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茶室

軒轅茶室

中國最大的難題,不是美國,更不是香港,而是...(上) ☆來源:環球時政熱點

♦ 本篇文章轉載自 環球時政熱點。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9/15 

今天給大家講講一個十幾億大國複雜的治理難題

1  西方對中國的認識

201939a01.png 

默克爾在華中科技大學演講(來源:荊楚網)

9月7日,在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的第二天,默克爾在華中科技大學發表演講說道:中國必須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包括人權、貿易、科技、氣候等等。

默克爾同時提出,鑒於中國在許多領域已經領先,我們總有一天不得不討論這個問題:中國是否還能繼續算做發展中國家。

默克爾這番話是意味深長的。

大家知道默克爾這番講話的大背景嗎?是德國經濟面臨嚴重的衰退,默克爾帶著一大票德國企業家來中國談經濟合作的。說白一點,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德國是有求於中國的。但是偏偏在有求於中國的節骨眼上,默克爾卻發表了這麼一番對中國含蓄批評的演講,是不同尋常的。

默克爾這番話其實代表了西方社會從精英階層到普通民眾對中國的統一認識:中國人你們已經很富裕了,你們不該還算作發展中國家!你們必須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

西方社會對中國的這個認識正確嗎?

如果我們不帶任何偏見,站在西方社會普通民眾的立場,這個認識好像也沒錯。

在西方民眾眼裡,中國是這樣的國家——列舉一組消費資料:

美國每年購買1400萬台汽車,中國是2800萬台;

中國人每年消費全球智慧手機50%;

中國人每年消費全球奢侈品的60%;

星巴克最大的市場不在美國,而在中國;

中國空調滲透率高達60%,比歐洲還高,與美國相當;

中國人均居住面積36平米,在歐洲也能排名前5,自有房率遠遠超過歐洲;

中國人每年出國人數是1.3億人次,相當於德國與法國人口總數,出境的中國人狂掃各國商場,在奢侈品商店排成長隊買白菜一樣買價格不菲的包包手錶。

這些資料都是真實的,做不得假的。

所以,西方社會才有前面共識,才有默克爾含蓄的批評。

大家不要小看西方社會這個共識,這種普遍的共識很容易造成對中國很壞的觀感,最後直接讓西方國家對華政策產生很不利的影響。

那麼,西方社會的這個認識正確嗎?

我可以負責的說一句:這個認識是不正確的。他們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

 中國的社會階層結構

中國地域廣闊,經濟發展很不平衡。如果從人群的角度,中國的社會階層大致是一個“工”字形結構。

最上面那個“一”有4億人,主要居住在一二線大城市,他們屬於中國的中產階級,他們有車有房,他們創造了中國中高端商品的消費奇跡——包括全球占比超過60%的奢侈品消費,全球占比超過50%的汽車消費,以及中國中高端住房消費。這個人群分享了改革開放、城市化進程大部分紅利,同時也承擔了向農村與落後地區轉移支付的義務。

西方社會看到的消費資料,就是這群人創造的。

中間那一豎有1億人,主要居住在23線城市,他們收入介於中產與底層老百姓之間,努力一下就可能達到中產了,鬆懈一下就滑到底層階層。

最下面那“一”有9億人,主要居住在農村、鄉鎮以及小縣城。他們收入不高,但是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溫飽能解決,他們由於地區差異以及城鄉差異很難分享到經濟高速發展的紅利,不過卻能享受國家扶貧與轉移支付的政策紅利。

我們國家就是這樣複雜的社會結構,上面的那4億人已經基本摸到發達國家的門檻,而下面的那9億人還處於發展中國家水準,中間還有1億人拼命向上爬。

龐大的人口基數,複雜的社會結構,不同人群的利益訴求衝突造成了國家治理的難題。

我們國家把自己定位為發展中國家,主要就是為下面這9億人考慮的。

 201939a02.png

樣給大家列舉一組消費資料,大家與上面那4億人比較一下:

這9億人一輩子沒用過馬桶;

沒坐過飛機;

他們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只有400多元,

有近6億人不會或者從未上過網;

我們的網路輿論場基本是上面那4億人的聲音,而下面那9億人屬於沉默的大多數。

我們國家與政府頂著巨大的國際壓力,堅持發展中國家定位不動搖,就是為這部分沉默的9億人考慮——把國家的資源更多的留在國內,留給我們的困難群眾,而不是去承擔更大的國際責任,贏得西方社會的贊許。(按:按照目前的國際經濟體系,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待遇是有很大區別的,包括發展中國家在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貸款可以獲得優惠利率,國際貿易可以獲得關稅優惠,國際郵費有補貼。)

總而言之一句話,承擔更小的責任,得到更多的權利。

3  中國執政黨的誠意

過去總有一票公知造謠,說我們國家對外巨額援助,而不顧自己貧困人民,這類謠言配合亞非拉各種關於中國新聞的曲解非常蠱惑人心。

事實卻恰恰相反。

我們這個國家是對普通老百姓最友好的國家;我們執政黨是對普通老百姓最有誠意的政黨。

為什麼?

看看我們做的扶貧攻堅戰,從行政、商界、金融、教育、醫療等等各種層面向貧困人群全面投放資源。

在貧困地區建橋修路,給貧困人群通電通水通網路,危房給錢改造,醫療貼錢補貼,教育各種綠色通道,執政黨的幹部還一個村一個村住進去,各種想辦法給貧困人群找工作找專案。

不談這個過程投入的人力物力精力,就直接按金額計算,這幾年對貧困人群直接間接投入十萬億怎麼都有了吧。

大家知道這十萬億意味著什麼嗎?

這些都是沉沒成本!

講句政治不正確的話——對貧困人群的投資絕大多數都是沉沒的成本!

從經濟效益的角度,對貧困人群的投資不僅效率極低,而且幾乎不大可能產生合理的收益——從做蛋糕的角度,這麼大的資源如果投放給這個“工字型”社會結構上面那個“一”其產出效益將遠遠大於直接投放給下面那個“一”。

假如你是執政者,你會做何選擇?全球99%的國家選擇的都是把資源投放給上面那個“一”,而金字塔底部的底層人群則成了被遺忘的角落。

以西方國家的福利制度為例,同樣是福利,投放給孩子的效率遠遠高於投放給老人,所以,在西方發達國家,養育孩子能獲得更多的國家福利。

比如日本最近就宣佈了一個政策,孩子從幼稚園到小學、中學全免費,在家帶孩子的每月還可以拿到相當於1000多元人民幣的“工資”,這些都是政府財政買單——代價是全民消費稅提高2%。

這項福利立刻引發了中國輿論場的熱議。但是另外有一則新聞卻被大眾忽略了。

201939a03.png

你看看,日本政府就是這麼現實——多養孩子對經濟是有很大好處的,所以,各種福利鼓勵(歐洲國家也是如此),但是資源投放給老人就是“沉沒成本”,所以,退養金各種削減。

說起來中國人均GDP還不到1萬美元,我們的老人的退休年齡是60歲,這個年齡與一票人均GDP幾倍於我們的發達國家相比竟然是最低的!

美國退休年齡是67歲,目前是鼓勵延遲到70歲退休;

瑞士的退休年齡是65歲,計畫延遲到67歲;

日本是70歲,計畫延遲到75歲;

德國是67歲;

英國是65歲;

我們不但退休年齡最低,而且養老金實現了17年連續提高!雖然我們因為財政的巨大壓力也在醞釀延遲退休方案,但是不管最後方案怎麼樣,我們的退休年齡一定全球最低的。

以上還是一票發達國家,至於發展中國家,大家可以去看看這票國家在貧民窟掙扎生存的貧民的淒慘生活,這些人群一輩子都看不到任何希望。

啥是執政的誠意?

願意把資源不計回報沉澱給弱勢人群就是最大的執政誠意!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