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中國人的信仰 ☆來源:靜嘉讀書

♦ 本篇文章轉載自 靜嘉讀書。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0/28 

在與外國人的交往中常有人問起中國人的宗教信仰,當他們得知大部分中國人沒有宗教信仰時,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但這是中國的實際,並且至少已經存在了兩三千年。不過他們大概並不瞭解,雖然中國人大多沒有宗教信仰,卻並不意味著中國人沒有信仰。

近來儒家學說得到主流肯定,於是有人聲稱中國人在歷史上都信奉儒家學說,信仰孔孟之道。翻開歷史,表面上似乎的確如此。特別是宋元以降,上至君相鴻儒,下至吏員生童,甚至販夫走卒,無不崇奉孔孟,講究三綱五常、仁義道德。實際上,真正的純儒少而又少,絕大多數人只是打著孔孟的旗號,內心什麼都信,佛道鬼神,打卦算命,因果報應,只要于自己有利,或者有一個能自欺欺人的解釋,都可以接受,都不妨一試。

至於在民間,尤其是在漢族地區,一般人佛、道、儒都信,天、地、君、親、師都拜,還有極其廣泛的實用性、地方性崇拜。如各地有土地神(或稱土地公公)、城隍,家門口有門神,灶頭有灶神,理財有財神,科第有魁星,婚姻有月老,求子有送子觀音,驅蝗求劉猛將,養蠶祝蠶花娘娘,治蛟找許真君,航海靠媽祖,還有風伯、雨師、雷公、電母、河神、海龍王、閻羅王、玉皇大帝等各司其職,簡直無所不包,應有盡有。一個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吉凶禍福,無不有相應的神或鬼督察照料。儘管表現形式不同,具體內容各異,這些崇拜的核心就是對因果報應的信仰,即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果說一時見不到效果,那是因為“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所以祈求者完全可以“今世不修修來世”,在下一輩子得到彌補。

中國早期的鬼神信仰、多神信仰沒有能發展成宗教,本土產生的道教先天不足,外來的佛教越來越與中國本土文化和社會結合,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國的君主制度過於強大。皇帝作為"天子"體現了天命和天意,天則通過太陽黑子、日食、彗星、地震等各種天象和災異顯示自己的意圖和警告。皇權與佛、道、儒、鬼神早已合為一體,即使偶有衝突,如官府對某些民間崇拜的禁止、對某些宗教活動的取締,也沒有影響這種廣泛的結合。改朝換代或皇權的盛衰並沒有改變這種格局,反而會產生新的方式,或者使之更加廣泛。例如,滿族入主中原後,不僅全盤承接了明朝的格局,還密切了與藏傳佛教的關係,加封了班禪額爾德尼。對外來宗教,只要它能服從皇權,主動適應中國的狀況,就能得到容許,並為進一步傳播獲得空間。如利瑪竇等擅自修改教規,宣稱天主教與儒家學說暗合,容許信徒保持對君主、祖宗、孔子等諸多偶像的崇拜,所以不僅能在明朝生存,還贏得包括大學士徐光啟在內的一批高官和社會精英的皈依,使天主教在中國有了傳播的基礎。

一種信仰能夠在如此廣大的範圍內得到長期延續,證明它適應了中國社會和民眾的需要,無疑對中國社會的穩定和傳統的延續起著積極作用。儘管從秦始皇開始,中央集權制度建立起來並逐步鞏固,越來越具體和深入,但直到民國年間,政治權力的作用一般僅延伸到縣一級,在發達地區才能延伸到部分鎮、鄉。法律條文堪稱嚴密,但也無法貫徹於基層。中國式的信仰恰當地填補了這些空白,與宗族、鄉紳結合,在日常動作中扮演著不可替代的角色。那時的鄉村、山區、邊遠地區根本沒有任何行政或軍事機構,有的連保甲、鄉丁一類治安人員也沒有,更沒有無所不在的員警和探頭,要殺人越貨易如反掌,而且幾乎不會得到追究,但由於多數人相信因果報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還是不敢輕舉妄動。即使盜匪也不會過分,如謀財不害命,劫財時給苦主留下保命錢。又如孝道得以長期維持,表面看似乎是儒家學說和統治者宣導之功,實際上是信仰的震懾作用。不孝行為不僅會受到法律的嚴懲,更會招致天罰。

由於報應可以追溯到前世,延續到來世,這種信仰也淡化了社會不公,緩解了貧富對立,調和了官民衝突。個人和家庭的不幸和苦難可以解釋為本人前世罪孽所致,或者是因此而形成的“命”中註定。他人之所以擁有財富、權力、地位、幸運是由於祖上積德或本人前世的孝行善行。要改變這種狀態唯一的途徑是從此聽天由命,逆來順受,為本人修來世,為子孫積德。否則,下一輩子依然做牛作馬,不得翻身。而那些奸臣、貪官、為富不仁、怙惡不悛的人即使能逍遙法外,生前享受榮華富貴,到了陰曹地府也會受到應得的懲罰,並且比人間的刑罰更加嚴酷。

神道設教固然不可避免造成迷信,甚至導致愚昧,但在中國歷史上的積極作用顯而易見。即使是在天災人禍頻繁、分裂割據不斷、行政機構癱瘓、雞犬之聲絕跡的情況下,絕大多數人還不願或不敢突破倫理道德的底線,儘量避免傷天害理的行為,或者還會良心發現,主要還不是靠孔孟之道,而是神道設教的效果,使因果報應的觀念深入人心。一旦這些觀念都被作為封建迷信破除,又沒有新的信仰替代,就會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用之於政治鬥爭或理論爭論或許能鼓舞信心,振奮精神,增加勝算,讓普通人當作處世原則卻會造孽無窮。

政治家並非不知道信仰的重要性,只是他們希望用政治信仰取代其他信仰。政治信仰的物件不能是神,只能是主義或領袖。但主義和領袖是具體的,不可能十全十美,更不可能萬能。如果說主義還能通過不斷地修正或發展使之長期保持神聖的話,領袖畢竟是人,總不能與時俱進到只有優點沒有缺點,還得始終擁有常人所沒有的能力和魅力,於是只能將領袖造成神。

政治信仰的確能起作用。且不說革命中的千辛萬苦,就是內部的路線鬥爭或從未間斷的什麼鬥爭,按照常理無論如何是無法接受的,但信仰不需要求證,只要堅信其正確就行了。主義不會錯,錯的是有人沒有按主義辦。領袖不會錯,錯的都是背著領袖幹的。凡自己的想法與主義不合,那肯定是自己錯了,知識份子要檢查階級立場,工農出身者得提高理論水準。

政治信仰也不容易恢復。文革初期,我雖然已是中學教師,還是與其他“革命小將”一樣,決心緊跟毛主席鬧革命,什麼事都聞風而動,唯恐跟得不緊。《人民日報》發出“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後,不僅夜以繼日貼別人大字報,還要引火焚身,鼓勵學生貼自己大字報。但以後學校越搞越亂,社會上更亂,出現了很多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亂象怪事。以我當時的水準,也知道那些都不符合毛澤東思想,想不到有些事得到了毛主席最新指示的肯定。面對報上的白紙紅字(當時最新指示大多以紅色印刷),我還是認為毛主席不會錯,肯定是下面的人隱瞞真相,欺騙了毛主席。但毛主席明察秋毫,怎麼會上別人當呢?這種想法剛一露頭,我馬上警覺起來——這不是懷疑毛主席嗎?多麼危險!可是等到林彪“自我爆炸”,再聽到毛主席給江青的信的傳達時,我終於動搖了對他的信仰——既然1966年就識破林彪陰謀,為什麼還是讓他幹那麼多壞事,還通過《黨章》將他確立為接班人?將毛主席當成神的日子從此一去不復返。

人類歷史已經證明,對社會的絕大多數人來說,最簡便易行的還是宗教信仰或准宗教信仰,如中國以往的神道設教、因果報應等。因為再強大的政黨和政府都無法解決一切社會問題,完全消除社會不公,也不能使每一個人避免不幸遭遇;再發達的科學技術也不能解釋自然界的一切未解之謎;再英明的領袖也不可能沒有缺點,不犯錯誤;再先進的理論也不可能指導任何實際。但宗教和神是全能的,物質上不能精神上能,今世不修來世修,此岸辦不到的事在彼岸辦得到,其他信仰能取代嗎?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