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美國控制世界,誰操縱美國?(上) ☆來源:世界環球商會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世界環球商會。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6/26 

“只要我能控制一個國家的貨幣發行,我不在乎誰制定法律。”——梅耶·羅切斯爾得(銀行家)

“如果美國人民最終讓私有銀行控制了國家的貨幣發行,那麼這些銀行先是通過通貨膨脹,然後是通貨緊縮,來剝奪人民的財產,直到有一天早晨當他們的孩子一覺醒來時,他們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家園和父輩曾經開拓過的土地。”——湯瑪斯·傑弗遜《獨立宣言》作者

美國真的是一個可怕的國家,無論是做為戰略對手或者合作夥伴都只是污辱他們智慧的字眼,五十年、一百年的差距,不是在縮短,而是在不斷的拉大。因為一般國家根本不具備與他們對抗的層次和條件。打牌要看對手,羸錢要靠水準,跟這樣的對手玩,根本就沒有羸的機會,因為他們才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輸或能買個平定,羸只會賠了性命。你應該知道,我們正面臨著怎樣的挑戰與危機,玩或者不玩都已經屬於身不由己的事!

在你評論文章之前,請先瞭解以下的問題。 

1、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相當於美國的中央銀行,職能是制定和實施貨幣政策,提供金融服務,維護金融體系。“聯邦”多好聽的名詞,但是他卻是一個私人銀行家和大企業集團的組織,也就是說是純粹的私人組織,不受政府控制。美聯儲所有的高層都是這些集團的首腦,然後美國政府從這些首腦中“任命”主席。

201928a01.png

(美聯儲)

2、我們所說的美元,每一張都是出自美聯儲之手,而不是美國政府,美國政府沒有發行貨幣的權利,只有發行國債的權利。 

3、美元的流通是由於美國政府向美聯儲“貸款”所有的美元讓他作為貨幣在美國和世界範圍內流通,而以美國國債作為抵押。

4、美國人民每年交納的數量最多的稅是個人所得稅,而這些錢沒有進政府的腰包作為財政預算,而是直接進入美聯儲的帳戶,作為美國政府“貸款”美元使用的利息。 

一、美國的本質

只要我能控制一個國家的貨幣發行,我不在乎誰制定法律。——梅耶·羅切斯爾得(銀行家) 

1864年4月14日晚上,一個演員徑直走進林肯總統的包廂,“他平靜地把槍瞄準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間……共開槍8次。”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揚長而去,15日,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終於掛了。

201928a02.png

(林肯遇刺)

林肯同志的光輝事蹟早已不用多說,他廢除奴隸制度(雖然他自己家也蓄奴)等等,但是恐怕不為人所知的是他所提倡發行的“綠幣”大概是打破美國銀行家發行貨幣的第一次嘗試,為了防止內戰讓美國人民再次被加上一屁股的債,林肯同志以國家信用為基本發行了“綠幣”,企圖銀行家對美國的經濟控制,於是他掛了,而綠幣隨即被廢除。 

1963年11月22日,約翰.甘迺迪總統在自己的車上連中3槍,當場斃命,兇手李.哈威.奧斯維德,一個在海軍陸戰隊射擊成績評價僅僅為及格的退役士兵,用一支義大利產卡爾卡諾M91/38手動步槍在5點6秒的時間內連續打出3發子彈,從完全不可能的角度做掉了甘迺迪。接著,他在48小時後被另一個人做了,然後在隨後3年之內,18名證人先後以不同的方式掛掉,而相關證據和檔不是被封存就是被“意外銷毀”……

201928a03.png

(約翰.甘迺迪與此前)

對於約翰.甘迺迪總統的貢獻,大多數人恐怕並不瞭解其簽署的總統令11110號,發行白銀券,以美國的白銀儲備為基礎以白銀券來結束銀行家們操縱的美元體系,當然,他顯然沒有意識到誰才是真正的老大,於是也掛了。而總統令11110號和白銀券之後也被廢除。 

翻開美國歷史,在美國歷史上先後有7位總統在任上掛了,還沒計算死掉的參議員,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於是翻開美國金融史我們就不難發現,這些掛掉的總統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準備在貨幣上下點文章。當然,也包括一些沒有掛掉的。

1835年1月30日,美國第7任總統安德魯.傑克迅在國會山參加一位議員的葬禮,一個英國的油漆匠昂首闊步走到總統面前兩米的地方,從容的拿出手槍開火,但是不幸的是子彈炸膛,沒能射出,於是他從口袋裡拿出第2把手槍,再次開槍,結果卻是啞彈,依然沒能射出,周圍的人“驚呆了”都在等兇手拿出第3把槍,但是軍人出身的安得魯總統急忙拿起手杖自衛,和兇手打在一起,這時周圍的人才上去“制服”兇手,接下來的審判中,該兇手被判明有“精神病”於是逃脫了法律的嚴懲,至此以後每當刺殺總統失敗,刺客就變成了“精神病”而沒有得到任何審判(比如雷根被刺),天知道美國怎麼那麼多瘋子,天知道怎麼只有美國的瘋子可以完成無數恐怖組織費勁心機都無法完成的任務——刺殺美國總統,只是人們知道一點,安德魯.傑克迅總統企圖建立獨立的美國財政體系,徹底擺脫銀行家的經濟控制,他死後墓誌銘上只有一句話,“我殺死了銀行。”

如果美國人民最終讓私有銀行控制了國家的貨幣發行,那麼這些銀行先是通過通貨膨脹,然後是通貨緊縮,來剝奪人民的財產,知道有一天早晨當他們的孩子們一覺醒來時,他們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家園和父輩曾經開拓過的土地。——湯瑪斯·傑弗遜(《獨立宣言》作者) 

於是,美國總統英勇的和金融銀行巨鱷進行了200年的殊死搏鬥,傷亡率超過了諾曼第一線的美國士兵,但是始終無法把貨幣發行權奪回來,所謂的自由和民主,沒有了貨幣的支持也就成了一紙空文,今天,美國人民欠下的國債中在外國購買的國債不足2點5萬億美元(主要是中國和日本購買的),不要為這個數字驚訝,因為他並不大,美國人民欠美聯儲的債務為44萬億美元,而這筆債務只會越積越多,永遠沒有還清的那天。 

當然在美國你可嘗不到欠債當大爺的滋味,在那裡,欠債的話就老老實實的當孫子好了,由於經濟完全被這些銀行家的資本控制,所以他們讓誰上臺就讓誰上臺,想讓誰擔任什麼職務就可以讓誰擔任什麼職務,美國的政治,外交,軍事,經濟完全被控制,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影子政府”,但是他畢竟不是一個政府,他是一個龐大的贏利性組織,所有的目的都是獲得更多的利潤。 

再讓我們翻開美國歷史上著名的政府高層的人員名單,看看他們的履歷: 

我們首先介紹的是有“美國中情局之父”之稱的艾倫.杜勒斯,於1953年擔任中情局局長,任職11年,徹底讓中央情報局成為世界最大的恐怖組織,不,是情報組織,其豐功偉業讓人讚歎,讓我們看看他的履歷:

201928a04.png

(艾倫.杜勒斯)

1916-1926,擔任外交工作。

1926-1943,進入美國壟斷水果公司——聯合水果公司

1943-1953,擔任瑞士情報站負責人。

1953年擔任中情報局局長。 

此人最大的功勞莫過於在上任1年後也就是1954年,瓜地馬拉政府總統阿本斯和聯合水果公司在土地和財產上產生糾紛,於是1954年中情局策劃了瓜地馬拉政變,這位民選總統被中情局推翻了,當然這位總統既不是共產主義者也不打算投靠蘇聯或者對美國不利,這場政變也對打擊蘇聯和維護美國國家利益無關,只是為了聯合水果公司的利益。 

然後是著名的布希父子,這父子天生跟伊拉克過不去,老子打完了兒子繼續打。

201928a05.png

(布希父子)

先說說老布希,我們省略掉那些過場直接看精彩的地方: 

二戰結束後退伍,進入耶魯大學攻讀經濟學,1948年獲經濟學學士學位。畢業後到德克薩斯州經營石油業。

1951年與人創辦布希-奧弗比石油開發公司。

1953年至1959年是紮帕塔石油公司的創辦人和董事。1956年至1964年是休士頓紮帕塔近海石油公司總經理。

1976年至1977年任中央情報局局長。後任賴斯大學副教授,並在德克薩斯州經商。還是達拉斯、倫敦、休士頓等地第一國際銀行和一些公司的董事,也是哈特基金會會長。 

接著是小布希:

1975年獲得了MBA學位,(使他成為第一個有MBA學位的總統),畢業後布希開始從事德州的石油產業。 

1978年競選議員失敗後繼續經營石油產業,成為了好幾間企業的合夥人或總裁,包括了他自行創立的布希能源公司。 

發現了什麼沒有?在美國無論是是當中央情報局局長還是總統,他們的履歷上必然有在經濟界濃厚的一筆,當然,他們的政策也大多跟經濟上的履歷掛鉤,只不過他們最共同的地方就是他們都不過是美國巨大經濟集團手中的棋子,為了經濟集團的利益不惜不斷的顛覆別人的國家,甚至發動戰爭武裝侵略。當然衝鋒在第一線,並且最後吃下這個惡果來承受受害國仇恨的則是那些美國平民——誰叫你欠人家那麼多錢呢,充當炮灰也是應該的。為什麼美國人在國際上那麼遭人恨,誰導致的?他們又是在為誰擋子彈? 

在中國,我們最討厭的就是官商勾結,而在美國,人們不必擔心這點,因為官就是商,商就是官,只是一個頭銜不同而已。這些大財團的總裁合夥人搖身一變就可以掌管CIA甚至整個國家,當然他們在自己公司的股份從來沒有動過,是為了拿年僅30萬美元的總統年薪為美國人民效力還是為了從經濟集團那裡獲得取之不盡的金錢為他們效力?

201928a06.png

曾經有過一篇《死於貧困的美國總統》但是可惜,自從第十八任總統尤利西斯.格蘭特之後,後來的美國總統卻再也沒有貧困的威脅,那麼是誰把他們從貧困中拯救出來的呢? 

美國的經濟集團控制了整個國家,正如馬克思所預言的,經濟集團的唯一目的就是聚斂財富,而資本主義的手段就是掠奪,掠奪,不斷的掠奪。於是,美國這個龐然大物就成了他們掠奪世界的巨大戰車,既可以為他們擋風遮雨也能擋子彈,又可以打著國家的旗號去做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和赤裸裸的武裝侵略,而美國的政府不過是他們的傀儡,人民不過是邪教信徒般可以肆意驅使和犧牲的廉價低值易耗品。只要有利益,他們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美國和美國人民哪怕世界人民的利益,即使是同胞也不例外。

“金錢沒有祖國,金融家不知何為愛國和高尚,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獲利”——波拿馬·拿破崙 

希特勒並不是個反猶主義者,起碼在他的前半生是這樣的,他是中立主義者,但是當他走上德國政治舞臺後,發現在德國經濟蕭條的時候,每7個德國人中有6個失業,生活在貧困和饑餓中,而猶太人的銀行家和金融家卻依然在大發橫財,並且控制了整個德國的經濟,包括貨幣發行,他們可以收買議員,讓他們為自己的集團繼續斂財,於是他發誓要把這些猶太人的“既得利益集團”剷除,當然後來這種心理的擴大導致他成為一個罪惡的種族清洗主義者,但是他奪回了德國的經濟權利和國家權利,並且在華爾街的支持下僅6年就完成了戰爭準備,而支持他的是國際清算銀行,美國銀行家和大企業共同組建的龐大銀行組織,甚至在二戰進行到最激烈的時候,大量來自美國的貨款依然通過瑞士的國際清算銀行進入德國的帳戶,幫助他們繼續把戰爭維持下去(因為美國還沒準備好,而德國不能在美國準備好前就被打敗)。

201928a07.png

“納粹政府有8500萬瑞士金法郎存在國際清算銀行,該銀行大部分董事都是納粹官員,而美國人的金錢卻一直流向那裡。”——眾議員約瀚,靠斐(1944年1月)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