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香港的昨天,澳門的明天 ☆作者:何步正

 

2019/12/23 

2019年12月,香港政府公佈香港每五人中就有一個是窮人,單身每月收入港元四千就是香港的窮人。香港也有十大巨富,佔香港GDP的35%,他們靠地產發跡。香港政府一貫的政策是高地價,地產商高價標地,極限控制起樓數量,哄抬屋房單價,賺取厚利,在自由放任經濟政策的大旗之下,他們囤地限售,博取厚利,製造屋價行情。地產獲得的厚利,他們轉投香港各行業,能源、交通、服務、飲食,無所不包。

高地價政策源自殖民地政府,但殖民地時代,樓價不會以十倍數翻飛,殖民地後期興建廉租公屋,減輕居住難的壓力。當時,外來人口來的大都是難民,一張口二隻手,除了拚命吃苦的精神之外,一無他物。如果沒有韓戰,沒有越戰,如果沒有和平歲月之後,歐美世界敞開日常用品的大量需求,香港充其量不過是超級難民營,不會是光耀奪目的東方之珠。

1990之後,香港跟隨著改革開放,工廠遷移大陸之後,金融,轉口貿易,帶動地產起飛,香港仍然是東方之珠。九七後來港的新香港居民,更多不是貧民難民,他們很多是富二代富三代,官二代官三代,紅二代紅三代,他們家財萬貫,開公司,買貴屋。中國大媽在尖沙咀排隊搶購五萬元一個的名牌限量手袋,中國大哥在香港捧女星,超大遊艇上三點式美女,招待地產金融要員共商賺錢大計。大哥大媽帶來資金和機會,金融和地產如嫣是香港經濟的兩大支柱。香港有五分之一人是窮人之外,有五分之三的中產階級,按理,這群中産階級應許是社會穩定的中流砥柱,但這群人大多數面對高屋價,高食用費,高交通費,他們所餘無多,可以飽餐,但活得乏味。看著大哥大媽神氣話現,香港年輕人心底裡不服氣,不服軟。此所以,有些年輕人對著講普通話的大哥大媽吼:滾回中國去。香港人自以為比中國大陸人更優越的自我良好的感覺,在近年來殘酷的現實面前,被打得支離破碎。我們香港人生活得不那麽如意了,前途沒那麽光亮了,何以至之呢?肯定不是我們自己,是中國,是香港政府。我們上街抗議,我們同情勇武,我們不忍和勇武暴亂切割。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暴亂抓捕歸案,到目前為止,有百分之三十是中學生和中學老師。中大理大暴亂,有三分一是校內學生,其他是混入作亂的各類人等。上街結隊示威的,絕大部分不是來自劏房極窮階層,示威人另有訴求,不滿意不信任。茅頭直指港府,實則指向中國中央。

法國巴黎的黃衣戰士,智利、義大利街上的沙丁魚人群,都出自同一道理:我要的,我要拿到;拿不到我要的,我就上街勇武。香港街頭勇武者,也自認合理正義抗命。各群體各有所求,要求林林種種,各自群體都自認為理直氣壯。在一個特定的時空,一旦鼓動起民眾形成了特定的意識認知,主觀地認定了某人某政權是共同的敵人,儘管事實未必是如此,但只要一再堅持,共同主觀認定,不是敵人也會變成是真正的敵人,更何況只是口號。這種類似自我實現的預言,是一種危險非理智的慣性思維,但又會真實存在。香港政客不見得有能量能創造香港目前亂局,他們是利用粗糙的口號,緊抓機會從中獲利。經過多年的衝撞,香港政客能否磨練出一些能為香港帶領風向,劃出前路,有胸襟,無私心的政治家,我們拭目以待。我們實在看不出,認真落實一國兩制之外,香港尚有那一條更好的出路。

香港林鄭政府,是否有勇氣決心治亂,不得而知。但從歷史治蹟看,港府班底實在無心無能。香港政府班底,來自殖民地政府的底子,是一群訓練有素、循規守矩、清廉乾淨的,高效率的按指示規章辦事的行政人員。面對如此複雜的深層亂局,他們儘管有心亦無此才能應對,更何況無心無能。官高俸厚者,兒孫大多在英美成長,巴不得就此退休,飛去兒孫處享福,如此亂局,請你們自便罷了。

殖民地時代的港督是完全獨裁獨斷的軍政一體的最高統領,他的個人意志就是命令。今天亂局,昔日港督手法簡單,暴亂則鎮壓,不滿意則遞解出境,無需道理不用説明,法令就是你是不受歡迎的人物。今天香港特首,軍不在手,法院獨立,立法持權,經濟財源來自地產金融大亨,行政班底各立門戶,看似是你的班底,卻又似乎不是。上有河對岸的頂頭上司,下有群情洶湧的不順之民,英美勢力故意左右攪局。今天林鄭特首,管治香港,幾乎是一夜白頭。

香港生命的泉源是人才,金融和貿易。地産興衰,端賴金融和貿易的起落。金融和貿易垮了,地產必垮。習近平在澳門的發言,對香港是最大的警訊。中國改革開放,試點成功在深圳,中國的一國兩制,有兩個城市,香港和澳門。推廣人民幣中心在澳門,是中國擺明兩手準備,對外仲介,金融貿易教育,不見得就只有香港。澳門、深圳、上海,齊頭並進。就看你香港怎樣子看今天和未來。商人無祖國,港澳大橋一個小時,飛船三個小時,港澳來往不用簽証,用身份証過關。人材金融貿易,港澳互通,如果中國中央決心政策偏向澳門,我看不出任何理由和關卡阻得住金融貿易人才不會爭前恐後往澳門跑。

香港今天,依然不時不刻上街勇武。一個不和平安定,紛亂勇武,不務實生計的城市,再厚的家底,遲早玩完。有家底的香港上一輩,受不了動亂,了不起含淚遠走高飛,和香港說拜拜。今天勇武的青少年,帶著犯罪案底,今後歲月,面對著的是艱辛痛苦。上一世紀,香港人高唱:香港是我家。2016後,香港年輕人開始勇武打破自己的家,攪抄自己的後半生。其理安在?或許,年長一輩,日後夢醒,才追悔,真對不起今天勇武的香港青少年一代。

一國兩制,是香港唯一出路。一國兩制,不是投降之路,也不是革命造反之路。儘管有千萬條自以為造反有理之理,就是不能造反,就是只有認真落實一國兩制之路。這是政治的現實,歷史的現實。

香港人何其榮幸,上天賜給香港人空前偉大的機遇。獨裁專制,民主人權。東西方文明的衝撞。社會資本主義,資本主義。美國再次偉大,中國偉大復興。極度貧富懸殊,財富合理分配。一國兩制的世界性落實首例,等等等等,都集中在香港,在做一個偉大的實驗。我們香港人何不首先拋棄虛妄,放下勇武,心懷中國,同心建設香港,造福香港民生,登高望遠。為了香港,為了台灣,為了全中國。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