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周報

民間周報

她是中國最被低估的農婦,一出手就驚艷聯合國 ☆來源: 微信|雲長客棧

♦ 本文轉載自 微信|雲長客棧。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3/30 

202215b01.png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古詩經中這兩句,最早流傳於陝西旬邑。

旬邑,一個在地圖上並不顯眼的小縣城,因為一位農婦,竟然再次震撼世界。

她窮得用不起燈泡,裹著三寸金蓮,連縣城都沒去過。

可作品卻在歐美、東南亞瘋傳,香港、台灣兩地爭相展覽。

聯合國都千里迢迢給她頒獎,封她中國第一“民間藝術大師”。

可惜,直到去世,農婦也沒過上藝術大師的好日子。

她叫庫淑蘭,和旬邑一樣,從未被大眾知曉過。

‧‧‧‧‧‧‧‧‧‧ 01 ‧‧‧‧‧‧‧‧‧‧

庫淑蘭,1920年,她出生在一排破舊的窯洞。

裹小腳,訂娃娃親,一個女人悲慘命運從童年就開始了。

17歲時,鄰村的張寶贏,也就是她的“娃娃親”丈夫,來家裡把庫淑蘭接走。

接到離家不遠處,另一個破窯洞裡。202215b02.png

張寶贏沒文化,大男子主義,動不動就對她拳打腳踢。

最危險的一次,張寶贏拿烙紅的鐵叉直接按在庫淑蘭的胳膊上。

她掙脫不掉,只能哭嚎地看著胳膊被燒出兩個大窟窿。

後來,傷口好了,但是傷疤一直在。

直到去世,掀開胳膊還能看到兩個殘忍的烙印,惡狠狠地瞪了庫淑蘭幾十年。

她被打的原因很多,做飯晚了、幹活偷懶、沒伺候好公婆,隨便哪一個,都讓枕邊人張寶贏頓時怒火沖天。

在那時,一個農村女人的價值除了會幹活,就是能生孩子。

個頭不高的庫淑蘭,一連給張家產下13個孩子。

缺醫少藥的農村,她靠運氣一次次從鬼門關爬過來,但孩子卻沒這麼幸運。

13個孩子,最終只成活了三個。

其餘10個不是先天夭折,就是後天得病而亡。

庫淑蘭在婆家的地位更低了,任何人都能對她惡語相向。

他的兒子回憶,母親一直是村里最能幹的女人之一。

除了乾農活,她還翻山越嶺挖草藥換錢,農閒時家裡也養過兔子。

即便忙得腳不沾地,母親還有一雙巧手,會刺繡,會當地最流行的剪紙。

村里婚喪嫁娶,需要女紅幫忙,庫淑蘭總是熱情地過去幫忙。

孩子肚兜上的刺繡紋樣,屬她最巧。

誰家娶親,要貼“囍”字、剪喜慶的窗花,她當仁不讓。

那時候,庫淑蘭的剪紙都是單色傳統剪紙,沒什麼別的創新。

但一場意外的發生,讓庫淑蘭徹底變了個人。

唯唯諾諾的農婦,怎麼成了先鋒的藝術大師呢?

‧‧‧‧‧‧‧‧‧‧ 02 ‧‧‧‧‧‧‧‧‧‧

1985年,庫淑蘭照常出門幹活,不料失足墜崖,從十幾米的高處掉下,隨後一直昏迷不醒。

四十多天后,家人都準備預備後事時,庫淑蘭神奇地睜開雙眼。

第一句話就是:“都讓開,我是剪花娘子。”

202215b03.jpeg

“剪花娘子”,也就是她醒來自封的名字。

這段亦真亦假的奇事,在當地一度盛傳。

確實,經此一摔,庫淑蘭的剪紙樣式大變樣。

從以往的簡單傳統,變得天馬行空、豐富瑰麗。

202215b04.jfif

她還獨創了一種她“彩貼剪紙”。

紅紙綠圖,用色大膽,風格抽象,不少人稱她“當代中國的畢加索”。

202215b05.jfif

可是庫淑蘭根本不懂這些,她只知道一拿起剪刀就精神抖擻,不餓也不累。

還能邊剪邊唱,給每一幅作品都配上自己現編的歌謠。

“低眉信手,宛若天成”,當她進入剪紙狀態時,一切煩惱都拋在腦後。

鳳凰戲牡丹,魚兒鬧蓮現,琴棋書畫、八寶如意現。

她的剪子就是書法家手裡的毛筆,畫家手中的丹青。

“今天花子剪好些,就是高興些。今天花子剪不好,氣得三天兩天不吃飯。”

這個大字不識的農婦在剪紙中找到了精神寄託。

80年代末,村里已經很多人家架起電線,用上了電燈,可是庫淑蘭一家還住在老破窯洞,根本用不起這麼新鮮的玩意。

一到天黑,她就得放下剪子。

不管做得多興起,也只能巴著窗台看看月亮,誰讓她家點不起煤燈,也不用上電呢。

202215b06.jfif

現實裡沒有,庫淑蘭干脆給自己剪了個電燈。

燈形如梨,上面還掛了兩片飽滿的葉子,裡面有閃爍的鎢絲,整體栩栩如生。

“剪紙用來彌補現實生活中沒有的東西,她的心靈一直沒有放棄追求嚮往中的美好。”

庫淑蘭還創作過另一幅代表作《江娃拉馬梅香騎》。

202215b07.jfif

一對新婚小兩口趕路,江娃拿著軟花鞭子輕打梅香的腳尖,而梅香坐在馬上嗔怪江娃。

夫妻倆的愛情就在打情罵俏裡,這也是庫淑蘭心中的愛情。

而她飽受包辦婚姻的毒害,一輩子活在丈夫的陰影裡,只能藉剪紙表達對愛情的嚮往。

一個埋沒在黃土間、飽受貧窮和封建摧殘的農婦,還有著如此浪漫天真的幻想。

難怪有評論家說:“透過這些浪漫的,樂觀的,虛構的畫面,便可看到作者純真善良的心靈和驚人的藝術心智。”

庫淑蘭樂觀的人格魅力,和作品一樣富有感染力。

202215b08.png

‧‧‧‧‧‧‧‧‧‧ 03 ‧‧‧‧‧‧‧‧‧‧

如果你去過庫淑蘭家,一定會被眼前的畫面震驚。

她那破舊的窯洞裡簡直是另一個莫高窟,從窯頂延伸到炕邊,全都密密麻麻緊貼著各色剪紙。

202215b09.jfif

草木樹葉、花鳥魚虫、飛禽走獸,在她家的牆壁上匯合,自然地融為一體。

“作為沒有文化的農村婦女,沒想到她會這樣裝飾自己的窯洞。”

202215b10.jfif

而工藝之精巧,根本看不出這些都是剩下的邊角料剪紙拼貼的。

她發自內心熱愛剪紙,就連一點廢紙也捨不得浪費。

當縣文化館邀請她去館裡創作時,工作人員遞給庫淑蘭一張整開的大紙,她嚇得不知所措。

因為原先她只能四處搜羅到小紙張,用量很省,頭一回換成大紙,簡直受寵若驚。

202215b11.jfif

一個用盡全力創作的藝術家,竟然連張大紙都買不起,現場的工作人員無不心酸。

“沒關係,你做吧,我們有的是紙,做壞了不要緊。”

聽到安慰,庫淑蘭才徹底放開了剪,換了大紙後,她的作品也走入了一個更高層面。

比如這幅剪紙,被中央美院的教授譽為“生命樹”。

樹是空心的,整體為黑色,庫淑蘭又飾以藍色的邊,配色很高級。

202215b12.png

彩色套貼剪紙一般在民間達不到這麼精微,但庫淑蘭的作品比其他人高出一截。

從這個角度講,她又是一個民間色彩大師。

也有人說庫淑蘭的作品粗放,沒有精雕細琢的工藝感,其實這話錯了。

一朵小小的梅花,她用自己的拼貼工藝,要粘好幾層,看起來不大,拿在手裡卻很厚實。

202215b13.jfif

隨便拿來一幅她的作品,數數里面的圓點,多達上千,而每一個圓點都是她親手拿剪子裁出來的。

在庫淑蘭成名之前,沒人要求她這麼做,可是心中對藝術的追求,讓她比誰做得都用心。

90年代,庫淑蘭剪紙在台灣出版,引起轟動,而她得到的所有報酬,只是一本樣書。

可光是這本書,她就心滿意足了。

一輩子剪紙不為出名、不為賺錢,能慰藉自己、傳承手藝就行。

202215b14.jfif

更讓她高興的是,出書的事兒傳回村里,以前那些反對她、數落她的人,再也不好對她指手畫腳了。

庫淑蘭說:“出了書,自己心裡喜得就像雞毛翎子掃過一樣。”

她大字不識,創作也沒經過學院派的訓練、但說話和作品天然有一股原始的張力,這才叫作偉大的民間藝術。

中央美院的楊先讓先生說:“庫淑蘭是我至今找到的民間藝術家中的第一號种子,真正的大師級別,是幾百年出一個的。”

加拿大有莫娣·劉易斯,這位偉大的民間藝術家,一生殘疾隱居鄉下,卻把作品賣到了白宮。

而我們有庫淑蘭。

‧‧‧‧‧‧‧‧‧‧ 04 ‧‧‧‧‧‧‧‧‧‧

但庫淑蘭晚年過得併不好,她住在不滿9平米的小屋裡,做飯、睡覺、剪紙。

除了兒子和鄉親,外界幾乎沒人知道,這裡住著一位老藝術家。

80多歲的她忍著腰痛,自己燒火做飯,病痛難忍時,還跪在地上切菜。

更心碎的是,她沒錢治病,只能靠吃止痛藥熬日子。

202215b15.png

庫淑蘭的精彩就在於,她的生活灰暗,而手裡的剪紙卻色彩繽紛。

樂觀昂揚的藝術,絕不向苦難低頭的樂觀,交織在她身上。

202215b16.png

一輩子傾心剪紙的民間老藝術家,藝術價值被嚴重低估,甚至沒能擺脫貧困。

更可悲的是,她根本沒得到應有的尊重。

2004年,庫淑蘭去世時,只留下兩個心願:

1、死後能在墳上立碑;

2、剪花作品能進博物館永久展出。

如今她的願望都實現了,庫淑蘭的剪紙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作品被中國郵政收錄,發行紀念版郵票。

202215b17.jfif

還遠銷日本、美國、加拿大、新加坡等20多個國家。

她成為了被官方認可的中國民間藝術大師,被後人瞻仰。

但庫淑蘭早已去世多年,誰也彌補不了她活著時,遭受的苦難和命運的蒼涼。

這讓我想起,梵高在信中說過的一段話:"偉大人物活著的時候會遇到很多阻力,而成就得到公認時,他們已不在人間。"

遺憾的是,這種悲劇不止發生在梵高身上,一百年後還在繼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