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國安法下的香港 ☆作者:何步正

 

2020/6/3

2007年,黃霑去函香港立法局,籲及早議妥香港第23條立法,提防夜長夢多,反而對香港不利。到2019,12年過去了,第23條立法依然擱置。反送中造成香港1997後最動蘯的歲月,區議員選擧,建制派大敗。2020年九月,立法局選擧,眼看建制派沒有必勝的把握,香港自行訂定第23條立法可能遙遙無期,中央政府下定決心專為香港而設的國安法,於2020年五月定案。

國安法鐵案必推,香港繼反送中再度引爆香港年輕人湧上街頭,香港員警經過反送中的衝撞,早已磨煉出應對的基本功,強硬對付似乎是必然的反應。

香港區議員選舉,泛民派大勝,並不表示香港人仇中反中。泛民大贏,是勝在單區單議席的選舉制度,光是點票計算,建制得票沒有輸。香港反送中,反國安立法,因此也不見得就是所有香港人反中仇中。

香港居民不見得都是香港人,除去外籍居民,香港有很多擁有外國國籍的香港居民,此所以,上街抗議的人有手持美國旗、英國旗的香港居民,這些人心目中的香港,是一個不屬於中國的香港,兩制可以,一國就不可以。此所以,送中不可,國安法更不可。

不過,上街破壞,阻街砸石的,占很大此例是廿五歲以下的年輕一輩,他們要的,反對的是什麼呢?他們的標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他們講唔出個所以然,但他們的導師告訴他們,我們要自由,要民主,要普選。上街破壞就是要自由,要民主嗎?

年輕人大都有強烈的戰鬥性格,佔領華爾街,太陽花攻進立法院,今天香港年軽人攬抄,都來自年輕人特有的戰鬥性。他們不畏懼,因為不知風險;他們不怕被利用,因為不在乎;他們不願意跟從循矩,因為他們如他們所高唱Beyond 的:請原諒我不覊放縱,愛自由。

五十、六十年代的香港人,耳聽風聞,戰爭、階級鬥爭、大躍進所造成的痛苦。所以他們十分珍惜香港這個借來之地。七十、八十年代,香港風生水起,生意興旺,股市躍升,是魚翅撈飯,街市買菜阿嬸都會跟你講股經的繁榮時代,有誰認真要跟你講自由民主?賺錢要緊呀!

一九九七,英國佬要走的走了,懼共恐共的,要逃的逃了。從來沒有人認真思考過,中國人,香港人,自由,民主什麼的。當時當日,香港人都是經濟動物,英國殖民地政府,視香港華人是屬下被統治的人,願者來,不願意被統治的,請便自去,別跟我講什麼民主自由?一九九七,香港回歸中國,當時人物講愛國愛港。香港人就是回歸祖國的中國人,不順氣,不樂意的,賣屋賣地都要走的,就走吧,沒有人要強留你。一九九七前後,懼共反共,要走的,的確就走了一大批。留下的是香港人,就是中國的香港人,簡單,直接,明確,香港就是中國的一國兩制的香港。

今天上街暴亂的香港年輕人,大都是一九九七後的新人。按理,新中國出產的新人,怎會不是愛國愛港的新香港人呢?這要看這23年是怎樣子的香港教育傳承。香港百多年來,是離開中國大陸風火的邊陲之地,中國大陸的種種動蘯,香港都都能處身事外,獨享和平,日本侵佔是唯一的例外。欲滅其族,先滅其史。英國人不會在香港殖民地,提醒被殖民統治的香港華人國仇國恨。香港英殖政府有一套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的完整系統的教育政策,主要由各教會主持的英語學校去執行,主旨在培養可用的貿易商業人材,和政府各階層合格英語的行政人力。各行政部門主管包括員警督察,都是英國白人的天下。所有政府行文,法律檔,全部是英語,要入洋行做貿易員,律師,會計師,政府文官,不通英語就不能立足。入英語學校讀書,因此是香港大多數年輕人必然的優先選擇。英語學校教育出來的學生,有時候以自己不及格的華文程度引以為傲,因為,非如此,不能突顯他流利的英語,說明他俱備了香港高等華人的起碼資格。不懂英語,只能陪做二等華人,如此推演,潛意識暗示:這些二等華人,中國人,憑何資格,有那些制度,夠格來管理我,對我説三話四。我們的價值,自由民主,一人一票,就是普世價值。你們的,不都就是極權專制那一套嗎?接受如此教育出來的老師,亦如此教育他們今天的學生。老師的教誨,從港大到各中學,都如此傳承指導年輕手足,因此,自認為是站在道德的高點為萬民請願。我等手足,出嚟裝修(搞破壞),撐傘行街(遊行示威),何罪之有?儘管有錯,啊!請原諒我放蕩不覊,愛自由,造反有理。

當今網絡,訊息七分假三分真,更多的是真假難分。只要幾個有計劃的專業隊伍,故意誤導,做假,發佈,就可以創造民粹帶領方向。台灣對於這種專業網軍,知之甚詳,受害至深。香港的執政當局和建制派各人,都是敬業守業的,但求不出錯的綿羊。牢了他,了不起也不過是咩一聲。泛民和年輕手足勇士,卻都是鬥爭性極強的餓狼。強弱之別,不言而喻。這亦是,中央不得不出手的主因。

香港基本盤,是搵錢第一。十分典型的經濟動物。搵錢就要有穩定和平的環境。年輕的廢青也好,正義鬥士也好,他們不在乎今天,也無意理會明天,他們要整個社會原諒我不覊愛自由,攪抄也無所謂。如此和香港基本盤背道而行的作為,是早晚要崩盤的。蓋,離背了香港人要搵錢的大道理,不得道,必不得助。

香港沒有政治明星。一個搵錢第一的城市,產生不出政治明星,也不需要政治明星。香港的政治人物,要認真反思,學習談判折衷。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種僵化,贏者全拿的心態,難以成事。香港在23條,一人一票全普選,都錯失了談判折衷,爭取最有利方案的機會,全輸在贏者要全拿的固執,終而要吞下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香港國安法到美國取消香港法,是對香港最嚴苛的現實磨練。這是個全新的環境,香港已沒有了摸著石頭過河,可以浪費和從長學習的時間。香港人現在就要坐下來,面向最惡劣的環境,今後如何找對方向,共同打拚求存求發展。繼續攪抄,受害最大的不會是地產大亨和那些有錢人,他們大不了再一次一走了之,留下他們的地產物業股票,等待翻身的一天。那些沒有錢走不了的,和還很年輕的手足,就要忍受比今天更痛苦得多的未來歲月。

一國兩制,香港國安法,美國取消香港特惠,深港珠澳大灣區,都攤展在香港人面前。香港現在剩下只有融合適應,創新配合發展的單向道。這裡沒有反向之路,要嘛融合向前,要嘛就落單滯後,時機未失之前,香港政治人物實應放棄不惜攬抄的戰略,坐下來爭取政治折衷所能獲得的香港最大利益。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