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金三角經濟特區崛起 老撾快速蛻變 ☆來源:江迅、袁瑋婧

♦ 本篇文章轉載自亞洲週刊第 33 卷 3 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03j02.png

金三角經濟特區的招牌

位於泰緬老三國交界處的金三角地區,近年快速蛻變,老撾在那裏建立了金三角經濟特區,利用連接老中泰緬越的區位優勢,以旅遊業、博彩業等推動經濟發展,取代毒品業,以當地盛產的代表熱情、奔放的木棉花,取代生產毒品的罌粟花。金三角經濟特區總開發面積為一百平方公里,總投資超過十五億美元,已有電力供應網絡、自來水供應網絡、污水處理廠、電信和互聯網服務。


金三角經濟特區的賭場

神秘而充滿誘惑的金三角,臨近北回歸線的奇葩,地處山區,林木茂盛,位於東南亞泰國、緬甸和老撾(寮國)三國邊境地區的一個三角形地帶,因這一地區是長期盛產鴉片毒品主要產地,全球八成鴉片來自於此而令「金三角」聞名於世。二零一八年十二月的一天傍晚,記者從香港飛抵泰國清萊,再行車四十五分鐘抵達湄公河畔的泰國清盛海關。天早已黑了,陰風習習,破舊簡陋的海關,除了記者一行人,沒有其他人。從岸上沿著山梯直下一二百米,沒有燈光,全憑手機打出的一束殘弱白光晃動著探路。浸淫在金三角「魔鬼水域」的氛圍中,記者的自我感覺都像是「販毒」的。

灰暗的碼頭,黯淡的告示板上,有四張A4大小的白紙上,特別用中文寫明:「船費,泰國——老撾出入境碼頭:每人一百銖(指泰銖,約三美元),每人二十元(指人民幣,約三美元)」;「辦證服務費(含複印、填寫資料、列印照片):每人三百銖、七十元」。這些告示表明,這裏進進出出大多是華人。

201903j03.png

老撾湄公河邊的木棉花(圖:Imaginechina)

湄公河是東南亞的一條重要的國際河流,中國境內段稱瀾滄江,境外段稱湄公河,東南亞第一大河。坐上一艘小型快艇,在湄公河游弋僅二分三十秒行程,便抵達對岸老撾的金三角經濟特區碼頭。敞亮的燈火,潔淨的地板,沿著二百米紅地毯拾階而上,迎面是老中工商總會掛名的大型橫幅「迎接一帶一路機遇」、「宣傳特區新政策,提升國際影響力」。上了坡地,金碧輝煌的一片建築奪人眼目。

老撾金三角經濟特區,是老撾國家級經濟特區,是中國與東盟合作的重要紐帶,特區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利用連接老中泰緬越的區位優勢,推動特區企業發展。特區位於老撾波喬省西北部,東依金龍山,西南毗臨泰國清萊府,西北與緬甸大其力隔湄公河相望,地理位置特殊,區位優勢明顯。不過,金三角經濟特區主席趙偉十個月前突遭美國政府經濟制裁,接著,中美貿易摩擦不斷。

老撾金三角經濟特區是經老撾政府批准,於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成立的,金三角經濟特區是在除國防、外交、司法權外實行自治的特區,是世界上首個「企業境外」特區。二零零八年七月,老撾金木棉國際(香港)有限公司申請設立金三角經濟特區,老撾時任總理波松.布帕萬簽署《關於老撾波喬省墩鵬縣設立金三角經濟特區的活動和管理的第零九零號總理政令》,批准成立金三角經濟特區。政令規定特區期限為九十九年,共一萬零二百二十七公頃土地,任命趙偉為金三角經濟特區管委會主席,全面授權金三角經濟特區行使特區的管理和開發權。金三角經濟特區總開發面積為一百平方公里,包含核心發展區三十平方公里和自然森林保護區七十平方公里,至二零一七年已開發面積八平方公里,核心建築區一平方公里,總建築面積約一百萬平方米。

這個緬、老、泰三國交界之地神秘的金三角,曾是世界著名的毒品生產基地,在人們印象中,是邪惡、黑暗、貧窮與冒險的代名詞。近年,金三角漸漸褪去昔日皮囊,人們已逐漸放棄種植罌粟而尋求新發展。今日,在老撾的這片特區土地上,已開始邁入健康發展途徑,由罪惡的「罌粟時代」進入和諧的「木棉時代」。

西北恆村,是金三角地區最具特色的少數民族村莊,村裏有一百二十戶人家,有圓族和老族兩個民族。在這裏,一眼盡收老撾、泰國、緬甸三國風景,因此有「一村望三國」的美稱,隔河相望,雞犬相聞,語言互異而人員互通。從特區中心區出發,沿著西北恆村往北走,就到了班磨碼頭。班磨碼頭是金三角地區最古老的碼頭之一,和緬甸大其力隔河相望,離泰國清盛碼頭約五公里。在坤沙時代這是金三角地區最大的毒品貿易走私碼頭,毒品由此走私到泰國清盛,再運到世界各地。二零一一年「湄公河大案」的始作俑者糯康,就在這個村子旁的水畔被捕的。一代毒王坤沙是緬甸軍閥,坤沙集團倒台後,他的接班人糯康也是緬甸人,糯康成為最強大的一股勢力,專營綁架、勒索和毒品生意。在金三角呼風喚雨的毒梟糯康,主導槍擊十三名在湄公河上的中國船員,原本是要給推動這一帶經濟發展的趙偉下馬威,沒想到中國政府施壓老撾政府限期破案,並活逮糯康。二零一二年糯康遭老撾警方擒獲,最後移交中國雲南執行死刑。二零一六年九月中國大陸公映的《湄公河行動》,影片就是以此事件為背景,引起廣泛關注。

香港京御保安調查服務有限公司行動總監容百朋對亞洲週刊說,如今,中老緬泰四國湄公河聯合巡邏軍營,就駐紮在這碼頭一帶,四國聯合執法機制建立於二零一一年。老撾政府為保障經濟特區穩定發展,派國防軍隊和公安部隊常駐特區。特區也組建自身協助防衛力量,由特區警察一百五十人維持治安,還有一批由中國人主導的四國聯合執法行動已經常態化。巡航行動已執行八十次,保障湄公河水域安全。

繼續往北走,就到了被視為「寡婦村」的班磨村。上世紀八十年代期間,村裏有不少男子為生計,參加了緬甸撣邦坤沙部隊,有去無回,留下妻子兒女守家護院。村裏有一雙十八個人才能圍起的千年「神樹」,聳立在湄公河邊的寨子門口,守護著這個古老村子。路邊偶遇副村長岩羅,他三十六歲。岩羅的父輩小時候就從中國移居老撾。岩羅有一兒一女,女兒十三歲讀初中,兒子八歲讀小學。他說,這一帶華人一般會把孩子送到泰國讀書,當然也有留在本地學校讀書。村裏有小學和初中,高中到特區邊上的縣裏讀,大學一般會去國外讀。據岩羅介紹,如今全村有一百九十戶、九百多人。由於有家人販過毒,且村莊靠近碼頭,村民從事貿易運輸,因此村裏人的生活水準普遍較高,村民住宅都帶有豪宅氣派。

罌粟花,花大艷麗,香氣濃郁。不過,它的這種美艷成就了果實的某種野心。人們利用這種美麗,使之成為罪惡之源。木棉花,卻有著那種特殊精神:鮮艷、熱情、奔放、奉獻。在金三角經濟特區湄公河畔有座木棉島,島上因長滿高大挺拔的木棉樹而得名。木棉島長兩千兩百米,寬三百米,面積四十公頃的島上有數千棵木棉樹,每年二月木棉花盛開之時,花朵星星簇簇,紅紅艷艷綴滿樹冠枝頭,一片片炙熱的紅火盤旋在整個島的頭頂。四面八方的人被這美景深深吸引,歡聚於「木棉節」活動。當年,趙偉就是在湄公河畔考察時,遠眺這片火烈烈赤誠的木棉,實在美得驚艷,於是,感性的他被感動了,說「我就選在這裏投資」。

趙偉說:「木棉樹壯碩的軀幹,頂天立地的姿態。木棉樹幹大都又乾又皺,竟結出那麼柔軟而耀眼的橘紅色,木棉花大得駭人,幾乎就像從乾裂的傷口吐出的火焰,紅得猶如壯士風骨,開花時連一片葉子的襯托都不要,離去時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風度,緩緩自枝頭飄落,落英紛陳,花不褪色,很英雄地道別塵世。」難怪木棉花又稱「英雄花」。

心靜漸知春似海,花深每覺影生秀。走在金三角經濟特區,在多條大街上都看到新近懸掛的大型橫幅:「慶祝東盟期貨商品交易所落戶老撾金三角特區」。被譽為「湄公河畔明珠」的「老商所」(老撾東盟期貨商品交易所),座落於金三角經濟特區示範創業園區摩根創業園,是特區首家期貨交易類交易所,自一八年九月成立以來便受東南亞各國關注,在老撾華商友好協會和摩根創業園都有官網宣傳。

「老商所」的成立被視為中老之間推動「一帶一路」發展的產物。「老商所」有多種交易方式,有現貨交易、遠期交易和期貨交易、債券的回購交易、差價合約的信用交易等。老商所平台是創新型集群技術,以雲計算為基礎,擁有獨立的貿易和報價服務器,覆蓋率高且無用戶數量限制。

201903j04.png

金三角過境碼頭(圖:袁瑋婧)

特區的出現,直接改變當地的經濟生態。老撾金木棉集團有限公司是老撾政府和開發商金木棉國際(香港)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開發公司,負責在金三角經濟特區推進基礎設施建設。來自金木棉集團的投資和援助,讓金三角經濟特區以及周邊的區域新增上百公里的水泥公路網和湄公河護堤,搬遷著名的班匡村,並建設了由一百二十多棟別墅組成的居民新村,每戶是二層小樓,家家都有種滿香蕉樹的院子,村裏有噴泉廣場,一派安居樂業景象。只是當地村民疏於管理,「新村」已露「舊容」。特區引入城市生活必備的電力供應網絡、自來水供應網絡、污水處理廠、電信和互聯網服務網絡,建設超過一百萬平方米的建築群用於各種服務,總投資超過十五億美元。在特區成立之前,當地以農田和荒地為主,沒有硬化路面,更談不上有現代化建築。

經歷十一年來的建設,如今,金三角特區常住人口二萬人,其中來自中國、緬甸、泰國等周邊國家的投資者和從業者佔九成,年實際接待旅遊人數八十萬人次, 來自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特區執行「以旅遊業為主導,相關配套產業協同發展」的理念,因此第三產業成為發展最為迅速的產業,有一年一度的「木棉節」、「潑水節」、「旅遊文化節」,還有「汽車拉力賽」、「摩托車拉力賽」等。特區的酒店接待能力逐年上升,至二零一八年房間數上升至七千間。特區的土地上,有木棉島景區、唐人街、老中友誼街景區、寺廟,招商引資的重點項目有中國雲南昆明滇池水務股份有限公司投資的污水處理廠、中國香港公司投資的凝析油工業項目。高端醫療行業在特區落地,採用國際先進技術治療不孕不育症、幹細胞技術的康體治療等。特區和當地村莊合作,將在二零一九年開展「特色旅遊文化村」建設。在享有盛名的「蘇萬那空堪」地區,建設大型文化旅遊項目「蘇萬那空堪古城」,展現瀾滄王朝時期的風貌,在湄公河上構建「瀾滄王舟遊三國」旅遊線路。

特區重點扶持一批項目:物流保稅區項目、工業園區項目、垃圾處理場項目……除第三產業外,金木棉集團還和當地政府合作,推動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的發展,和墩鵬縣合作開展肉牛養殖項目,佔地五百公頃,在二零一九年實現萬頭肉牛養殖和初加工,建成後每年可向中國出口五十萬噸牛肉。採用公司+農戶的形式,讓老百姓參與,促進糧食、水果等當地綠色優勢產品的擴大生產和加工銷售。這些年來,金三角特區已為周邊地區提供援助、贊助、捐贈,累計約五百萬美元。

據悉,金三角特區的中期發展目標,是建成一座擁有二十萬常住人口的宜遊、宜商、宜居的花園城市。當下,特區正尋求國際合作,建設金三角國際機場、跨湄公河三國大橋等大項目。未來三至五年,特區的產業發展方向是將農產品加工業和旅遊娛樂休閒業作為特區的主導產業。到二零二零年規模以上企業總產值達一百五十億美元,二三產佔比分別為五成……

趙偉和他投資建設的金三角特區獲得老撾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高度評價,二零一二年一月、二零一八年一月,老撾政府分別授予金三角經濟特區管委會主席趙偉「國家發展貢獻二級勳章」,不僅被老撾前任總書記、國家主席朱馬利.賽雅頌稱為「老、中兩國合作典範」,波喬省政府和其他地方政府也曾為趙偉和特區頒發各類獎章和榮譽證書。

正當經濟特區建設一步步往前推進之際,香港金木棉集團董事局主席趙偉卻被美國指控在老撾涉及走私販毒洗黑錢等罪行,二零一八年春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制裁名單,凍結存在香港匯豐銀行的財產,指趙偉涉嫌利用老撾賭場,替當地武裝組織佤邦聯合軍(UWSA)洗錢。有美國媒體披露趙偉在港註冊公司地址位於灣仔,指他「涉嫌利用一間早被華府制裁的香港註冊公司從事不法業務」,「替接壤中國、泰國、老撾及緬甸的金三角地區毒販洗錢」。有美國媒體質疑為何一間為販毒集團洗錢的控股公司能在香港營業長達十多年,對此,香港政府對美國媒體的有關查詢不予回應。更有報道說,中國的「一帶一路」投資計劃改善了金三角的基建,卻有利於毒品流通,創造了條件而方便毒販把毒品偷運他國。

毒販主力生產冰毒

據香港反毒品專家透露,近年中國、澳洲、新西蘭、菲律賓、日本、印尼等地經常檢獲大批來自緬甸俗稱冰毒的甲基安非他命,由於製造冰毒不像海洛英般要大規模種植罌粟,易於掩飾,生產成本低,成為毒梟新貴。於是,金三角毒販已轉為主力生產冰毒,而亞太地區冰毒的主要來源地是緬甸北部撣邦,大部分製毒工場由UWSA及附屬的佤邦聯合黨(UWSP)控制。

不實指控傳來,對趙偉和金三角特區熟悉的老撾各界深感詫異。金三角特區的設立和開發,完全是老撾中央政府的意願。昔日「遍地罌粟」的金三角,變成旅遊度假村。老撾政府已明確表示,近年來老撾境內查獲的所有毒品案件,沒有一宗與趙偉及其企業有關聯。有輿論認為,美國這一舉動「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是為配合美國政府意圖拓展在老撾影響力和全面限制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企圖。

201903j01.png

金三角經濟特區的賭場

說到在老撾建立經濟特區,趙偉表示,他希望在當地發展種植業和旅遊業,作為金三角地區傳統的罌粟種植的替代產業。當被問及賭博帶來的危害時,他回答說,老撾政府允許在特區內興建賭場,「把博彩業的小害變成禁毒的大益,我覺得是值得的」。金木棉賭場營業後,打破了金三角地區賭場格局,令緬甸地區的賭場大受影響。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在距離賭場不遠的湄公河上,十三名中國船員被武裝分子槍殺,這一「湄公河慘案」之前半年來,當局已記錄六起金三角航道上中國貨船被劫,中國船隻則遭殃及池魚,船隻都與金木棉賭場有業務往來。「湄公河慘案」讓金木棉賭場的生意一度遭受打擊。

趙偉的金木棉賭場裏使用北京時間,招牌是中文的,大部分員工是華人,人民幣和泰銖是主要流通貨幣。在特區賭場,記者隨意採訪了名叫色溫的領班(中文名高永翔),二十多歲的他,在賭場工作七年,他說,賭客大部分是華人,都是亞洲臉,很難分清是哪個國家的。七年裏賭客成倍增加。當初是父親先到老撾特區工作,後來他跟著媽媽過來玩,覺得這裏的生活不錯,就在這邊找了一個工作。最初是服務員每月收入一千元人民幣,現在升至領班,三千多元人民幣。在緬甸很少人能拿到三千元的,除非高學歷。在這裏工作比在緬甸工作工資增加至少一倍多。他結婚四年,還沒有孩子,太太是緬甸人,也在賭場工作。父母還在緬甸,從特區坐四十多分鐘的車就可回老家了,但一年只能回去一次,因假期不好請。每月四天休息,每天工作八小時,三班輪流,緬甸的工作人員佔六成,十八歲以上的年輕人比較多。他在緬甸讀到初中畢業,到了老撾才開始學中文,學了七年。業餘生活是踢球,去健身房,下午去緬甸村喝茶、吃點心,生活相當舒暢。

針對美國制裁,趙偉接受採訪時說,「首先我為什麼要販毒?其次我有沒有具體行為?第三你有沒有真憑實據?美國出於什麼考慮制裁我,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個大國和大國的媒體應該有你的風範,說話得講證據,他們卻全然不顧」。

趙偉說,最近有媒體說某聯合國的官員講,中國「一帶一路」的部署方便了販毒,「聯合國官員是否這樣說過,不知道,但我要給『一帶一路』正名,『一帶一路』是中國儒家文化的思想,是為落後地區的奉獻,應該受到人們尊重,把這種善舉說成為了利益、為販毒創造條件,是不擇手段的抨擊。我是十二年前來到金三角的,『一帶一路』倡議是二零一三年提出的。只有儒家文化,就是中國人的思想才具備這種高尚的追求。把這樣的思想跟『毒販』攪在一起,別有用心。我現在的經濟損失,包括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比如說澳門金沙賭場裏我存著的幾百萬的籌碼,都不能給我支配了。我在香港匯豐銀行存的錢,也都被凍結了」。

問他:有媒體說,你的背景有中國政府的投資,對此你如何解釋?他答:「第一,我這個人向來就不善於掩飾。很多外國媒體打探我們是否有中國政府背景的投資,我們的員工告訴他們沒有。他們這種思維,是硬要把我拉到中國政府的陣營,認為這裏和中國政府有關。其實很冤枉,中國政府還經常不滿我搞博彩業,不歡迎我。第二,我的所謂感性的東西是無法掩飾的。將當年的金三角改變成現在的金三角,像湄公河現在這麼安全,一具屍體也看不到,環境改變了很多,我個人的能力是無法達到的,和中國政府的作為卻是分不開的。」

有一個時期,他不時接到恐嚇、威脅電話。他就在特區辦了一場「閱兵」式遊行。他收到一個裝著子彈的信封,他在遊行的方隊裏,當眾倒出這顆子彈,他說,「我的腦袋就在我的脖子上,有本事就拿走,剩下我就留著」。這是趙偉強勢的一面。六十七歲的趙偉來自中國東北黑土地農民家庭,自幼生活貧苦,務農、行醫、經商。他實踐開拓精神,憑自己獨特的視角把企業做到海外,做到風光旖旎的湄公河、波譎雲詭的金三角……

自二零零零年設立經濟開發區以來,老撾批准設立了二十一個經濟開發區,佔地一萬八千公頃,其中有四個經濟特區及十七個經濟專區,即:沙灣—色諾經濟特區、金三角經濟特區、磨丁麗城專業經濟區、萬象嫩通工業貿易園、賽色塔綜合開發區、東坡西專業經濟區、萬象隆天專業經濟區、普喬專業經濟區、塔鑾湖專業經濟區、他曲專業經濟區、沙灣拿吉工商業園等。目前從形象、產值、貢獻、稅收、公益、扶貧等綜合而言,金三角經濟特區都名列前茅。

趙偉說:「現在我是這個地區的父母官,我有責任和義務,百姓就是我們的一員,我一直想腳踏實地幫他們做點什麼,這一點還是跟社會主義學的。特別在美國制裁之際,老撾省政府、中央政府的官員多次來看望我,老撾的百姓也都支持我,這是一種安慰,十二年沒有白幹。我對毒品一竅不通。過去我在緬甸時,凡是和毒品沾邊的人我都一概不同情、不接觸,我規定我們的員工兩個月做一次尿檢,一旦發現有吸毒的,老撾的就交回老撾,緬甸的也遣送回去,中國的就地禁毒,禁完開除。所謂製毒販毒都和我們沒任何關係,按他們的說法,在金三角的人不與毒品發生關聯走不了多遠,但我走的都是正道。」

老撾發射了老撾一號衛星,籌建中老鐵路,和中國合作開發「磨憨—磨丁經濟合作區」、賽色塔開發區……這些變化為金三角經濟特區發展帶來了機遇。在東南亞國家,老撾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最積極的國家之一。目前,中國不僅是老撾最大的投資國和第二大貿易夥伴。據越南方面介紹,越南西瓜自二零一零年以來,一直佔中國西瓜進口的九成三至九成八,且每年都在增長。但自從老撾在二零一七年吸引外資的優惠政策出台以來,中國的西瓜收購商幾乎都去了老撾租田種西瓜,老撾廉價的勞動力、優惠的投資環境和措施,以及低廉的土地租金,成功吸引了中國西瓜商。

過去六年,中國遊客到老撾旅遊的人數顯著增加。據老撾旅遊統計報告稱,自二零一二年以來,中國遊客連續六年增長,從二十萬遊客增加到六十四萬人,二零一七年同比增長一成七。老撾旅遊部官員說,二零一七年,來自外國的遊客人數都有所下降,唯一例外是中國遊客人數仍顯著增長。二零一七年兩國旅遊往來規模近一百萬人次,呈現雙向快速互動局面,中國已成為老撾第三大入境旅遊客源國。

瀾滄江,湄公河,一水連六國。湄公河畔,舉世矚目的金三角經濟特區悄然屹立,由金木棉集團有限公司出資建設的唐人街,全長六百六十六米,寬三百餘米;仿中國清朝皇宮建造的特色建築中國宮廷會所,面積兩千平方米……夜色降臨,唐人街各式餐館人聲鼎沸,賭場燈火通明。曾經種植罌粟的黑色之地,盛放著灼熱的木棉之花。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