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論壇

中美論壇談台灣大選必須面對的問題(五)台灣不能做美中大博弈的小棋子 ☆來源:中美論壇

♦ 本篇文章轉載自新民論壇。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AlGp36z8AsI


與談者:張文基、陳立家、佟秉宇

▍佟秉宇:各位觀眾,我們再次和你們討論臺灣的問題。臺灣選舉的問題,我們剛剛談的不少,我們談到了中美之間的基本矛盾,我們也分析中美之間產生戰爭的可能性不大。那麼,我們能不能再談一談中美之間,除了有一些基本矛盾之外,在臺灣問題上,還有什麼交集呢?

▍張文基:我們剛才談到兩邊為了彼此的利益,都不希望台海發生戰爭,這個是最大的交集,誰要促使戰爭發生的話,就是中美的共同敵人。今天臺灣老百姓大部分都要和平,臺灣台獨派想要戳破中國的底線引起戰爭,就是中美的共同敵人,也是臺灣老百姓的敵人。

▍佟秉宇:台獨從來都是在美國的鼓勵之下,美國控制台獨就像咱們騎馬一樣,用韁繩控制方向,不跑的時候,就用鞭子鞭馬。

▍張文基:你講的完全正確,臺灣是美國的一個棋子,他絕對不會讓棋子決定怎麼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台獨根本就不是臺灣的可能選項,任何在臺灣主張台獨的人都是騙子,對於這點,臺灣老百姓要很清楚。

▍佟秉宇:但是我們也不能忽視一個現象,就是台獨的說客在美國國會是非常的活躍,包括我們所說的一些華裔或是亞裔的眾議員,或者其他選舉出來的官員,都是他們工作的對象,他們從來不會放鬆。所以,最近臺灣保證法 Taiwan Assurance Act又被通過,在眾議院以414票通過,只有12張票棄權,這個問題並不是很簡單,他們跟美國國會的交往是非常密切。

▍張文基:臺灣是美國的棋子,不管台獨的人有多厲害,我的個人的看法就是只有狗摇尾巴,尾巴摇不動狗。他們之所以看起來很厲害,就是符合了美國精英階級的利益,至於說臺灣保證法,我想立家兄更有資格發言臺灣保證法有什麼重要的影響。

▍陳立家:我覺得影響不是那麼大,跟臺灣旅行法大概不相衝,都屬於臺灣關係法的一個分支,分出來做意見性的表述,並不具有法律的約束力。所以,台獨的工作者可以利用各種不同的說服管道來影響這種不具法律效力的決議文,聊備一格,在實際外交操作上面來講,基本上還是一個總統下面的行政機構的權力,議會方面可以表達某些想法,但是我覺得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影響不是那麼大。

▍佟秉宇:那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眾議院通過了,下一步就是參議院;參議院如果也過了,就擺到總統的桌子上;總統一簽字就變成美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法律條款?

▍陳立家:第一個,參議院是不是像臺灣旅行法一樣通過,總統也簽字,但是究竟怎麼執行是總統的權利,例如根據臺灣旅行法,美國要派比較高階的官員跟臺灣的官員相互訪問,但是這個法也簽了一年,也沒看到什麼美國的高官到臺灣訪問,最高的也不過是一個副助理國務卿而已,所以怎麼實行,文章說得再漂亮,總統不去付諸實行也沒有什麼意義。

▍張文基:是前衆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我們的老朋友,Ed.Royce的夫人。

▍佟秉宇:是不是這些法律經過了剛剛這三個程序以後,眾議院、參議院簽字,然後總統簽字,這樣的話,就變成總統可以隨時拿來利用的工具了?

▍陳立家:是的,他就可以和中國討價還價了,你最好按照我的安排來,不配合的話,我就把敵意升高一級,這中間,我有好幾張牌可以打。但是,究竟打不打這個牌,敢不敢打這個牌,這是另外的問題。

▍張文基:美國精英階級很善於無中生有,製造一個工具給你,這個工具並沒有強迫行政機構在什麼時候,要這麼做,在這方面是沒有約束力的。

▍佟秉宇:但是起碼授權給他了,但是之後用不用,什麼時候用,是總統的考量。

▍陳立家:現在來講,中美關係不是條文法規之間要如何的互動,或者要採取什麼措施,而是現在中美兩國之間的一舉一動,都是從將來的總統選舉來考慮要做什麼。第二個,從更高一層來看,這一個行動對國家利益有什麼影響?對國家的安全有什麼影響?所以,大概來講中美的問題在很多重大問題上面來講,已經不是一些小事情可以左右的了。

▍佟秉宇:是不是也請二位分析一下可以左右的因素?好比說我心裡面有一個疑問,國際上的金融寡頭在中美矛盾之間,或者中美博弈之間,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張文基:以我自己對美國的看法,美國今天真正要滿足的是大老闆他們的利益和金融集團的利益,這兩個的利益跟老百姓的利益有時候是不一致的,有時候可能是相互制衡的。從過去二十年來,金融寡頭的利益就是希望能夠大舉進入中國,開拓一個新的天地。我想的不一定完全正確,立家兄可以更正,

在1913年的時候,歐洲的金融界已經看到了19世紀末的時候,美國的工業發展能力已經超過歐洲,超過英國,他們在歐洲各國掌握了很大的金融權力,可是更大的市場是在美國,後來搞了聯儲會以後,他們成功的進入美國,開始控制了美國。所以,從金融利益集團的立場來講,中國是一個上升的力量,這麼大的市場,那麼多的人,如果能夠控制這塊大肥肉是最好,但是發展的結果是他覺得他們受了很多的限制,再加上貿易逆差等等各種方面的理由,這個利益是金融寡頭的利益,對美國老百姓來講,他要搞經濟自由化、全球化這些東西,很多美國老百姓是受害者,所以金融寡頭和美國老百姓的利益不一定一致;第二點,他們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已的利益來爭取,就看和中國之間達成什麼協議,就這幾年的發展,我就是認為中國有放鬆的一面,但是中國也有不能踰越的底線,這個就是現在中美博弈的焦點,臺灣只是中間一個微不足道的棋子。

▍陳立家: 我覺得不管金融寡頭的利益之所在,老百姓的利益之所在,他們之間有什麼地方是共同的,有什麼地方是相矛盾的,總的來講,我認為比較讓我放心的就是沒有一個放之四海皆準,一成不變的規則或者是金科玉律。拿美元來講,金融寡頭手裡面有美元,但是也有歐元、人民幣,因此,對聯儲來講,就很難講美元應該是強勢,還是弱勢。什麼對你有利

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有時候他覺得強勢美元有利,有時候弱勢美元有利的,沒有一成不變的標準,也就造成了所謂的博弈,兩個國家彼此鬥智。

▍佟秉宇:這點我同意,但是有一點我想提出來,作為我們現在或者是未來討論的內容,就是美國對於全世界金融的流動是有絕對的控制權。他的SWIFT系統,也就是他用來做制裁的一個工具,包括對伊朗、委內瑞拉的禁運,或者制裁,就是他要顛覆這個政權的第一步,造成經濟上的困難,使老百姓活得不舒服,因此起來反對政府。我為什麼提金融寡頭?因為我覺得他們在背後操縱。

▍張文基:這是肯定的,但是我是中國傳統的思維,沒有一件事情是完美的,一件事情都有好的和壞的一面。美國金融寡頭是很強勢,在世界各地有各種的國際貨幣,但是就是因為他們在外面擁有太多了,我認為今天的發展是相當的明確,不管是伊朗也罷,委內瑞拉也罷,俄羅斯也罷等等,就是因為美國強勢,將來美元還最重要的貨幣,但是比重會慢慢降低。

▍佟秉宇:從我個人角度來講,我是樂意看到這一點,因為我覺得世界上幾種幣制共同作為國際貨幣是比較健康的情況,而不是一家獨大。

我們謝謝各位觀眾的收看,下次見。 

 

相關閱讀: 

 

QR Code QR Code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