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我的生命,我去主宰—香港2021 ☆作者:何步正

 

2021/1/1 

我的生命,我去主宰。就生命個體而言,這道理簡單易明。

香港的前途,香港人去主宰。這就要看你如何去理解,主宰要說的是什麽。因為,香港有原居民,也有新移民,五十年前,三十年前和最近的新移民,香港不是你個人的,香港是所有香港人的,更重要的是,香港是中國的。正如,深圳是深圳人的,深圳也是中國的一樣。歷史背景不同,特區性質和權限不同,但,也都是中國的。不認知這事實,切實執行一國兩制,則所有關於香港前途的討論,都缺乏了可行性,幾近乎是空談。

香港近一百年,對中國而言,一直都扮演著十分獨特例外的角色。反清,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孫中山革命,香港是重要的後援地。國共內戰,廣東縱隊利用香港進出支援。中共建國,香港容許國共雙方特務在此互鬥。三反五反土改,香港接納海量逃難廣東人;大飢荒,香港容許香港人上荒山,接濟逃荒人麵包白飯;文革,香港湧來一大群大陸來的大圈仔稱霸黑社會。一九四五到一九八〇,香港接收了中國各地湧到香港的大江南北人士,從錢穆,牟宗三,到天臺鐵皮屋,樓梯底住宿的難民,海納百川。他們視香港為借來的空間,借來的土地,不太遙遠的一天,他們會回歸故里。可卻是,就此打住,他們都必須長居於此,後無退路。他們在殖民地打拼,艱苦,困貧,但只要出力,我地呢的打工仔,卻都能有兩餐安樂飯食,因之,造做了中國當時做不到的香港亞洲四小龍的富裕。和深圳河另一邊相比較,土改、階級論、土法練罁、文革,香港人慶幸能在香港,一個殖民地,安居活命發財,並進而逐漸地不自覺地產生了香港人的優越感。只不過,世界在變,香港人看不清楚的是這世界點會變得咁快,而中國變得遠比香港人認識的,所想像的,進步得更快更快。

一九九七,香港人認為大限到了,有錢的,有能力的,要走就走,香港樓市急挫,走了一大堆,去了英國、加拿大、澳州、美國。可其後看來,香港馬照跑,舞照跳,沒啥不一樣。跑出去的,又跑回來了。不光只是出走了的香港人跑回來了,發了財的大陸人也跑過來了,香港樓價飛漲,民生問題日增。香港傳統殖民地高階公務員,一躍成為香港政府決策和行政的領導人。這個班底是十分良好的執行團隊,但對香港將來而言,他們竟無雄圖大略,政治認知是小學程度的水準。奉命執行,他們能力超強;設計策劃,則茫無頭緒。他們從來沒有敲想過要為香港策劃將來,沒有認識作為地方的香港如何和中央配合,如何打造大灣區,怎樣子才能更大發揮香港特殊位置和歷史背景的效能。對於香港和中央如何處理一國兩制,政治折衝和港人身份定位,都茫無頭緒。至於年前暴亂變局,港府更是綁手無策。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區議員選舉,港府以為可以控制的期望,全盤敗北。如果立法議員選舉是區議員選舉一面倒的翻板,則未來立法建制之後的內部反叛,會是香港完全不可收拾的難堪局面,香港會是一個完全失控的香港。這是迫中央不得不出手的下下之形勢,但畢竟,今日香港之局已是定局,逮住先的機會已是水中月影,不可撈不可得。

香港是特殊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這說法是書房內書生空想的謬論。之所以能漫延校園,大、中學生視反送中,一人一票,為正義的高點,是根源於香港很多人都自視香港是比較優越,更進步,更公平合理的地區的錯誤心思。從反清,到內戰,到建國,到文革,到開放,香港人這相對大陸而言,自視高人一等的心理,或許還可以有些許僥倖得理的機會。更且,造成這氣焰的是香港殖民地式的教育。除了少數中文學校例外,大部份教會學校的英文書院,都不重視中國國民教育,有不少教會學校的書院仔女,以自己的狗屁中文能力為榮,因為他有一份流利的英語,可以和英國白人說話時近乎同類。他們會笑鬧習近平,絕不會笑話英女皇。類似認知,他們的反中抗共,自認為是佔據在道德的高點,搞破壞,搞對抗才符合這一類型群體,自以為這才是進步和自由的正義行徑。不反中不抗共,就似乎是不合群,掉隊了,落伍了。此所以,為什麼那麼多年輕後生暴亂破壞,同時又自以為理直氣壯,代表了社會的正義。他們高舉英美旗,認為會得到世界支持,國際黑暗勢力趁機在暗處點火煽動故然屬實,但為什麼能鼓動起年輕後生仔女呢?近百年的殖民地教育和現實歷史,造成不少香港人,自以為自己的香港社會,文化財富見識都比深圳河另一邊的人來得高人一等,因此內心深處很難接受是你來領導我,不是我來帶領你的現實?不合格的來領導我合格的,不比我優秀的來領導我更優秀的。這種心理落差,就好似台灣李登輝,在日本前主子面前説"作為台灣人的悲哀"。有這種心理作用,所做出的選擇就和對錯無關。你認為他錯,他認為你才錯得離譜,因為這已是他們的信仰,反中抗中是這些人認可的政治正確。

2021,我們香港人應該有更廣大的心胸,看今後,策劃將來。那些沒有信心的,要走的,我們應該有更廣寬的心胸,給他們方便,和他們說再見,歡迎他們隨時回來。他們要攜帶家眷,帶走錢財,我們全力協助,讓他們走得安心,少一些怨恨地出走。我們大家曾經是,將來也應該仍然是好拍擋。

我們全心全意留下來的新的和舊的香港人,適宜全新審視我們香港昔日和今後的長處和短項。我們的長短項當然很多,但不妨先羅列若干,知己知彼,作為引子。

1、我們香港人很瞭解自己,但似乎對新中國認識並不足夠。香港對中國而言,只是中國的一個點。我們要更多的認識新中國,更要認清楚香港的地位:香港必須是中國的,中國才會是香港的。

2、我們應重新審視香港,我們在粵深港澳大灣區的地位,和能夠在大灣區內,我們香港可以發生什麼作用,能夠參與到多少貢獻,我們對此應該有更多更深入的認識和規劃。

3、我們號稱是最自由的貿易港,但小政府大社會的放任政策,從居屋醫保現狀看,現時的大放任政策,已經落伍不合時宜,到了要非改不可的地步。

4、「一國兩制」是全世界首創的天才智慧,中央政府在看,全中國在看,台灣在看,全世界也都金睛火眼地在看。要成功,要辦得出色,就要看我們香港人如何和中央配合,用我們共同的智慧,共同的創意,配合中央,成就一個世界獨一無二、空前輝煌的「一國兩制」。我們香港人要知道我們有這個義務,有這個責任。我們香港人要做得更加出色,就自然彰顯了鄧小平「一國兩制」宏遠目光的正確性。

我們香港人有很多長項。起碼,有下列幾項,值得我們珍惜愛護:

1、香港人任勞任怨,這種愛打拼的精神,源自我們先祖如何把荒涼小島,建成今天曾經是四小龍的東方之珠的輝耀歲月。我們繼續發揚這種任勞任怨,積極打拼的奮鬥精神。

2、我們香港人來自四面八方,廣東廣西、上海江蘇、客家福建,大家在這裡共處融洽,從不出現類似台灣本省人、外省人,自我創造的矛盾對立。融洽共處就是我們香港的特色。

3、香港雙語文化,東方的、西方的在這裡交匯,平等互相觀察。金融法制,規章習俗在香港中西貫通,和世界接軌,如自然生長。

4、基因於以上的背景和長項,香港人今後應積極策劃,如何積極有效配合中國今後在RCEP,Eu-China CAI,香港人能發揮的作用。如何參與大灣區中,香港在金融、醫保服貿、新科技園區、高教科研的科目,策劃我們香港能扮演最好的角色。

香港人,振作起來迎接2021,開始給我們所有香港人的新機遇。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1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