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短波

財經短波

財經短波☆亚视倒闭启示录:省级卫视能否避免零收视、财务困难、人才出走的厄运?☆作者:看电视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看电视 

曾经风靡一时的亚视迅速实现破产,省级卫视目前面临的低收视、财政困难、价格跳水、人才跳槽以及专业化领导力软弱等问题与倒闭前的亚视的境遇颇为相似。省级卫视能否吸取亚视倒闭的教训,实现自我挽救呢?

 

文 | 媒体长安街

来源 | 广告销售老鸟

 

长期收视低迷,广告经营举步维艰,多元化创收无门,亚视经过13年的亏损,最终在2016年4月1日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曾经的行业大厦轰然倒地,在充满娱乐新闻的愚人节里,给新闻界提供了一个充满泪光的真实新闻。

 

2016年,对中国内地省级卫视来说,也迎来了一个全新拐点,整合电视市场出现行业性萎缩,电视收视人口下降,整体收视下滑,广告客户分流严重,三线卫视已持续出现亏损,二线卫视游走在亏损的边缘,一线卫视利润率大幅度下降。2017年,二线卫视发不出工资已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一线卫视出现零利润率情况也是在人们意料之中。

 

省级卫视出现的市场表象和经营困境与香港亚视倒闭前的情况惊人相似,解读亚视倒闭的深层次原因,对省级卫视来说,无异具有前车之辙意义。

 

 省级卫视近似的零收视与亚视倒前的零收视

 

1、从全天的收视率来看,大部分省级卫视都失去了广告投放价值?

 

从2016年中国大陆的省级卫视全天收视率来看,第一名的是浙江卫视0.35%,第二十名是东南卫视0.04%,除前十三名省级卫视进入了千分之有效收视外,其余30多家省级卫视(包括副省级上星卫视)都是低于0.1%的收视率,这样的收视率基本是无效广告传播收视率,已谈不上具有传播价值。

 

因为收视采集的时间段为一分钟,包括一个人的重复收看,0.01%的收视就是一个300万收视人口(四岁以上)的城市,仅有300人在看电视,这样收视就是零收视。这么多的省级卫视是零收视,没有传播价值,是不是值得我们电视行业链所有的人进行反思和意识到“狼真的来了”?

 

事实上,很多人早已认识到收视率的问题,由于把收视率的问题藏起来,拿收视份额进行“忽悠”,从这个角度来说,客户投放广告没有市场反应,广告客户大量流失是不是有其必然性呢?

 

从省级卫视全天节目来看,很多时间段的节目是零收视或接近零收视。如果用尼尔森的收视数据来看,有更多的电视节目收视是惨不忍睹。

 

专业人测算,收视率低0.5%的节目不具有广告投放价值。收视率向客户的市场转换率过渡中,低0.5%的收视率,市场转换率极低了,失支了广告价值。2016年就省级卫视全天收视率而言已没有高于0.5%的了,而且继续下行还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2、亚视倒闭前,多个节目收视率为零

 

2012年11月下旬,亚视出现周一至五的节目收视得三次零收视率,而其他时段节目也只得1至2点,最高收视是《六点钟新闻》得4点。三个零收视的节目是《微播天下》、《国际财经视野》同《把酒当歌》。

 

 

 

2010年前的《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播大结局,剧中尾段刘醒含笑老死在九妹肩上一幕,获47点最高收视,同时段播出的宗教节目《恩雨之声》,也是零收视。

 

零收视直接挫伤了亚视节目人员斗志,也使广告商对亚视失去了投放信心,在“零收视”等多种因素作用,亚视最终“死去”。

 

 省级卫视的等米下锅与亚视倒闭前的严重财务困难

 

1、省级卫视消减工资和拖欠购剧款

 

早在几年前,我国的东北和西北几家省级卫视就出现了严重的账务困难。西北的一家省级卫视,2010年时的员工每月工资只有仅2000多元,东北一家卫视员工已有数年每月只能发3000多元一月。

 

2015年后,二线卫视也在大幅度消减员工工资,多年的老员工也能只拿个5000元的月薪。消减员工工资尽管是饮鸩止渴的蠢办法,这最直观地反映了省级卫视的财务状况。

 

2014年后,省级卫视开始在拖欠电视剧公司的购剧款了,2016年后,一些电视公司开始把一些电视台列上合作黑名单,明确表示不会把电视剧卖给一些省级卫视。

 

2017年,一些电视剧公司通过打官司的方式向省级卫视讨要售剧款。《人民的名义》的片方负责人公开表示,这部剧售卖时仅考虑湖南、东方、浙江、北京等几家卫视,知道其他卫视根本拿不钱来购剧。

 

不发员工应有的福利,拖欠购剧款,拖欠工程款,一些省级卫视每月都在想办法应付上门要帐人,这就是省级卫视的财务现状。

 

2、亚视倒闭前无钱拾春晚舞台,节目只能“炒剩饭”

 

有一年亚视的春晚不设舞台,执行董事叶家宝向媒体透露:“为了节省开支,破天荒不搭建舞台,全程在平地表演,只花了数万港元布置场地。”。

 

为了控制费用,亚视不再制作自家剧集,减少三分之一的新闻时段,停播普通话新闻,用大段的时间播出旧剧。香港影星黄秋生曾调侃亚视:“我回妈妈家时看到亚视,觉得好像在平行时空,播20年前的节目。”

 

 

从2011年9月开始亚视数次拖欠员工薪金、无力缴纳牌照费用,只能依靠出售亚视名下市值超过700万元的农地、向竞争对手TVB卖剧集版权等方式筹款。

 

 省级卫视价格不断跳水与亚视倒闭前300元/30秒跳楼价

 

 1、部分省级卫视出现与地面频道广告价格倒挂现象

 

省级地面频道放价格,直接使城市电视台没有饭吃,这是几年前发生的事。增加频道竞争力,放价格是一种“短平快”的手段。从市场上获得的信息,山东卫视的很多时间段价格低于齐鲁频道价格,河南卫视的价格低于河南都市频道价格。

 

2017年,可以准确的说,所有省级卫视的广告价格都在以“送折扣”和“增播”的方式,进行价格大跳水。你不降别人降,你的客户会白白地送给了客户。

 

省级卫视与地面频道广告价格倒挂,是一种极其危险的信号,一是省级卫视缺乏了竞争力,走到生死存亡的边缘,二是省级卫视与地面频道进行“窝里斗”式竞争,对地面频道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2、亚视的“救亡”广告套餐——300元/30秒跳楼价

 

亚视为顶住市场下行压力,挽救市场份额,曾推出“救亡”广告套餐:3万港元播出80次每次30秒的广告,平均下来每次长达30秒的广告仅375港元(人民币299元),而之前黄金时段30秒广告的价位最高超过10万港元。但举收效甚微。

 

 省级卫视人才跳槽热与亚视倒闭前的人才大出逃

 

1、人才流失是省级卫视的切肤之痛

 

在省级电视媒体,流行这样一句话,“体制内提升价值,体制外实现价值”,由于省级电视媒体对编外人员小看一眼,编外人员只要“羽毛丰满”马上跳槽。

 

电视剧公司、节目公司,广告公司、创意公司、互联网公司都在千方百计向省级卫视挖人,节目人员、广告营销人员、企划人员,一茬接一茬地走,可以说近几年媒体行业的创业人士都是从电视台辞职的。

 

人才流失成了省级卫视的切肤之痛。湖南卫视、浙江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安徽卫视都是近两年人才大量流失的重灾区。

 

2、亚视人才的持续出走,最终凤去楼空

 

亚视经历了多次艺人集体出走,杨恭如、文颂娴等早年的一线花旦在2000年相继离开,2009年一哥一姐陈启泰、朱慧珊出走,2011年9月起,亚视出现欠薪风波,很多员工离职。香港劳工处2012年3月向亚视发出共128张欠薪传票,涉及21位亚视员工的欠薪。

 

媒体人杨锦麟对亚视欠薪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从亚视拖欠员工薪金就可以看出,香港的电视从业人员有多么悲催。电视行业工资低,工作又繁重,是出了名的。行内话:上辈子做坏事,这辈子做电视。然而一家企业如此作践人才,还有谁替他效力?它离死也不远了。”

 

 省级卫视专业化领导力的软弱与亚视倒闭前的内斗

 

1、省级卫视主要领导的专业统筹力成为制约发展的重要问题

 

媒体竞争的发展,对媒体行业领导者的素质要求越来越高,专业领导力、政治意识、管理水平、资源驾驭等方面综合素质甚至成为媒体运营成败的关键。

 

从省级卫视发展的展来看,发展比较好的卫视,主要领导的专业领导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近年来,省级卫视高级领导的专业水平越来越差,甚至是百分之百的外行。

 

领导没有专业领导力,领导的专业决策能力就差,卫视的发展就会发展摇摆和方向的不确定性,对当下的转型会不知所措。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是省级卫视与时俱进发展的典范,这主要得益主要领导专业力上的优势。

 

2、亚视的内斗成为压死亚视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0年内地富豪王征高调入主亚视,成为亚视第一大股东。亚视几大股东多次就注资和主控权等问题发生冲突。很多工作人员认为王征入主后,行事不按常理,推行“人人做销售”计划,公司内部抱怨声日盛。在内斗的漩涡中,王征不愿再向亚视注资,同时拒绝了多位有购买意愿的其它公司,使得亚视重新站起来的希望落空。

 

 

效力亚视二十年的员工向媒体表示,原本有出色的节目可以好好做,但也被抛弃了,高层斗争,不断把高收视节目掐掉。受制于财力问题,亚视设备老旧,在全行业的设备都开始数码化的时候,亚视还停留在录像带阶段。节目质量大幅下降、设备老旧、营运策略失败,收视率低迷,广告商不来,恶性循持续,直到亚视生命终止。

 

步亚视后尘,香港有线电视或将于6月初闭台,香港电视业进入动荡期?!

文|  叶实

 

3月10日,因连续九年亏损,且卖盘不成,成立近24年的香港首家付费电视“有线电视”,或将于6月初闭台。

 

据《东方日报》报道,目前业务包括“有线电视”的有线宽带通讯有限公司,连续九年已经亏损达十六亿元港币(折合人民币约12.8亿元),其母公司九龙仓集团有限公司于3月9日宣布,在已承诺的四亿元资金之外,不再向有线电视作任何资金承担及撤出有关业务。

 

这意味着有线电视若未能找到新资金来源有可能将于6月闭台。

 

 

据了解,有线电视拥有大约90万9千个收费电视客户、约15万6千个宽带上网客户,以及约9万5千个固网电话客户,如若6月闭台,旗下所有客户以及超过两千名员工都将受到影响。

 

有线电视于1993年正式启播,系香港首家付费电视,曾享有“黄金十年”的快速发展期,鼎盛期香港有线电视下属电视频道多达134个,为全港电视台之最。但从2008年以后,有线电视经营急转直下,开始连年亏损,现金流急剧恶化。

 

有分析认为,有线电视陷入困境除了香港电视发展空间逼仄外,其天价抢夺英超转播权也为危机埋下伏笔。

 

 

据了解,付费电视是香港观众收看英超的主要渠道,此前英超版权一直被有线电视把控,直至2003年电盈旗下收费电视Now TV成立,并于2007年成功从有线电视手上抢走英超独家转播权,令有线电视大批观众流失。

 

2010年,有线电视以“天价”夺回三年英超转播权,无疑让原本经营“见红”,运营更加步履维艰。

 

早在去年,九仓集团就计划将旗下通讯及娱乐业务出售,其中通讯业务九仓电讯已于去年下旬被卖出,余下的有线电视业务却一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期间阿里巴巴一度被视为潜在买家,却迟迟未出手。

 

2016年12月13日,有线电视服务牌照续期申请获得香港政府批准,牌照有效期为12年,由2017年6月1日开始至2019年5月31日结束,申请牌照中,有线电视承诺于2017至2023年6年内投资共34.47亿港元,当中包括资本投资2.51亿港元和节目投资31.96港元。

 

但九仓主席吴天海近日坦言正在考虑是否接纳新的牌照,“一张新的牌照说的是12年的承担,我想我们做事,是想在承担之前可以考虑清楚”。吴天海表示,他们会成立执行委员会,为有线电视寻找市场内是否有新资金能供其营运。如果短期内找不到资金,他们恐怕要进行一番大改。

 

2016年以来香港电视业风波不断,4月亚视停播,12月华娱卫视停播,12月TVB发出近三十年来的第一次盈利警告,2017年开年,TVB也经历了传奇集团收购的“闹剧”。香港电视业正在进入动荡期。

 

 

700万的人口可以支撑的市场空间,天花板清晰可见,而内地网络视频和电视业的发展,也对香港电视业形成挤压。对于香港电视来说,固守一隅必然行不通,转向更为广阔的内地市场,已经成为以TVB为代表的香港电视的重要选择。

 

2016年,TVB先后与内地视频网站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合作制作网剧《无间道》《再创世纪》《使徒行者》,为正在走下坡路的TVB带来一些转机。诸如这样的发展一思路或许能给整个香港电视业发展带来更多想象空间,但前路何在,仍旧是未知数。

 

 

 


 

欢迎关注“看电视”!

 

深度行业透视、独到客观评论、新鲜内幕资讯

 

广电行业、文娱产业资深媒体人运营打理

 

看电视,就是要做有品格、有思想、有见识的内容行业自媒体。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