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從美國紐約州長和特朗普的爭吵談起東西方的政治文化比較

 

2020/4/7

 前言  美國近日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日益擴大,但是美國總統川普至今沒有辦法提出一套完整的防疫與醫治的觀點和政策,而紐約州長古莫由於紐約疫情占美國確診及死亡數之冠,亦不能迅速採取有效措施管理紐約。這樣的政治能力及處理效率的低落,令人非常意外,和長期以來美國企業的創新和管理的優秀表現差距很大。為何如此?追究這個關鍵性議題,十分重要。因為至今為止,美國仍是世界惟一的強權與領袖。美國的思維能力和戰略部署以及執行力如果展現出明顯的弱點,說明世界的秩序將逐漸地走向分化與混亂,而目前中國的文明程度以及共產黨的政治體制仍不足以帶領其他國家共進。因此,筆者認為不論是台灣也好,香港也好,其他的中小型國家或地區也好,都必須及早未雨綢繆,為自身的安全和福祉思考與籌劃。趙少康等人在其電視節目上認為美國的政府和企業以及民間會很快地找出一條適當的解決方案,如同二次大戰前夕,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在半年內即整裝出發,逐一摧毀日本太平洋艦隊並且採取跳島戰術,力克日本強大的軍力。而美國是否仍然可以重整雄風,對於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挑戰的回應,是一個非常值得觀察的基點。對此,筆者保持謹慎的樂觀。主要是美國昌盛繁榮太久,人民的警覺性和行動力可能已經麻痺弛緩到難以想像的地步,要回復正常與強健,不是一時半刻的事。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思考HK。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3/26

202015e01.png

近日來美國紐約州長和總統川普為了疫情而在口罩問題上爭吵,令筆者頗有感觸。 

筆者1979年在美國留學時,曾經在紐約市裡的華人餐館中打工,筆者沒有綠卡,外國留學生依法只能在校園內工作,因此,筆者是非法打工。而在筆者之後每年寒暑期打工過的紐約市皇后區、紐約州冷泉鎮以及長島市裡的華人餐館裡的老闆、廚師、服務生中,發現有綠卡或公民權的十不得二、三。這樣的情形到處都是,那麼,為什麼美國的警察、移民局或聯邦調查局不來緝捕我們呢?而在筆者拿到學位後,到加州矽谷(大陸稱硅谷)工作時,發現從洛杉磯到舊金山的高速公路上撿垃圾以及加州農場中收葡萄的多是沒有綠卡的墨西哥人,他們幾乎全是非法打工,這樣的情形到處都是。那麼,為什麼美國的警察、移民局或聯邦調查局不去緝捕他們呢?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美國人固然愛吃中菜,卻不可能讓孩子到低廉的華人餐館打工,現在的人可能很難理解,那個時候,由於我們是非法打工,華人餐館老闆是不給底薪的,全靠撿拾桌上的小費過活;美國人普遍享受街道清潔以及美味水果,卻不可能讓孩子到危險的高速公路上撿垃圾以及在加州炙熱的農場中收葡萄。第二個原因,是人權。美國憲法原則是「無罪推定」,政府不能假設一個人有罪而搜索之,甚至不能隨意出言詢問其是否合法;而在東方國家中,卻往往要「自證無罪」,政府可以直接間接要求人民說明自身為什麼值得信任,比如說統獨立場與政黨傾向。筆者無意自視崇高清白或崇拜美國,而是嘗試說明咱們中國文化中的威權政治傳統是普遍化的,括今天的韓國、日本、新加坡,即是人人接受威權的指令,並且主動參與與支持威權體系,包括現在民進黨的政治文化亦然。 

很多人不理解,近日來美國紐約州長安德魯•古莫(Andrew Cuomo)和總統川普爭吵,不過是要幾萬片口罩的事,而川普一次給了四百片,再給兩千片,簡直讓人匪夷所思,視同笑話。今天看到新聞,說美國政府要徵購五億片口罩,這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補足這個額度,但是美國有三億人口,問題並沒有解決。這後面確是反映出西方國家在政治制度與政治文化中的一個弱點,而若要能改正這個弱點,會牽涉到整體的政治思想和政策制訂與執行的議題上,而不是川普或古莫一聲令下就能解決問題的。美國政府制度是一個從歷史演變而來的聯邦共和國,所謂聯邦(United States),即是集諸邦成國,邦的自主性質並沒有消失,反而美國人非常珍惜與保存各邦的光榮歷史傳統與各自的地理與文化特色。然而,邦的政治獨立性已經大為減低,州長的權力十分有限,和目前中國的省委書記及省長差了許多,和毛時代如同獨立王國的省委書記差得更遠,就是和國民政府在大陸時期省主席的權力也是不能相比的。因此,美國的州長,不可能下令像武漢那樣密不透風式的封城,更不可能命令Walmart、Amazon、波音、IBM、3M、Intel等巨型公司拉出一條生產線來製造口罩。美國的醫療健保制度長期不能改善,也和美國菁英文化的普遍抵制社會主義式的平頭化平等精神有關。相對而言,首長制權力結構極大化和一般人民盼望得到平等待遇的精神的確是東方及中國政治文化中的重要成分。 

這一次,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管理上,中國、台灣、韓國與新加坡,甚至受到舉辦奧運影響的日本,基本上皆在疫情擴散後得到相當的控制,尤其是台灣的表現優秀,舉世公認。而義大利、西班牙、法國、英國等老牌民主國家卻似無政府狀態,疫情有失控的危險,只有政府威權一向嚴明,人民向心力強烈的德國將疫情控制下來。說明西方國家二戰後將中央極權或中央集權視為畏途,而將政治分權以及人民自由成為其政治制度與文化的基本原則,然一旦遇到嚴重的天災人禍時,卻無法有效地因應。由是,在這次疫情控制上,中共的黨的領導制度證明了確實有效,並且遠赴義大利協助疫情的醫療體系,應會加強國內外許多人對於中共的治理增加信賴感,雖然美英會藉機挑戰中國發布疫情數據的真實性,國際強權也將越來越政治化與民族主義化新冠肺炎疫情的意義。台灣在這次的疫情管理上的有條不紊以及人民守法,讓許多台灣人民感到驕傲,也明顯地加強了台灣社會內部的融合感。 

西方國家如何在這次疫情管理出現的問題上反思與改良他們的政治制度,筆者認為是不太容易的,因為要他們讓政府更有權,違反他們的基本思想。因此,一場疫情,是否將改變東西政治文化的思維以及兩方的勢力均衡,值得進一步的觀察。

 

作家|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系博士生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