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不與世界接軌中國現代化又能向哪走? ☆來源:環球時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 環球時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2/7

鐵路人說起詹天佑,如同木匠說起魯班。大學畢業那年,作為鐵路高校的畢業生,我和幾位即將天各一方的同學專程從蘭州來到北京,在京張線八達嶺的青龍橋火車站,拜謁了詹天佑墓,向詹天佑塑像獻上從長城腳下採來的野花。


1872年的一天,美國馬薩諸塞州斯普林菲爾德市一下子來了30個梳著辮子的中國小孩,他們是庚子賠款第一批留美學童。這些乳臭未乾的孩童寄託著一個沒落帝國的無限期待,跨越太平洋來到美國“師夷長技”。他們把最初落腳的這個城市翻譯為“春田”。第一批留美幼童後來大多成為國家棟樑,他們中的詹天佑學成回國後主持設計修建了京張鐵路。

201907j01.png

京張鐵路

詹天佑至今仍然是每一個中國鐵路人心中的祖師爺。參與設計和建設中國高鐵的絕大多數科學家、工程師,都是從樹立詹天佑塑像的大學裡畢業的。從詹天佑開始,他們所有的工作都可以概括為一句話——與世界接軌。

留美幼童是洋務運動的一部分,洋務運動揭開了中國工業化的進程。中國的工業化,實際上一直是和世界接軌的過程,從詹天佑等留美幼童開始,一批批的中國青年去美國、日本、歐洲、蘇聯,他們都是中國現代科學和現代工業的接軌者。到現在為止,這個進程已經進行了差不多160年。中國人用4個40年的時間,實現了中國工業化早期和中期的發展進程。現在,我們已經全面進入到工業化後期。

 201907j02.png
中國第一批公派留美學生,詹天佑(一排左二)

在工業化進程中,第一個層面是科學技術上的探索和突破;第二個層面層面是市場和市場主體的組織方式和運作體系;第三個層面是構建了圍繞著保護和服務於創新的產權制度、知識產權保護等法律體系。

所謂工業化進程的本質就是人類社會進入到一定發展階段以後,所共同形成的這樣一套生產方式和社會運轉的基本秩序。這套體係是由西方社會率先構建出來的,也已經成為全球化時代現代社會運行的基礎。所謂與世界接軌,接的就是這個軌。

現在很多觀點十分對立的人,一提到和世界接軌,都下意識的認為所謂和世界接軌,就是要全面照搬西方制度和文化。這其中的重大誤區,就是把人類工業化進程等同於西方的社會發展道路。實際上,進入工業化是人類發展的必然路徑。西方由於各種因素,在工業化發展過程中早走了一步。

201907j03.png

需要強調的是,我們不能把工業化體系,等同於西方價值觀和文化。由於地理和文化的原因,中國發展起來自己的文明,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在邁向工業化的過程當中,由於種種原因,中國一直處於追趕的狀態,儘管追趕的速度很快,甩開了五大洲眾多兄弟,但這種追趕的過程依然十分漫長。在追趕的160年左右時間裡,中國的仁人誌士,一直是在學習西方,但也一直存在文化或意識形態化之間的衝突。如何正確的面對這對矛盾,一直在考驗著中國人的智慧。

現在我們應該有足夠的自信,通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我們逐漸找到解決這個問題的鑰匙。從1978年開始,中國開始了第四次工業化的進程,這一次中國終於找對了路徑,改革開放使中國走出了長達將近120年徘徊在初級工業化的困境,進入了工業化中期的跑道,並最終實現了經濟全面起飛。

201907j04.png

任正非最近接受采訪時說,他不太認同“自主創新”的說法,為什麼呢?這是因為現代科技、工業的發展,既離不開不同國家不同公司技術、產品上的相互合作,也離不開發達國家所構建的這一套知識體系。如果我們把自主創新理解成完全要自己幹,要構建起來自己的一套體系,這顯然是違背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

現在,我們話語體系中“與世界接軌”似乎已成為某種與“自信”相悖的標籤。以高鐵為例,就是全面和世界接軌的最成功案例,中國高鐵從技術到標準、從製造到運營都和現有的世界工業體系接軌。如果我們總是強調自主創新而極少提及和世界接軌,一方面會混淆中國經濟發展的內在邏輯,一方面也會阻礙我們今後的發展。

詹天佑落腳的“春田”見證了美國工業化從初期到後期的整個歷程。現在中國中車波士頓地鐵組裝工廠的廠址就設在這裡。從1872年到2015年,從留美幼童抵達到中國中車春田工廠建立,在這漫長的143年裡,中國工業化、現代化的歷程一次次被內憂外患所打斷,現在終於走上一條正確的道路。在這個過程中,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一直是我們學習和追趕的目標。

現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全世界大部分國家的鐵路都使用1435mm的標準軌距,而在鐵路建設高潮的18、19世紀,世界各國根據自己的國情和習慣曾經創造了五花八門的規矩標準。直到20世紀30年代國際鐵路協會才同一制定1435mm為標準軌即普軌(等於英制的4英尺8½英寸)。但在此之前,絕大多數工業化國家在標準軌距確立之前就主動選擇採用英國的1435mm規矩,這就是最直白的“接軌”。而當年的沙俄從軍事安全的考慮出發給自己的鐵道使用了寬軌,到現在還在給俄羅斯與別國的交通、貿易添麻煩,中歐班列進出俄羅斯都需要各換一次車體轉向架,增加不少時間和人工成本。

201907j05.png

現在,在產品和技術層面,全世界的工廠都使用同樣電壓的電力用同樣標準的鋼材和其它材料,製造同樣標準的產品。在全世界的貿易中都用千克來衡量普通貨物的重量、用桶來作為石油的單位、用盎司稱量黃金、用同樣尺寸的集裝箱、用排量來描述汽車的功率。相互的通訊都使用同樣標準的波段和製式,華為所主導的5G也是世界各大通信企業和標準化組織通過反复磋商投票共同製定的標準,而不是華為“自主創新”的結果。

在市場主體和體系層面,世界各國都通過設立有限責任公司的組織方式實現商業目標,通過央行發行貨幣和製定貨幣政策,通過證券交易所交換公司產權,交易通過銀行結算,銀行通過同樣的協議評定的信用風險等級。

在法律層面,各國獨立制定的法律名稱不同、司法制度和法理不同,但卻有差不多的法律原則,包括保護產權和知識產權,保障經濟主體的地位平等,保護交易機會的均等、確保權利義務對等等法律原則。此外各國之間業已達成名目繁多的國際法律體系,包括各類國際條約和國際習慣。

我們現在和世界的接軌就是和以上由西方國家引領被當今世界絕大多數國家所認同的體系和秩序。

在和美國進行的貿易摩擦中,雙方儘管有巨大分歧,但這種分歧依然是在這個體系和秩序框架下的分歧,是隊這一體系和秩序框架下具體利益的爭鬥。美方最為關心的有關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上,中美在有關知識產權的定義和規則的理解上是基本相同的,不同的只是雙方對一些具體案例的理解和政策執行尺度的看法。

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已經基本與世界經濟體系接軌,並且已經開始在這一體系的構建中擁有越來越大的發言權。因此和世界接軌應該越水到渠成而不是拒絕。

而所謂的與世界接軌,直白的說法就是讓中國的火車可以在美國的軌道上跑,也可以讓美國的火車在中國的軌道上跑。現在美國以及部分西方國家感受到競爭壓力,設置障礙不想讓我們接軌,如果我們也不是最大可能的爭取和世界經濟體系接軌,認為可以建立自己完全不同的工業化發展體系,可以繞開西方幾百年來摸索出來的這套發展規律,那麼中國工業化的道路就有再次停滯甚至倒退的風險。

 

 劉戈|央視財經頻道評論員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