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隆基

半個世紀前的歷史教訓 ☆作者:孫隆基

♦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今日委內瑞拉的政局,如果和目前的美中爭霸連扣,則與1960年代的一段歷史頗有相似之處。當時,美國對共產主義進行圍堵,而美蘇之間卻已緩和、各自承認對方的地盤,變成了中共還在攪局。後者在還未與蘇聯“老大哥”鬧翻前,已開始在“社會主義陣營”外另起爐灶,拉攏“第三世界”,另結反帝大同盟。

1955年,周恩來前往印尼萬隆參與“第一次亞非會議”,包機喀什米爾公主號途經香港、被臺灣特務裝了定時炸彈,代表團3人罹難,周恩來因臨時改變行程而倖免,得以列席萬隆會議,開始了“不結盟運動”的第三路線。

“第二次亞非會議”計畫於1965在阿爾及利亞舉行。7月間,周恩來率領的中國代表團已抵開羅,未及前往、已驚聞東道主國爆發政變,國父總統本·貝拉被推翻,中國代表團灰溜溜地折返。同年9月,印尼爆發政變,日益傾向毛澤東主義的國父總統蘇卡諾被推翻,從1958年已由英美扶植的軍方對“印共份子”進行持續的大屠殺,官方數據達百萬之眾。中、蘇共之後第三大的印尼共產黨從此化為烏有。

對手的組合拳還沒打完:1966年2月,傾向社會主義的迦納國父總統恩克魯馬赴中國拜訪,座機還未著陸北京機場,國內已爆發政變,人民大會堂仍擺國宴招待這位沒有國家的元首,北京又著實挨了一記重擊。中共在同年5月發動“文化大革命”,其中一個誘發的外因就是“世界革命”的連串挫敗,導致鬥爭的矛頭轉向內。

“文革”期間,中國陷入絕頂孤立,當時的戰鬥口號為“反帝、反修、反反”:“帝”即“美帝”、“修”即“蘇修”、“反”即“各國反動派”,這不啻如慈禧太后借義和團之亂向全世界宣戰。中國在“文革”中的自殘仿如一個乩童將自己打得偏體鱗傷,還以為在用法術克敵制勝。

文革退潮,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似乎窮途末路,痛改前非, 願重納入資本主義全球經濟,此舉對西方亦大為有利: 資本主義得以開闢新疆土,靠赤字維生的美國得以保持它的消費方式於不墮。中國既納入西方的國際秩序,久而久之共黨統治亦勢必動搖。期待中國會是另一個印度? 沒料到其發展不是慢燒鍋式而是微波爐式的,共黨統治非但沒有削弱,反因此取得新的合法性。美國在川普之前已發出養虎為患之驚呼。

回到今日的委內瑞拉,自從左派查維斯在1999年上臺後,美國即視其建立的社會主義政權為眼中釘、肉中刺。進入21世紀後,中國“一帶一路”的爪子亦伸到了拉丁美洲,委內瑞拉與阿根廷尤其有轉向中國、以減輕依賴美國的傾向。綜觀上述,目前的委內瑞拉政局危機基本上是美國及其盟友在進行中的一場政變。但時移世易,今日的“共產中國”已經資本主義化—可說是資本主義世界內的共黨木馬—西方列強拆除委內瑞拉的國有化體制、以便讓外資進入的舉動也將便利中國,後者目前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

201913m0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