選舉,意識反中的陣營大勝。今天,他們目標在九月份的立法議員席位的選舉。香港今後面對的,嚴重棘手的,不再是塞路破壞的亂民。國安法擺平了一國兩制非法動亂,但擺平不了體制內合法反對和不合作的立法議員。現今香港各區的區議局,幾乎變成了反中情緒群體的各區分立的獨立山頭,他們獲得政府豐厚的合法活動的資源和地盤,公開合法組識的人和物,在國安法的邊沿遊走動員,全力組合競選立法局議席。只要這群勁頭十足的年軽人取得足夠的立法局議席,就算不和你對著幹,只要不合作,故意製作麻煩,他們立法議員的票就足以合法地癱瘓香港政府的所有作為。香港政府一事無成寸步難行,或可以開創新局,重振香港,就要看香港行政人員的能耐和九月後新立法局的配合程度。香港的變局,未來是龍抑是蟲?

大的困境不見得是來自外部勢力,香港國安法,足以壓制暴亂,不論是來自境外或境內的。香港今後大的困境是如何有效而共同合理的內部整合。香港殖民地政府不來自一人一票的選舉,相對於當時內戰動亂的中華大地,殖民地香港是一個有效管理的獨裁政權,香港華人來去自由,你不滿意這裡的獨裁統治,你要走,那就請便。心裡儘有千個不願也必須要真心誠服,你就可以在香港安居樂業,賺錢發財。今天香港一國兩制,香港是中國的,也是你香港人的香港,基於歷史原因,香港實行一國兩制。這不光只是中國,也是全世界的史無前例,香港人要兩制,就必須要先認知一國。不絕對認知一國,就沒有兩制。香港今天和殖民地香港的昨天,同樣的來去自如,不滿意的,心有異念的,要走的,那就走罷,拿上你的錢財,安安穩穩的踏上你不回歸之路。走不了的,不願意走的,留下來的,就只有一條路,一國兩制,大家共同手把手共創明天。香港人不要期望香港政府,經過這次大風浪,會變身為一個大有為的政府。香港會面對更多困難,動搖了的金融地位,衰退了的經貿狀況,互相信任感不足的中央政府和香港年軽人,深上廣澳更大的競爭壓力,都要香港人,換心換眼去徹底認識這個新的大變局。

中國中央不要以為港區國安法落槌,香港就形勢大定。沒有錯,縱火堵路,破門打人,可能滅絕。但更大的難題不是對中央存疑,又懷恨港府的一小群異

動亂份子,而是有投票權的數百萬香港人,如果他們票都投給反中央,反港府,抗爭不合作的立法局侯選人,新的立法局會是一個在建制內合法抗爭,合法地不合作的甚至志在癱瘓政府的立法議會。面對一個不合作的,香港人自由意志票選出來合法的立法議會,中央不見得會因之大幅讓步,港府如常卻又無能應對,如此局面,將會是香港的大災難。合法攬抄,香港徹底無望。在中央面對國際強大壓力和逐漸失去耐心的情況下,面對國際大變局,寧可把香港變成是不外是中國內地靠海的一線城市,那時候,香港人要後悔,怕亦後悔得太晚了。近日,香港選舉部門DQ(Disqualify)12名報名參選人,亦即取消資格,不能參加競選。不過,參看臺灣之前的競選先例,代夫競選,幾乎是必勝的途徑。今天DQ大當頭,二當家,三當家出來競選,恐亦是必勝的捷徑。斯時,情緒使然,票會是投給招牌,不是政綱,不是人物,而是立場和反對情緒的表達。更何況,區議會合法通暢的地位,政府給予的充沛的人力財力資源,很大部份把握在充滿反對情緒的區議員手裡。DQ十二個大當家,不過是便宜了更多的二當家三當家。聞說,港府押後立法局競選,理由可以很多,但真正的原因,不說自明。押後立法議員選舉,勢必帶來爆量反對的聲音。不過,面對充滿壓力,紛爭凶險的世局,香港此時極難且近乎無能去處理內部極不安定的局面,香港十分需要一個平穩渡過的時間,押後立法議員選舉,或許是,不失為比較實隱有利安定過渡難境的措施。港府可以爭取到多了十二個月的時間,表現自己不是平庸無為,而是一個能幹負責,愛香港,愛中國,大有為的香港政府,改善民間居屋,增強醫保衛生,提昇教育能量,修正教課書內容,強固金融經貿地位,譲香港人有感,這是不一樣的大有為的,積極負責的香港政府新面貌。若如是,則一年之後的選舉,將會是大不一樣,港府會是香港人愛戴支持的政府,也只會是愛香港,愛中國的侯選人,才會贏得香港人的選票。

香港今天世界性的金融地位,開放自由繁華的經貿條件,十分多様化的中外文明組合,獨一無異的一國兩制實驗,都是歷史特殊條件的產物,不見得是香港人和中央你死我活,鬥爭反對併搏掙來的。認識歷史,認知現實,我們香港人才能把握今天,創造未來。香港的金融,服貿,嚴格說來,是特殊政策的特例。1997到2020,要做的能做的貢獻,香港都達陣了。達陣之後的今天的地位,沒有了國際特殊條件的給予加持,就只剩下中央保留的特殊政策了。有特殊政策,香港能做的,澳門和深圳就不見得不能做。香港一國兩制的實驗,到今天,仍然是尚未完成的任務,仍然有待我們香港人和中央的共同努力。香港的一國兩制,並無先例,亦絕不會有後來的翻印版。

中央向來有試創新的智慧,深圳就是十分成功的試點成功的先例。香港一國兩制包含了十分多樣多種的實驗,不一樣的民選政制,更放任的經貿政策,更自由寬鬆的言論空間,更開放的中外接觸,更複雜多樣的文化和種族混居,十分小型但更充分的自治,都在在表現了中國偉大復興的自信,同時能保留並進一步更寬廣地發揮,難以提代,極難複制的香港特質。這些都是香港一國兩制的精華所在。反過來思考,我們香港人尤其要珍惜機遇,對一些香港的政治人物而言,抗爭,不合作的表演,滿足了一部份人的反中情緒,容易吸引選票。這做作,容易,但後果是,香港會變得更加艱辛無解。政治家要能夠有解結開路的勇氣,眼光和魄力,目的在為整體香港人開拓更合理公正平等的社會,有普遍住得起的居屋,有負擔得起的醫保,更有尊嚴的生活保障,令人羨慕的醫教制度,更廣寬的世界視野。香港有這個條件,香港人可以做得到,只要香港和中央,互相理解信任,多利用一國兩制的特殊政策,就可以共同把香港打造為全中國特殊政策下的模範城市,向全世界展示中國偉大復興的自信和能力,鍛鍊出世界首創的一國兩制的新城市。

香港人啊,時代革命,香港再造,東方之珠,只有一條路,共同守衛發楊一國兩制的特質。香港的一國兩制是未竟之業,是還待完成的任務。中央香港,去前嫌,增共識,香港會是中國的模範城市,璋顯了中國偉大復興的自信,向全世界展示獨一無異的一國兩制的成功範例。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