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種族矛盾,毒過病毒 ☆作者:何步正

 

2020/6/10

 

我公司有位非裔姑娘,在唸大二,課餘時間來上班,時間自由任擇。星期一下午二個小時,星期三上午三個小時等,打工計時,每小時十二美元,每兩星期發一次薪金。漂亮豐滿友善,是人見人愛的一類。有一次,她告訴我要去 shelter 保䕶中心做義工,不來上班一天。漂亮豐滿的年青女孩去這種地方,我問:「安全嗎?」回答我:「是好幾個人一齊組團去,安全。」

隔天,我好奇,小心地問:「都是老弱的人家嗎?」

「啊,才不是呢!」

我想問:大概是黑人多吧。考慮到這會被看為是歧視語句,我説:「多是西語裔?」

「也不是。」她說:「很多白人,而且是年輕白人夫婦帶著兩三個小孩。」

這回答大出我意料之外,怎麼呢?他們為什麽不去工作,要去住shelter呢?

小姑娘説:「她們有孩子,可以拿孩子補助金,他們失業,可以領失業救濟金,拿糧食券。去工作,每小時八元到十元,就失去失業救濟金,收入增加不多,他們中學沒畢業,技能不高,唸中學時喜歡做愛,有了孩子,父母不願意或沒能力幫助,去shelter  ,問題都解決了。」

有另一位白人男孩,高二時候,就來我公司打散工,每小時十元。做一些粗重搬運,清潔打掃的工作。每星期來十幾個小時,學校老師每月來探訪一次,看學生是否規矩工作。高中畢業,沒有興趣升學,成績普通,到工廠找了一份開車搬運的工作,不數年,結婚。他一輩子大概就是這樣子心滿意足地過去了。

這年輕男孩的父母、祖父,也偶而來看望,並表示感謝。老父在雜貨公司做貨倉物件搬運,祖父做了一輩子貨車司機,參加了工會,有各種醫保,自豪而滿足。他們收入不高,但穩定安全。對世界事務漠然也不感興趣,最遠就是去過紐約和佛州迪士尼。西岸沒有去過,更遑論美國之外的地方。他們一家人都是川普的死忠。

半年前,來了一位年青非裔壯漢求一份工作,每小時十一元,他很滿意。但每星期四早上,都要請假。我好奇問他:「你有病嗎?」

他說,他很健康,每星期四他要去警署報到,他尚在假釋,並感謝我給他一份工作。

「你犯了啥事啦?」

「吸毒」

「你年紀輕輕的,為啥吸毒呢?」

「這教訓深刻,我今後都不會吸毒了。」

過了數月,工作好好的。一天下午,來了員警,把他帶走了。我問員警:「為啥帶走他呢?」

「可能他帶販毒品」警方説。

這個年青黑人大個子,勤勞,和藹,但成長在特殊的環境和友朋中,難以自拔。

我住的地方是小城市,位處州際公路要地,公路摩鐵(motel) 二十多家,中餐館十多家。摩鐵和加油站是印度人經營;餐室是華人;指甲店是越南人。他們都有個特色,不論多辛苦,都要把孩子送上大學畢業。印度人經營小摩鐵,一家大小就住在摩鐵,24小時輪班經營,打掃衛生。中餐室有些是樓上住人,樓下經營,早起洗菜備料,晚上淸洗打掃,賺的都是辛苦錢。但不管再辛苦,他們都要孩子讀好書。東方人、印度、中韓日越,都有個共同的文化特點,尊重知識讀好書。美國的黑人和鄉下白人,似乎都比較安於現實,我現在這樣子也就很好了,升大學,學費貴,沒有收入,何苦呢?

美國的鄉下白人,安於現狀。幾十年來,薪金物價沒有大波動,安安穩穩,就是醫保比較吃力,收入不變,但物價高了一些,除此之外,這個世界真美好。貧困區非裔,世世代代就是貧困混亂憤怒不滿,哈林區就是哈林區,晚上走路,白人東方人在這裡都要特別小心。城市白人則另有一套特別的優越感,最能代表這種優越感的是白人少女Olivia Jade極具代表性的自白。對於她父母涉嫌行賄為她獲得大學錄取的事件,她並無評論,對於Floyd被白人員警膝蓋壓頚致死案,她則認為:好似她白人膚色,家境條件而與生俱來有特權的人,要用我們的白人特權結束爭議。白人優越感的表達如此荒唐,尚且自認為白人優越理所當然。今天今時,這種心態,依然深藏白人內心,不經意間會表露出來。這位Olivia 白人少女不過是夠蠢,夠幼稚,夠坦白而已。

CNN記者,陳亦芃Natasha Chen在南卡州探訪,遭人辱罵,摘下口罩:「滾出我的國家。」

在白宮提問,川普要她滾出去。只要你不是白人,不論是中國人,台灣來的,上海來的,日韓印越,都是亞洲人。不是白人,就得滾出去。陳亦芃是來自台灣的華裔,亞洲人,就要被駡:「病毒,滾出去。」

美國的種族問題來自歷史上的白人優越感,不去此心魔,Black lives matter就無日無之。

美國白人建國,對待土著印地安人趕盡殺絕,圈地劃牢,讓印地安人自生自滅。在非洲強搶黑人,遠渡重洋到美洲大陸,世代為奴。在他們的建國宣言中,大言旦旦,宣告: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擺明說是上帝的選民才"created equal" ,不是所有人等"borned equal",因此,殺絕土著印地安人,奴役黑人,都事所當然,心安理得。蓋,這些品種的人都不是上帝created的上帝的選民。當日,起草和簽署公告的人,有那一個不是大奴隸主?他們的平等自由是有等級差別的。

華人賣豬仔到美國西部建鐵路,何來公平對待?1882年的排華法案,直到1943年才作廢。美國白人歧視黑人,制度上的改變是到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才有生機」,那還不過是1963年的事。

種族歧視,不平等,是體制,也是白人傳統文化的一部份。總統奧巴馬的「改變」,不能只是來自白人自我良心發現的自我矯正,還要有各種族自我奮發爭取的認知和力量。在美國,印度裔、華裔、日、韓的亞裔,家庭全年中位收入都高過全美家庭中位收入,是前七名高的家庭收入群,華裔66,118元,高過全美平均50,740美元。亞裔大量抵美是1950年之後,而非裔在美有超過百年以上的歷史,大部份非裔仍然是在貧困線下掙扎,這是否和非裔群體自我向上奮發的動力不足有關就不得而知,需要非裔群體自我研究。但不管如何,先自助而後人助之,有它一定的道理。

到今天川普築高牆,拒移民,刪醫保,狂建軍,你敢搶,我就開槍。美國偉大的潛台詞是白人優先,如此心態去處理種族衝突,就怪不得從白宮到教堂的短短數百步距離,都要警隊攜槍開路。

族群問題和經濟結構,息息相關。今天的美國新自由主義己走到盡頭,不知如何修正。美國前20%的人,擁有全美77%的家庭財富,其中1%的人擁有29%的全美家庭財富,超過25萬億美元,而全部中產只有18萬億美元。低收入,中低收入有大群人只佔有不到10%的財富,美國貧富差距的極度不公平,前所未有。中低收入群體的債務,有三分之二集中在住房按揭貸款,再加上近來年輕一輩的學債,中低收入群體的債務負擔幾乎是終生債務,生活財務壓力吃重。反觀前10%的家族,擁有93%的股票和共同基金的所有權,歷次股市上揚,前10%的家族收割鴻利,但無所事事。中低收入階層在歷次金融好景中,勤力苦幹,卻大都無所得益。股市上揚,經濟好景,錦上添花再添花的,仍然是這10%的超級財富群。整體經濟建構是結構性的不公不義,西語裔、非裔在中低收入的底端,再加上美國高昂荒唐的醫保系統,低收入群體中黑人占多數,再加上低收入的鄉下白人和低收入的西語裔,這次動亂搶掠的,因此,黑人白人都有。貧富懸殊,經濟困弱,混雜了種族歧視,疫情封城是多頭併發的災難。白人員警再半跪十多次,都只能緩和情緒,但大難題形勢依然無解。

一個強勢自負的總統,不在意解決民生困苦,專心一志搞內鬥,整對手擴權自肥,目標只在競選得勝,如此一個空前短視的總統,能把國家帶領到那裡去?真個是無語問蒼天。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