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香港前途在那裡? ☆作者:何步正

 

2019/8/12

香港反修例和平遊行到衝擊立法會,包圍警署,衝中聯辦,號召罷工罷市,和平遊行升級為領頭羊暴力抗爭。訴求不再是單純的反修例,而是要求更多,包括了政改。演變至今,白衣打黑衣,身體抗爭,暴力衝撞,不管何時起,不知何時止,走向不知的悲傷窄路。

九七後陸續移居到香港的紅三代、官二代、外派工作人員之外,香港居民大多數都是歷年避戰禍才留居香港的新移民,又以廣東人占絕大多數。他們的政治傾向在港英殖民地時代,雙十滿城青天白日旗,十一紅旗小貓三四隻,最能反映了大多數香港人的政治傾向。他們不見得是反共,但説不上是親共,更多的是疑共,1997香港離港移民潮,是疑共最好的註腳。不過,這次香港反修例,衝在前面,暴力衝撞的大都是九七前後的後生仔,戰禍、三反五反、人民公社、文革對他們而言,都非親身經歷,只是聽聞,未曾體驗,應不會有極度的反感。他們疑共,要反香港政府,抵抗中央政府,甚或港獨,理由何在?底氣何來?
經濟不濟,地貴屋租貴,生活不如意,沒有錯,到題。但壓力是在父執輩,還輪不到這些年輕人。

是一人一票政改?是司法立法不公不義。又似乎這些問題和年輕人叫喊的訴求距離遠了一些,搭不上邊。

他們說,沒有暴民,只有暴政。但香港政府不管從那個角度看,你可以說這香港政府無能無感,但並不殘暴,那來暴政?香港年輕人憤怒什麽呢?在他們亢奮高歌,Beyond的海闊天空名句: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給了我們一些啟示,他們暴力衝撞洩憤,無關政改,無關租貴,無關生活難捱,是為了至高無上的普世價值-自由。我的不羈,我的放縱,我的衝撞,原諒我吧,我就是,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近幾十年來,都有年輕人不羈放緃愛自由的影子。康寧祥七十年代訪問美國,美國人Paul帶領康去看嬉皮士的大本營,抽煙、吸毒、性愛,康先生大受教育,他們嬉皮士要性愛,不要戰爭,寧可吸毒,不上戰場,他們在Woodstock 唱歌反建制,Joan Baez領唱we shall overcome他們高歌,主題離不開: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太陽花打搗立法院,淫媒太陽花女神等,才不會在乎反服貿黑箱作業是啥事兒,香港陽傘運動也是愛自由為名,到目前反送中,還是以愛自由為主調。至於我的自由會否妨礙到你的自由,我的自由會否侵害到你的自由,那倒不關我事。請你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美國華爾街示威,年輕學生反華爾街貪腐,反百分之一富人,佔領百分之四十的財富,他們反不公不義的現實建制,他們坐著占街,夠和平正當的示威了。二星期後,美國員警武力驅散不合作者,反抗者大都被打得頭破血流。近期案例陽傘運動,起事者黃之輝入獄二月放出;員警打人,員警入獄兩年,員警群為之嘩言。但,這是香港法律,香港司法承諾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基調,殖民地時代的法官一律留任,大比例保留著外藉香港居民留任的高等和終審法官。他們大多數聽不懂中文,看不識中文,依英文法律條文判案,解釋權在法官,輕重採信權在法官,這或許解答了何以美國員警打抗拒指令者是正當執法,香港員警打暴力衝擊是過度執法要入獄二年,而美國香港雖然同屬普通法的法系,但法官擁有可以不必一樣的最終解讀權。和美警比較,香港員警因何比較克制,香港示威領頭羊為何特別夠膽衝擊,大可以從最近判決案例中看到一些指引教育意涵。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因為滿地枯草乾木。在沙漠荒地,倒上滿桶石油,燒不足三十分鐘就會自動熄火。香港歷來各國間諜共存,利用機會加油點火,推高混亂,既自然亦當然,不足為奇。滋生不滿,助長示威的背景溫床是因為香港社會多年來經濟不振,市民每月收入追不上地價屋租天高。紅三代、官二代和地產權貴互通,吸盡香港溢利,香港金舖名牌大店盡是中國大媽,看著深圳就在眼前超前長大,香港人昔日自以為比中國大陸高貴的身影日漸傾倒,無力回天,既失落又不服氣。再加上久存心底的不親共,只要有人點火搧風,年輕人多一些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領頭往前衝,配上一個無能無覺的政府,星火就可以燎原,難以收拾,這就是香港現狀。

香港年輕人,大體看比前一輩人不那麽愛國,少一些中華情懷,為什麽?香港有一個奇特的時代背景。殖民地教育不會教你愛中國,九七年回歸,說明五十年不變,所以教科書也不變,不會編制愛國的教課書。香港自主編制教材,要廣泛社會教育,歷史科是選修,可讀可不讀,香港年輕人和家長多現實,讀歷史不能靠飯吃,無助就業,多數學子因此選擇不讀歷史,不讀中史。香港社會本質就不親共,年輕人沒有接受過愛國教育,從不親共到疑共,似乎是自然之路。七十年代,港大中大的學生,自認前進的都反殖愛國。我在臺大成功嶺回港,老友文世昌,劉迺強,黃震暇歡迎我,飯後在同學家天臺聊天唱歌,唱的是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抗戰歌黃河大合唱,這幾位港大學生日後是人大代表,首屆民選議員,反殖愛國幾乎是等號。和今天港大中大學生的帶頭反送中,真是天差地別。

香港之所以有東方之珠的昔日榮華,是在兵荒馬亂,人禍政失的歷史中,有一片雖然不富裕,殖民不民主,但表面公平自由法治,社會十分穩定的生存福地。沒有穩定安全環境的香港,沒有水,沒有菜,是沒有生存空間的絕地。我們香港人,九七外流,不數年,大部份仍是回流香港,是因為只要社會政經穩定,香港就是福地。想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會認同,法治穩定的政經社會環境,是香港必然要維持的生存底線。

我們年長一輩的同溫層,來自同學、同鄉、同工作地的同事,要到集合地開會討論,用FAX、Telex、電話、報紙、雜誌互相溝通取暖。年輕人看我們如上世紀老古董,順服建制,容忍百分之一的富裕階層,佔有百分之五十的財富,政黨權貴勾結互利,這個社會不公不義,你們這些古董占著毛坑不作為,這樣子的順服現實,不公平的現狀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年輕輩認為,依靠現存建制打倒現存建制是不可能的,你們呆著,我們有理想,現在就要行動,反建制先從反送中開始。今天的年輕人,透過App、line、wechat、youtube、telegram、linkdenhk等等,不用集會地點,三唔識七,彼此素未相見,透過空中同聲共氣互相支持,利用群組互相約定行動章程,沒有人知道成功與否,但一旦聚合,沒有一個人會表現出自己是衰仔衰女,互相較勁比勇敢。我們有理想,有志氣,啊!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衝呀!

崔健一無所有,紅遍中國大陸香港,民工到城市打工,真的是一無所有,如果只是窮困無知,也許丟給他一塊麵包,一個鐵皮屋,他就會乖乖的三呼萬歲。香港高中大學程度的現代小子,窮困也好,富裕也好,他們滿腦子反建制,看不慣這,看不慣那,他們看自己,也是一無所有,無所損失,沒有怕。他們在空中的app、line等等,你不知道,你不很明白的虛擬世界中,他們感覺生活得空虛,一無所有,他們在虛擬世界中找到了同志,匯合了共識,商議了示威進攻細節綱領,後果如何,訴求什麽,都不那麽重要。啊!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衝!衝!衝!

示威者,暴力行為者,大多沒有固定頭人,屬無王管的一類,臨時會出現領頭羊,雖然看似鬆散無厘頭,但如果細心察看,物資動員支援,迅速快捷有效,要安全帽,要雨傘,要水,標語,都立即送到。從極速效率和充分準備的表現看,不管出於什麽原因,這裹真實存在著一個不明説,但行動快捷有力的支持後臺。這次群衆運動,沒有一個團體有資格統合群衆歸隊,由於沒有一個共同認可的意見領導,行動隨意,沒有規範,臨時起意的暴力層出不窮,誰狠誰惡誰正確。運動不知何時起,不知何時止。

香港很多生活穩定的中低階層,不見得都滿足現狀。整體經濟不濟,居屋貴,人口密,香港前途朦朧,不能一人一票不夠過癮。全世界,究竟有多少人滿足現狀呢?後生仔出呢衝,香港很多人心底下對現實的不滿得到借題發洩,也很樂意見到有人替自己出了一口烏氣。不管心情好一些,或壞一些,我自己也會離開火柴盒似的居屋上街透透氣,行街高喊change!change!Hong Kong great again!多快意耶。

愛自由,誰不愛呢?我也愛呀!不自由,毋寧死!那是奴隸爭取自由,奴隸爭不到自由,寧可死爭。香港有戶口管制,不能自由行動定居?有配票管制,要慿票買油買肉?有階級身份制度,爺是英雄兒好漢?都沒有呀!那…同志呀!可否煩你不要頂著地鐵車門,開不了車;可否煩你列個自由清單,你要的自由究竟是什麽?你要認同什麽?要求什麽?

香港政府林鄭特首,自細聰明第一,官途順利步步高昇,一如臺灣蔡英文,一生順暢嬌慣,哪知人生疾苦,是充分符合規矩守職的官員。要她看大局,指出遠大前路,是對她不公平不合理的要求,太難為她了。六月份遊行之初,林鄭如果開放維多利亞公園,設兩個唱歌舞臺,幾個名星歌手,帶領後生仔高歌唱和,一無所有,原諒我一生不羈,免費派送安全套,麵包汽水自由取,派兩三個高官灌迷途,你們學生了不起,是香港的良心,香港前途就靠你們了,送中條例早就壽終沒有啦。香港年輕人自會說,這林鄭知人心,從民意,送中條例早就沒有啦,散band。林鄭不是革命家,不是政客,她是殖民地訓練出來的規矩官僚。你們對她的要求太高了,她嘴硬,高度自尊,哪能接受如此嚴苛指責,她沒有能力,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停下來,靜下心來,都很容易明白。穩定,法治是香港的底線。打爛香港,玉石俱焚,都是不合格的口號,打爛香港就能港獨?玉石俱焚還是雞蛋砸玉石?沒有穩定和法治,那來發展?生存空間都沒了。攬死,大家攬住呢死,乍聽好勇敢,不過,我們的香港前途在那裡?絕不是攬住大家一起去死呀!最低限度,我不同意。不妨想像,香港鬧得愈凶,香港損失越慘重,付出代價,忍受痛苦愈深。有誰得益了,美國最樂意看到了,如果中國武力壓制,美國要開香檳慶祝了,比貿易戰更多收益。臺獨也鼓掌快意,你看!我臺獨早就預料到了,一國兩制就是如此悲痛。

立法院打了,中聯辦衝了,警署圍了,滿地開花了,罷工了,罷市了,我們的力量表達了。香港人呀!我們要什麽呢?我們總不能夠每一天都不羈放縱愛自由,什麽都不要?抗議是為了抗議,無休止的抗議?抗議總是為了一些什麽吧?

我們要一人一票?代議選舉?

我們要香港貪污犯逃入中國,都要送回香港;中國貪污犯逃入香港,都可以留在香港享受污贓?

我們要成立獨立委員會,白衣黑衣,黑手白手,一律依法處理。或者是員警必然有罪,暴力都是義士,所以全部無罪?

我們要在臺灣殺了人的香港人,逃回香港都不追究刑責?

我們要香港獨立,香港回歸英殖民地?打倒一國兩制?

我們要重新討論兩制?我們要一國一制?

我們要平價住屋,我們要加薪金,我們要自由,要法治…

好啊!香港人,我們可以要求很多很多,合情合理合法。都列出來吧,我們討個道理。

打倒,打倒,罷這個,罷那個,都很好啊,展示了我們的力量。但不能夠每天打倒呀,文化大革命比你凶狠多了,頭頭都打反跪地了,最後呢,悲傷痛苦十多年,從頭來過,你想學習嗎?

我的租金每天就三仟蚊,我個仔唔開工每天就唔見左五百蚊,可悽涼呀。罷工罷市罷課,衝衝衝,兩三天,好過癮。不過,社會唔穩定,停車停飛機,冇收入,邊個養我仔女老豆老母呀?香港前途在那裡?

東方之珠正在褪色,兵荒馬亂的歷史不再,我們香港如果在粵深港大灣區中落伍,金融中心會跑去了上海,海外人民幣中心可能去了新加坡,科技中心,出口港可能去了深圳。我們香港還剩有什麽維護東方之珠的光耀奪目?啊!還有,不要忘記了,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也是中國的香港,一國兩制的香港。

回顧歷史,鄧小平獨具慧眼,力推改革開放,摸著石頭過河,大膽明智。勇於試點,深圳於是漁村變大城。今天中國,實力雄厚,主席英明,中國很了不起的絕招是試點實驗。香港一國兩制,何妨給香港特特特區試點示範,經改政改,特特特優處理。香港人要一人一票,要雙普選,還要這個那個,就給他試試吧!中國香港雙贏,要有大智慧,大胸襟,落實兩制,共用願景。讓粵深港澳大灣區,成為全中國最成功的實驗試點。如是,中國向全世界展示了非且是中國的強國自信,更是中國良制治國的實力示範。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