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傳真

紫荊傳真

香港日誌:港警升維為國家機器及激進反對派的局面 ☆來源:tuzhuxi

♦ 本篇文章轉載自 tuzhuxi。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2/23

202001f01.png

這些天以來,香港運動還在繼續。筆者閒時也潛伏連登、telegram的很多群組,瞭解資訊。 

這兩天的運動有若干特點,筆者總結一下:

一,每天都能堅持搞出活動(包括周日),涉及的社會界別也很多,僅從活動的密度和頻率來看,還是前所未有的;

二,形式上主要是和理非;

三,市民參與度下降,例如今天(12月22日)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日子,因為昨天各地“和你shop”的參與度並不高,令激進反對派失望。但今天參與人數仍然不多;

四,勇武/暴力的案例有,但比較少,特徵是零散,快閃。區議會以來,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群體暴力活動;

五,港警(HKP)執法

  1. 是足夠強硬
  2. 無論行為模式到氣勢都沒有發生變化,相比幾個月前,反而有一種自信感
  3. 反應及時,策略到位
  4. 部署的便衣很多
  5. 破獲了一些地下化的激進勇武行為(例如窩藏槍械) 

以下是一些觀察: 

一、HKP正在從心理上變成國家機器 

1、戰術上,顯然已經比較好地掌握了對方的策略。

其實這個是必然的,因為組織者的大部分活動組織都是通過社交媒體進行。連筆者都可以很容易的潛伏進去,HKP就不用說了。對方在籌畫什麼,組織什麼,如何修改策略,HKP都能即時掌握。而反過來是不成立的:激進反對派(黑衣青年)不能掌握HKP的行蹤。 

2、心理上,HKP已經找到並適應了自己在香港社會裡的定位,正在由“社區保安”升維為國家機器。 

  1. 香港運動的反對議題早就由修例變為反警。HKP積聚了大量來自社會的不滿乃至仇恨。其根本原因是香港人認為HKP在運動初期(612)就沒有擺正自己“社區保安”的地位,站在了政府的一邊,對示威者適用了武力。同時,大部分反對派市民認為HKP在之後的數個月沒有反省檢討,繼續使用升級武力,並指導了多宗事件。絕大多數反對派認為各種針對HKP暴力的指控至少有部分是真實的。在這個過程中,HKP一直受到3.5%“革命”帶來的政治授權/合法性問題、deep state問題(律政司、法院、律師界的配合問題)的干擾,顯得礙手礙腳,不能強硬執法。 
  2. 從現在看來,HKP在香港社會的逼迫下,在警民關係、警媒關係已經難以再挽回的低點後,越過了某個關鍵臨界點,真正理直氣壯地承擔起了國家機器的職能。HKP積極地擁抱來自中央政府、內地群眾、香港建制派、愛國愛港、港漂人群的支持(儘管藍營在香港是少數派),承擔著這一在香港當下與未來都十分重要的歷史職能。HKP(及其家屬)被逼迫到牆角,似乎也已“認清現實,放棄幻想”。為了承擔他們職業所賦予的職能和義務,承擔歷史使命,他們要割棄與香港市民社會的許多聯繫也是在所不惜的,他們別無選擇,但也是堅定不移地站在了祖國的一邊。有了祖國作為堅強後盾,完成了這一心理轉型的HKP就從容許多了。 
  3. 其實,既不是港府(GOSAR)、也不是香港的法院、律師界——3萬HKP警員才是藍營和北京最最最可依賴的力量。如果3萬警員“繳械”,那替代HKP止暴制亂的就只能是內地的武裝力量。而這種“硬干預”是當下國際形勢所不能允許的。所以,北京應當堅定不移的支持HKP、直接支持HKP,為HKP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援。誠然,北京公開支持HKP會引致香港反對派的反感,使他們將矛盾轉移至北京,並使HKP警員面臨巨大壓力(每日被罵“狗”),但在時間推移下,HKP顯然已經在這種矛盾和壓力下獲得了“重生”,做出了自己的歷史抉擇,義無反顧的站在了藍營/北京/內地的一邊。筆者建議內地從中央政府到民間都持續給HKP予以精神、物資及資源支持。包括許多HKP家屬現在最關心的子女轉移至大灣區就學的問題。另外,很多事情可以低調進行,即便做了也不需要對外宣傳,不宣傳的效果反而更好。 

筆者以為HKP當前的士氣、表現是非常有利的。但HKP還需要大量的精神、道義和資源支持。 

二、激進反對派的進展 

1、“星火同盟基金” 

這些天的一個大事就是HKP查處了眾籌平臺“星火同盟基金”,拘捕4人,凍結了7000萬港元的資金。這個查處是以洗黑錢(money-laundering)為名的,稱基金帳戶將資金用於私人理財投資。這個事情這幾天在香港激進反對派內部有巨大的反響,可以說是真正觸動了他們的神經。由於滙豐銀行全程積極配合,反對派還希望將ATM及“裝修”暴力轉移到滙豐身上。筆者對這個基金的判斷大致如是:

  1. 這個眾籌平臺顯然是反對派從和理非到勇武活動的資助者。每個活動都是需要經費的。例如今天下午在愛丁堡廣場舉行的活動,媒體說是中學生團體組織的。這個活動要搭檯子,要製作宣傳畫,要印製面具,這些錢肯定都要花錢,不是義務工時能夠換來的。像這種運動每日都在發生,再加上需要裝備的勇武活動,肯定需要資金來源。顯然星火基金是一個重要的資金來源;
  2. 眾籌來自香港社會。這個來源是非常、非常廣泛的。筆者去年到新疆考察,瞭解到許多當地非常普通的維族(例如建築工人)也會集體對激進組織做捐贈,具有相當的社會普遍性。香港的運動是中產/專業人士/小資產階級驅動的,除了大機構外,肯定也有許多市民做出捐贈。星火基金背後可能有廣泛的資金來源;
  3. 查處這個基金,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就是動了激進反對派的“春袋”。他們在國際上造勢(包括和美國政客聯合)指控HKP/GOSAR/滙豐打壓示威者的資金來源。他們可能可以建立新的眾籌平臺,但7,000萬港元資金是真金白銀。單一運動所耗資金並不多,7000萬港元是大錢,這個損失對運動的影響毫無疑問是很大的。這是HKP/GOSAR的重大勝利。 

為此,激進反對派也在醞釀一系列的抗議活動。 

2、抗議話題枯竭、群眾興奮度下降的運動 

今天是個周日,由於前幾天的運動規模都不大,所以今天的運動就格外重要。運動的參與人數是一個重要指標。如果參與的人多,大家就有鬥志。如果參與的人少,就會士氣受損。 

今天的活動在愛丁堡廣場舉行。值得注意的是今天活動的議題——支援新疆維吾爾族! 

這個活動很早之前已經安排好。做這個選題,是因為比較“應景”——西方國家正以新疆問題指責中國。而一直在通過“恐中”心理因素作為反中運動驅動力的反對派來說,新疆是個非常方便的主題:“今日新疆,明日香港”(還押韻),把香港在中國治下的未來描述為新疆。但實際情況是,激進反對派既不關心中國內地,更不關心維族。除了少數年輕無知者外,大多數人對激進伊斯蘭及恐怖主義也是非常恐懼的。新疆這個主題是沒有辦法吸引到許多市民的參與的。這和新疆問題在西方社會缺乏民眾興趣與支持是一樣的。 

結果,今天的這個活動參與人數不多。最多是大幾百到上千的概念。活動三點開始,期間人數很少,組織者拼命在連登、telegram、facebook上要人。 

然後,活動開始馬上就變成了鬧劇:組織者邀請了港獨人士上臺演講,現場大舉港獨旗,口號是“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連登和telegram上都有黃絲質疑說這樣高喊港獨口號“是不是劫持了活動”,“時機不適宜”。

筆者關注到的是,香港人不關心內地,不關心新疆。對穆斯林並無好感,對伊斯蘭恐怖主義更加怕得要死。他們組織新疆主題的活動不僅僅是“應景”、借題發揮,而是因為活動議題真是匱乏,只好機會主義地尋求一些可能會吸引國際反華力量關注的議題。實踐證明下來,可能直接組織港獨集會吸引的示威者會更多。 

這個活動的組織絕對是失敗的。到了臨散場,參與者極度無聊,就開始拿國旗做文章,降中國旗,扔到一邊,然後打算升美國旗。 

HKP緊急到場去保護國旗,然後就發生了示威者對警員群起指罵、攻擊,迫使寡不敵眾的警員要拔槍自衛、釋放催淚彈驅逐人群的情形。然後文宣大隊晚間立即對國際宣傳說HKP是鎮壓“針對新疆的和平集會”。 

這種活動之所以能夠出現,一是因為沒有23條立法,激進反對派可以公然組織港獨集會;二是激進反對派完全不尊重香港現有針對國旗國徽的,可以肆意破壞踐踏。 

其中,只要沒有基於基本法23條的立法,各種分裂國家的集會就可以在香港大行其道。如果沒有侮辱國旗(違反了國旗相關法律)的事件,HKP根本就無力可為。 

但筆者看到的是運動出現的頹勢:由於市民對五大訴求已經呈現疲態,只能找一些與香港本地無關,但能夠吸引國際眼球的議題,借題發揮。可惜新疆這個話題實在缺乏香港人共鳴。這場活動只可以稱為一場鬧劇。 

但是,我們還是要考慮到冬至、聖誕、新年的因素,年底了,很多人已經不願意在這個時候上街。對後續發展的判斷,還需要排除掉傳統節日因素的干擾。 

3、“和你shop”、“和你影” 

過去幾周激進反對派(筆者所說的激進反對派約等於香港年輕人)都在搞“和你shop”和黃色經濟圈活動。 

所謂黃色經濟圈,就是以支持香港運動(泛黃)、同情脫中、港獨事業(深黃)為根基的經濟。 

過去幾個月,激進示威者都在打砸破壞紅色(所有被身份“暴露“的中國內地企業)及藍營(美心、優品360等)商鋪,進行直接的暴力傷害。 

與此同時進行主動的抵制:不去紅、藍商業消費,轉而到黃色商業消費。所謂黃色商業也有複雜的分級體系,包括對運動提供資金支援、店內提供連儂牆、貼出支援相關訴求的口號貼紙等。激進反對派研發了多個app包括WhatsGap、香港良心、和你Eat等,指導本地人選擇黃營商家、抵制藍營商家。 

平心而論,抵制是主動的個人選擇及商業行為。反對派說的對,就是中國內地也搞紅色或愛國愛港經濟圈,對港獨的機構和個人進行官方制裁或個人自願抵制。效果都是類似的。中國對NBA及阿森納(厄齊爾)的取態也一樣。 

香港反對派推動“黃色經濟圈”一直在進行,區別在於早期是主動打砸、破壞藍營商家,從事赤裸裸的暴力違法行為。

現在則發展成“和理非”的“和你shop”。什麼叫“和你shop”?包括兩個要素。

  1. 一群人圍堵到藍營的商家,對在場顧客進行指責和施壓“為什麼來這裡消費,沒有良心啊”;
  2. 對在場顧客進行拍攝(“和你影”),這實際就是通過“起底”進行人身威脅。絕大部分顧客因為不希望受到這種騷擾,會立即離開現場。商家也會嘗試關門。如果是老人或攜帶兒童的家庭,就不敢擔冒風險到藍營商家。和你shop的目的就是通過攻擊、騷擾,讓藍營商家無法維繫經營。 

放在1930年代德國的場景,就是反猶民眾在猶太人的商鋪,門面上噴上和猶太人大衛星和Juden字樣,然後灰衫軍和市民指罵到店消費的日爾曼人。 

放在今天的中國內地,最可比的是在各種屈臣氏門店塗漆“港獨”,然後聚眾指罵在裡面購物的群眾。顯而易見,這種事情在中國內地(以及全球任何一個文明社會)都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中國內地的相對文明及法治早已經不可能容忍這種行為——只有在自詡為法治社會的香港才會發生。 

激進反對派“和你shop”的邏輯是:

  1. 排擠、孤立、打擊藍色/紅色經濟圈,讓他們生意上無以為繼;
  2. 逼迫更多的商家變為黃色經濟圈。無論真的假的都可以接受,“逼”他們變黃;
  3. 他們認為藍色/紅色經濟圈是GOSAR的主要經濟來源與後盾。“和你shop”會讓黃色經濟圈成為香港經濟的主導,實現長期的經濟奪權;
  4. 藍色經濟圈控制的是各種大型餐飲集團及連鎖店。打擊藍色經濟圈符合“攬炒”的方針,可以最大程度打擊香港經濟,基於此逼迫GOSAR就範,滿足反對派的訴求;
  5. 打擊大陸背景經濟圈是一種有效的“脫中”/排陸的具體舉措;
  6. “和你shop”針對藍色經濟圈,但並不止於藍色經濟圈。黃色經濟如果收到損害,也是“collateral damage”,是犧牲品——這是反對派劫持經濟、整體攬炒、控制局面的必要代價。 

激進反對派認為“和你shop”的優勢是——完全屬於和理非行為,HKP不管也不是,管也不是。假設沒有打砸的話,本身沒有觸犯法律(除非HKP強行認為聚集定非法集會),不管,HKP不到場,則商家和顧客抱怨,商家只得關門,顧客只得離場。管,HKP到場——導致媒體及市民們圍觀,商家也只得關門,顧客更會離場。所以,他們認為“和你shop”是一個絕佳的戰略戰術。 

香港這個以法治自詡的社會非常有意思。罷工是一小撮人通過堵路、癱瘓交通,強迫他人罷工。商業抵制是通過一小撮人通過圍堵商場、譴責消費者強迫他人配合。這樣的社會不但和民主社會無關,也和文明社會無關,只和法西斯社會有關。 

“和你shop”就是要求一群人在商場裡來回轉悠。目前的問題是參與人數不多。例如昨天在海港城的行動,參與人數就不理想。筆者猜測後面他們會改進方案,不是在商場四處遊走,而是定點圍堵藍絲商鋪。 

“和你shop”是非常典型的軟暴力。香港的激進反對派(年輕人)多認為這是非常偉大的發明,也是道義上非常可接受的懷柔行為。這種行為和價值判斷非常符合筆者觀察到的這些人的特徵:極度缺乏道德底線、同理心,愧疚感,在很多方面在顯現人性之陰暗與惡,不知他們是道德觀過度歪曲,還是因為社會家庭因素導致psychopath占比太高。 

內地及國際遊客的減少將使香港的經濟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本地經濟(以及只占本地經濟一個組成部分的黃絲經濟)是不足以支撐香港的基層經濟的。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所說,新年後香港可能看到結業潮,將有大批人失業。 

今天我們只能說,這些經濟震盪將是巨嬰香港成長的必須。 

插播一句,筆者觀察連登和telegram上的反對派多時,基本上沒有人對香港金融與基層經濟的關係有任何理解。他們對香港股市的敘事停留在“市場對香港經濟有信心”及“大陸用很多錢來托香港股市”這種錯誤理解之上。 

4、勇武 

(在此筆者先插播澄清一個概念——黑小將。筆者定義的黑小將包括所有以著黑衣為認同和驕傲的香港年輕人。其中包括很多“合理非”。“黑小將”不等同于勇武即黑衣暴徒。) 

筆者觀察黑小將的社交媒體,發現最普遍的看法是: 

勇武在“理大”事件(上千勇武被HKP圍堵)後受到重大打擊。這種打擊是身體也是心理的,但主要是心理。心理上,恐懼後續被HKP以暴動罪起訴。因為HKP掌握了當時大部在場人員的資訊,也通過現場留下的無數汽油彈和指紋資訊,保留了對參與人員刑事起訴的可能性。並且,激進勇武者能夠感知到HKP正在堅定地升級為強硬的國家機器。雖然香港社會和國際社會對他們仍然有支持和共鳴,但這並無助於改變現狀。 

對於理大暴動參與者是一個巨大的震懾。從中大到理大,香港激進勇武放棄了be water,轉向陣地戰,這個轉向所帶來的失敗,可能導致運動的階段性失敗。 

筆者估計參與理大活動的黑衣暴徒,凡是在HKP留有人身記錄的,目前大多處於龜縮和觀望狀態。他們擔心重新被拘捕,擔心再無所畏懼的HKP進行秋後算帳。他們憎恨的包括HKP、GOSAR、北京。但他們反感的也包括泛民政客、當選區議會議員的本土派,以及一般的和理非。 

勇武後退的原因,根本在於香港運動就是一個“口罩革命”。口罩革命的真諦是,參與者希望是匿名的,而不是市民的。他們不希望為運動付出個人層面的真實代價。是的,他們只是一群自私、懦弱的小人物而已。他們在以匿名打網路遊戲的方式參與運動。沒有人希望成為犧牲者。在匿名者,在“和理非”和“勇武”之間,存在的只有不信任——你是我的炮灰,還是我是你的炮灰。 

人類歷史經歷數千年的革命,有一個真相是,沒有任何一個暴力驅動的革命是由不願意承擔個人代價的匿名人士實現的。要革命,就需要要流血和犧牲。這是香港黑小將所不可能付出的。 

他們只是一群由無聊、衝動和仇恨激勵,希望通過集體打遊戲的形式,意外地創造某種革命成功的機會主義者。他們是烏合之眾。 

這樣的人當然不可能獲得成功,但他們可以製造混亂。 

三、綜合以上分析,本博對運動的一些中期判斷: 

  1. 退縮的勇武在短期內不會出現大規模的集體暴力活動;
  2. 香港社會的大是大非觀念——什麼按道德能做什麼按道德不能做,什麼當依法什麼當淩駕法律——已經錯亂、崩壞。他們只是按照維持生活的慣性往前走;
  3. 社會已經割裂,資訊已經完全錯亂——各派相信各自的媒體、各自的“真相”,無法溝通;
  4. 暴力仍將存在,以地下化、分散化、快閃的方式發生;從昨日大埔激進勇武槍械事件看來,還將呈現恐怖主義趨勢;
  5. 和理非活動仍將持續進行,並且定期仍將出現大規模示威互動;
  6. 反對派市民只是因為過年因素及疲憊心態短期消停。這將導致和理非參與人數在短期內出現下降;
  7. 活動減更不代表香港的黃藍分野會停止。香港社會已經完全撕裂;
  8. 活動減弱不代表反對派(從和理非到勇武)對HKP/GOSAR/北京的仇恨有任何變化。恰恰相反,仇恨早已固化並將不斷發展,一個仇政府、仇中的社會已經“建成”;
  9. 伴隨代際影響,黃將逐漸排擠藍。黃將成為香港的主流。這在未來10年將看到明確成效;
  10. 澳門的成功對北京向國外推廣一國兩制會有成效,但對香港(和臺灣)作用甚微,影響基本可以忽略;
  11. 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才是香港真正的主題,反對派各方也將進行有針對的佈局,希望進一步擴大政治影響,為最終奪權做準備;
  12. 激進反對派將逐漸把注意力轉移到構建一個國際反華、反共的資訊及驅動中樞,特別是與美國反華政客保持密切聯繫,盡一切力量煽動國際反華勢力。這個角色有點類似當年的某功,只是能力、影響力和被利用價值要強得多。 

今天寫到這裡。晚安!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