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論壇

安平追想曲(五)台灣文化的轉化 ☆來源:新民叢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新民叢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TgOd3_Khaxo


我們這系列是以安平為案例講述台灣人口和聚落的關係。今天這個題目是我最近在思考台灣文化的問題時發想出來的。

台灣的空間是一個島嶼,島嶼的特色就是海洋性格,安平就是一個海洋性格的聚落,在來來去去的統治者與流動人口中慢慢發展出安平地區性格,包括墓碑上的郡望出現安平的地名也是由於日本人強迫的制度而產生的。日本人對於島嶼的思考比較透徹,日本文化的特色之一就是外來性比較強,日本的神化故事有三個系統,多從外面而來,有的是從南島來的;有的是騎馬民族的後代;有的是天皇的後代。台灣的文化也是一樣,外來性特別強。我在調查海上絲路時,我們花了大概半個月的時間,從福州出發,到泉州、漳州,一路到廣州。到廣州時,遇到北大12個研究生組成的考古隊在那裡挖恐龍蛋。所以在諸羅紀時期,大陸從福建的丘陵到嶺南丘陵慢慢浮出海面,爬蟲類在這塊地區活動。當時,台灣島還在海底,經過板塊運動,有一說法台灣島是在兩千多萬年前才浮出水面。所以,要研究原始的台灣要到高山去,因為那是最早浮出的區域。地質是一直處於變動之中,在近四百年中,安平的海岸線也都一直在變動,這是空間上的台灣島。

生態上,我要提出來的就是達爾文的演化論。在達爾文所研究的英國島嶼變化比較小,歐洲是大塊的陸地,自然變化就比較大。達爾文認為按照上帝創造萬物的理論,物種應該是不會變化的。而實際上,物種是會演化的,演化才是真理。我們現在都認同演化論,但在達爾文時期,這個理論是屬於無中生有的。小獵犬號就是達爾文所搭的船,當時的制度是一艘船上可以有一位研究人員,而我們對於船舶沒有類似的制度,目前我們除了郵輪外,是不允許搭載無關的工作人員。當達爾文的小獵犬號到南美洲各島時,他以各個島嶼相互比較,演化論才發展完整。島嶼生態就是外來物種在當地慢慢土著化,而形成特有種,或是亞種。達爾文的「界、門、綱、目、科、屬、種」理論在英國呈現得不明顯,到了歐洲大陸,其現象較為顯著,到了南美洲各小島做物種比較時,理論才得以證實。

台灣物種演化最為複雜

台灣也是島嶼,從地理的空間到物種的空間,第一個演化也和達爾文的演化論一樣。而這個物種的演化包括移民一波一波的進入,在這個空間通婚,文化相融等等。當時間一久,也分不出外省第二代,第三代,或是否為台灣人,這個就是物種的趨同過程。台灣大概是所有島嶼裡,物種演化最為複雜的地方,因為這個島大到一定的程度。在全世界裡,馬達加斯加島、西蘭島、紐西蘭大小都類似;而愛爾蘭就比較大。我在辦聯合國世界年會時,愛爾蘭的理事長來投稿,我交給英文翻譯人員進行翻譯,結果發現這份論文很像英文的愛爾蘭文所書寫。若以中國的概念來看,愛爾蘭文就是英文的方言。

台灣這個島嶼有各種外來的物種進入進行演化,包括人類。中國從元朝開始就有海上絲路、海上珍路的航線,一條是朝琉球的方向;一條是朝南島語系的方向。兩條航線都會經過台灣,所以台灣的西海岸,中國的瓷器出土得非常多。成大考古所的所長、中研院考古組的主任劉義昌桌子的抽屜都是挖出來的青花瓷。台灣原來有原住民,而原住民的狀況也是很複雜,原住民原來有九族,現在知道的還不止這個數字。以南部來講,有四個原住民的考古遺址。以現在看起來還有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在整個南島系統來看,在南島語系的原住民之前,還有矮黑人。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是屬於現代人,從賽夏族的矮人祭,到日月潭傳說故事的烏鬼及小琉球傳說中的烏鬼洞,這些都是比南島語系還要古早的種族。像賽夏族會去祭拜另一種人類,這種人類的文化比賽夏族還要進步,這屬於人種的演化。而兩種人類之間的關係目前還沒有釐清,但是在南部來講有四個文化城。這是蠻複雜的,整個高屏溪的沿岸就有一百多處遺址。考古的研究人員,男性較少,女性在結婚之後留在考古行業的很少,而留下來繼續做考古研究的男性在台灣只有二、三十人,跟本就做不完。南島語系現在有新的發展,就是外籍配偶,台灣現在的外籍配偶有六十萬人,在此結婚生子,台灣的歷史也因此而重寫。

土地公廟就是漢化的代表

人種的演化除了南島語系之外,之後荷蘭人、西班牙人統治進入歷史時期。這段可以分成幾種文化上的變化。第一個就是漢化。台灣至少換過12面國旗,殖民之外就是移民,移民則屬漢人最多,主要是閩南人和客家人,還有廣東人,及民國34年到38年移入外省人。所以,漢化的過程又可分成三大波。漢化對於台灣的影響最深遠,導致西海岸的原住民消失,到處都可以看到土地公廟,土地公就是漢化的代表,全台灣至少有二十萬座土地公廟。這個和達爾文的第三演化定律有一些接近,自然的物種也是這樣。本來不同的原住民有不同的土地信仰,但是漢人的土地公信仰、圖像、儀式及結社、立社的社會結構最為強大。在太麻里的鄉公所旁邊就有一座土地公廟,那個不是漢人在拜的,是排灣族和阿美族的原住民在祭拜的。牡丹水庫上也有一座土地公廟,是排灣族的高仕佛社在祭拜,在牡丹社事件時,就是高仕佛社的人把琉球的人全部殺光。在內湖高速公路附近,松山機場下去的公園裡有一座很大的土地公廟,它的碑記上寫的是「塔悠悠社土地公」。萬華附近原來有十幾個原住民的社,其中一個就是塔悠悠社,它的土地信仰變成用土地公來表現,這就是漢化。漢化的過程中,閩南人在人數、語言上最為強勢,連客家人的後代都不會說客家話,但是會說閩南語。戰後來了三百多萬所謂的外省人,這是漢化的最後一個階段。

土著化土地公

所以,台灣除了物種演化之外,第二個演化就是漢化。我實證出來的結果,土地公是漢化的指標。原住民的土地信仰是沒有土地公的,土地公是漢人的系統而來的,而客家人的信仰則為「伯公」。漢化裡面還很複雜,陳其南先生以鹿港為題寫了一篇「土著化」的論文。以土地公為例,各地的土地公都不一樣。北部客家人的土地公、高雄美濃的土地公都不同,會因為時間、空間、環境而出現不同樣貌的土地公,這就是「土著化」,也會有不同的社會組織。廟的形態也會因時因地而改變,例如澎湖人來到高雄發展,他們的土地公廟也會由村廟型態變為都市型態。後來發展到高雄邊緣地區的澎湖廟,廟的界線不見了,註生娘娘也不見了,變成以土地公為主。台灣文化第一個特徵裡的漢化部份包括土著化,所以它和原來福建的土地公也不一樣,在台灣演化了。對台灣的空間來講,叫做「內化」。大陸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時,土地公都被拆光了,台灣變成保存最多土地公的地方,土地公就變成台灣的特有種,土地公就在台灣土著化。這部份是不容否定的,現在民進黨有一些人故意曲解歷史,隨便胡亂說說。黃光國說:民粹誤國。我認為那是指政黨,以我做本土研究的人來說,二十萬個土地公和文化中國的理論是一致的,文化中國在台灣落實。漢化本身是很複雜的,數量最多,變成台灣最主要的文化特徵。

台灣是教會的聯合國

第三個部份就是西化。西化的部份是斷斷續續的,荷蘭人一段,西班牙人一段。和維根斯坦的全球化三大階段是有關係的,荷蘭人先,接著是英國人,再來是美國人。以我做本土研究的人來實證維根斯坦的理論是不成立的,因為世界難道只有西方的這三個國家?像在亞洲的部份,中間還有一段是日本人,整個南洋都被日本人佔領,這稱為東洋化。維根斯坦只能解釋西方的部份,不能解釋東方的部份,但是是可以參考的。全球化的理論實際上是西方的理論,是西化之一。西化按照維根斯坦的理論來比照是有價值的,就是台灣原來有荷蘭化,西班牙有留下來一些,英國看起來影響不明顯,戰後最明顯的是美國化。西化的部份包括全球化、資本主義化。荷蘭人是整個世界資本主義化的開端,好幾位大師,例如桑巴特,都在寫這一段,包括馬克斯,霍布斯邦等都是在寫資本主義的萌芽或是演變。台灣也不例外,但是這個部份在台灣不是延續性的。

在法國大革命時的三級會議是指神權、君權和民權。當時不只是君權被質疑,神權也是被質疑的對象,因此,當時的耶蘇會、道明會等教會都跑到東方發展,形成台灣西化裡教會也是一部份的力量。但是,台灣的教會和西方的教會不一樣,在蘇格蘭就只有長老教會;在葡萄牙就只有耶蘇會;在菲律賓就只有西班牙的道明會。在台灣,在鳥松一個社區就有摩門教、天主教道明會、聚會所、長老教會,是教會的聯合國。這些教會之中,基督教長老教會的力量最大,現在獨派的屬於基督教長老教會,主張去中國化。例如我家附近的聚會所的主張就是不能拜祖先及其他傳統信仰的神像。在加入教會的過程就是去中國化、去漢化。去中國化最嚴重的不是民間信仰這個部份,在地方上的土地公全都是中國來;地方上去中國化最嚴重的是教會。所以西化的部份包括教會這個部份,也包括右派的資本主義,及民主化。

台灣的異化和物化

另外,在西方的路線有左派路線。社會主義有異化、物化的觀念。若是按照盧梭的理論,原始狀態是最自由的,在台灣整個生活型態不像是自然人,這個就是物化、異化的結果。依照左派的理論,你上班時不是在做你自己,而是在做老闆要求做的事情,這就是異化。以前的人,他不是職業,是身份,例如農夫、貴族,他們是在做自己身份的事情,不是在做別人要求做的事情。台灣的物化、異化的情形非常嚴重。

我們美國化的情形非常嚴重,我們自己都不自覺。我去加州時,當地人男生的穿著都是大T恤、鴨舌帽、短褲、球鞋,台灣與其一致,這個就是美國化。歐洲對台灣也是有所影響,只是沒有這麼大。荷蘭的影響因為年代久遠,影響並不明顯,不過其為台灣帶來耕牛、糖業、及單位制度,例如現在土地的單位為「甲」,即公頃,是荷蘭人所遺留的影響。所以實際上我們是有荷蘭化,只是自己不知道。

日本利用警察強迫東洋化

至於英國化的部份,因為英國人沒有實際統治台灣,只是掌管台灣的海關,及後來台灣、香港互動的影響。

日本人來了以後,以警察的力量去調查戶籍、地政及衛生,再建立農會、漁會、水利會產業結構的組合,另外還有團管區、司管區。到了後期,推動皇民化運動,十二萬名台籍日本兵到南洋作戰。日本人利用國家體制強迫台灣人剪掉辮子,中國人大部份都是在1911年辛亥命之後剪掉辮子的,台灣人在1985年被日本人統治時並沒有被剪掉辮子,在1905年之後日本殖民政府用警察的力量叫民眾去看戲,再藉機將辮子剪掉。而剪辮子意謂著東洋現代化的開始。東洋化的作用力如何產生的?就是國家的力量透過警察、軍人來統治漢人,例如鳥松有四千多名漢人,只有四十名日本人在管理。這些日本人分佈在鄉公所,派出所及學校。日本人也使用教育的力量,漢人也有教育的力量,但沒有那麼強力,荷蘭人也有,例如荷蘭人培養一些人教新港文書,使用鵝毛筆,以拼音的方式書寫契約書。在漢化過程中,明清時代有建立書院,教授儒學,但是數量不多,一個秀才可以管理一個村莊。

五里林的陸家秀才(陸厥修)主張國可亡,家不可亡

日據時期,日本警察要將五里林的人全部砍頭,該地陸家的秀才出面保村民,救了全村莊的人。陸家宗祠依序排列到九房,九房是陸秀才的家,在其宗堂上書寫著「吾愛子孫賢,願世守儒風」,這個不是國民政府來推動的,是清朝末年陸家最後一個秀才寫的,勉勵後世子孫。他留了一本手抄本的書,上面寫著:國家雖然亡了,但家不能亡。

日本在台灣是有計劃的移民

日本人透過警察、軍人來控制台灣人,透過教育來改造台灣人的國家認同,變成日本人,講日語。所以,台灣人的演化有一個很重要的指標就是教育和語言。荷蘭時期的官方語言是荷蘭語,所以需要翻譯,苦力都是漢人,苦力頭就要擔任翻譯的工作。明清時期就沒有翻譯的問題,但是精英的人口數很少。日本人時,教育普及,日本人讀小學校;台灣人讀公學校,但是都有教日語。有一個現象很荒謬,但是事實,就是戰後日本人被趕回去,過了三十年左右,解嚴前後,那些日本老師都回來觀光,在台灣被他們教過的台灣學生看到日本老師,就好像看到自己的「祖公」,每一個都哭著跟老師抱在一起,由此可見日本成功地在台灣東洋化。再加上日本後來在台灣有計劃的移民,漢族的移民不是計劃性的,而日本的移民則是政府規劃的。在最近的史料顯示日本的灣生有三十萬人,這個就是東洋化成功的例子。東洋化有包括現代化的部份,這部份有和西化重疊。東洋化還包括日本的木構造建築,高雄市政府裡一定有匪諜之流要毁滅台灣的歷史,在塩埕區哈馬星的木構造建築全部都拆掉了;高雄中學的武德殿也被放火燒掉;木構造的岡山火車站也是被放火燒掉;旗山的武德殿也是被放火燒了一半,這些不是偶然的現象。國民政府十八趴的文官系統裡,有人從事這個工作,這是內部文化的矛盾,但是這些就是台灣文化的一部份。

異鄉住久了就是故鄉

台灣文化演化的架構從物種演化開始,到原住民的演化,到漢化的過程,漢化至少有三波。在廣州附近有一座山,從山上眺望廣州市非常的清楚,在廣州市的中軸線有孫中山的紀念堂、廣州軍政府,一直到港口,沿著黃埔江有黃埔軍官學校。國民政府跑到廣州成立軍政府時,當地的人就說這些人都是外省人,後來到了南京,南京人也視這些人為外省人。我到福建、重慶、成都、漢陽等,當地人都視軍政府的人員為外省人。國民政府這個政權在任何地方都被視為外省人的政權,所以,外省人這個說詞不是只有在台灣,在大陸只要有國民政府到的地方,在主要的行政中心都一定有眷村,這些人都是當地人口中的外省人。所以外省人在中國近代史來講是一個專有名詞,國民政府還蠻重視思想的,所以它裡面一定有一些精英來做思想導師。這個就是第三波的漢化,和第一、二波不一樣。在鳥松有一個眷村不是政府設立的,是村民自己建造的,那個村就己經本土化,分不出來本省、外省,他們認為異鄉住久了就變成故鄉,移民的認同問題是一定要解決的。

本土政黨根本不本土

我到巴貝多開始想這個問題,巴貝多是荷蘭人先,後來換英國人,再來就獨立,這三十萬人換了三次國旗。台灣也是荷蘭人來過,換的國旗比較多次,整個經過比較複雜。台灣會精神錯亂的原因也在這裡,換一次國旗,換一次政府,換一次語言,換一次教育制度,換一次文官,換一次產業結構,台灣整個島嶼的人沒有好好客觀地思考自己怎麼樣存在的演變,不是依政黨的視角。現在的本土政黨也根本不本土,我是做本土第一線的,怎麼會不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他們都不深化,他們拿本土的議題只是要製作文宣,作為選舉的工具。本土政黨角力的人和本土本身,和本土研究不是等號。這樣釐清,了解自己是怎麼樣變化的,才會了解台灣內部的矛盾在何處。例如我的父親輩被日本人教育到認為孔子是日本人,從小就日語,就像吳念真電影裡的DOW-SAN,一輩子想要去富士山,聽到日本軍歌會立正,這個就是東洋化。

漢化沒有辦法切割

台灣的歷史過程是一個悲劇,這個就是海洋性,又在和大陸最接近的地方,和中國的時間和空間都是最接近,以我研究歷史的人客觀的來講,漢化和中國的連結是永遠沒有辦法切割的,不必自己去幻想,不論叫什麼名字,中華民國或是台灣國,敵人都是一樣的,都是老共。不會因為改了名字,敵人就不見了。我做聯合國AICA理事長,組織的工作做了三年半,去了將近三十個國家,就是以台灣的名字加入,敵人還是老共。

海洋的台灣應該兼容並蓄

我同意黃光國文化中國的主張,因為中國是世界文化的重要資產,日本的京都大學會講;敦煌在中國,敦煌在敦煌,敦煌學在京都大學。要有這樣的氣勢,不要把自己搞到什麼都沒有了,原住民也不認同民進黨。海洋的地方應該是兼容並蓄,不要把自己愈搞愈小,不要為了自己的利益去扭曲歷史,這是我的結論。謝謝各位。

(鄭水萍口述、劉小文逐字稿、張麗齡校對)

 

web-qr新民叢報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