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為什麼這兩年來有很多異乎尋常的事情發生?(下) ☆來源:又鳥

♦ 本篇文章轉載自 又鳥。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7

左右派都要討好老百姓 肯定出現赤字財政

上面說的是國際經濟平等層面的問題。

在國家層面,我們知道,現在西方很多國家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所謂的國家能力危機。

弗朗西斯?福山二十五年前曾經很樂觀,但是他現在憂心忡忡,認為西方國家出現了國家能力危機,就是說,有很多事情國家想辦但是辦不成。他到中國來,很羨慕中國,認為中國具備超強的國家能力。

所以他說,民主制度還是很可貴的,但是如果不能解決國家能力的問題,將面臨嚴重的局面。

在我看來,國家能力無非就是兩個含義。 

201905o01.png

一個是製度,就是說你這個制度是讓你這個國家做得成事情,或者做不成事情。

第二個含義,就是財政。不管你是專制制度還是民主制度,你要做事都是要有財力的。

如果說它們以前是民主制度,現在也是民主制度,在製度上沒有變化,但是在財力這個問題上變化很大。

現在西方各國普遍都是債台高築,債務危機非常嚴重,因為給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太多了。它們的債務負擔是剛性的,沒辦法維持。

債務問題怎麼來的?講得簡單一點,2008年美國發生次貸危機,左右兩派馬上鬥得不可開交。

201905o02.png

左派說,都是因為你們右派講自由太多,尤其是金融過度自由化,過度發放房貸,最終造成資金鍊斷裂。

右派說,為什麼會有次貸,就是因為你政府想讓窮人買房子,用降低首付的方式實行一種超級福利制度;歐洲福利制度使窮人有房住,你美國還不滿足,要讓窮人不但有房住,還要鼓勵他們也當房主,最終引發次貸危機。

爭論的結果還是,左派認為自由搞得太多,右派認為福利搞得太多。

2009年,我參加過一次會議,當時我提出,在我這個旁觀者看來,我說你們左右派在這裡爭得不亦樂乎,但實際上問題至少是你們共同造成的。

道理很簡單,為什麼你們的國家財政會形成那麼大的一個債務窟窿呢?按照左派的理論應該實行高福利、高稅收,按照右派的理論應該實行低稅收、低福利。

無論是低稅收、低福利還是高稅收、高福利,理論上講各有利弊,但是都不應該造成債務負擔。實行高稅收、高福利,你可以說是福利國家養懶漢;實行低稅收、低福利,你可以說貧富分化很嚴重。

201905o03.png

但是債務窟窿到底從哪裡來的呢?因為你不管是高稅收、高福利還是低稅收低福利,財政都是可以平衡的。

講得簡單點,就是有多少稅收,就搞多少福利。左派上台,你想搞高福利,你就必須搞高稅收。右派上台,你想減稅,首先要減福利。

可是在西方民主制度下,你很難做到這一點。因為西方民主國家的老百姓對左派和右派的主張都是只喜歡一半的。

他們為什麼會選左派呢?因為喜歡高福利。但是他們不喜歡高稅收。所以左派上台,提高福利很容易,提高稅收就比較困難。

為什麼老百姓會願意選右派呢?因為右派可以給他們減稅。但是老百姓喜歡減稅,並不喜歡減福利。

 201905o04.png

所以,右派上台減稅很容易,但減福利很困難。那好了,左派上台福利增加,但稅收增加的不多;右派上台稅收減少,但福利減少的不多。這樣,債務不是就越來越多了嗎?

如果只有左派或者只有右派一家當權,也不會造成這種局面。不管是高福利、高稅收還是低福利低稅收,都不會這樣。

從源頭上講,為什麼左派右派的主張會造成這種結果?

很簡單,民主制度下,左派右派互相競爭,都要討好老百姓,那結果當然就是這樣。要取消這一點,除非左派右派不再討好老百姓了。

但不再討好老百姓的話,還是民主制度嗎?不是了。

 201905o05.png

比如說,假如左派右派都要討好皇上,因為皇上總是既喜歡收費又不願意承擔責任,所以假如左派說皇上就應該橫徵暴斂,那麼皇上肯定很高興;假如右派說皇上就應該不顧老百姓的死活,讓他們自生自滅,不必為他們太操勞而影響健康,那皇上也會很高興。

但是你只要搞了民主,你就不能這樣。倒不是說左派沒有良心,在那種民主體制下,因為左派的手段要能實現,你就必須有多數的支持,右派的主張也一樣。

通常我們說,勞苦大眾支持左派,一小撮富人支持右派,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民主選舉中,右派怎麼得到多數票的支持呢?

左派右派都要討好老百姓,肯定就會出現赤字財政。假如說民主制度從來就是這樣,從來就會造成赤字財政,為什麼還能延續兩百年,並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呢?為什麼以前會取得非常大的成功,為什麼以前不是這樣呢?

既想要最多的自由,又想要最多的福利,我把這種訴求叫做“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   

8

全球化背景下 國家能力會因債務不可控而惡化   

什麼是最好的政府?

右派說,最不管事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意思就是說這樣的政府能給老百姓最多的自由。

左派說,服務最多的政府就是最好的政府,意思是說這樣的政府能給老百姓最多的福利。

 201905o06.png

其實我說,最好的政府是政府既不徵稅,又可以實現從搖籃到墳墓的高福利的政府。這樣的政府左派右派都滿意,自由最多,福利也最多。可惜這樣的政府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這是不可能的。

以前的民主國家為什麼沒有現在這麼多的債務問題?很簡單,就是以前在全球化程度比較低的情況下,在一個孤立國家的財政系統內部,“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不可行性是很容易被國民認識的。

講得簡單一點,如果一個國家的國民既不想交稅,又想高福利,那很快就會使國家財政破產。

國家財政破產,就會亂印錢,亂印錢就會發生惡性通貨膨脹,老百姓就會覺得這不行了。

 201905o07.png

老百姓覺得這不行了,那麼不管你是降低福利還是增加稅收,老百姓其實都是可以接受的。

老百姓,你不能說他們個個都是全知全能的精英,但也不是傻瓜,不會不撞南牆​​不回頭。出現問題,他們體會到了,是會改的。

就希臘而言,我們現在說希臘人又想要福利又不願意交稅,實際上他們加入歐盟之前已經有這樣的情況,但當時不那麼嚴重。為什麼不那麼嚴重?因為以前他們沒有加入歐元區,是要自己發行貨幣的,這個貨幣就是德拉克馬。

歷史上德拉克馬曾經多次貶值,一貶值就是通貨膨脹,希臘老百姓就知道,這麼玩是玩不下去的。可是他們自從加入歐盟以後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大家知道入歐以後他們用歐元,歐元是不會有通貨膨脹的。所以他們不管借了多少債,都不會再有通貨膨脹的問題了,他們就感覺不到債務問題的嚴重性。

 201905o08.png

這樣,全球化帶來一個問題,就是使一個國家的財政會通過經濟的一體化向全球無限制透支,導致債務窟窿在相當長的一個時期會被掩蓋住,使得人們遏制“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這種訴求的能力變得越來越弱。

希臘是一個小的例子。大的例子當然就是美國。美國的國債多,這還是次要的,美國的貿易逆差實際上也是負債的標誌。講得簡單一點就是,它買的多賣的少。

它買東西時給你一筆美元,它這筆美元其實就是它欠你的賬。你拿了美元之後不再買商品,那不就是廢紙嗎?其實就等於是他欠你的。

你拿了美元不去用,還有貶值的風險,那麼避免貶值的方式是什麼?就是買美國的國債,美債最安全,而且收益率最高。

這個問題講得簡單一點就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所謂國家能力會因國家財政不可控的債務狀況而惡化。那麼好了,你可以說全球化導致了一個國家會向全球透支,但是你還要解決一個問題。

因為透支的本質是藉錢,而不是搶錢——如果是搶錢就不會有債務,因為搶來的錢是不用還的。

 201905o09.png

而且,搶錢需要有霸權,但對借錢來講,霸權是不管用的。因為藉錢的前提是別人願意借給你,美國這樣的國家不去借錢,對方還會著急,還就是願意借給美國。美國不去借錢,對方還不高興。

為什麼會這樣?那就是全球化過程還有另外一極。剛才已經講了,美國這種體制下,它的老百姓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

但是在全球化的另一極,也有一些左派和右派,他們的主張都是從西方來的,但是他們的左派和右派玩遊戲的平台和西方是不一樣的。

西方的左派右派都要討好老百姓,但在全球化的另一極,那裡的左派右派都要討好政府,這一點和西方不一樣。

那麼由於那裡的左派右派都要討好政府,所以那裡就不存在老百姓既要福利又不想交稅的情況。

 201905o10.gif

恰恰相反,那裡的政府想徵多少稅就徵多少稅,它給一點福利,你老百姓就要感恩,如果不給,老百姓也不能問政府要。這樣,政府手中的錢就會越來越多。

全球化就在這兩極中形成了嚴重的互動。

結果就是,一方的政府越來越窮,另一方的政府越來越富。但一方的政府越來越窮,不見得它的老百姓越來越窮;另一方的政府越來越富,不見得它的老百姓也越來越富。完全是兩回事。

9

中國改革在某種意義上 決定著世界的命運   

有些人說,這二十多年來的全球一體化帶來了一個趨同化的趨勢。就是說,我們現在搞的其實不是純粹的計劃經濟了,而它們也沒有人說,它們搞的就是純粹的市場經濟。

如果要講計劃的作用、市場的作用,任何國家都有這樣兩種作用。如果要講社會保障和經濟效率,也沒有任何國家說可以只要一樣。但,是不是這兩種國家就是一樣的了?其實不是的。

 201905o11.png

不但不一樣,而且還越來越不一樣。

為什麼?因為,市場經濟在世界上某些國家那裡,意味著政府權力不減,但推卸福利責任;而在另外一些國家,市場經濟意味著政府的權力要受到嚴格的限制,同時要維護老百姓的福利。因此這兩種體製表面上看趨同,但實際上完全相反的。

全球化過程實際上使這種兩種相反的特徵都在不斷強化。在一極,造成它們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小,但是責任越來越大;在另一極,造成它們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大,但是責任越來越小。這樣下去肯定要出問題。

那麼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

全球化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我覺得也是很難逆轉的。但是這裡的確有一個全球化到底是劣幣驅逐良幣,還是良幣驅逐劣的問題。

全球化從理論上講應該給所有人都帶來好處,也的確給我們中國帶來了好處。我這裡講的好處不只是說全球化在過去二十多年裡給中國帶來了經濟增長,我們在體制上也的確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201905o12.png

至少在改革三十年以後,我們中國人無論是自由還是福利,從縱向的角度看都比過去進步了很多。

全球化的一個結果是,西方的工會制度、福利制度出現了一定的衰敗。我們中國人是把這些事情當作西方人的笑話看,還是把它們看作對我們也是一種威脅呢?我覺得這個是個很大的問題。

也就是說,在全球化進行了一段時間以後,如果我們說,以前我們中國改革決定的是中國的命運的話,那麼現在,中國改革在某種意義上還決定著世界的命運,決定著全球化到底是趨向於一種良性的進步,還是趨向於劣幣驅逐良幣。

(完結)

 

相關閱讀: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