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百年大變局怎麼變? ☆來源:人大重陽

♦ 本文轉載自 人大重陽。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2/16

編者按:未來五年,百年變局將會怎樣加速演進?中國又會怎樣發展?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在共青團中央“青年網絡公開課”上以“未來五年百年變局加速演進”為題,為8000萬共青團員講公開課。本文轉自1月26日“共青團中央”微信公眾號,閱讀量達到10萬+ 。


從文明領銜看五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從文明領銜的角度看,五百年前西方開始領銜全球化的這個趨勢,現在逐漸開始讓位於東方。1519年、1520年,西方航海家麥哲倫代表人類第一次開始環繞地球一圈,證明地球的確是圓的,從那個時候西方開始了領銜。

到了21世紀,中國、印度、東盟、日本、韓國等東方文明逐漸成為了新一輪全球化主要的動力,它們正在推動著貿易的自由化,市場的開放化,成為全球化大旗主要的扛旗者。在過去的20年,世界上絕大多數的貿易增長,絕大多數的經濟增長,來自於中國,印度,東盟,日本、韓國。前段時間,中國、韓國、日本、東盟、澳大利亞、新西蘭簽署了RCEP,所謂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再次重啟了後疫情時代的全球化,所以在這個新一輪全球化的推進過程中,東方文明的力量越來越顯現出來。

從技術革命看四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四百年前實際正在出現工業革命的萌芽,17世紀的時候人類逐漸在物理科學層面探索科技,出現了新的突破,技術的萌芽和原理的發現,在400年前逐漸興起來。技術革命的出現,對於人類文明來講是一次重大的突破。此後過去四百年裡面,先後出現了三輪重大的技術革命,分別是機械革命,電氣革命和信息革命。

現在我們又處在一個新的工業革命的時代,智能革命。而智能革命有像基因、納米、超材料、雲計算、萬物互聯、機器人服務、可穿戴設備、數字化家庭、智慧城市等。如果說前三場革命解放的是我們的四肢和五官的話,那麼這場革命解放的是我們的大腦。 

 

從國家制度看三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如果說四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從技術革命的角度上說的話,三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那麼就是從國家製度的角度上說。從國家製度的角度上說三百年前西方開始向全球推廣的所謂的民主政治,這個所謂的民主政治體系,現在出現了崩塌的跡象。這一套制度,尤其在20世紀70年代出現了這套制度第三波以後的浪潮,就是全世界大概有100多個國家都效仿西方出現了所謂的民主化浪潮的過程中,到現在絕大多數國家都出現了經濟的停滯,社會的失序和政治的爭鬥。

面對這樣的現象,人類開始反思,未來人類治理的國家的政治制度設計應該面臨著怎樣的選擇,當然我們中國為世界提供了中國式的方案,但是我們還需要更加深刻地去理解公民的權利,政黨的責任,法治的構架,社會的穩定和國家治理之間這個平衡和匹配的問題,所以我們經常說中國提供了方案,但中國從來不強迫他人選擇任何一種政治制度。

從知識體系看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從知識體系的角度去理解,200年前出現了現在全球普及的學科體系和思想的方式,現代學科體系的劃分,是從200年前,十八、十九世紀的時候才逐漸形成的。學科自主化的進程到現在越來越難以解釋每天都在變化,日益演進的中國的發展,為什麼西方沒法解釋中國?西方的理論沒法解釋中國?

那是因為200年來未有之大變局,我們人類在反思這個知識,中國發展太快,知識不夠用。這裡面的知識就是源於西方理論的那些知識,而那些西方的理論又源於西方的實踐,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就要鼓勵所有的知識分子,所有的學者,包括我們的年輕朋友們都應該更多的紮根中國實踐,去理解,用我們自己的知識,我們的邏輯去理解我們中國的實踐,這是兩百年未有大變局。

從權力結構看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從權力結構的角度看,100年前確定的大西洋體系,也就是由美國和歐洲所確定的北大西洋領銜全球治理的體係到現在,出現了權力的轉移。1918年一戰以後,基本上由美國和西歐北大西洋的這些國家領銜了全世界的治理,但現在這套領銜機構已經維持不下去了,而且出現了一百年來的權力轉移。轉到我們現在的西太平洋,包括中國、印度、日本、韓國、東盟等等。權力重心的轉移,正在向亞洲西太平洋轉移。亞洲國家市場的活躍度,創新的研發投入,工業製造的規模,電子商務的普及度,移動支付的普惠性,基礎設施的便捷化,甚至還有時尚、旅遊、電影、小說,這些消費文化,在全世界具有號召力和吸引力,這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一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

未來五年百年變局加速演進,新冠疫情成為歷史分界線

疫情正在影響著全人類,這場疫情走到了2020年底,2021年初並沒有出現立刻消失的痕跡,相反,這場疫情很有可能還會更加深入地蔓延下去,所以世界上很多著名的思想家都在預測著後疫情時代。新冠疫情以前和新冠疫情以後,變成了歷史的新的分界線。

人類社會將全面進入數字時代

從人類社會運行的經濟層面上來看,未來五年經濟動能將會重啟,後疫情時代,人類社會的運行在未來的五年將會全面進入數字時代。因為疫情,5G技術推動的速度更加地快。因為有了疫情,那些過去欠發達的國家,低收入的人群,被迫更加快速地接受使用網絡購物、在線教育、遠程醫療這些“非接觸經濟”。未來隨著雲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區塊鏈、自動化等這些技術的廣泛推行,一個無孔不入,無人不聯的全球數字鏈將會形成,籠罩著我們全人類每一個人,影響著我們每個人。未來五年我們會看到,中國仍然是數字經濟最蓬勃發展的國家,相關的報告已經顯示了,在未來五年中國數字經濟對GDP增長的貢獻還會超過65%,還會保持更高速的增長。現在中國逐漸成了數字時代的領跑者,所以我們會看到“十四五”規劃有大量的中國數字化轉型的這樣一個敘述,包括講到了“數字中國”這個看法。

大國格局將重塑,亞洲時代正開啟

未來五年我們會看到,全球經濟總量的位次出現了非常重要的變化,我們把它稱為亞洲時代的開啟。未來五年,前四位的經濟總量的國家是怎麼樣排列呢?分別是美國、中國、日本、印度,未來五年前四位的國家,亞洲國家佔有三席。那麼這個時候真的是亞洲時代的開啟。

所以對於中國來講什麼意思呢?意味著對於中國來講,未來我們更加重視亞洲,更加聚焦於亞洲。中國對外的貿易差不多50%左右都在亞洲完成,我們應該要了解亞洲,去更多地認識“一帶一路”,更多地向構建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這個新發展格局靠近,要有更重要的位置。

中國的製度優勢將越發顯現

中國在過去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過程中,越來越能夠為國民提供人身安全,共享經濟的增長,還有越來越完善的基本的社會服務的均等化,所以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的製度優勢越來越能體現出來。

在未來我們會看見,未來的五年,“十四五”規劃隨著我們中國抗疫越來越穩定,在全世界抗疫的成績越來越領先,內部治理的越來越現代化,我們很有信心地看到中國所領先的國家的治理會成為越來越多國家的榜樣,這是未來五年我們所看到的第三個變化,當然我要說的是未來五年這個百年變局加速的過程中所看到製度的變化。

其實改革永遠在路上,沒有任何一種一勞永逸的製度,在政治道路的選擇過程中,有一句話叫“西方在路口,中國在路上”意思是西方實際上徘徊在路口,而中國走在路上,當然中國也要繼續戒驕戒躁,中國仍然是任重道遠。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1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