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菲律賓中國夢 發展馬尼拉灣區 美軍基地變身工業區(下) ☆作者:黃棟星

♦ 本篇文章轉載自亞洲週刊第 32 卷 47 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848j01.png

習近平(左)與杜特爾特:中菲是戰略伙伴(圖:菲律賓總統府)

反對派擔心債務陷阱

菲律賓反對派擔心,中國不會兌現其所承諾的財政承諾,或者菲律賓最終會陷入債務陷阱。預算部長迪奧克諾(Benjamin Diokno)表示,菲律賓有利於從中國獲得貸款,理由是該國的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比率較低。菲律賓財政部長杜明藝斯表示,根據初步評估,貸款協議對菲中雙方都有利。「我們審視了一帶一路協議,坦白說,我不認為它是不透明的。對我來說,它頗明確地為大家帶來雙贏局面。至於損及主權,我看不出它如何會變這樣。」

前副議長Lorenzo 'Erin' Tanada呼籲菲律賓「幫助政府保持警惕並保護國家利益」。他在一份聲明中說:「菲律賓就業、公共債務和國家領土上的問題將會影響到我們所有人的後代。」

菲律賓依靠中國貸款來資助「大建特建」計劃的幾個項目,在七十五個項目中,不到十個項目今年開始建設。社會經濟規劃局局長佩尼亞此前承認,來自中國的官方發展援助(ODA)並沒有像他們希望的那樣快速發展,並正在考慮其他方案為項目提供資金。

菲律賓諮詢公司PSA商業情報總監懷亞特表示,大型項目在菲律賓面臨許多障礙,如通行權問題、監管機構批准和政治異議。懷亞特說,中國投資者大多將資金投入到在線博彩遊戲、房地產、服務提供商和現有菲律賓公司的股份中,而不是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或製造業。

習近平訪菲前夕,在菲律賓中菲媒體發表題為《共同開闢中菲關係新未來》的署名文章。 文章指出:當前,菲律賓人民在杜特爾特總統帶領下,推動實施「社會經濟發展十點規劃」、「大建特建」,開創了國家發展欣欣向榮的局面。中國人民也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努力。共同期盼、共同夢想將中菲兩國人民緊密連接在一起。習近平說:「我這次訪問的主要目的,就是同杜特爾特總統就新形勢下提升中菲全方位合作深入交換意見,作出全面部署,推動中菲關係在高水平上得到更大發展。」

杜特爾特在馬尼拉也接受了新華社等中國媒體的聯合採訪。杜特爾特指出,兩年多來,菲中關係持續穩定發展,目前處於「高峰」,他對此十分滿意,也欣喜地看到彼此間的合作正在造福兩國人民。近年來菲中經貿合作不斷發展,特別是菲律賓對中國的出口增長迅速,包括熱帶水果在內,越來越多的菲律賓產品進入中國市場。「未來菲律賓與中國的貿易必將會持續成長,我對此有信心」。杜特爾特表示,對於菲中關係中的一些分歧,特別是圍繞南海問題,他願意本著友善與和平的態度來面對,希望通過協商與對話的方式來解決。

中國駐菲律賓大使趙鑒華十五日在馬尼拉接受中國媒體聯合採訪時表示,短短兩年多時間,中菲兩國元首已五次會面,這是中菲關係得以轉圜、發展、提升的關鍵所在。

王毅敲定經援大單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十月二十八日至二十九日訪問杜特爾特的家鄉達沃市,與杜特爾特、新任外交部長陸辛及內閣經濟團隊官員會面,王毅與菲國經濟團隊討論杜特爾特政府的「大建特建」基礎設施發展方案,與菲方官員討論了習近平訪問期間將簽署的經濟協議的細節。討論重點包括兩國經濟合作協議和文件狀態,特別是那些涉及中國對杜特爾特政府的大建特建計劃的資金支援的協議和文件。

菲律賓財政部長道明藝斯也通知中國,菲律賓打算成立一個技術工作組,來教導菲律賓官員有關新成立的中國國際開發合作署(CIDCA)的組織結構,程序和融資條款。

兩國還在會議期間由菲駐華大使仙沓羅馬納和中國駐菲大使趙鑒華簽署了三份雙邊文件,在基礎設施、執法和災難援助等領域的合作,包括中國向菲提供與執法相關的五千萬人民幣(約七百五十八萬美元)補助金,以及由仙沓羅曼那簽署的達沃河大橋項目可行性研究換文。

王毅十月二十八日在達沃市出席中國駐達沃總領館開館儀式並致辭。王毅表示,中國在達沃設立總領館,是中菲關係不斷向前發展的必然結果,是兩國全方位合作的現實要求。菲律賓地方省份和城市與中國的交流合作也開始蓬勃發展,而達沃就是其中的先驅和典範。

中國駐達沃總領館開館受到當地企業家的熱烈歡迎。棉蘭老島商會主席劉國川(Vicente T。 Lao)敦促當地的商人抓住機遇,直接向中國市場出口農產品。這位商業領袖表示,菲中兩國更加緊密的關係為棉蘭老與中國商人帶來更多的接觸機會,為雙方投資者在中國和棉蘭老島開展業務提供了契機。

根據菲律賓統計署統計,中國是菲律賓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進口來源地、第四大出口目的地。今年上半年菲中雙邊貿易額一百四十億美元,佔比百分之十六點六,同比增長百分之十六點一;菲自中國進口九十九點八八億美元,同比增長百分之二十點二;菲向中國出口四十點四二億美元,同比增長百分之六點九,菲對中貿易逆差五十九點四六億美元。

合作開發南海油氣

十一月二十日習近平進行國事訪問的第一天,中菲就石油和天然氣開發問題交換了一份諒解備忘錄(MOU),中國堅持其在西菲律賓海(南海)進行聯合石油和天然氣勘探的建議,該活動不會干擾各國在長期海上爭端中的立場,符合「相互尊重,公平互利,靈活務實和共識」的原則。諒解備忘錄沒有提到一九八七年憲法要求的兩國之間的百分之六十與四十的利益分配。

反對派參議員抨擊了杜特爾特政府在關鍵交易方面缺乏透明度。反對派參議員Francis 'Kiko' Pangilinan和Antonio Trillanes IV在習近平訪菲前夕,要求總統杜特爾特要先發布與中國簽署的石油和天然氣勘探協議的最終草案。他們聲稱中國已經制定了一份題為「中國和菲律賓海上油氣勘探聯合框架協議」的草案,成立了由中國人和菲律賓人組成的委員會和工作組,該委員會將作為「工作機制」運作,聯合勘探協議。「簽署這項草案將違反了一九八七年的憲法,因為菲律賓將失去對其自然資源的專有主權權利。」

他們認為,西菲律賓海不再是爭議水域的一部分,因為根據聯合國公約,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裁決已經獨立確定,它完全屬於菲律賓。

杜特爾特早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就暗示可能與中國在南海進行能源合作,今年二月他在馬尼拉出席華社活動時又說,菲中合作開發南海能源,菲國應分得三分之二、中國取得三分之一。

過去數月來,馬尼拉與北京一直緊鑼密鼓地就南海油氣探勘及開發進行協商,但由於南海主權存有爭議,相關合作架構要如何避開敏感的主權議題,並且符合雙方法規及國際法,是協商過程中遭遇的主要困難。

消息人士透露, 菲律賓與中國已分別成立工作小組,研議雙方在南海共同探勘及開發油氣的架構。如果共同開發的計劃得以推進,六、四分賬,菲律賓將佔六成。

菲總統府曾提及加拉密安群島(Calamian Islands)以西的「五十七號服務合同」,及位於禮樂灘(Reed Bank)附近的「七十二號服務合同」。五十七號合約區位在菲國內海,七十二號合約區則位在菲國專屬經濟區內,反對人士認為,在海牙常設仲裁庭對南海案的裁決結果之下,菲律賓沒有必要與中國分享自家的資源。

菲律賓總統府十月二日表示,隨著國際市場油價繼續上漲,菲律賓與中國在西菲律賓海域可能進行的聯合能源勘探將為菲律賓帶來能源安全。總統府發言人羅計(Harry Roque)表示,根據初步研究,實際上有天然氣和石油,特別是所謂的服務合同七十二。所以菲方必須推進共同勘察開發,擱置爭議。他說:「因為中國也聲索南海主權,中菲雙方應該先簽署一項條約或執行協議,以便持續進行聯合勘探。」

菲律賓能源部二零零六年九月把五十七號服務合同授予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PNOC),後者在二零一七年九月聯合Mitra Energy Ltd.(現為Jadestone Energy Inc.)和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經營,但由於管理問題被推遲。「七十二號服務合同」則被授予Forum Energy公司,那是菲國電訊大亨邦義利蘭所領導的Philex石油公司的子公司。

中菲兩國簽署備受關注的油氣開發合作諒解備忘錄,被視為習近平訪菲的最大突破。《環球時報》在題為「中菲合作生長快,地區發展願望是根」的社評中指出,菲律賓是與中國就南海島礁歸屬和海洋權益存在爭議最多的國家之一,中菲就海上油氣開發開展合作,對突破爭議給兩國關係造成的障礙形成重要探索,並且對整個地區化解紛爭具有示範意義。菲律賓受美國殖民統治近五十年,美國至今在菲律賓的方方面面保持著巨大影響。前幾年菲律賓與中國的對立被廣泛視為美上屆政府「亞太再平衡」政策的產物,而推動菲走出阿奎諾三世路線的除了杜特爾特的個人決斷力,更重要的是經濟和民生作為普世的主旋律,在菲律賓也有著無可爭辯的崇高位置。

《馬尼拉時報》在題為「隨著習主席的訪問,中菲翻開新的一頁」社論中指出,習近平的這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訪問,意味著菲律賓和中國願意在二零一二年阿奎諾政府期間與北京在Panatag(黃岩島)對峙後,最終擺脫他們在西菲律賓海問題上的激烈爭執。實際上,馬尼拉與北京之間的關係絕不應該被南海爭端所界定,因為兩者都可以從更強大的經貿合作中相互促進。無論菲律賓人對中國的意圖有什麼疑慮,最終接受北京方面的合作而不是摒棄它,將更符合菲律賓的最佳利益,並在友好合作的氣氛中解決兩國之間的爭端,而不是仇恨和敵意和懷疑。

中菲關係雨後的彩虹

菲《星報》專欄作家Marichu A. Villanueva在其《菲律賓彩虹與中國的聯繫》評論中指出:「我們很快就會看到『雨後的彩虹』將如何為菲律賓的地平線著色。」

另一專欄作家Ana Marie Pamintuan評論習近平訪菲是「雙贏合作夥伴」,「為了在有爭議的水域中伸展肌肉,中國人了解和平的紅利。在充滿活力的地區實現了四十年的和平,他們的國家已經蓬勃發展。杜特爾特贏得了中國人的勝利,並且讓他更容易在未來提出與北京的仲裁裁決,正如他所承諾的那樣。菲律賓人會堅持他的諾言,也許他可以為這兩個國家提供『雙贏』的解決方案」。

菲律賓政論家Francisco S. Tatad則指出,菲律賓與美國簽訂有共同防禦條約,與中國沒有共同防禦條約,根據該條約,菲律賓將不得不與美國並肩作戰。習近平和杜特爾特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因此,他們應該與這個聯盟合作,而不是反對它。只有當所有大國同意共同努力實現一個包容性的世界,才能保證人類的未來,像菲律賓和美國這樣的安全夥伴關係可以成為與中國建立夥伴關係的基石之一。杜特爾特有機會扮演世界政治家的角色,說服習近平與其美國同行製造中國和美國的合作夥伴。

分析認為,中國作為一個崛起中的大國,影響力不斷擴大,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擺脫同中國的聯繫。習近平此次訪菲,會帶動南海爭端的兩國回到雙邊談判的正軌上來,南海分歧依然是可控的,中菲兩國友好關係的主流不會改變,菲律賓也將因為中國的大力支援,「脫胎換骨」,實現另一個「中國夢」的傳奇故事。

成立人民幣交易商協會

中國與菲律賓還積極加強在金融方面的合作,十月三十日,由中國銀行馬尼拉分行發起、菲律賓十三家當地主要銀行為初始會員組成的菲律賓人民幣交易商協會簽約成立。協會將在菲律賓中央銀行的指導監督下,推動建設兩國貨幣的直接交易市場,實現人民幣與菲律賓披索的直接交易兌換。

菲律賓人民幣交易商協會是中國境外第一家人民幣對當地貨幣交易的自律性金融組織。交易商協會將通過菲律賓央行,向中國人民銀行申請設立菲律賓人民幣清算行。菲律賓本地銀行可以通過這家清算行,讓廣大菲律賓工商企業和個人客戶在中菲經貿投資往來中享受更優惠的價格、更快捷的清算與結算服務。

協會管理的人民幣兌菲律賓披索交易市場在十一月正式開市交易,用戶可與協會會員銀行進行人民幣與披索的直接兌換。這將為中菲兩國的企業、個人進行貿易、旅遊和投資活動提供極大便利。

二零一六年十月,杜特爾特訪問北京時,中國給予二百四十億美元的投資承諾,為其政府雄心勃勃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然而,根據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Alvin A. Camba所做的一項研究,在二零一六年作出的二百四十億美元承諾中,一百五十億美元是由最終修改或取消的私人商人協商的,其餘的項目已經停滯不前,因為它們很難實施,如鐵路網和灌溉水壩。今年八月中旬,財政部長杜明藝斯率領的菲律賓官員代表團赴北京討論中國政府項目下幾個基礎設施項目的資金問題,雙方就中國貸款融資達成了兩階段融資計劃。 (本篇完結) 

 

相關閱讀  菲律賓中國夢 發展馬尼拉灣區 美軍基地變身工業區(上)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8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