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論壇

從歷史和現實角度看中美問題(十八)美中建交的七年歴程 ☆來源:中美論壇

♦ 本篇文章轉載自新民論壇。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NEFt0AO2Acg


▍佟秉宇:好,我們非常感謝立家兄在前面跟我們談到中美建交、上海公報,以及拖了這麼久建交的歷史。我們現在很有興趣瞭解一下美國的民主黨在這整個過程裡面,甚至於包括尼克森沒有下臺之前,他們所扮演的一些角色。

▍陳立家:我覺得要談這個問題呢,第一個就要講水門事件是造成了尼克森沒有辦法顧及其他的問題。外交方面來講,他已經沒有力量再加速進行他想做的事情,但是,把中國的門通過上海公報打開之後,美國人覺得中國這麼大的幅員,這麼多的人口,而且這麼落後,對他來講是一個能夠參與中國的經濟,通過貿易,中國可能是他的一個市場,所以在這方面來講就沒有什麼黨派的差別。你民主黨是這樣看,共和黨這樣看,都是在這個道理裡頭。而且在那個時候,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最大的差別是在內政方面的主張,他們在外交政策上面的基本上沒有什麼多大的差距,固然是在二戰之後,可以說民主、共和兩黨主要的政見上的差異是在內政,不在外交,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尼克森用了季辛吉來打開中國大門,來主張和緩局勢。那麼,季辛吉是一號什麼樣的人物?他在從政之前是一個學術界的人,他是個哈佛的歷史教授,而他又是洛克菲勒基金會的一個高級的顧問,所以呢,洛克斐勒本來要跟尼克森共同競爭共和黨的總統提名的時候,季辛吉是幫洛克斐勒出謀獻策的,但是洛克斐勒沒有競選成。尼克森競選成了,希望在外交上面有一些突破性的、驚人的措施,所以洛克斐勒推荐季辛吉做了尼克森的外交的首席顧問,他首先是擔任了國家安全顧問,之後又做了國務卿。你就可以看到季辛吉這個人,在美國的外交政策上面,他是有創見的,他是有主張的,他影響了共和黨,而不是共和黨去影響他。

▍佟秉宇:我插一句,我能不能假設季辛吉扮演了金融界跟共和黨之間的橋樑作用?

▍陳立家:有的,因為他過去是洛克斐勒基金會裡面的key member,key player,而洛克斐勒基金會在某種程度上面來講是一個金融界的巨頭,因為他的投資量是很大的,通過他的慈善事業對金融也是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共和黨以季辛吉為頭創立了一些外交的創舉;接著福特等於說是一個過渡性的總統,他本身繼任了尼克森被impeach之後,在這樣子的情況之下,他在競選連任的時候不成功,因為他赦免了尼克森,可能就是說美國民眾對這個有意見。卡特,做為一個種花生的農場的主人,他當然也是喬治亞的州長,民主黨提名成功,

那麼他來競選,再加上醜聞事對共和黨的傷害非常大,所以民主黨的卡特就赢得了那一次的勝利。但是卡特勝利之後,他也有一個季辛吉型的人物在左右他的外交政策,這個人就是Zbigniew Brzezinski。他們兩個人的共同點是什麼?都是有歐洲背景的,都是移民都,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他也是從一個基金會的智庫裡出來的,這個智庫叫做Trilateral commission,三邊委員會。在這個三邊委員會,他也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他的學養是什麼呢?他是一個哥倫比亞的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y這方面的主持人,他的專長就是國際關係,國際問題,他也是一個很著名的反蘇專家,所以他就繼承了季辛吉開的新路,也就是說聯中抗蘇。因此可以說共和黨也好,民主黨也好,在加強跟中國的關係,疏遠跟蘇聯的關係是一致的,所以在這點上民主黨跟共和黨沒有那樣大的差異。

▍佟秉宇:但是我有一點感覺到奇怪的就是說,從尼克森打破了跟中國的僵局,開始跟中國交往,以及跟中國開始有貿易上的來往,這個是一個非常英明、睿智的一個措施。但是,他為什麼在水門事件上,做出那麼愚蠢的決定?因為水門事件老實說原本沒有什麼大事,是後來他的撒謊、他的掩蓋造成的問題。

▍陳立家:所以水門事件有些人說這是茶壺裡面的風暴,怎麼會把一個總統都給趕下臺了。但是我覺得尼克森他本來因為跟中國這種成功展開關係,他在外交方面算是一個勝利,而在內政上面也沒有什麼大的缺失,所以他競選連任成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但是我覺得尼克森大概經歷過去的挫折太多,因為他競選共和黨總統並不順利,而且他連競選失敗之後再去競選加州的州長,也不成功,所以他這個人的危機感很重,對事情他覺得缺乏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之下,他雖然有把握競選連任,但是仍想要確定,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偷聽民主黨有什麼秘密,看看有什麼東西可以用,才有水門件事。然後,出事後又開始否認,那個洞就越挖越深,自作孽不可活就是這個道理。這點我覺得跟他在外交上有智慧的表現,完全是背道而馳。因為你對你自己有一種不安全感,採取了一些非法措施,想來保護你自己的權位,雖然在外交上面有相當出色的表現,也沒辦法挽救總統大位。

▍佟秉宇:我們再談一談中美建交,我們談到了美國方面的一些變化,和美國的這一些動機

或者是成績,那麼我們能不能再談談中國方面的一些變化,中美建交以後對中國的影響如何?

▍陳立家:中國在跟蘇聯六十年代之後交惡,又不贊成克魯雪夫的修正主義,所以在這個時候的中國也在那裡考慮該不該重新修改外交政策和方向。那這個時候,美國人也遞出橄欖枝想要和解,對毛澤東來講,這是何樂而不為的事情,這是一個方面。

在另外一方面,因為水門事件拖得久,所以中美建交是在一個非常緩慢的路程上面逐漸建立起來的。幸虧在這一段時間裡面,世界上沒有發生很多的不得了的衝突。越戰結束之後,有一段時間的這個寧靜,這個時候,大家都在開始想我這個國家要往哪邊走?要怎麼樣來做事情?中國人看到這樣子的需要,而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個比較傷筋動骨,或者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所以對中國來講如何收場,也在毛澤東對這個考慮的情況裡面。就是說文化大革命

這樣子走下去,顯然的中國的整個的國內的秩序受到了一定的影響。「國之為國,國之不國」,在這樣的局面下怎麼樣子收場,我覺得可能也是在毛澤東的考慮之列。

▍佟秉宇:中美建交是1979年發生的,那麼鄧小平的出山是1978年,這中間有沒有什麼關聯?

▍陳立家:有的,我覺得鄧小平來講,他是贊成要走跟蘇聯不一樣的路線。第二,也不是一個意識形態的問題,還是一個國家經濟建設的手段,和技術以及經驗。他覺得在蘇聯來講,學習他的重工業還容易,但是,要學習其他方面的經濟繁榮的措施來講,沒什麼東西可以值得學的,還是要向西方來學習資本主義的那一套,怎麼樣管理企業,怎麼樣使經濟繁榮的經驗。所以,我覺得鄧小平那個時候覺得可能要轉向,也就說從一個完全倒向蘇聯的態勢,轉向到一個向西方學習的態勢。這個定下來了以後,下面的路就好走了,也導致了1979年鄧小平來美國訪問的...

▍佟秉宇:正式建交以後,他來了,是不是這樣?

▍陳立家:不是這樣。他最早來是中國進聯合國,他並不是訪問美國,他是到聯合國去做一個外交政策的講話,那個是他的第二次復出。但是在72年去了之後,回到中國,又經過文革的後期,那一段時間裡面,因為好像是四五事件,也就是天安門的事情,就是周恩來去世。周恩來去世還有一短段時間是四人幫掌權的,是華國鋒掌權的,那個時候鄧小平又下來了。

所以,第三次上來是78年,上來了以後,鄧小平總算是站穩了,他可以開始朝他的這個主張大力的去推行,中國就開始真正改革開放。所以,現在國內也好,國外也好,紀念革開放四十周年是怎麼的?2018年倒退40年,就是1978年;還有一個中美建交四十周,那四十周年應該是2019年一月,也就是78年。2018年、2019年的交接,既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紀念 ,也是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紀念。

▍佟秉宇:太好了,我們在建交四十周年之後發生的事情,下集接著談。

 

QR Code QR Code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