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平暴制亂,香港浴火重生 ☆作者:何步正

 

2019/11/19

攬抄暴亂達五月餘,東方之珠香港從輝煌安定,到今天人心慌亂,員警獨力平亂,市民卻袖手旁觀,富裕人家乾脆遠飛他邦。

香港言論階層嚴重分裂,支持勇武者,鼓掌歡欣抗命有理;呼籲鎮暴平亂者,認為當局執法軟弱。惚恍之間,香港風雲變色,好景不再,不知今日,沒有明天。

香港今日之亂是經濟問題,是政治問題,更是所謂普世價值意識認知對立的綜合困境的爆發。經濟問題並不複雜,高地價高屋租,香港劏房是世界級的貧民窟,香港今天的經濟支柱是房地產和金融財務,因之,利益分配大部份歸去給了極少部份的有錢階層,貧富對立嚴重。港府自由放任的政策,等同於不作為。市民收入增幅遠低於衣食住行所需的升幅,香港市民怨氣積累非自今日始。

政治問題更為單純,香港市民大多來自中國大陸,逃亡淪流到港。內戰,土改,反革命,人民公社大飢荒,文化大革命天下大亂。這些流亡到港的廣大市民,不反共也會恐共不親共。他們的下一代,九十後的青年,未有親歷痛苦但耳聞受感染,是以,擁共親共的忠黨愛國年青人,其實不多。大學教授、中學老師、報紙、電台、傳媒從殖民地到現在,唱反調講反話,批評中共,指責港府是他們一貫普遍的政治正確。工商巨賈在五星旗下高呼萬歲,是錢在作怪。香港高官要員,他們的兒女,有那一個不是英美加的國藉,他們的心,他們的根不在香港。對政治問題,他們故意無感無知,永遠保持自命清高的隔離。他們能當高官享厚俸是因為命好,五十年不變,全部公務員原職留守,他們盡職守責是良好的公務員打好工的本份,至於如何治理,遠景規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做多錯,不做不錯。錯了,是中央;不出錯,是我能幹,哀哀香港市民,在這些人的管治之下,奈之若何?

所謂普世價值,就是香港勇武暴力青年的神主牌,自由、民主、人權也是大學教授、中學老師、報紙、電台指導年青學子造反有理的依據。市民沈默,對勇武暴力破門打人放火堵路,溫聲細語的原由。年青勇武者簡化民主等同於一人一票真民主,一國兩制的一國就是失去自由,和中國融合就是人權沒落。年輕的勇武者生於安樂,長於和平,不知反侵略戰亂之苦,不知半殖民屈辱之痛。為美麗不實的藻詞做藉口,荒謬放縱不負責任,自以為代表公民請命,為社會正義暴力抗爭。他們不願意去真切認知如何在不同的制度,去體現自由民主人權的真實內涵。一人一票是否就是真民主?一人一票是否就是最好的意見表達和訂定決策的方法?自由是否包含了無限制無法制,可依持的暴亂,怎樣子的制度才能更好的體現人權的保障?勇武者簡化標籤一些特定的意涵和制度,不符合他們標籤的就是極權、專制、不民主、冇人權。今天世界,民主投票烏煙瘴氣的國家,豈止數十。自由和人權在英美歐洲,近百多年來,黑人、少數民族承受了多少苦難,迄今亦然在奮鬥。又豈能簡化為非此即彼,不是一人一票,就是極權專制、冇人權?

六十、七十年代,四小龍騰飛。香港經濟主力是小型手工業,服裝、塑膠花、玩具,設備簡易,勞力密集,戰亂大陸提供了龐大的廉價勞動力。外銷飛揚,資本市場和勞動力市場均享成長,共同得益。徐小鳳的風雨同舟,唱頌雖艱辛亦快樂,因為全體香港市民共用經濟繁榮,是一個比較均窮向富的時代。

九七後,港府繼承殖民地時代,高地價收割最後一筆財富的政策,自由放任高地價,房屋租金倍數飛漲。香港為人稱頌是自由放任經濟的典範,根基於香港人沒有失業金可領,沒有退休金保障,香港老人金聊備一格,香港人很明白食自己的含意,手停口停。地產金融業吃盡大部份香港經濟成長的紅利,直接擠壓了香港大部份打工仔的可支配支出。香港輕工業都己遷移了去大陸,絕大部份打工仔,分享不到地產金融成長的利益,利益分配兩極化,貧富極度懸殊。如此畸型的社會結構,利益傾斜給資本和資産的擁有者,政府不思作為,變成現存結構的保護人,成為年青人要打倒、要革命的對像。香港人口頭禪:用錢賺錢上等人,勞力賺錢下等人,是十分現實的描述。但,能夠用錢賺錢的畢竟是香港少數的少數人,香港劏房終而成為世界級的貧民窟,和理非的年青人銳變為街頭勇武的暴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的另一片大地,數十年來在香港人眼中是貧窮落後的絕地。九七之後,大陸鄰居然超越香港,中國大媽來港穿金戴銀,在尖沙咀排隊買香港一般人家捨不得買上仟美元一件的名牌皮包,香港年青人受不起刺激,向中國大媽吼叫:滾回中國去。我們香港人面對大陸同胞,有一種歷史性的自大,看到了但不願意承認今天深圳已不是七十年代的深圳小村。他們的成就,我們香港人不服氣,又不願自我檢討,自我提昇競爭力。香港政府軟弱盲目,年青人就揀一個好欺負的軟柿子去打,你們港府無能,因為中央惡法,然後,為自己的暴亂惡行合理化,抬出他們一知半解,簡易標籤:自由民主人權,打人放火、堵路、破壞公物是那門子的自由民主人權的鬥士?暴力就是暴力,暴民就是暴民。香港政府要痛下決心,改變這種以地產金融為主要結構的經濟格局,學習新加坡狂建香港人住得起的屋宇,融合中國粵港澳珠大灣區的發展,創造更多工作機會,加強醫藥療保,提供香港人更稱心的生活環境。

香港政治問題,簡單說就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在九七之後,就根本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如何認真落實一國兩制的現實事項。我們香港人還在説河水不犯井水,是幼稚錯誤的認知。一國之下,香港就是在中國統治之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不可能是反中國的獨立武裝基地。我們要爭取落實兩制,兩制的內容,制度規章,要我們香港人自己落手落腳搭建充實,我們香港的政治人物捫心自問,你們二十多年來吵吵鬧鬧,為香港政制架構做了那些有價值的貢獻?香港這裡沒有所謂河水井水,沒有深圳河給香港的水,香港是絕地。香港人成功管理香港,發展香港,和融合中國大陸不是對立互不相容的概念。香港的歷史條件,香港人位處中西文化交匯之處,我們有充分條件,面對最難得的世紀性機遇,建造香港成為中國一國兩制之下最民主、自由、人權、公平、富裕的模範城市。香港勇武者盲動,不能持久,不足為訓。我們香港人應該有信心和中央配合,認真落實一國兩制,融會入港珠粵大灣區的發展。有信心有能力,我們香港可以是龍頭。

中美交惡是本世紀的大形勢大格局,亦是所謂普世價值:民主自由人權,有效治理、無效治理,重新實驗印證認知的新時代。歐美一神教的基本精神是一神獨大,因此一國霸權獨大是政治正確,任何大國崛起都是挑戰霸權,必須剔除。東方文明滿天神佛,衆神諸佛平等,各司各職,而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因之,東方精神是各大國可以平行共存,世界大同可以共用榮華。衡量一個國家制度的優劣,是良好有效的管理,公平合理的分配,自由和平的環境,人民幸福的感受,人權的保障。不適宜用簡單的標籤二分法分類,更何況,民主自由人權,字義解釋多樣,表達實現的制度方法各異。

香港位處世界最龐大的經濟體的旁邊,中西文化的匯合,中美交惡或互惠的世紀戰役的競技中心,中國和南亞文明政經互動的歷史據點。香港人有豐富的金融外貿知識訓練,上百年的中西文化文明的接觸互動,良好的中英雙語訓練。天時地利只待香港人臨門一踢,我們香港人認識機遇,珍惜機遇,就必須要著力人和,用中國香港人的心意和中央配合,確切落實一國兩制的內涵,建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特類政制,資本社會主義的世界特例。香港可以是中國政治多元化的試點特區,為中國長遠未來鋪陳更加合理,公平,富裕的示範城市。

我相信,我們香港人有能力平亂制暴,浴火重新,榮耀歸香港。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