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茶室

王敬之

第一強國也曾與知識產權大撞其車 ☆作者:王敬之

 

2019/5/16 

當今第一強國以衛道士姿態,理直氣壯、氣勢洶洶地指責這個國家侵奪了它的知識、那個國家剽竊了它的產權,仿佛要向全世界訴委屈、算總賬,卻不料大煞風景的是,它自己國內一些飽學之士忽發雅興,縷舉前此三四百年無數具體例證,一件件排列出來,在在顯示了第一強國曾是囊括他人知識產權坐地分贓的大莊家,也是大贏家。令人啼笑皆非! 

第一強國自己確實科學高度發達,偉大發明無數,普世皆受其惠。但毋庸諱言,它同時亦收羅了大量別人(包括其死敵)的獨得之秘,非但照單全收、據為己有,而且反過來技術領先於彼,或者甚至能置敵於死地。例如,海上稱霸數世紀之久的日不落國,原為第一強國之母體,曾幾何時其造艦造艇之術,皆由第一強國後來居上。睥睨不可一世的納粹德國,集中大批精英頭腦,研究出第一流的飛機、導彈,亦由第一強國連人帶物悉數收歸麾下。妙著連連的棋局,發展到冷戰時期登峰造極。龐大的邪惡帝國一度搶先登上月球,不料登月之綵球竟成其絕命之毒丹,被誘繼續傾灑巨資於無底洞的武器競賽。不出幾年,那邪惡帝國就抱著那些毫無實用而價值連“國”的知識產權土崩瓦解了。 

兵不血刃,使囂張跋扈的邪惡帝國化為烏有,是第一強國無比亮麗的曠世絕招!可惜,大家都不懂“得意不可再往”的節制,舉世或者盡拋、或者根本從來不遵奉“適可而止”“止於至善”的中庸之道。冷戰的勝利者,自以為大功告成,從此高枕無憂,可以一條道路走到黒。打著“保護知識產權”的大旗招搖撞騙,就是妄想依仗財厚勢雄使八方臣服。現實情況卻是:反使它自己處處樹敵,前方道路不是愈走愈寬,而是陷阱愈來愈多。應該是徹底猛省的時刻了。 

“保護知識產權”這句動聽話,其實是子虛烏有的偽語。言者似乎振振有辭,細思其理則扞格不通。人類知識大致講來可分兩種:一是技術性的方法和訣竅,雖多屬雕虫小技而頗富發展價值,潛在有形利益頗豐,促使各國紛設“專利局”之類的機構善加保護;更了不起的知識,多為大而化之的徒托空言,屬於原則性創意,其本意固然有大利益於眾生,而涵義則往往空泛無際,根本無從計價其產值。耶穌上十字架前吐出“愛敵人”一句話,孔子日常上課被弟子記錄了無數名言。這都屬於知識,而且確是善知識,具有普世人間無價至寶的價值。此等真知灼見需要保護嗎?需要防止剽竊和盜用嗎?不,完全沒有這種近乎庸人自擾的需要,千百年來對這些知識的毀譽竊盜不絕不止,正牌和假貨也纏鬥不休,都無損它們原主光輝之萬一,益顯後世那些爭執之無聊。 

言及於此,不禁想起了上世紀之初,真正的末代王朝的正式帝君,在嚥氣前,頒一道聖旨把行已千年的科舉考試廢除了。不出幾年,朝代告終,中華開始了百年離亂,名中坎著“民”“國”兩字的國家,一直紛爭到今天。與此同時,世界上不乏方頭學者,苦心追問古華文明何以連續幾千年不斷,頗有人抓住定期舉行的科考大做文章,認為它使“書包翻身”的機會均等,是階層上下自由流動的潤滑劑,所以儘管家天下使昏君迭出,導致頻頻改朝換代,然而改來改去“千年不改秦制度”。大學一年級教世界史的洋教授如此大放厥詞:現今世上盛行量才錄用的文明辦法,招收新人必經攷試,此風源於大英帝國的文官攷試,應該歸功於前此幾百年由華歸來的傳教士,無不津津樂道中華隔年舉行科舉考試的盛況,他們繪聲繪影的記述,啓發了大英之文官考試。誠如其言,古華的科舉豈非現代文明之鼻祖? 

但此念只是一直盤旋區區腦際而已,因為其時科舉早已臭不可聞,真價實貨的八股文一篇也未見過,是個極其負面的空洞概念。直到新舊世紀轉換之際,風聞隔鄰的爾灣加州大學圖書館新增寶藏,原為中國舊倉所存幾百年科舉檔案。歷次考生入闈後之親筆書卷,以及專供評卷官員批閲的、隱匿考生姓氏及筆跡的場員抄卷,各場的主次考官之評語記錄,再加考生自報的三代履歷等等,皆歷歷在案。可想而知,在那視科考為第一大盛事的朝代,這些都是隆重得不得了的檔案,當然代代慎藏惟謹,不敢或失,而傳到了含有“民“”國”二字的國家政權手內,當然成了極大累贅,瀚海般無用垃圾佔去廣袤無比的空間,而無論丟棄或銷毀皆是所費不貲的浩大工程,苦惱了一世紀之久,終於冒出來聰明點子:或可找到嗜痂成癖的洋夷,誰願意接受這批垃圾寶貝,本國樂於奉送。事聞於爾灣加大,立即雇妥巨輪,把這批舊檔案宗卷掃數運來,圖書館特闢專室廆藏,援珍本之例,准許自由索閲,但不能外借。 

區區曾自攜三明治,埋頭該圖書館全天候閱讀八股文,從而悟知前此之鄙視八股文實為大謬。八股文這種起承轉合、成套成規的獨特格式,其實是古代最佳的文字訓練方法,既提供了具體有序的逐步鍛鍊之階梯,亦方便了衡量文字功力和鑒定邏輯思維的評分根據。八股文的題目固定出自四書五經之句,內容不許自由發揮,嚴格規定作文宗旨為“替聖人立言”,通篇全是聖人的口吻,不能出現“我認為”“竊以為”之類主觀字眼。這大有利於評騭文字優劣、衡量思想見識。考官常在試文外緣批注“能見其大”或“立論穩重”等等字句,可見他們確實是在嘗試由文字探索人品。事實上,史上那些大有成就的政治家、思想家、科學家,幾乎無一不是三考出身,但在三考之後無不棄八股如敝屣。看看那些滿牆滿壁的名家個人專集,沒有一部專集收入自己習作的八股文或正式應試的八股文。這充分證明了一點:八股文絲毫沒有束縛思想,完全不影響、不妨礙考生們日後隨心所欲的自由發展。 

爾灣加州大學圖書館藏八股文檔案,無論如何屬於知識產權。但第一強國得此珍貴無比之寶藏,既非巧取,亦非豪奪。他國之垃圾,為此國之珍寶。於人於我皆無損,今世後世皆受惠。凡屬大有用的知識,本非某個人或某個國家所得而私。事涉或事關人類共有之意識形態及精神境界,發而成為某種有形的表述,即為全人類共有之產權,無分彼此,談不到剽竊或保護。正如莎士比亞不僅是英國人的財富,也不僅是英語民族的財富,而是全世界的驕傲;孔孟之道並非古華幾座陵墓和廟堂所能囊括,也不是現代星羅棋佈無數的孔子學院所能代表。全人類共有的文化財富,就不是某個國家的專利局之類機構所能管轄。必需擴大心胸,拓展眼界,破除一切陳腐狹隘的舊觀念;什麽剽竊、授權、個人私有、集體公有,全是扯談。 

古華之科舉考試,以及第一強國隔三岔五忙於籌選總統,兩者皆非單純一國之事,其實皆涉舉世之民主。四年一次競選總統,全民為元首一人而嘉年華;春秋大闈,舉國歡騰,慶賀帝王以下整個官僚體系添補新血。二者應該同屬民主選舉的性質。或曰,總統定期輪換,如何能與帝王由家族傳遞相提並論,所以只有投票選總統才算民主。這是皮像之見!愚謂,此正可見古華先哲絕頂聰明之處,元首之位既然家族相承,那就繞過元首別去碰,僅對擔任實職之整套官僚及其備員,進行大規模培養和篩選,亦即庠序之教、科考發榜的舉國嘉年華,其成果是幾千年的社會穩定。上述這兩這種選舉孰優孰劣,還真不是一言可盡。管見以為,吾人今所處之始自中華“三民作主”燃燒起的世紀黨亂,將來終必有解,因此深寄望於能將華夷今古兩種選舉綜合揉和,截長補短,融為一體,則真正自由民主之天下大同於焉見矣。

 
作者原名亦令,以字行,祖籍杭州。曾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工作二十多年,於70年代末移居美國。在西方石油公司工作十多年,並繼續進修,於九十年代中在洛杉磯加州大學獲博士位。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