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中共的分化──解讀郝柏村回憶錄之4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10/18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202151a02.png

1967年06月24日馬尼拉市內新建的中國花園舉行落成移交典禮,菲律總統馬可仕、伊美黛伉儷、杭立武夫婦及社會名媛均穿著本國服裝出席盛會。(合眾國際社攝)

以下資料摘自郝柏村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天下遠見出版,2000年),筆者在每一條相關日記記載後,做出自己的意見。前文〈解讀郝柏村回憶錄之3〉,敘述至1986年2月21日。

1986年大事記(續) 

★2月25日,陸總派駐通用動力公司的技術代表熊上校,經查為M-48H戰車選用滅火機案向賣方公司索取回扣。黃姓與陸總查中校等涉案。今日特召見政四處李處長,垂詢偵查情形。

此案相當奇特,涉案者級別不高,如何直接向通用動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索取回扣?筆者認為絕無可能,如果不是被競爭掮客所告,就是在陸總內部或更高層級相關鬥爭中被出賣。

通用動力公司是美國國防企業集團,曾經設計製造F-16戰鬥機。此類武器裝備公司每天面臨各式各樣的掮客,怎麼可能會發生主動揭露買方低階軍官的貪汙事宜?

另外,郝柏村在日記中使用「垂詢偵查情形」,官氣甚重,「了解偵查情形」即可。筆者並無諷刺郝總長之意,任何人長居高位,心理必然變化。若係筆者任總長多年,又常蒙總統召見垂詢,以筆者的個性,老早飛揚跋扈到什麼樣子都不能想像。

★2月26日,馬可仕昨日在眾叛親離及美國壓力下,放棄垂死掙扎,逃往克拉克空軍基地,由美軍機接運至關島,使菲政權能在不流血情勢下轉移。菲國能否清除共黨游擊隊,穩定地站在自由世界這邊,將為新政府面臨的考驗。

馬可仕和夫人伊美黛的事蹟相當傳奇,筆者了解不多。美國支持馬可仕20年,最終發生政權瓦解與轉移事宜。今年(2021)8月阿富汗政權轉移至塔利班,原政權領導人甘尼(Ashraf Ghani)逃亡塔吉克,美國亦曾經支持了甘尼20年。

美軍在南韓前後70多年,南韓政權經常發生總統貪瀆與刺殺事件。說明美國對於右翼政權的支持,並不能有效促進當地國的政治穩定。國民黨當年是右翼反共政權,在蔣經國的治理下,嚴重貪瀆事情非常少,基本上國民黨在經國先生之後政權轉移,相對平和,雖然遺留下日趨嚴重的統獨對立,但是台灣社會至今沒有發生嚴重動亂的情形,筆者認為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了。

美國政府近年來積極支持民進黨反中反共,沒有看到嘗試安撫國民黨與藍營群眾的說法與作法,筆者認為從這一點可看出日後如果美方人員在台灣撤離,美國政府表現出對於台灣藍綠勢力缺乏平衡的思維和策略,是其失敗的重要因素。

相對而言,中共在台灣社會中片面支持紅統和深藍,缺乏對民進黨和綠營的安撫,動輒威嚇,也說明中共仍然在使用國共鬥爭時期的統戰老招。

郝柏村講述菲律賓的馬可仕垮台時,未見他警惕國民黨在台灣的問題,令筆者意外。孫運璿先生在1984年初中風,李國鼎未見蔣經國總統重用,國民黨政府其實已經沒有可以倚恃的「末代大臣」,至為明顯。

清朝自1840年起發生鴉片戰爭,1850年洪楊之亂,1895年割讓台灣,完全依靠林則徐、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張謇等漢人大臣忠誠治國,前後延續清朝綱紀達70年之久,可見人才之重要性。

中共自文革後有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等領導人勵精圖治,他們之間或有矛盾,但是中國日益富強是事實。而台灣內部如小人國你爭我奪,吵鬧不休,依靠美國者有之,盼望中共者有之,宛若南明最後階段。

★2月27日,上午率領三軍總司令,到嘉義空軍基地視導先勝三號演習,主題為有限反制的兵棋推演,及以架次取勝的實兵驗證。就有限反制而言,以敵之戰管系統的雷達為優先目標,敵失去戰管優勢,其優勢兵力將無用武之地。實兵驗證我飛行員一日可出動若干架次,此為一重要數據,顯示我飛行員能力。

1986年,台海海空軍力比較,台灣方面占優勢。然而到2020年,兩岸軍力嚴重失衡,中共軍機不斷大量飛近台灣領空中線,台灣空軍幾乎沒有足夠能力相對升空攔截。

至於雷達系統,台灣方面必須依靠美軍在台設立的遠程雷達設備,輔以密集的飛彈發射戰術,必須依靠美軍在台軍事人員的密集觀測與指導。

近日來美國糾合「新八國聯軍」對付中共治下的中國,中共將穩操勝券,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台灣海峽,中國是主場,美英澳日是客場,他們如何能夠長期停留台海而在戰事發生後得到迅速補給?

★3月2日,下午總統在七海召見:一、鑑於菲律賓政權轉移,馬可仕下台對國內偏激分歧分子有若干啟示鼓舞作用,而韓國亦見動盪。雖然我政府與菲馬可仕政府完全不同,但對偏激台獨分子應提高警覺,我務求安定,儘量忍讓,不予分歧分子鼓動風潮的藉口與機會。二、對宋心濂提示:安全局應以蒐集研判及預防為主,對決策與行動不要管,應在幕後;對局內事不要操之過急,嘉勉其敵愾同仇及部隊長作風,但應適應新工作。安全局長少召集黨政軍單位人員開會,少公開講話,否則別人以為是總統的意思。總統命余將以上指示告知宋心濂。

菲律賓馬可仕以及南韓政權不穩定的情形,對於台灣的啟示,只有經國先生可以說話,筆者相信當時的報章雜誌皆不敢予以比擬。這並不是好現象,有獨立公開中立的媒體,一個國家、一個政府才有可能聚集眾人的意見與意志,找出問題的多方面真相,至於是否能夠解決問題,要看問題的複雜與自身的條件。

西方民主國家可以長期比較穩定地維持政府運作,和他們有許多優秀、正直的媒體從業人員有關。其他國家的媒體生存空間不良,不是從屬於政府,就是成為政黨的喉舌,人民永遠不知道真相,成為被灌輸意識形態的工具。

經國先生說明馬可仕下台以及韓國政府動盪對國內偏激分歧分子有啟示鼓舞作用,對偏激台獨分子應提高警覺。經國先生的感應是對的,但是給的藥方是不正確的。

反對國民黨長期執政的,不只是台獨分子,青年黨、民社黨、老一代資深國代和立法委員以及許多獨立思考的知識分子,當年都對國民黨的「永續經營」感到不滿,但是這些人受到後來的民進黨和台獨分子的攻擊,反而成為變相的支持國民黨政權者。

由於經國先生認為台獨分子是否定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政府的主要力量,所以在情治系統中加大力道反對台獨,所留下的後遺症就是後來許多的情治人員和家屬在意識形態上和民進黨誓不兩立,而不是和共產黨誓不兩立。

這個問題非常重要,演變成國民黨未亡於共,先亡於獨,目前已經是這個局面。在心理上,在思想上,經國先生可能以為中共還是中國人,凡事有磋商的餘地,而台獨是異族鼓動,不會給予國民黨餘地。這樣的定性影響後來的藍營群眾很大,筆者認為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民進黨內有台獨分子,但不是都是台獨分子,有相當部分是民主政治主張者。當國民黨與中共認定民進黨只是台獨主張者,民進黨也只能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台獨政黨;如果國民黨與中共認為民進黨是民主政黨,民進黨就會成為一個傾向本土的民主政黨,其中當然有比較激烈的台獨主張者。

筆者的意思是,共產黨、國民黨、民進黨都有相當程度是被反對者想像所定格與形塑的。就像共產黨也不可能每個黨員每天都在搞批判、鬥爭和進行陰謀詭計,但是長期宣傳的印象就是如此,許多人絕不相信共產黨的話,結果就是共產黨不是這樣也不行。

筆者認識不少深藍朋友,深信民進黨中幾乎沒有一個好人,每天都在欺騙,否則為什麼不公開宣布台灣獨立?加上蔡英文的博士學位問題,藍營群眾交相撻伐。這樣的刻板印象真是牢不可破。

關於安全局的定位,經國先生的指示非常關鍵。可是誰來針對安全局的情蒐做出決策與行動呢?依經國先生的說法,只有總統有這個權力。但是安全局似乎並沒有被授權協調與調動其他情治系統的權力,令筆者意外,因為這造成情治單位的各自為政,容易發生漏洞以及亂子。而已經到了這個時候,經國先生還沒有撤銷或縮編警備總部的意思,也令筆者好奇。

經國先生交代安全局長少召集黨政軍單位人員開會,說明宋心濂可能曾經以安全局長身份召集過黨政軍人員,別人以為是總統的意思,不敢違逆。不過,國民黨缺乏一個統籌機制,中央黨部已經渙散,不起作用,惟一能夠統籌一切的,只有經國先生人。

這個問題多年來似乎沒有人認真研究,國民黨黨部過於弱化,是經國先生有意如此,還是無意中形成的?後來證明,國民黨中央黨部以及各部門都不能正常、健康、有效地運轉,是國民黨無法再起的關鍵因素。

相對而言,共產黨和民進黨的黨組織都運作地不錯,說明中國人、台灣人必須有一個比較嚴明的組織培養與運用成員,主要原因是中國文化中人們普遍缺乏團隊的精神和實務工作機會。國民黨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辦法組織起來,所依靠的是國民黨過去的老招牌,以及民進黨的缺失和共產黨本身制度的限制,由此國民黨才有存在的空間。

經國先生命郝柏村將指示告知宋心濂,顯示郝柏村地位高於宋心濂,也可能是經國先生藉此表示對宋心濂在工作方式上有一些必須改善的地方。

202151a01.png

郝柏村與李登輝。(中時檔案照)

★3月7日,上午邀請李副總統參觀中科院,他是學農的對科學有相當基礎,十分了解感應器在尖端科技的應用極廣。下午由陸軍蔣(仲苓)總司令邀請在桃園球場打球,晚間邀集各總司令夫婦宴請李副總統夫婦。

這是筆者第一次見到郝柏村與李登輝密集往來,早上參觀中科院,並且對李副總統頗有好感,晚上由郝總長邀集各總司令夫婦一起宴請李登輝副總統夫婦。這是非常隆重的儀式,筆者相信這是得到經國先生指示的,表示中華民國軍隊向李登輝支持與效忠的意義。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互相的,郝柏村如果持續和李登輝保持敬意與良性關係,日後的政治局勢不會演變得那麼糟。以筆者的觀察,李登輝這個人的個性強硬,你對他尊敬,他對你不會不好。筆者看李登輝繼經國先生之後擔任總統,凡是尊敬並服從他的外省官員,基本都有很好的工作機會,但是如果互相槓著來,李登輝也不會低頭。

筆者認為李登輝對於兩岸關係的原則是中華民國是一個正常而獨立的國家,也就是兩國論,這完全忤逆了中共不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基本立場。奇怪的是當時有些國民黨人認為這是台灣獨立的變相理論,集結起來公開反對李登輝,使得李登輝越來越本土化,甚至變成台獨之父,筆者認為這是非常奇特的過程,背後應有中共的謀略。

過去大陸時期,中共把國民黨分化為國民黨左派、國民黨右派、國民黨中派,從而拉攏國民黨左派,鬥爭國民黨右派,孤立國民黨中派。在台灣,中共把國民黨分化為國民黨統派、國民黨獨派(即本土派)、國民黨中派,拉攏國民黨統派,鬥爭國民黨獨派,孤立國民黨中派,並且把國民黨獨派與民進黨合流。這段歷史筆者還需要進一步了解與分析。

★3月10日,陳香梅來見,轉達威塞上將願於本年內訪華,余擬定其日期為十月間。陳香梅的男友考夫曼,中國名字她替他譯成耗福滿,轉達以色列總理及國防部長擬與我進行高階層接觸的意願,余原則表示同意,以色列想和我們做軍火生意,而技術支援有限。關係是要保持的,但生意是有限的。

陳香梅是前飛虎航空隊隊長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1893-1958)的夫人,和中華民國關係密切,陳香梅常常來台穿梭,希望做軍火生意,相信經國先生頗感頭痛。郝柏村說「關係是要保持的,但生意是有限的」,應即是對陳香梅說的。

(待續)

後記

前文〈解讀郝柏村回憶錄之3〉刊出後,關於筆者討論「林毅夫過去受訪曾說過:『應該說大家追求的目標都一致,都是追求中國強起來,只是鐘鼎山林、人各有志。』」

筆者說「林毅夫叛逃時,只是一個27歲的連長,知識見解皆頗有限,而且當時中國百廢待舉,如何追求中國強起來?是以對於他在中共高層任職以後,回憶40年前的意圖,筆者的看法是持保留的意見。」張憲義博士回應:「我是和林毅夫有同樣經歷的人。當你有一個命運的願景時,只有你能理解並堅信它,不能被其他人理解。」

另外,張憲義博士說:「看了林毅夫參加父親林火樹的告別式有感。最近讀了賀知章(659-744)的《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孩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當我想起台中肉丸時忍不住哭了。」

林毅夫和張憲義都是本省菁英,他們選擇離開台灣,離開厚愛與期待他們的國民黨與軍事機構,他們被當時的主管以及同事所不容,卻又不被一些台灣本地鄉親所諒解,尤其是被部分反對國民黨的民進黨公職人員所排斥,他們的命運與感受實在是非外人所能理解。

就是賀立維博士說張憲義是「悲劇英雄」,亦少見到有人同意。不過,林毅夫和張憲義的家庭都圓滿的在一起,這在我們近代動亂離散的時代中,已經是大幸了!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