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論壇

臺灣糖業帝國興衰史(三) ☆來源:新民叢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新民叢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gg74AqCDmc


各位觀眾,我們第三講回到臺灣糖業的原點荷據時期。

二〇〇三年我研究橋頭糖廠的時候,去加勒比海的巴貝多開會。後來,我是在聯合國藝評人協會年會在擔任理事長的任內,也去了馬丁尼克島,參觀他們藝術村的新概念與新做法。自費花了十五萬元,從臺灣飛到紐約過夜,再飛到邁阿密,碰到九一一,全身被搜,那裡都是黑人,再坐更小的飛機到巴貝多。下飛機一看,和橋頭糖廠一樣都是甘蔗園。兩邊距離半個地球,沒有來往,但是不約而同都在做糖業博物館與藝術村。所以臺灣人要有世界體系的觀念,一個糖業從起源到現在的變化,竟然一個橋頭糖廠歷史背景、做法、整個的變化都可以做比較。但是,我們橋頭糖廠還被日本人大帝國的機械製糖改造過。

歷史就是要了解自己的變化,生命、經濟、空間、產業與社會的變化,主導臺灣人政策的變化,像荷蘭人、日本人,他們都是自己研發,自己主導,自然都變成自己的檔案,以前臺灣人被支配,只負責做,根本不知道整個變化、整個結構是怎麼產生的。閱讀檔案要有權限,我研究橋頭糖廠去巴貝多時,整個禮拜都在他們的博物館和糖廠,我真的非常感慨。

神鬼奇航就是拍海盜在加勒比海三角貿易。第一、二集都很精采,但是第三集拍得最爛,因為涉及到亞洲中國的、臺灣的,臺灣就是VOC(荷蘭東印度公司),我一看就知道錯誤,周潤發的角色很混亂,講不清楚,船也錯誤,整個故事荒謬無比,他那個知識團隊沒到亞洲來,沒有弄通就急著拍。

這就是我們對自己的故事不夠了解。我以前最喜歡看一個漫畫就是馬法達。有一次馬法達半夜睡醒,就問她爸爸說:「我們現在睡覺,那在地球另外一邊的中國人是不是醒著?」她爸爸回說:「是啊,我們睡覺的時候,他們醒著;我們醒著的時候,他們睡覺。」馬法達問說:「那這兩邊的人怎麼溝通?」這就是我在巴貝多時想到的漫畫。這個真的是臺灣人的世界觀、歷史觀,就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產生的。

西印度公司三角貿易跑到非洲去,把黑人用奴隸船運到巴貝多,整個博物館都是這些資料。巴貝多卅萬人獨立一國,九成是非洲裔黑人。他們就是勞方,資方就是荷蘭人。他們種的最主要就是糖業所需的甘蔗。糖再輸出回去荷蘭,這個叫三角貿易,再做成成品外銷出來。這就是加勒比海、南美洲、中美洲的產業,包括後來的可可、咖啡。

底層被壓榨的對象就是奴隸,黑奴。我的博士論文就是從這裡出來,我比較兩邊的結構,發現種甘蔗的方法一樣,連牛車也一樣,貿易的範圍則不同,在我們這邊就是亞洲。臺灣的糖在荷據是賣到伊拉克去,閩南泉州人在荷蘭人、西班牙人與葡萄牙人還沒有來之前,有的從東南亞這邊去,有的從菲律賓轉一圈,經過麻六甲海峽、印度到伊拉克貿易,阿拉伯人也因此跑到泉州,是故泉州有列為世界遺產的阿拉伯人清真寺。

伊拉克的意思就是管道,這就是海上絲路。我去世的指導教授李東華老師,博士論文就是寫海上絲路泉州港,我整個貿易、產業、歷史的觀念都是從李東華和趙雅書老師那邊得到啟發。荷蘭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來的時候就取代阿拉伯人的地位。泉州人也一直到新加坡,讓她變成是以閩南語為主的一個國家。這就是世界歷史的變遷。

荷蘭人本來在爪哇群島,貿易以香料為主。他曾經進攻澳門,想打葡萄牙人的主意,結果失敗,荷蘭人反被抓去做奴隸。後來又動腦筋要去打菲律賓的西班牙人,結果封鎖了半天,但是利益不大。之後發現臺灣海峽裡有一個澎湖島嶼可以占領,馬上下手得逞。明朝後期派人去打澎湖的荷蘭人,竟然與之協議:「你們不要在澎湖,去對面我們管不到的『荒服』做貿易」。「荒服」就是臺灣,荷蘭人才在大員建立了熱蘭遮城,還有熱蘭遮商館。

黑奴、白奴和苦力

荷蘭人來的時候,本想做海上絲路轉口貿易,絲和紙是第一階段。

第二階段開始抓烏魚和獵鹿皮。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海裡游的,荷蘭人都把它當做貨物商品,荷蘭人到一個地方,一定去研究這個地方有什麼動物、植物、礦物,因為他就要把這些東西轉變成貨物。人類對於物的觀念、使用與制度的變遷過程,從這邊都可以看得出來。

一六三七年到了第三階段,將巴貝多糖業制度引進亞洲跟臺灣。勞動力早先引入黑鬼,是真的黑奴,但是來源太遠,數量太少,所以後來以沿途抓的印度阿三等有色人種充當之,也叫「烏鬼(臺語)」,中文就是美國人駡黑人的話,「黑鬼」。要寫勞動力的變遷,需要有全球性的視野和資料來源,真的不太容易,光我去巴貝多就花了十五萬。

美洲除了不知反抗,被強迫勞動終身職的黑奴,還有簽契約被騙來的白奴,其實就是半強迫勞動職,有時就變成地主的奴隸。但白人會反抗,後來慢慢獨立了,就到亞洲騙,先騙印度,所以「咕喱」這個字是外來語,中文是苦力,臺灣話成「摳臘」,但臺灣人是唸印度直接的發音:「苦力」。最早的苦力是印度人,中南半島繼之,後來就變成華人,華人距離近、數量多,所以就大量騙來臺灣種甘蔗。

臺灣糖業非常賺錢,熱蘭遮城一六三七年就完成了,住了約一千五百人,包括宫吏、傳教士、商旅與軍隊,對面熱蘭遮市,大概三千人。貿易最早是絲和紙,後來是鹿皮和烏魚,一六三七年後就以糖為主了。

明鄭的王田,與臺灣現稱呼土地面積的「甲(約〇.九七公頃)」,都是繼承荷蘭人用資本主義方法經營糖業,所引進的土地新制度。還包括甘蔗園改良,甘蔗種植與灌溉等等,因為荷蘭人就是運河灌溉的專家。

荷蘭人還在臺灣成立一個專門引進牛隻與養牛的單位。第一批是印度牛,一百廿一頭。後來再引進黃牛、水牛,種甘蔗最主要用黃牛。臺南左鎮原就有最原始的牛,耕牛則主要是從荷蘭人開始。荷蘭人引進跟巴貝多一樣有很大木頭車輪的臺灣最早牛車,一直使用到明清。另外就是建立糖廍的制度。

荷蘭人的船一年至少有十五艘以上,因為都是風帆,乘著季風,分春、夏、秋、冬行駛。春天吹南風開到長崎、初島,東北季風就到印尼。荷蘭商船都結合戰艦,是從原本的西班牙戰艦加以改良,約五百噸,比閩南臺灣那時候的船還要大。鄭和下西洋的船雖然超過,但中國後來就沒有造那麼大的船。西班牙現在造了一艘到全世界各地展覽,我們可以把它借來展。包括西班牙人畫的海圖也被荷蘭人運用。包括 COMPANY 的觀念,我們翻譯成公司,桑巴特的資本主義從荷蘭人開始寫,就因荷蘭人是中產階級,所以聯合起來找最賺錢的貿易投資。

糖業和苦力

一六三七年在臺灣的第三階段,已經引進的巴貝多糖業很賺錢,一直到一六五九年,相對於當時荷蘭人控制的紐約才開始造城,足見臺灣糖業賺的錢遠超過紐約。

後來,為什麼華人的人口數會超過荷蘭人?荷蘭人不懂得華語,他就要找一個像郭懷一這樣的苦力頭做翻譯與管理。而帶頭造反的都是苦力頭,所以變成和白奴或是黑奴不一樣的社會結構。臺灣那時很落後,開始發展產業時,即使清朝在臺灣作戰,軍隊有五百人,都會另外抓五百人做苦力、挑伕,因為從種甘蔗,到糖業生產,到交通,牛車,包括運輸到船上面,都需要大量的勞動力,且都是從中國大陸騙來的,造成政治、經濟、社會的不平等。

當初鄭成功的爸爸鄭芝龍曾經從澳門到菲律賓到西班牙去做苦力頭,也是因為不平等,跟西班牙人反抗,差一點被砍頭。所以,三民主義不是從孫中山開始的,從荷蘭人、西班牙人到亞洲殖民就開始,尤其是苦力。郭懷一事件有四、五千人起來造反,在今大岡山,被荷蘭人找了原住民去打,把他們團團圍住,全部殺光。那時候,熱蘭遮城外面的熱蘭遮市才四千人,等於是把一個都市人口的苦力全部剿滅的大屠殺。臺灣的轉型正義真要追究的話,還有這一段。

荷蘭人在糖業上取得非常大的利益,糖業貿易範圍和明鄭不一樣,明鄭有其貿易線,荷蘭人北到長崎,南到伊拉克,都有臺灣糖業貿易的記錄。荷蘭人因為有商館,商館要記帳與發行股票,因此建立最早的會計制度。糖業年貿易額,船貿易額,都有詳細記錄。臺灣糖業從土地制度到種植、牛車、船、工廠,到整個資本的建立,就是荷蘭人建立臺灣最早的糖業結構。

獨立建國或做強國的後花園

我去巴貝多發現兩者大同小異,是有關係的,包括勞動力的轉變。巴貝多的那些荷蘭人後來被英國人取代,後來獨立一國。黑色、咖啡色的波西米亞人、黃種人、白種人都有,但現在經濟慘兮兮,愛滋病也很多。卅萬人獨立一國好嗎?

他們西北邊的法國殖民地,觀光聖地馬丁尼克,被法國人把包括拿破崙情婦約瑟芬在內的全世界美女集中在那裏,去那渡假很舒服,美女就眼花撩亂。到現在不願意獨立,做法國人的後花園,多好!兩個不同的文化,兩個不同的路線,臺灣人可以去思考。

荷蘭人一六二二年來到臺灣,一六二四年占領熱蘭遮城,到一六六二年被鄭成功趕走,整個過程就是第三階段臺灣糖業支撐荷蘭的經濟,支撐荷蘭的統治。荷蘭有一個上尉帶著三百人的軍隊到臺灣,本是要找馬可波羅遊記傳說中的東方一座金銀島,上面都是黃金,就是日本的金閣寺。荷蘭人有去日本探險,在日本有列為記錄。

荷蘭人是最早有資本主義觀念的,桑巴特就寫得很詳細,要弄通這段歷史也不是很容易,要讀的書很多,還有馬克斯的《資本論》,這兩本是有關係的。另外就是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這就是荷蘭人有一些猶太人資本運作的觀念。隨著英國光榮革命,荷蘭有一位貴族就把這整套東西,包括造船的技術等等,移到英國去。後來英國在全世界和荷蘭打了三次仗,包括紐約,在大部份地方取代了荷蘭人,原因就在這裡。第四本書就是艾瑞克·霍布斯邦寫的資本主義,他寫了好幾套,裡面有一個就是跟馬克斯和桑巴特連結在一起。

臺灣要弄臺灣的經濟發展史,我在唸臺大商學系時,導師是林鐘雄,立志要寫臺灣的經濟史。本來自立報系已有他戰後卌年那一段,但是他想再往前後延伸,之後他做了玉山銀行總裁,就沒有機會寫了。我做班代,常常去他家,他一直鼓勵我去做臺灣經濟史。我到南部,整個過程都在弄產業史,產業史最重要的就是糖業。安平就是荷蘭人開始發展糖業很不簡單的第一步,要讀的史料,資本主義的書很多。

明鄭集團已經有商業觀念,在中國很難得;但是,荷蘭人更早有資本主義的觀念。他們發行股票,重視育種。十七世紀時,已經發展到鬱金香這種觀賞用植物,一顆鬱金香的球莖可以換一匹馬車,這就是一六三七年發生的鬱金香事件。荷蘭人蒐集全世界原非屬自己的鬱金香到荷蘭改良,現在荷蘭的生物科技也是全世界一級棒的。

臺灣糖業就是在荷蘭人資本主義體系下,中產階級聯合起來成立的公司,因為投資者不懂買賣與種植等等,需要委託專業。荷蘭人最早發展出這一套,投資者股東和開船種植的經營者,兩個分離系統的制度。像糖業,荷蘭人用資本累積,技術累積,會計制度、帳目積存,公司就是公開的制度,西方會計師制度的公信力就在這裡,因為股票要上市,所以資產負債表、損益表都要非常清楚,每個時期的帳目都是可以查的。而明鄭到底賺多少、虧多少,我們都搞不清楚,因為是家族政治、家族經濟,家族機密,就是富不過三代。

臺灣第一步糖業的建立和中國傳統家族企業不一樣的地方就在這裡,因為荷蘭人是公司型態的資本主義。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但是它跟全球化的經濟、貿易和資本主義的發展,是完全叩合在一起的,所以非常精采。荷蘭的東西,臺灣自己本身不重視,但是,在長崎出島那邊,日本都派第一流的人才向荷蘭人學,後來,這一套就叫做「蘭學」。荷蘭人統治印尼,一直到二戰一九四二年,日本人在臺灣發展新的糖業時,又跑到印尼去學荷蘭人的糖業,參考再改良。所以,「蘭學」也好,荷蘭人在印尼的糖業,對臺灣產業經濟的影響是非常深遠、重要的。

 

鄭水萍博士:臺大歷史系畢業|第二廈門大學臺灣研究所博士|聯合國藝評人協會前理事長|第一亞太研究院人文所所長|南方土地公研究所所長

 

web-qr新民叢報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