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巫統崩解牽動大馬政局 ☆作者:林友順

♦ 本篇文章轉載自亞洲週刊第 33 卷 01 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01i01.png

沙巴巫統議員退黨(圖:《星洲日報》)

馬來西亞最大反對黨巫統出現退黨潮,大批議員和領袖退黨,首相馬哈迪領導的土著團結黨可能接收大量前巫統議員,將導致執政希望聯盟各政黨版圖洗牌,使希盟內部出現裂痕。


二零一八年即將結束,而曾是馬來西亞最大執政黨的巫統卻面臨創黨七十二年來最大的挑戰,在一八年五月大選倒台後,巫統黨領袖及議員紛紛退黨、跳槽至執政黨,讓這個自稱有三百六十萬名黨員的老牌馬來政黨正快速走向消亡的道路。巫統議員集體叛逃也牽動大馬政局的走向,執政黨希望聯盟成員黨暗中互鬥、拉攏巫統議員以增強本身的實力,以致希盟內部開始出現裂痕,讓大馬政局趨向不穩定。

巫統的集體退黨潮最先在沙巴爆發。該州十四名國會議員及州議會議員率領基層領袖宣布退出巫統,讓沙巴巫統幾乎瓦解,只保有國會議員和州議員各一名。半島巫統議員隨後發動了第二波退黨潮,六名國會議員宣布集體退出巫統。這之前,個別巫統議員在大選後已離開巫統,投向馬哈迪領導的土著團結黨(土團黨)。這一系列退黨行動導致曾是國會最大政黨的巫統淪為第三大黨,議席從原有的五十四席減少至三十七席,比執政聯盟的公正黨與行動黨來得少。人們也相信,巫統的退黨潮還未結束,其他巫統議員顯然還是觀察,尋找最符合本身利益的道路。

巫統發生突變,主因還在於過去一直生活在執政黨舒適圈的巫統領袖,一旦失去執政的資源後無所適從,難以適應艱苦的反對黨人的日子。而阿末扎希在接過納吉留下的巫統主席領導棒子後,未能為巫統尋找生存之道,反而是與伊斯蘭黨結盟,走向極端種族宗教主義道路,無法獲得基層的認同。納吉、扎希、原巫統總秘書東姑安南等巫統領袖相繼被提控上庭,也令現有的巫統領袖人人自危,唯有投靠執政黨自保。巫統持續不斷的退黨潮令扎希在黨內面對「逼宮」,最終他被迫放棄主席職,交由署理主席阿末哈山統領巫統。在扎希辭職後,巫統退黨潮暫時平息,阿末哈山是否能為巫統尋找一條生存之道,將關係到巫統接下來是否還會發生退黨潮。

201901i02.png

馬哈迪(中)與巫統領袖會面

「幕後黑手」引起揣測

巫統最近發生的退黨潮顯然不是偶然的,人們相信幕後有人在串聯策動。原巫統青年團團長凱里就在社交媒體指一名「貴族」是幕後黑手,原巫統副主席希山慕丁隨後也否認他涉及此事。不過在人們的記憶裏,希山慕丁曾私下會見首相馬哈迪,同時也高調的表示願意通過他的中國人脈,協助大馬政府把一馬公司(1MDB)醜聞主角劉特佐帶回國面控。希山慕丁雖然在大選中保住其議席,不過在此次巫統黨選中並沒有參加競選,叫人猜不透;他與馬哈迪會面時兩人討論的內容是否與此次的退黨潮有關、他協助瓦解巫統壯大土團黨的酬勞是什麽,這是人們有興趣知道的。凱里在推特發布他與公正黨主席安華女兒、公正黨副主席努魯依莎、前副主席拉菲茲聚會的合照,也引起揣測。

除了希山慕丁,在巫統爆發退黨潮前,多名巫統領袖也曾私下會見馬哈迪,包括代主席阿末哈山、原總秘書東姑安南及原首相署部長沙希淡等。在會面事件曝光後,阿末哈山否認他們是與馬哈迪商討跳槽至土團黨,而是要確保巫統不會被撤銷註冊,同時探討巫統與土團黨合併的可能性。

這兩波退黨潮有個共同現象,即是退出巫統的議員都表示,他們暫時保持獨立議員的身份,待情況明朗後才決定投靠哪個執政成員黨。退黨潮嚴重衝擊巫統,也牽動大馬政壇各政黨力量消長。曾與首相職擦肩而過的公正黨主席安華明顯察覺到危機四伏,在馬哈迪策動瓦解巫統壯大土團黨的行動下,安華也積極接觸巫統領袖,反制馬哈迪的行動。國陣總秘書納茲里承認,他曾與安華討論巫統與公正黨及行動黨結盟,籌組聯合政府可能性。納茲里透露,巫統領袖也有與馬哈迪會面,不過馬哈迪要巫統解散,他們無法接受,因此轉向尋求安華的支持。納茲里說,他會見安華是要以巫統的名義與希盟合作,不過安華回覆「等他當了首相再談」;他說,在等待期間,一些巫統領袖開始出走。公正黨目前擁有五十議席、行動黨四十二席。這意味著若納茲里可以說服巫統仍留下的三十七名議員中二十名議員支持安華,三黨就可以組織聯合政府。不過,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已經拒絕納茲里的提議。

觸動馬哈迪與安華博弈

巫統的退黨潮觸動馬哈迪與安華的博弈,馬哈迪的擁護者凱魯丁表示,希盟內部一些沒有如願獲得官職者正密謀推翻馬哈迪;土團黨最高理事旺賽夫則提醒希盟成員黨領袖應停止指責馬哈迪,轉而一起推動政務。馬哈迪則在受到媒體詢問時表示,有聽聞推翻首相的陰謀傳言,但他不太在意;他認為,人們要推翻他,就要通過國會程序。然而,多名希盟領袖表示,未曾聽聞推翻馬哈迪的陰謀。

巫統議員出走並表明支持希盟政府,強化了希盟在國會的力量,這使執政黨實際上已經掌控修憲所需的下議院三分之二席位。不過,對於希盟是否應該接受巫統議員的跳槽,希盟領袖明顯意見分歧。土團黨主席慕尤丁表示歡迎「符合條件」的前巫統議員加盟,行動黨堅決反對希盟接納形象不好的巫統,該黨主席陳國偉要希盟警惕,「跳槽」巫統議員將令希望聯盟延續「巫統惡習」;公正黨則內部分歧,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表明不排斥國陣議員加入希盟,但安華的女兒努魯依莎則指收留巫統退黨議員是對選民的背叛。

政治評論員對希盟是否應該接納巫統議員跳槽也出現意見分歧。拉曼大學媒體系講師劉惟誠直指土團黨收編巫統各階勢力後,不斷膨脹的力量將導致本屆大選中曙光乍現的兩線制黯然失色,甚至可能蕩然無存。他說:「土團黨在一黨獨大後,將造成制衡的力量偏向薄弱,兩線制也不再明顯,難在國會起制衡的效應。」馬哈迪領導的土團黨在大選中贏得十三個議席,是希盟政府五個成員黨中議席第三多的政黨,一旦所有五十四名巫統議員投靠土團黨,將使該黨超越公正黨,成為國會最大政黨。

評論人潘永強認為,巫統的分崩離析,宣告其種族主義也被瓦解,再不可以威脅政府,這有利於國家族群關係與民主。他指出,當初由在野希盟所提倡的兩線制,其目的是讓兩個陣營可被互相取代,然而今日的反對黨國陣已經近乎解體無法扮演制衡角色。所以,現在需要的不是重建兩線制,而是催生民主且進步的反對黨,朝正確的方向監督執政黨。評論人蘇銘強則不認為巫統跳槽者將導致希盟逐漸被腐化,甚至偏離改革議程,他表示,這些「歸順者」的影響力不足以讓希盟偏離正軌。他相信,一旦巫統崩潰後,黨內的一些開明領袖可能會自立門戶,開創新的馬來政黨。

巫統瓦解的三種後果

政治評論員黃進發認為,巫統瓦解將出現三個意想不到的後果,包括不排除對政黨不斷洗牌失望的選民,尤其是馬來選民,就可能倒向伊斯蘭黨,或者任何應運而生的強人或民粹政黨。第二,希盟吸收巫統議員,可以取得國會三分之二多數議席,但是,卻可能同時分裂希盟,土團黨與公正黨可能陷入激烈鬥爭,造成政黨再度洗牌。第三,就算巫統衰亡後,希盟暫時可以相安無事,來屆大選分配議席時,矛盾就必然湧現。巫統的退黨潮不會停止,大馬的政局繼續在演變,好戲還在後頭。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