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美麗島發展組織中的疑雲密布──蔣經國放手民進黨組黨的陽謀(二十七) ☆來源:中時新聞網

♦本篇文章轉載自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5/16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202227a01.jpg

2022年1月國史館與國家人權博物館出版張世瑛、林映汝編輯《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第二冊,1979年11月13日,邱奕彬透露美麗島內部分歧。(圖文:龍城飛提供)

邱奕彬指出某人為國民黨線民,情治單位查無此人。(圖文:龍城飛提供)

對於以上訊息,筆者評論如下:

第一,這分情資,是有關美麗島密件中最奇特的一件,筆者在其他相關美麗島事件著作中皆未見引用。其中透露出重大訊息:「黨外在最近將面臨來自國民黨或黨外本身的打擊,有四分之三的人,將被淘汰。」4個星期以後,發生高雄美麗島服務處與治安機關嚴重暴動衝突事件,半年內所有美麗島派系主要分子皆被國民黨情治單位清洗,惟獨留下溫和議會路線的康寧祥系,符合邱奕彬的「四分之三預言」。為何引發桃園中壢事件的邱奕彬醫師會講出如此的「天機」?邱奕彬在美麗島事件後被逮捕刑求試圖咬舌自盡,可見其個性剛烈,邱奕彬沒有被起訴與判刑,可能情治單位對他的激烈有所顧忌,不要鬧出人命。邱奕彬所言的訊息顯示出國民黨治安高層方面的謀劃從某一個環節被洩漏出來,其來源有待查核。

呂秀蓮在其《重審美麗島》第120-121頁中說「情治單位於12月5日成立『一二○五』專案,負責設計、執行對黨外人士的整肅活動(見國際人權工作者 Franc Walter 在香港《七十年代》1980年4月號發表的調查報告〈有關高雄事件的傳說〉)」。是否有此「一二○五專案」?筆者在《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二)的〈導言〉中看見台中市警局的「一二○五專案報告書」及警總針對美麗島高雄服務處申請集會的「一二一○專案綱要計畫」,應為應付當地美麗島分社組織活動的「專案」,並未看見情治單位針對美麗島集團有一個完整的「一二○五專案」。

另外,邱奕彬說「黨外在最近將面臨來自國民黨或黨外本身的打擊,有四分之三的人,將被淘汰」,筆者特別注意其中「黨外在最近將面臨來自黨外本身的打擊」的意涵為何?這是非常奇怪與重要的警訊,筆者認為有兩方面的可能,第一方面是黨外開始大規模地清洗內部隱藏的國民黨情治系統安插的線民(也就是抓耙子),第二方面是黨外團體內部開始鬥爭那些只想參加黨外而爭權奪利的分子,將之踢出黨外陣營,也可能清除路線不同的黨外人士,以純化組織的思想與品質。

第二,關於「黨外明星爭奪名利,如能只贊助不參與,黨外才有救,現已開始排座位」,此要求不合人性。邱奕彬有這樣的觀念與個性,應不易與一般與正常的政治人物相處。邱奕彬後代表民進黨當選國代,再參加台聯黨競選立委失利,2007年8月車禍過世,得年57,頗有悲劇性。中壢事件以後,邱奕彬的人生走上了反對國民黨統治愈演愈烈的不歸路。邱奕彬日後沒有成為黨外「明星」之一,而似遭遇冷淡,應該有其道理,筆者推測可能和他正直衝動的性格有關,任何一個團體中能容者為大,古今中外皆然。

第三,關於「吳哲朗本來就被總部懷疑是有問題人物」,說明當年反對陣營中的疑雲重重。事實上情治單位一向故佈疑陣,聲東擊西,讓反對派內部彼此猜忌鬥爭;且任何反對團體中都存在鴿派鷹派,執政黨拉一派打一派,自古皆然。

第四,關於「邱春三是國民黨情治單位利用來分化黨外的棋子,不久將來可能有人把他廢掉」,此語非常聳動,直接挑明邱春三是「抓耙子」。在此安全局簽呈中第2頁,左下角安全局第三處副處長批示關於邱春三事「請二科查明」,二科回應:「卷查警總、調查局、警政署、憲兵部送局備查內線名冊中,未發現有邱春三資料」。此事十分離奇,情治系統找不到邱春三為線民的資料。為何有人懷疑邱春三的角色?而且所謂「不久將來可能有人把他廢掉」,「有人」是國民黨方面還是黨外?是否複製吳泰安事件?不論如何,頗有人心惶惶之感。筆者懷疑此事有可能是邱奕彬故布疑陣,一石二鳥,讓國民黨情治系統的線民栽了跟頭,以及故意陷害邱奕彬不喜的邱春三。另外,當時確實有參加黨外的邱春山,是否是此人?日後有機會再了解。

另外,憲兵部也派人滲入黨外,令人意外。筆者認為,在與黨外抗爭中,憲兵部的線民可以起積極起鬨與消極防禦的作用,在高雄暴動事件中,這兩個作用都發生了。

二、民國68年(1979)11月13日,(《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二),第59-248頁)

摘要:陰謀分子南投國賓戲院聯歡晚會情形

來源地點:南投

蒐集方法:親悉

可靠性:甲

呈報時間:11月13日

內容提要:

1. 查美麗島雜誌社為紀念國父誕辰,慶祝南投服務處成立及張俊宏當選省議員二周年,特於本(11)月12日在南投鎮國賓戲院舉行聯歡晚會。

2. 全省陰謀分子均被邀參加,晚會於18時15分開始至23時33分結束,人數約一千人,秩序良好,由黃信介擔任主席,魏玉麟司儀。

3. 會中黃信介、張俊宏、黃順興、孟祥柯、呂秀蓮、黃煌雄、姚嘉文、邱茂男、林義雄等先後演講。

演講者發言摘要:

黃信介:(1)國民黨如此強大,為什麼會失敗,就是政治上有問題。(2)農村生活的改善,事實上所有電氣設備都是農村子弟以勞力在都市賺錢分期付款買的。(3)政府並未注意民眾的甘苦,而專注意黃信介、張俊宏的言論,這是捨本逐末。(4)所謂政治溝通,大陸來台的人都不會講台語,這是什麼溝通?(5)批評國歌中「吾黨所宗」用詞不當,民青兩黨是廁所裡的花瓶。

張俊宏:(1)鐵路電氣化花了一千億,時速僅有80多公里,現在鐵路營運不佳,積弊頗深。(2)台灣農業政策的錯誤,導致農村經濟的萎縮。(3)司法沒有獨立,政府隨便給人民扣帽子。(4)新聞自由是新聞要為群眾講話,不是為政府講話。(5)自由是人民除了要有經濟自由,尚要開放人民得以過問政治。

黃順興:(1)分析國會人數比例、年齡,老年人逐漸減少,數年後國會就變成空架子。(2)選舉中央民意代表將會在明年年底前恢復。(3)介紹美麗島、八十年代、春風等雜誌為黨外主要刊物。

孟祥柯禱告:主啊!當第二次世界大戰進行得水深火熱之時,你讓美國人送兩顆原子彈給日本,結束了戰爭,也送國民黨來台灣,進行統治。我們經過卅餘年的煎熬,願主能憐憫我們,以您的全能使時光倒流,讓我們再做一次選擇,那時我們相信,如在兩者間須擇一的情形下,我們願意接受十顆原子彈,而將國民黨送給日本,去懲罰日本帝國主義,阿門!

呂秀蓮:(1)我們生長在台灣,但我們並沒有權利管台灣的事情。(2)美國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但是台灣問題不是一張紙、一支筆所能決定,台灣1700萬人的命運,要由台灣人來決定,台灣問題任何人都不能代我們解決。(3)人民要有知道政府施政的權利,言論自由的權利,以及管理政府的權利,才能獲得真正的民主自由。

黃煌雄:(1)孫中山先生創立民國,但並未建立一個民主政治的國家。(2)300年來台灣一直受外力統治,光復30年來台灣也一直是一個政治悲劇的時代。(3)我們這一代的任務,就是要爭取省長的民選。

姚嘉文:(1)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僅能參與一部分的政治,要是講台灣脫離中國,就要被扣上「台獨」的帽子。去年競選以後,國民黨用很多方法攻擊黨外人士,其中一種就是說黨外人士和台獨連在一起,也就是說黨外人士就是台獨分子。(2)國會今天外省人要占多數,因為中華民國裡外省人比台灣人多,台灣人不能代表中國,台灣人不能組織中國政府。國會很多在30幾年前選出來,為什麼那些人能夠繼續做下去?因為他們代表我們,沒辦法改選。你若是主張台灣人占多數國會,就是台獨分子,就是叛亂分子,就應抓去槍斃。國民黨統治台灣的第一點,用外省人對抗台灣人。(3)國民黨說我們的政策就是反攻大陸,所以有什麼事情,等反攻大陸以後再講,在反攻大陸未成以前,都是非常時期,這是講不通的。(4)奧運會要我們放棄國號、國旗、國歌去參加奧運,共匪並不希望我們參加,如果我們真不參加,正好中了中共的圈套。(5)反攻大陸以前,我們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反攻大陸以後,我們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觀念要建立。

林義雄:以政治迫害人民,是可恥的事情,例如美國歷史上西部白人殘殺印地安人,現在美國人都認為是可恥的行為。

以上的講話內容非常豐富與重要,由於篇幅,本次文章筆者僅就黃信介講話部分評論,其他部分下期再繼續討論:

黃信介的講話都是實際問題。他批評「國民黨政治上有問題」,是什麼?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多年來,筆者看見不少國民黨的民意代表與支持者,和民進黨與綠營支持者在許多事情上有歧見,但是筆者至今沒有看見國民黨與深藍族群有深刻反思,從大陸到台灣,在政治領域與工作上有什麼方面是應該改善的。筆者一位資深共產黨員友人,全國政協委員,即批評國民黨從來很少總結過去,凡事都是共產黨和民進黨造成的。筆者認為這樣的習慣與慣性很難改變。

美麗島台中分社部分

一、民國68年(1979)11月29日,(《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二),第50-51頁)

摘要:陰謀分子陳文輝言論資料

地點:台中市

蒐集方法:親悉

可靠性:甲

呈報時間:11月28日21:30

內容提要:11月28日中午陰謀分子陳文輝在省議會餐廳談稱:

1.美麗島台中市基金會決議將由何開三接管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以取代吳哲朗(吳哲朗原為10月25日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因涉入不明交通糾紛遭台中地方法院判刑七個月,11月18日逮捕,送龜山監獄,11月20日美麗島台中分社舉行改「吳哲朗坐監惜別會」為「美麗島之夜」,此時已準備好遊行時的火把。見呂秀蓮《重審美麗島》,第99-100頁)。

2.陳博文有意謀取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之職位,但台中市基金會感覺陳某利用黨外與治安單位之關係造成個人勢力過度膨脹,乃有意抵制,不答應陳博文接掌台中分社。

3.陳博文於(11月)27日晚將陰謀分子施明德由台北請至台中,企圖邀集台中市基金會協商,由陳某接掌事宜。彼等在海谷餐廳聚會,席間台中市基金會堅持並以全體退出基金會為要脅,不同意由陳博文接掌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陰謀分子施明德勸告陳博文顧全大局,不要為個人名利之爭,破壞黨外分子之團結,陳博文聞後頗感憤怒。

對於以上訊息,筆者評論如下:

第一,這分國家安全局所藏的文件,是由警總還是調查局所呈報,不得而知,一般而言,安全局不會派員做細部執行工作。此文來源之情報蒐集方法為「親悉」,說明並非轉知,而是情治單位派人滲入美麗島台中分社相關組織,探知消息後直接回報。時間上,美麗島台中分社於11月27日晚間在海谷餐廳聚會,而此分情報來源為次日(28)中午「陰謀分子陳文輝在省議會餐廳談稱」,說明與陳文輝在一起餐會的人,其中至少一名為線民。安全局得此情報的呈報時間為該日晚上9點30分,顯示該線民在與陳文輝餐會後即通報台中情治單位,時間抓緊,表明當時國民黨情治系統對美麗島雜誌社發展組織的情形非常注意;

第二,台中市基金會公開「感覺陳某利用黨外與治安單位之關係造成個人勢力膨脹」,似意指陳博文與治安單位關係曖昧,然1980年6月2日「高雄事件」司法部分宣判,其中陳博文判有期徒刑6年。以此觀之,陳博文為「抓耙子」機會應該不大。情治系統派人滲入反對派,一般採取多線進行,交互對照,以免被單線「反間」或誤導;

第三,對於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職位,競爭異常激烈,甚不惜將「抓耙子」帽子戴到陳博文頭上,說明當時的黨外地方勢力蓬勃欲發,當地人開始無畏於國民黨的威嚇壓力,趁早參加「革命」,未來必有重大收穫,此乃人之常情;

第四,施明德以總社總經理身分欲排解地方紛爭,看出在當時美麗島正在發展中的組織中,地方人士對於施明德以叛亂分子坐牢15年的身分相當敬畏,說明革命領導人的位子不是隨便可以自封的。

二、民國68年(1979)12月8日,(《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二),第52-53頁)

摘要:美麗島台中分社開會內容

地點:台中市

蒐集方法:親悉

可靠性:甲

呈報時間:12月8日

內容提要:

1.台中美麗島基金管理委員會昨召開緊急會議,林慧珍揚言除非總社有正式派令,不承認何開三係美麗島台中分社主任;總社對台中分社態度曖昧,金錢攤派不均;

2.最後決議,林慧珍只是聘僱人員,領台中基金會薪水,必須聽從委員會,無權干涉基金會事務;如總社不尊重台中基金會之決定事項,台中基金會將予撤銷,採取一致的抵制措施;

3.尊重台中地區黨外老人(張深鑐等)建議,保持台中純正元氣,而朝向實質問題之努力。

對於以上訊息,筆者評論如下:

第一,11月27日施明德以總社總經理身分排解地方糾紛,實際上並未擺平,「內亂」來自於台中市美麗島基金會,基金會掌握財源,地方分社的財務不得不依靠地方人物的費用攤派,因此台中市基金會可以影響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的安排,反而總社無法一言九鼎;

第二,台中基金會揚言「總社如不尊重台中基金會決定,台中基金會將採取抵制措施」,最後總社妥協。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選如何落實,筆者尚待了解,並不重要,因為過兩天即發生高雄暴動事件。

202227a03.jpg

2022年1月國史館與國家人權博物館出版張世瑛、林映汝編輯《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第二冊,1979年11月29日,美麗島台中分社負責人職位爭執不下。(圖文:龍城飛提供)

初步的小結

由此以上種種訊息,可以看到1979年9月分以後,美麗島雜誌社在全島各地發展組織,鼓動風潮,喚起民眾,基層民眾參與者越聚越多,整個形勢對國民黨政府與情治單位產生了高度的壓力。這是國民黨政府遷台以後,第一次醞釀出全島規模的反抗運動。張俊宏先生在其著作中說明,也多次告知筆者,游士加游民,是中國傳統的革命動力。台灣的黨外運動,就是台灣的本地中產知識分子、小知識分子、反叛者起來領導台灣地方基層民眾,其中不少流氓無產者,逐步匯集多數人民力量,終於推倒了大陸菁英分子組成的國民黨政權。

筆者認為當年國民黨上層對付黨外人士的戰略與作法失敗。美麗島事件後,黨外鷹派主謀者被掃蕩了,各地的反抗者卻如春草再生,美麗島入獄者家屬參選幾乎保證勝利,國民黨面臨更廣大、更嚴峻的局面,只有再採取高壓手段,如此惡性循環。國民黨當年缺乏真心誠意扶持康寧祥系統,讓其成長為一個正常的反對政黨,卻只是不斷拉攏與利用康寧祥,讓康寧祥系備受黨外激進主流排擠。此事可供今天大陸上的中共參考,筆者認識一些大陸朋友,原本屬於溫和改良派,近年來皆必須表現得更「進步」,否則就會受到左派質疑。筆者認為中共應鼓勵與扶植溫和改良派的正常發展,甚至成為一個社會民主黨,和傳統的共產黨合法的競爭。

1977年中壢事件以後,國民黨內部的溫和改良派(如李煥)即被保守派與激進的政戰與情治系統所取代。余登發事件與美麗島事件等可以說是國民黨內部生態失衡的結果。本來黨部和政戰與情治系統彼此權力可以平衡,中壢事件以後,國民黨內部平衡被破壞,台灣社會中的異議人士與國民黨之間關係愈趨對立。

過去國民黨將異議者當「敵人」與「叛亂」對待,大陸時期的共產黨,來台後的《自由中國》與雷震事件,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都是明顯的例子。筆者近年來研究台灣黨外的歷史,發現國共兩黨皆以革命政黨自居,不能容許其他政黨正常發展,雖然有時代客觀的因素,但是主觀上,認為自己天賦大任,為了中國,為了人民,應該長期甚至永遠執政,亦是事實。

本文中,談到不少線民問題,也就是抓耙子。筆者不止一次被告知,美麗島事件中主要分子中,有幾位是國民黨情治系統的線民,配合高雄暴動。這其中真假莫辨。然促轉會多次試圖調取情治系統相關機密資料皆不成功,說明過去國民黨情治系統所安排的線民,現今不少坐在政治檯面上。

(待續)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