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神文!特朗普眼下所做的事情兩年前被他完全說准 (上) ☆來源:澳洲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澳洲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8/8/9 

這兩天朋友圈被一篇文章刷屏。這是2016年11月25日的一篇老文章,讀完挺興奮。因為看到了中國並不是沒有人才,只是沒有被使用而已。

文章作者是楊其靜,他是人民大學的教授,是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所的研究員。讀完這文章,感歎這教授是認真做學問的,他把特朗普競選時的所作所為研究透了,對特朗普執政後的對華政策作出了堪稱精准的預測。他在這篇文章中分析得出的全部結論幾乎都在今天得到了驗證。

只可惜這樣的學者實在太少了。中國的許多學者兩年前連特朗普能當選總統都感意外,媒體還在忙著嘲笑美國大選的醜陋,很多人還把商人特朗普從政當作一個笑話看,根本沒有認真研究過特朗普。主流的聲音還沉浸在一種大國情懷裡,不把特朗普當回事,說著一些上上下下喜聞樂見的妄言。

如今中美關係下跌到了如此惡劣的境地,再讀讀這篇文章,感歎一句:如果當時楊教授的判斷被採納並採取相應對策的話,中美關係應該不至於走到今天這種局面,戰略機遇期不會這麼早早結束。

潮水退去之後,才知道誰在裸泳。

以上是李東雷發表在老兵東雷上關於此文的幾段一段話。

201920h01.png

政策簡報

特朗普當選,中國面臨巨大挑戰

楊其靜

美國時間2016年11月8日,政治素人、億萬富翁唐納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出人意料”地擊敗被各種主流民調看好的前國務卿希拉蕊,當選第45任美國總統。雖然他的當選在美國國內引起前所未有的抗議浪潮和盟國的無比擔心,但卻被不少中國人視為中國崛起的一個戰略機遇——商人特朗普可能會採取孤立主義政策並將主要精力集中在美國國內經濟發展上,從而使中美之間可能通過商業性質的談判來達到合作共贏的局面。然而,這很可能是一種過於樂觀且非常危險的戰略誤判。事實上,正是在這種輕意識形態而聚焦經濟競爭的執政思想指導下,作風彪悍的特朗普政府最有可能毫不掩飾地拋開各種面紗、大膽地集中火力,採取各種政治經濟手段對中國經濟,尤其是中國製造業力量實施精准打擊。因此,特朗普的當選很可能對中國形成前所未有的挑戰。

一、“使美國再次強大”與“美國優先”的真實含義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使美國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MAGA)和“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無疑是特朗普最重要的兩個競選口號。毫不誇張地講,正是這兩個競選口號才使得這個被奧巴馬總統稱為“最不夠格”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最終贏得了大選。因為他喊出了廣大美國勞工階層,尤其是白人勞工階層的心聲並使這些沉默的大多數團結在他周圍,儘管幾乎所有人都承認特朗普遠非一個完美的候選人。由於這兩個口號肯定會成為特朗普執政的核心指導思想,因此,我們有必要搞清楚包含在其中的真實含義。

(一)“使美國再次強大”——矛頭直指中國!

儘管世人皆知美國仍然是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具有超強的經濟科技軍事實力,但是為什麼特朗普卻大聲疾呼“使美國再次強大”並成為其競選活動中絕對第一重要的口號呢?答案就隱藏在下面的三個問題之中。

  • 第一,什麼讓特朗普認為美國不再是最強大國家?

首先需指出的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更準確的含義應該是“Make America Greatest Again”,即“使美國再次最強大”,因為特朗普堅信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然而,令特朗普憂心忡忡的是美國正在失去昔日榮光——國內基礎設施破敗,製造業及其附屬服務業工作機會大量流失,以至於“在過去7年,有超過1400萬美國人離開勞動力市場,勞動參與度是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的最低水準;每5個家庭之中就有一個家庭沒有一個家庭成員獲得就業機會;小時工資和週薪甚至低於1973年”。總之,特朗普強烈地意識到美國正面臨著失去世界最強國家地位的危險,因此呼籲“美國人民團結一致為一個目標奮鬥就能夠恢復這一地位而使美國繼續作為自由、力量和繁榮的世界燈塔”。

  • 第二,什麼原因導致了美國不再強大呢?

在特朗普看來,美國之所以變得不再那麼強大主要是源于克林頓總統以來歷屆政府的一系列錯誤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三個是:

(1)美國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中國參入WTO等國際貿易談判中讓步太多,未能充分保護本國製造業,以至於“自由貿易”導致美國製造業空心化;

(2)放任以墨西哥人為主的大量非法移民(估計實際數量在1800-2000萬)進入美國,爭奪了美國人的就業機會並拉低了美國人的工資水準;

(3)在世界,尤其是伊斯蘭世界推廣“民主”意識形態而錯誤地發動了多次消耗巨大的戰爭,並為盟國承擔了太多國防支出(比如,北約23國僅5國國防開支達到約定的2%,而美國承擔了北約組織70%以上的國防開支),從而導致國內基礎設施和民生工程投資不足。

  • 第三,到底是哪些國家導致了美國不再強大呢?

這個國家不是俄羅斯,因為俄羅斯無論是製造業還是高科技領域都沒有能力爭奪美國的就業機會,而且綜合國力上根本不可能對美國構成威脅,儘管歐洲盟友對俄羅斯充滿憂慮。

這個國家不是來自歐洲、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盟國,因為它們誰也沒有實力和意願挑戰美國的地位,因此只需要通過重新談判迫使盟友們承擔更多國防費用。

這個國家也不是墨西哥。雖然墨西哥在在製造業和非法移民上對美國造成了很大傷害,但墨西哥畢竟國力有限,因此通過“修牆”、遣送非法移民和重新談判北美貿易協定(NAFTA)就能夠扭轉不利局面。事實上,在特朗普當選之後不久,加拿大和墨西哥就立刻主動表態願意對北美貿易協定展開重新談判。

那麼,這個導致美國經濟最受傷而變得不那麼強大的國家就是中國!

首先,正是中國吸走了美國的製造業資本而把美國從第一製造業大國的地位上擠了下去。更重要的是,中國體量巨大,經濟科技軍事等方面的發展勢頭很猛,最有可能在經濟總量和綜合國力上趕超美國而使美國變得不再是“最強大的國家”。這就意味著,以“使美國再次強大”為己任的特朗普上任之後必然將美國政府的任務聚焦於:如何使製造業資本流出中國並流向美國?如何抑制中國綜合國力的快速增強?

(二)“美國優先”——特朗普執政的最基本哲學

在特朗普整個競選活動中,“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是與“使美國再次強大”同等重要的。事實上,對於即將上任的特朗普政府來說,這一口號更加重要,因為這是其最基本的執政哲學。雖然這被美國精英階層和國際盟友廣泛詬病為美國“孤立主義”的回潮而引發巨大擔憂,但卻在美國普通選民中產生了強烈共鳴。因為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可能更應該被解讀為:美國首先應該以是否符合美國經濟利益而不是意識形態理想作為判斷敵友和指導政策制定的首要標準。這其實很類似於“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思想。

當然,“美國優先”並不是說作為特朗普不推崇美國的自由民主人權的意識形態,而是在作為商人的他看來,經濟利益才是美國人民最重要的東西,是美國強大的真正基礎。換句話說,特朗普認為那些直接把維護和推廣西方民主價值觀作為美國國家戰略的核心內容(之一)是愚蠢的,因為這使得美國在國際交往中經常迷失了方向而使美國經濟利益受損。比如,為了在中東地區推廣西方民主制度,美國錯誤地發動了耗資巨大的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為了維護共同的價值觀而容忍盟國在國防開支上搭便車;更為嚴重的是,美國在各種國際貿易談判中(比如,TPP)加入了太多意識形態因素而導致自己讓步太多。這些都嚴重拖累了美國經濟並侵蝕了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正是這個原因,特朗普反復抨擊和嘲諷競選對手希拉蕊雖然有幾十年的治國理政經驗但卻都是一些“糟糕經驗”

總之,儘管歷任美國總統都以維護和增進美國經濟利益為己任,但至少二戰以來還沒有哪位總統像特朗普這樣旗幟鮮明地公開鼓吹以“美國優先”作為其基本的執政哲學。因此,我們不應懷疑特朗普政府將比之前任何一屆政府都更明確、更堅定地調動各種政治、經濟、軍事資源來保護和增進美國經濟利益,甚至將其作為第一目標。就美國而言,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可對於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卻很可能意味著前所未有的挑戰。正如前面所言,“使美國再次強大”的潛臺詞是“中國經濟,尤其是製造業發展才使得美國不再最強大”,因此明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執政之後,必然將比以往任何一屆美國政府都更加專注於採取各種措施對中國經濟,尤其是製造業實施打擊。

二、特朗普:一個超級挑戰者

國內很多著名學者非常樂觀地認為,雖然特朗普上臺之後一段時間內中美之間可能會面臨一些波折,但最終會向中國妥協,因為這是自1981年雷根總統以來的歷史經驗。然而,我們必須充分地認識到,至少與雷根之後的歷任美國總統相比,特朗普可能是最足智多謀、作風最彪悍且敢於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國總統。對於所有對手來說,特朗普都必將是一個超級挑戰者。

第一,極具愛國主義情懷並敢於擔當。特朗普這樣描述自己的參選動機,即“特朗普先生之所以加入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活動,就是因為他對國家的發展方向深表猶豫”,因此感到自己不能再袖手旁觀並大聲疾呼“使美國再次強大”。我們知道,房地產大亨、億萬富翁特朗普在2015年6月16日宣佈參選美國總統時已年滿69歲,享受著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如果他不是擁有超級強烈的愛國主義情懷和敢於擔當,他就不可能自掏競選經費,毅然決然地投入到這場異常漫長艱辛且註定要相互揭底抹黑的美國總統競選活動之中。

第二,非凡的膽識和戰略洞察力。這一點不僅體現在他的整個商業經歷之中,更是淋漓盡致地展現在他的整個競選過程中。作為一個毫無政治經驗的局外人,至始至終都遭到幾乎所有的美國主流媒體、社會精英,甚至共和黨內部大佬們的一致強力打壓,但特朗普卻過關斬將並最終贏得大選。這主要歸功於特朗普洞察到了美國的政治經濟已經走到了一個歷史性的轉捩點——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廣大勞工階層的利益受損卻被精英階層忽視,同時外來移民的快速增加已威脅到了白人在美國的絕對主導地位。由此,他不顧一切地打破美國諸多的“政治正確”禁忌,通過大聲疾呼“使美國再次強大”和“美國優先”而贏得了美國沉默的大多數選民的支持。更為重要的是,在整個競選過程中特朗普就是他自己最大的軍師——幾乎所有重要時點上的所有重要決策都是他自己的主意!

第三,高超的戰術技巧和運營能力。在整個競選活動中,他經常打出一些非常規的,甚至令其競選團隊都感到震驚不已而堅決反對的牌,但事後證明大多數牌對於穩定和擴大自己的選民基礎產生了積極作用。他巧妙地利用一些爭議性話題而使自己成為媒體追逐的明星而擴大了自己在選民中的認知度。他還把社交媒體利用得淋漓盡致。在選舉過程中,特朗普兩次更換競選經理,甚至有媒體驚呼“團隊混亂罕見”。 但實際情況是作為商界大佬,他有一個精幹而高效的競選團隊。結果就出現了這樣驚人的一幕:希拉蕊的競選團隊800多人,特朗普僅130人;希拉蕊競選廣告支出2.114億美元,特朗普僅0.74億美元;希拉蕊贏得每張選票的成本是21.63美元,特朗普僅13.29美元。

第四,極富挑戰精神且意志堅定。凡是觀看過那場著名的特朗普與世界摔角娛樂(WWE)總裁文斯·馬克馬洪(Vince McMahon)的“輸者被剃頭”競賽視頻的人,都會對特朗普敢於挑戰的精神和彪悍的戰鬥作風印象深刻。當然,在這次美國 總統大選中,特朗普的這一性格特徵更是展現得淋漓盡致。他面對社會精英、主流媒體、競爭對手,甚至和共黨內部建制派的一致打壓,但他卻越戰越勇。即便在一些民調顯示其落後希拉蕊10個百分點而被普遍認為即將慘敗時,他也絕不言敗,反而以更大的熱情投入選戰之中。這使得那些堅決抵制和反對他政治主張的人也不得不表示佩服。

第五,為達目的可不擇手段。雖然商人喜歡與合作夥伴“講交換,講合作,講平等,講共贏”,但千萬也不要忘了商場如戰場。商人為了追求自身經濟利益最大化而敢於不擇手段地打擊競爭對手,甚至不惜發動戰爭——如果被賦予了發動戰爭的權力和手段。事實上,特朗普很可能就是這樣一個為了自身利益而敢於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雖然在美國競選活動中,對手之間相互抹黑在所難免,但人們還是不得不驚呼這場有特朗普參與的大選至少是二戰以來美國最怪異、低俗的大選。特朗普攻擊競選對手的很多言語和策略被視為“無底線”而被批評為破壞了美國的民主政治形象。正因如此,很多共和黨內的初選對手在敗選之後始終不肯與他和解;在最後兩場電視辯論中兩個競選對手竟然沒有禮儀性地握手;奧巴馬甚至在大選之後仍然堅持認為特朗普最不具備擔任美國總統的品格。

總之,我們清醒地意識到,美國第45任總統唐納德·J.特朗普具有非常卓越的戰略眼光、戰術技巧、極具挑戰精神且戰鬥作風彪悍。在“美國優先”的執政理念下,特朗普很可能會更有效地利用美國現有的超級大國地位,採取各種非常規手段改變各種遊戲規則,促進資本,尤其是製造業資本回流美國,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並促進經濟增長,從而重塑美國國內和國際的政治經濟格局。因此,不能排除特朗普真的會成為美國人心目中又一個偉大總統的可能性。可是對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卻意味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