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香港今後,走怎樣子的路 ☆作者:何步正

 

2019/12/2

香港,殖民地時期,一九九七前,是經濟動物。政治,是可遠觀,最好不去親近的事物。九七後,香港身不由主打到埋身,雖然陌生,卻由不得你明哲保身,政治事項,香港躱不開避不了,

攤開在香港人面前的現實政治問題是一國兩制。一九九七後,你願意也可,不願意也可;樂意也可,不樂意也可。一國兩制就是事實,沒有討論的空間。你不滿意,恐怕你就走吧,不少香港人,在那時段,的確是走了。

香港在近八十多年的歷史裡,是中國人避戰禍逃難求存的最後活命之地。逃難到此的前輩,香港不是他們的家,香港是他們最後尚能苟且活著借來的空間。政治與我無關,離開我遠一些,能在這裏活著還能賺錢,就是上天給我最大的恩賜。雖然如是,上一輩香港人的大中國情懐,一向普遍而深入民心:我來自中國,我是中國人。

香港四十歳以上的前輩,內戰、土改、公社、文革,一連串經歷,塑造了他們疑共不親近的習性。殖民地政府從來不允許香港是反共的武裝基地,你可以嘴巴文字反共,但不可以武裝反共,殖民地政府的政治政策是和共。

香港和平理性非暴力,到勇武暴力,到區議員選舉,非建制派大獲全勝,投票人數近三百萬人,70%的超高投票率,一舉把政治問題,一國兩制,攤在所有香港人,政商要員面前,政治問題變得是不得不立即面對的首要事項。但香港問題不光只是地區性的城鎮政治問題,還有經濟結構,教育措施,政制結構,特區特性的問題。再加上香港特區是中西文化匯合衝撞,中美實力對抗或融合的最前線,中國政制摸索的特別試驗特區,世界獨一無二的一國兩制現在進行式的實驗城市。全世界都關心看著,香港人切身感受著,暴力動亂之後,香港如何收科?

一國兩制的現實認知,香港是中國的領土,港獨就是違反了一國的精神。任何港獨的行為傾向都白費力氣。肯定一國的底線之後,我們談兩制。我們香港人說:港人治港,河水不犯井水。似乎,我們在講兩制,徹底忘記了一國,因為,一國就必然河水裡有井水,井水混在河水裡,否則,那就不是一國兩制了。一國兩制,在全世界都沒有成功過的先例。我們香港作為中國特區和中國中央,就應該秉持摸著石頭過河的共同認知,包容合作的精神,一邊摸,一邊談,一邊改,一邊建設。不要先把話說絕了。我們可以共同信任,切搓摸索共建一個中國的典範城市,和平,幸福,平等,民主自由的新香港。

香港區議會選舉,非建制派收割了大部份議席,是市民一人一票的結果。不過,不要忘記,歷史上,哲人蘇格拉底之死,也是一人一票共同意志的結果;希特勒的納粹黨也是民選出來的。從近數十年世界各地各國的一人一票來看,狀況百出,一人一票不見得是唯一最好的選制。因地因時各有不同,適時適地制宜或許值得我們香港人深思。香港區議會不是立法會,沒有政治決策權。區議會管本區民康民居的事務,但區議員有令人十分欣羨的收入,個人每月薪資三萬四千港元,另外尚有可動用實報實銷,例如辦事處開銷、員工、出差等每月四萬五千港元。這次區議員選舉,很多競選人沒有政綱,不用說要為本區區民做什麼,他們倉促上陣,素人舉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言語空白,政治口號第一,但茅頭指向明確,打林鄭政府,反中央,就當選了。

香港有很多人反中央,不信中央。本次區選,態度明確。但香港人啊,我們要什麽呢?

光復香港?光復香港的確實內容是什麽?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是什麽道理呢?打人放火,破門堵路,暴力武勇犯法都是正義合理嗎?符合法治精神嗎?

我們要民主、法治、人權、自由,都對得不得了。是誰反對了啊!是林鄭政府嗎?是中國中央嗎?

香港人說:是林鄭是中央。我們香港人要一人一票,要雙普選。拿不到,我們就上街和你行,我們和暴力武勇不設割。好,今日用投票表明了姿態。但今後呢?我們仍然是一人一票、雙普選,拿不到,我們就要和你行,再讓年輕人上街勇武?一人一票雙普選,是唯一最佳的方案?我們是否可以,談不攏,我們繼續談,逐步逐步,談個大家可以接受的方案出來,逐步改善改進。因為,這是政治,不是你死我活的鬥爭。香港新科區議員,會有這個認識嗎?最大可能是,不會。因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是他們靠之勝選的密語。

選舉出來的新科區議員,會否提出一些有建設性的方案,我們不知道,最大可能會是繼續用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若如是,香港是否會繼續空轉,某時某候,新科區議員又要帶頭,和你行街堵路。打倒林鄭,反中央,最後也打倒自己。

非建制派拿到百分之六十的票當選,也就是說:百分之四十的香港人不贊成勇武動亂。表面看,區議員選舉是泛民非建制如海嘯般的大獲全勝,其實未必,因為,區議員是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甲比乙儘管只勝一票,甲仍然當選。這次總票數,建制派得41%,泛民非建制得57%,是4:6之比,跟著來的立法會選舉是比例代表制,各支持者就算比例不變,政黨侯選人依得票比例分配議席,立法會就會是四和六之比。更何況,民心如流水,要看各人今後的實質表現,和其時的政治風向。泛民今天之勝,不見得是日後立法會選舉的必勝。

香港今天之亂,是政治問題,更是經濟、教育、司法、政制等問題的綜合之亂,更是更簡單的選擇的問題,政治取向,政治立場的民意直白。

選擇一,貼緊一國兩制,如何真切落實一國兩制。

選擇二,脫離一國兩制,沒有港獨之名,但有港獨之實的作為。

香港區議會權責不在立法,而在本區民生事物,由於直接第一線面對民衆,有可觀的政府資源,自然有龐大的社會動員能力,他們來自街頭,當會回到街頭。可以預見,今後多年,香港會是無時無刻就會上街遊行,十分政治化的,很熱鬧的,動則就街頭抗爭的城市。

香港更大更重要的首要之務,其實是經濟架構,民生福利。偏重地產和金融業,完全無作為的放任政策,已到了不能不改的最後時刻。民氣可用,香港政府正好大刀闊斧,啟動廣建廉屋,增強民生福利,為拿回立法會主動權打補針。

香港臥虎藏龍,匯聚世界各地有智慧的能人,香港人歷經大風大浪,視野廣寛,除了遊行示威之外,當應在目前時候,探討香港的今後之路。勇武對抗,十分容易,打倒打倒,放火堵路,更是經驗豐富,不過,動亂的香港會讓香港變得更好嗎?香港旁邊就是全世界最龐大的經濟體,香港不可能從那裡割裂分離出來獨存。香港有百分之四十的投票人要穩定、要秩序,要和勇武切割,另外百分之六十的投票人不和勇武立即切割,但不見得要永遠動亂脫序 。香港人在此時此刻,已經到了必須選擇香港今後要走一條怎樣子的路的時候。緊貼一國兩制,或是脫離一國兩制?打倒打倒,反對反對,在行動和語言上,都簡單容易得多;面對困難,解決實際問題,重建新香港,則遠為艱難複雜。有理想的政治人物,不做政客,就務必要務實穩健,為民眾指出方向,劃出願景。

中國偉大復興的大方向大戰略不會改變,中美兩國是對抗多於合作會持續今後十多年。粵深港澳大灣區,香港是積極融合抑是脫班滯後,所有這些竟是政治也是經濟。民主、自由、人權、公平、合理分配,所有這些我們香港人要,所有中國人也都要,美好的生活有誰不要呢?我們香港人不要讓政治人物情緒化了我們的認知。香港是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資本社會主義、社會資本主義等等,我們香港人不要讓政治人物給我們亂下定義,放標籤,我們逐一落實,理智認知一國兩制。如是,香港會再次光耀奪目,建造一個全中國自由民主、公平合理、幸福安和的典範城市。

香港今後,是上昇輝耀,抑是滯後脫序,端看我們香港人選擇走怎樣子的路。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