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湘濤

豬八戒照鏡子 博爾頓裡外不是人 ☆作者:范湘濤

♦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7/7 

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新書「白宮回憶錄」已於六月廿三日獲准出版;蘭伯斯(Royce Lamberth)法官認為該書作者事前已經對外發送出了二十多萬本,對國家的傷害已經造成,禁止它出版已毫無意義,但該書作者洩露國家機密的民事和刑事責任,還是應該繼續追究。蘭伯斯的判決,可以用“神判”兩字來形容:新書可以如期出版,總統可以繼續對博爾頓追責,普羅大眾可以接著看宮庭惡鬥大戲,皆大歡喜。

博爾頓是惡名昭著的超級右派極端分子,一天到晚喊打喊殺,但他年輕時卻以“怕死在東南亞的稻田裡”為藉口而逃避越戰,「死道友,不死貧道」就是他這類口水愛國操弄者的最好描述。博爾頓不但怕死,而且手腳也不乾淨,1996年,他擔任共和黨全國政策論壇主席時,曾接受非法政治獻金被調查下臺,如今又為了區區幾百萬版稅進帳,竟然冒著洩露國家機密的大不韙,出賣主子,讓全世界人都看清楚,耶魯哈佛造成的所謂“美國精英”都是些什麼樣的“人渣”。

博爾頓的新書,首先是吹噓自己:季辛吉如何重視自己,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如何景仰自己;自己在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作出的“貢獻”;自己對於許多國際事務的判斷是如何精準;其次就是出糗他的前任老闆特朗普,說他不知道英國是擁核國家,他以為芬蘭屬於俄羅斯;再下去就是透露了一些他對特朗普的觀察和他與特朗普之間的談話內容:普京可以把特朗普當玩小提琴一樣玩弄在手心;習近平在一次會議中正告特朗普不會簽任何不平等條約,特朗普還不知道習說的是啥意思;特朗普不喜歡馬克龍和特魯多,他最喜歡安倍;特朗普把臺灣譬如成比鼻屎還要小的筆尖而形容大陸像是名為“堅毅”的㰐園形大辦公桌;最後他在書中對以前的 CIA 頭頭蓬佩奧玩了一出“無間道”的好戲,可以說是全書中的高潮;他指出在某次國事會議中,特朗普正在侃侃而談,蓬佩奧卻傳來了一張紙條寫的是“他真是滿嘴胡說八道”。這下子把蓬佩奧嚇得一身冷汗,深怕自己受到池魚之殃,趕緊跳起來大聲回嗆博爾頓是“賣國賊”。

新書發表後,共和黨內對博爾頓自然是一片駡聲,民主黨人對他也是敬鬼神而遠之,佩洛西老姊姊指責博老頭“為了錢不要正義”;媒體對於新書的評價也不高,紐約時報指新書“充滿無知”;世界各國的反應也大多是負面的,韓國政府還特別出來指出書中內容嚴重歪曲事實:筆者認為這本新書乏善可陳,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突顯了博爾頓先生晚年的淒涼寫照。

翻翻看博爾頓過去的政見,就知道他是個唯我獨尊,狂妄自大的好戰份子:他認為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関係就是“錘子”和“釘子”的關係,美國要錘誰就錘誰;聯合國只需要一個常任理事國(美國),一切由美國說了算;只有符合美國政策的國際條約才可成為法律;他要發動戰爭去更改委內瑞拉和伊朗的現行的政治體制;他要用利比亞模式去達到朝鮮去核的目的;特朗普駡他“瘋狗”,“無聊騙子”,“整天只想打仗”可以說句句中肯,針針見血。

博爾頓在新書中指出“特朗普性格狂妄,陰鬱,充滿攻擊性”;新書發表後,博爾頓接受ABC 訪談中提到“特朗普無法在國家和私人的利害中作出切割,常常作出古怪和不理智的決策,希望特朗普只是個一任總統”;我承認他所說的都有道理,但特朗普能在對伊朗發動導彈攻擊前十幾分鐘叫停,在博爾頓宣稱以利比亞模式清除朝鮮之後,立刻將老博掃地出門,足見特朗普還有點“盜亦有道”的基本人性,比老博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在這場宮庭惡鬥的大戲中如果要觀衆選邊站,我還是願意站在特朗普的隊伍這一邊⋯⋯。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