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8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5/10

文 |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前言 :前文〈五之七〉刊出後,關於筆者認為「張憲義本人對於張憲義事件亦不夠清楚,他是當事人,其實也是半個局外人。」原中科院核研所一位資深同仁向筆者表示:「這是一個深入的真實觀點。」至於筆者認為張憲義「希望能夠回到台灣探視老家與鄉親。」張憲義訪問錄中曾經表達:「由於在父母去世之前未能見到他們最後一面,我己無考慮要回台灣。」這話中仍有怨尤。對於已經過去了33年的張憲義事件,在不同時間、不同環境、不同立場的人,往往其評斷也就不一。筆者做為一個歷史工作者,強調張憲義有為自己向歷史申辯的權利,而另一方面,如果歷史可以重來,「張憲義事件」是否可以有不同的做法?筆者認為這是值得思索的一個問題。當年重要的美方當事人中,能夠對筆者的問題做出回應的如李潔明(1928-2009)、丁大衛(1925-2013)皆已過世,無從問起。這顯示出台灣(包括中國大陸)的媒體、史學界長年以來的侷限性,對於許多重大時代問題缺乏及時而深入報導,這當然有主客觀的因素與條件的限制。同時也反映出媒體與史學的表現說明了一個國家現代化的程度,現代化不只是有航母和台積電等「護國神山」,還包括國家當政者以及一般人民對許多事件的看法、態度與價值觀,而媒體與史學工作者有責任深入、多元、客觀了解與報導這些事件的來龍去脈,尤應避免過度的政治立場與情緒之爭。以筆者這樣的要求,目前兩岸的媒體、史學界短時間內都不容易做到、做好,至於媒體、史學工作是否賺錢,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原中科院二所一位資深同仁表示:「唐君鉑擔任中山科學院院長為時,黃孝宗在國防部任顧問,即在陳傳鎬等的說明下,規劃中山科學院的研發,在雄風飛彈的基礎上研製天弓防空飛彈與安翔戰機,後來劉曙晞和華錫鈞都升上將皆與此有關。」這說明了中山科學院在我國重點武器的研發上曾經取得了重大的成績。這位同仁表示當他出國時,蔣經國在座談會中曾表示中山科學院不設政戰部,然後來在郝柏村當總長及兼任中山科學院院長時,帶入了政戰部,筆者認為可能是由於中山科學院內不斷有機密文件外洩有關。


 202129d01.png

郝柏村巡視中科院。(國史館提供)

“本文”

以下資料摘自郝柏村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天下遠見出版,2000年),筆者在每一條相關日記記載後,做出自己的意見。前文〈五之九〉,敘述至1985年10月8日。

1985年大事記(續)

8月6日,軍談提報對美俄不明闖越我防空識別區應採措施。」三年來美俄不明機經我防空識別區,平均每年四百架次以上。我處理原則:一、不讓敵友懷疑我制空能力;二、不魯莽造成國際糾紛;三、不讓中共飛機出海活動。總統指示以上三原則至為正確,應切實謹慎執行。(35年前,即有美國、俄國不明飛機闖越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平均一日即有一次以上,說明當時台灣海峽以及台灣北、東、南海域早已是敏感地帶,而值得注意的是居然有蘇聯飛機出現,沒有說明其起飛機場,以及是否軍機與型號,筆者猜測起飛機場可能是越南某軍事基地-筆者按)

202129d02.png

宋賀德Harry E.T. Thayer(1927-2017),1984-1986年擔任AIT美國在臺協會處長。(美國在臺協會官網提供)

8月7日,宋賀德特約余中午便餐私談。他將於八月中旬返美參加中美軍售會議,向有關各方提出台灣情勢報告。他開頭就提出台灣今年經濟低迷,乃由於對台灣未來產生信心問題,當然政治上誰來繼蔣總統以後的領導,及如何產生領導。余談話要點:一、台灣未來信心的主要基礎是政治穩定、國防安全及中美關係發展。政治上穩定乃循憲法產生政府,蔣總統決心依憲法程序運作民主。中美關係對人民的信心有很大影響,尤其中共做武力侵犯的恫嚇時,美國立即、公開的反應至為重要。二、宋談及二十年前台灣政治權力完全在大陸人手裡,此次來,省以下政治權力均在本省人手裡,中央亦多有省籍人士,但政治實權仍操在大陸人手裡。余告以:一、三十八年若非先總統蔣公帶六十萬軍隊及大陸政經科技才智之士到台灣,則台灣早已淪為中共之一省,還有今日嗎?三十六年來,原來的六十萬軍人都已退休,生活依然清苦,完全為保障台灣安全而奉獻一生;三十六年來大陸人保衛台灣,讓台灣人賺錢致富,大陸人不是來統治壓榨台灣人的,沒有大陸財經專家,台灣經濟能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嗎?三、宋詢及軍事情報局,余告以:1. 軍情局改組後專注任務於大陸軍事情報,不得從事前他活動。軍情局歸余指揮,但安全局對大陸工作仍有協調責任。五、宋談及黨外及台獨問題。宋認為,中共希望台灣維持強有力的、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政府。宋賀德希望與各方面的人士接觸,包括黨外及偏激分子。也許是受了偏激言論的影響,認為我是台灣的軍事強人,蔣總統不作總統後,必然產生軍事政府。(這段記載,是郝柏村總長日記中重要而關鍵的一部分。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宋賀德在與郝柏村的對話中,直截了當地講述了美方的疑問,就是台灣「繼蔣經國總統以後,國家領導人如何產生」的問題,郝柏村的回答也直接了當,他說「台灣未來信心的主要基礎是政治穩定、國防安全及中美關係發展。」郝柏村強調「政治上穩定乃循憲法產生政府,蔣經國總統決心依憲法程序運作民主。而中美關係對人民的信心有很大影響,尤其中共做武力侵犯的恫嚇時,美國立即、公開的反應至為重要。」說明蔣經國總統決心依憲法程序運作民主政治,後來證明在中華民國政權交替過程中,按照憲法程序進行,波動是有,但是大體順利。而郝柏村認為如果台海發生戰事,需要「美國立即、公開的反應」,說明台灣的安全基本是不確定的。筆者認為中華民國政府與軍事當局長期以來宣傳一種「國家安全靠美國」的說法,引導台灣人民缺乏信心,甚至產生恐慌,是犯了嚴重的錯誤。中共當局什麼時候說過「國家安全靠蘇聯」?他們一切靠自力更生。而近年來國民黨和藍營的負責人們也習慣性地隨之唱和「安全靠美國」,筆者認為這是一種亡國之音。民進黨和綠營同胞本來就沒有戰爭經驗,不靠美國,難道要靠常常發出「安全靠美國」的國民黨嗎?

宋賀德說「二十年前台灣政治權力完全在大陸人手裡,此次來,省以下政治權力均在本省人手裡,中央亦多有省籍人士,但政治實權仍操在大陸人手裡。」說明美方對於台灣社會中省籍情結的狀況是掌握的,郝柏村的回答確實有道理,但是問題在於美方並不認為大陸籍人士在未來應該繼續掌握政治實權。而宋賀德認為「中共希望台灣維持強有力的、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政府。」在台灣,我們並不知道中共有過這樣明確的主張,而這來自美國方面的訊息,這應該是後來兩岸發展出九二共識的一個基礎。宋賀德是國務院派出的官員,不是狡猾多詐的中央情報局工作人員,我們可以了解宋賀德的思維,也就是美國政府的思維,似乎顯示出,國民黨,尤其是大陸籍人士在台灣執政,是符合中共對於中國統一願望的,而這不是美國政府的願望。也就是說,美國必須攔阻中國的統一,尤其是中國在共產黨的執政之下,筆者認為美國政府對於共產黨的認識不是沒有道理的,中共政權在言論自由和保障人權方面尤其需要改善。但是在現實狀況下,中共執政的中國如果愈趨強大,美國就成為了「台灣獨立」的實質支持者,這也就是近年來的情形。

關於美國政府當時認為「郝柏村是台灣的軍事強人,蔣總統之後,必然產生軍事政府。」這個觀點一方面受到當時黨外人士與雜誌鼓吹的影響,另一方面,美國在幕後支持黨外的發展,這兩方面的作用和黨外能夠發展成為民進黨有直接的關係。在蔣經國先生晚年的考量中,如果不能反攻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必須長治久安,美國的支持至為主要,而美國一向主張兩黨的民主政治,台灣產生軍事政府,美國是不可能支持的,如南韓、越南以及中南美洲的右翼、左翼軍事政府,許多被美國通過中央情報局發動的政變或暗殺手段整垮了。筆者引申這段時間美方的「關切」,至兩年多以後1988年初的張憲義事件,對於郝柏村是起震撼作用的。在1985年8月7日,宋賀德約郝柏村中午便餐私談,其談話內容極為敏感,雖然宋賀德本人十分親切,但是這不能不說這是嚴重的干涉內政。我們不能想像中華民國駐美代表錢復直接邀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中午便餐私談的可能性,更難以想像錢復詢問該四星上將美國政府中種族平等的問題。而事實上,這是美國政府通過宋賀德傳達訊息給蔣經國總統,表達了美國的立場。

關於宋賀德Harry E.T. Thayer(1927-2017),1984-1986年擔任AIT處長。筆者查閱到美國國會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外交事務口述歷史計畫中Harry E.T. Thayer的部分,訪談的日期為1990年11月19日,讀者可以參看http://www.loc.gov/item/mfdipbib001170。宋賀德在談到中華民國和台灣時,有很動人的描述,這是筆者第一次看到美國駐台負責人表現出他對台灣人在美國「台灣關係法」下處境尷尬與困難的同情。他這樣說:「對於台灣當局來說,這是一個艱難的安排(a difficult arrangement)。特別對外交部以及整個政府的公務員來說,他們為中華民國服務感到驕傲,而與美國的正式外交關係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但是他們突然被告知:「我們要裝作您不是一個真正的政府,您將需要在此基礎上與我們打交道,」他們很難接受。這不僅使台灣當局,還使政府周圍的人們感到刺痛。「中華民國」被視為一個二等國家,而實際上,我們並不視他們為一個國家,而是一個與我們沒有官方關係政治實體,是中國的一部分。無論政治形勢如何現實,我們都不得不同情(empathize)與美國打交道的台灣人們,感受到他們在我們不再視其為主權國家時的恥辱感(feeling of insult)。」筆者建議北京當局以及許多長年在中共宣傳與教育下歧視中華民國的大陸人民們,他們常常告訴筆者「中華民國已經亡國了,是不存在的」,應該閱讀宋賀德的這段回憶錄,也許就可以了解到,為什麼在台灣有許多人渴望有一個在國際社會中被尊重的、正常的國家,不論這個國家叫中華民國,還是台灣-筆者按)

8月9日,下午總統召見,,報告了星期三與宋賀德談話內容。總統指示政府各部門應多做類似溝通。另指示:關於自製飛機案,保密是很困難的,應與美方商量,由我主動先發布消息。(經國先生聽見了美國人的意見,這對他慎重考慮提攜一位本省籍人士接班是有影響力的-筆者按)

202129d03.png

郝柏村巡視中科院戰機研發。(國史館提供)

8月14日,上午中常會後,余紀忠先生特約余談話,謂美國現在很注意我,可能是美注意未來政治發展,他們最慮軍事統治;台獨及偏激分子說我是軍事強人。(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先生當時任國民黨中常委,郝柏村也是中常委,余紀忠會找郝柏村講這件事,令筆者十分意外,因為當時亦擔任國民黨中常委的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大概是不可能向郝柏村表達類似看法的,這可能和余紀忠用人多元有關-筆者按)(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