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中壢事件戲劇性見報──蔣經國放手民進黨組黨的陽謀(十三)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2/7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202214a01.jpg

中壢事件爆發,是二二八事件以後第一起警民衝突,檔案管理局從政風檔案中找出警方自拍第一手照片。(黃文杰攝)

202214a02.jpg

《大學雜誌》民國60年12月第48期,刊登「臺灣社會力的分析」座談會,與會發言的有農復會經濟組組長李登輝,台大教授王作榮、梁國樹、孫震等人。此為李登輝受到蔣經國先生注意的開始。(圖文:龍城飛提供)

許信良在省議員任內,改善了政府徵購稻穀的方式以及學生平安保險的作法,最後雖然達到了部分目標,卻影響了許信良和省政府與國民黨幹部之間的關係。為了農業問題,許信良和當時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李登輝也槓上了。

1977年4月,許信良出版《風雨之聲》,是他在省議會4年的回顧,將省議員分為世家、財閥、公務人員、職業政客4類,引起許多被影射的省議員的極度不滿。沒想到,有一天省議會開會時,議長蔡鴻文發動國民黨籍議員輪流批判許信良,內容卻在次日各大報刊登出來,使得許信良一夕之間暴得大名,《風雨之聲》熱銷,盜版不脛而走,此對於許信良欲參選桃園縣長極為有利。

許信良表明要參選桃園縣長,國民黨中央黨部不斷勸退,最後李煥出面。關於這部分,日後有不同說法,有的說許信良勉強同意退選,而又反悔,許信良在陳儀深教授主持的口述歷史中說他堅持參選。不論如何,許信良仍然登記參選了桃園縣長的競選,並且遭到國民黨開除黨籍。這件事,嚴重地影響了中華民國和台灣的歷史走向以及日後的兩岸關係,完全是當時所有人都想像不到的,這確實是蝴蝶效應的一個好例子。

參選後,許信良發表了〈此心長為中國國民黨黨員〉,做為他離開國民黨的感受以及第一份文宣。這份聲明由美術老師簡錦益以毛筆字寫,印了3萬份,並在吳豐山辦的《自立晚報》上刊登,皆造成轟動。

202214a03.jpg

許信良發表〈此心長為中國國民黨黨員〉,做為他離開國民黨的感受以及參選桃園縣長的第一份文宣。這份聲明由美術老師簡錦益以毛筆字寫,印了3萬份,並在吳豐山辦的《自立晚報》上刊登,皆造成轟動。(圖:龍城飛提供)

許信良的競選成功有多方面的原因,筆者認為有幾個重點,第一,他是當地人,屬於客家族群,並且曾為省議員,深入了解地方生態;第二,國民黨長期輕忽基層社會的需要,只重視有實力的人物,許信良以基層社會的需要為訴求;第三,許信良充分運用年輕世代如林正杰、張富忠、范巽綠等為他競選(其中林正杰、范巽綠是外省第二代),而不是傳統性地倚靠地方樁腳;第四,許信良和張俊宏曾參與國民黨實際工作,並編輯《大學雜誌》,對於政治與社會改革的理念相當明確;第五,最重要的,是競選主打國民黨的「作票」,這件事雖然對於許信良的當選有關鍵作用,卻直接觸發了「中壢事件」。

二、「中壢事件」的過程

本節引用《中壢事件相關人物訪談錄》中當時任職聯合報中壢區記者楊志強的回憶。筆者以楊志強(桃園縣大園鄉人)第一人稱紀錄他的描述。

選前數日,國民黨部自知桃園縣長選舉大勢已去,許信良陣營在各投開票所設監票部隊,兩人一組,在各投開票所逐一統計投票人數,在此嚴密的監控下,作票是不可能的,因為當時選情緊繃,如果投開票之間誤差值稍大,立刻就會軒然大波。

1977年11月19日上午,鍾順玉、郭塗菊老夫婦到中壢國小投票,兩人分別在不同的圈票處圈票,郭塗菊跑到鍾順玉處,問圓形戳記要蓋哪一頭?兩人在圈票處待了兩三分鐘都沒有出來,主任監察員范姜新林(中壢國小校長)上前詢問,當時,我在投開票所外面走廊,聽見范姜新林對他們說:「要這樣蓋嘛!你的筆頭要用這一頭,喜歡這個人就蓋這個,喜歡那個人就蓋那個。」

當時一位牙醫邱奕彬聽到後,馬上大吼:「你作票啊!」許信良的監票部隊和支持者立刻跑回競選總部指稱有人作票,於是一大票人過來,把鍾順玉、郭塗菊團團圍住,逼問他們,兩位老人家嚇得臉色蒼白,發生了什麼事,他們自己都搞不清楚。

警察過來要把人群分開,許信良支持者說警察是國民黨的,想帶走兩人是要湮滅證據。後來駐區檢察官廖宏明到場問話,此時7、80人把他們圍住,群情激憤大喊「作票」,廖檢察官就要警察把相關的人帶回分局,時間大概是下午兩點左右。老百姓一聽到有人作票,而且證人、當事人都被警方帶走,便不約而同地湧到分局探看。

廖檢察官在訊問邱奕彬等人,我在旁採訪,邱奕彬是許信良的支持者,情緒激動。另外,長期對警方不滿的當地攤販也藉機發洩。做完筆錄後,由警方帶他們由後門離去。

到了下午4、5點,集結在中壢警察局外的群眾近千人。接近傍晚,派駐各投開票所的警察陸續回來,被群眾阻擋,都說范姜新林作票,桃園縣警察局長王善旺當時在中壢分局,沒有出來講話,群眾把他的座車掀翻,又把另一輛警車掀翻。

晚上6點左右,參選省議員的黃玉嬌站在一部小貨車上,拿著大聲公說:「國民黨最會奧步,我們不容許他們作票。」群眾情緒更加高亢,看到車子就翻。7點左右,有人點燃了警察局長座車,群眾開始四處放火燒車,此時不少黑道分子趁機衝進刑事組,把警察查扣的武士刀、開山刀拿出來,滿街揮舞。8點左右,鎮暴車來了,群眾圍住大喊:「台灣囝仔下來,要翻車。」

警政署指示警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結果,鎮暴車被翻了2、3輛。不久,群眾放火燒分局,先是黑道分子焚燒刑事組文件,接著整個分局都燒起來了。晚間11點多,黃玉嬌在總部說:「夭壽警察打死人,打死一個姓江的。」我問被打死的是誰?黃玉嬌說是中央大學學生江文國(國史館曾發函中央大學查詢,確有一名化工系學生為此名,事件後1978年辦理休學),群眾以訛傳訛,有的說打死兩個人。當時我去幾個殯儀館詢問,並無相關情形。後來,黃玉嬌告訴我太太,她也是聽人說的。

當天,許信良沒有等到開票,就從中壢跑到台北,大約一個禮拜之後,情況比較平靜了,才回到中壢。

我(楊志強)認為中壢事件與二二八事件後的氛圍有關。二二八事件以後,台灣人民沒有自由集會的權利,警察為了績效,每以栽贓方式拘捕人民,甚有加以刑求,很多黑道分子對警察恨之入骨,而攤販常常被警察趕來趕去,也對警察不滿。

筆者認為,關於國民黨在選舉中「作票」的問題,是長期以來台灣選舉中的一個不斷被口語相傳的「謠言」,然而國民黨一直沒有主動地釐清,是中壢事件發生的一個重要來源。有關這個問題,下集再說。

初步小結

許信良本人長期頗受爭議,1998年2月13日時任民主進步黨主席的許信良,在台北舉行民進黨中國政策研討會時,主張大膽西進以及與大陸三通談判,受到黨內圍剿。2021年12月7日下午,民進黨美麗島系的張俊宏、許信良在台大校友會館召開「大赦倡議運動」記者會,張俊宏邀請范疇、邱榮舉和筆者同台,席間許信良表示:「台灣民主一定可以影響中國大陸民主,甚至促成大陸民主化。」張俊宏在2017年於《大學雜誌》創辦50年茶會上,公開邀請習近平訪台與蔡英文總統會談兩岸事宜。張俊宏、許信良等人具有大中國格局,至於具體兩岸制度面,是可以討論的。

筆者認為,台灣社會數百年來族群之間的紛爭不易妥善解決,仍然和做為母體的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與軍事發展有關。在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尚未臻於比較完善前,台灣社會內部以及兩岸關係要完全地走上和解與融合,是不容易的。若以武力強制統一,關於政治體制的問題仍將延續爭執。

因此,筆者長期主張,有關藍紅綠族群之形成,非一日之寒,不需要過於強調彼此的是非對錯,大家應學習以寬容的心態與友善的語言彼此相待,從而政治問題的嚴重性也將趨於緩和。畢竟能夠執政的是少數人,多數人之間應該尋求和諧相處,促進社會進步。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