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隆基

常態依舊,能化為可適應的“新常態”否?—美國槍枝疫情之無了期 | 入鄉隨俗 ☆來源:VOCUS

♦ 本文轉載自 VOCUS。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6/7

常態依舊,能化為可適應的“新常態”否?—美國槍枝疫情之無了期

至作者下筆為止,今年美國的大型槍擊案已超過200宗,避免冗長,本文不錄入年以來同日發生6起以下的案子。2022年1月1日元旦即分別在8州發生、4月16日發生在7州、4月17日分別在6州爆發7起、5月10日發生6起,分布在4州。5月24日德州猶瓦爾迪的22死18傷尤使人震撼,死者除了兇手和兩名老師之外,盡為小學生。

202224g01.jpg

這宗慘案似乎發揮了社會心理學的“暗示-模仿”作用,5月29日又爆發7宗,分布在6州,包括德州,接著6月從1日至5日(昨日)有變本加厲趨勢,每天都發生,有集中在6月4日的傾向,遍及7州,德州又入了圍。我寫到這段,因為有時差,美國6月5日還沒過完,我數至9起,至完筆時是台灣時間1月6日,已升至13起(即5日13案)。

根據不同的“大規模槍擊事件”的定義,必須有3或4人死傷才被登錄,因此,5月15日加州的台灣人長老會槍擊案只死1人,“不入流”。此外,“大規模槍擊事件”排除幫會械鬥和搶劫案,必須是無挑臖無差別掃射才上得了冊。即使如此框範也幾乎每天發生,最長的寧靜期頂多4天—也就只有那麼一段。把那些“不入流”的全填上去的話,會是天天發生,而且是同日甚或是同地數起甚或十數起。

5月31日,拜登在白宮接待新西蘭總理,似乎是特邀她來助陣,他表揚了該國在2019年清真寺大屠殺(死51、傷40)後,一月之內即緊急立法的成就: 通過禁止民間擁有半自動步槍以及戰場上用的攻擊性武器。拜登許願對本國的國會努力,但透露將有困難。5月24日德州猶瓦爾迪小學慘案後,拜登夫婦曾親自訪問了該地,以表哀悼。

202224g02.jpg

拜登與新西蘭總理在白宮

然而,佛羅里達州長朗納·迪尚特(Ron DeSanctis)卻作出反向表態,他否決了州議會通過的預算中撥給坦帕灣光芒隊(Tampa Bay Rays)用來蓋春季少年訓練設施的31億,以懲戒該隊把猶瓦爾迪小學射擊事件“政治化”: 他們在事件後發了公告,呼龥終止這類慘案。迪尚特正暖身競選連任,也有意爭取共和黨提名參選下屆總統。

202224g03.jpg

Ronald Dion DeSantis

簡直是麻木不仁,全國步槍協會因疫情停辦了2年的年會卻在5月27-29舉辦了,地點偏偏在德州休士頓。29號該天休士頓郊區偏偏又發生了槍擊案,4人中槍,其中一名駕車狂奔醫院急救室時撞死了一名等待綠燈的摩托車騎士。拜登夫婦也正好在29日當天前往德州猶瓦爾迪小學慘案肇事地點弔唁。這是在上演荒誕劇否?

在全國步槍協會年會上,前總統川普作了標題性演說,將猶瓦爾迪慘案如此運用: “世上有邪惡的存在,並不構成將守法公民解除武裝的理由。”足可媲美俄國妖僧拉斯普丁的除罪術(casuistry): “人必須先墮落才能得救,否則救世主耶穌無事可幹(失業了)!” 川普帶離了議題: 問題在如何防止“不守法”的公民輕易購買槍枝,且無需執照像樂器一般攜帶上路,導致“守法”的良民淪為受害者。犯案者該是心理有病,而不是甚麼“邪惡”,把這類病人妖魔化,反而有助加強信眾武裝的必要,這樣一來,真正的邪惡反而不在放任槍枝疫情的蔓延。

202224g04.jpg

川普在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年會上作了標題性演說

反對槍枝管制是呼籲“勿因噎廢食”否? 駕駛汽車會有車禍,乘坐飛機也會有空難,怕火災就不要用瓦斯,甚至怕摔交就不要走扶梯。這連“間接傷害”都說不上,而是一些統計學上的必然現象。如果這樣,該去適應它,以“常態”之心待之,猶如與病毒共存。但美國的擁槍派卻不用這類中性的辯詞,而是在佔道德的制高點: 擁槍是為了保障公民的自由,是憲法保障的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這和美國在世界各地搧風點火,製造戰端,還自詡“民主的軍械庫”乃同一思路。

美國那些震驚世界的大屠殺案,因為成了驚爆新聞,予人“新鮮”感。那些不見報的則只是“常態”。在美國貧民窟,槍擊乃家常便飯,無“新”“舊”可言,居民早就適應了。換而言之,連每一則驚爆新聞後,引起一輪熱議、甚至國際關注,然後復歸平靜的循環都不會出現。黑人佔美國人比例13%,死於槍擊者卻佔全體55%,一份2017年的統計指出15-34年齡群的黑人乃最大受害群。其次受害率偏高的是西班牙裔。

今年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的《王者理查》是傳記片,描述名人理查·威廉士如何將兩名女兒訓練成世界級網球冠軍。在他未將她們躋登名師的豪華訓練場之前,是在環境惡劣的黑人區網球場練球的,屢遭場外的一群不良少年調戲。威廉士走過去,客氣地說女兒未成年,請他們收斂,卻遭一頓拳打腳踢,打翻在地。他回家後待到晚上,取了一把手槍去找他們算帳,他躲在陰暗角落裡,等待這群人從店家走出來,但舉槍還來不及瞄準,其中一名惡少卻被一位路過者近身地槍擊了,似乎被另一位尋仇者捷足先登。

202224g05.jpg

在治安敗壞區,尋仇和睚眥必報常導致大規模槍擊:全家都在前陽台上乘涼,一輛車駛過,一輪槍擊,就將他們撂倒了。這似乎不算隨機的無差別射殺,不似學校、教堂、大賣場、酒吧、夜店和音樂節這類大舞台上的殺戮遊戲,其新聞價值低得多,其地點也是當局早已放棄管理的“紅番區”,是一個“讓子彈飛”的場域,不論是尋仇或者是朝空亂射發洩,都易讓無辜者誤中流彈。一名受訪問的黑人女子說:她們全家都不敢坐在桌旁或沙發上,而是靠牆坐在低於窗沿的地板上。

然而,在貧民窟裡,發洩殺戮慾的渠道固然較多,難道會減少無差別的隨機殺人嗎?附圖是在芝加哥某貧民區裡的一塊告示牌:“不要射擊在玩耍的孩子們。”平淡如告誡勿當街小便一般,連“必將送官”都不提—這是居民必須承受的生活環境!

202224g06.jpg

“不要射擊在玩耍的孩子們”

美國的文化生態似乎有一個趨勢: 罵人是“X老母者”(motherfucker)、吸毒、家庭瓦解都是先在黑人貧民窟中發酵,然而傳染全社會,看來槍枝疫情亦蕭規曹隨。黑人文化對美國社會自然也有很大的貢獻,例如已取代古典音樂主流地位的當代世界音樂。

美國這個“內部第三世界”是與惡的距離近地突顯了: 貧窮地帶的日常生活,到了富裕社會就成了天塌下來。與惡距離遠則突顯在國際舞台上: 俄烏的殺戮戰場是位於福山認為已達“歷史的終結”的歐洲,因此轟動全球。但美國的“朋友”以色列在殺戮巴勒斯坦人則只見於報屁股,也不是因為它只是發生在一兩日之衝突,以色列蠶食巴勒斯坦可回溯至大半個世紀以前,遠早於俄國蠶食烏克蘭的領土,但既然大眾患歷史失憶症,眼前的小衝突確實不足掛齒。美國夥同另一位“朋友”沙烏地於2015年武裝介入葉門的內戰,把它拖延至今,已造成15萬人傷亡,則似乎沒有新聞價值。

‧‧‧‧‧‧‧‧‧‧‧‧‧‧‧‧‧‧‧‧‧‧‧‧‧‧‧‧‧‧‧‧‧‧‧‧‧‧‧‧‧‧‧‧‧‧‧‧‧‧

2022/6/9

入鄉隨俗

美國目前限制婦女墮胎有期,它已經排在最高法院的議程上。美國目前限制槍枝則無期,因為擁槍受到憲法保障,鐵案如山。婦女墮胎被指控為“謀殺”生命,造成濫殺的槍枝氾濫反倒是受保障的“民權”。限制墮胎只妨礙了婦女的人權(身體自主權),唯有婦女才能懷胎。槍枝限制則是針對男性的,槍枝是美國男性的象徵—連歐洲人和加拿大人皆非如此—它是男性進攻性的體外延伸。完全禁絕槍枝(想都甭想!)形同去勢,限制槍枝則有如強制結紮輸精管!

限制婦女墮胎和抵制槍枝管制同具基督教—或至少是右翼的白人的基督教—背景。基督教認為婦女的子宮在結胎時上帝已植入一個靈魂,因此墮胎是奪走上帝賜予的生命。槍枝在美國右翼政治中亦勢必和上帝扯上關係。川普和拜登爭奪總統大位時曾互相攻擊,川普即曾攻訐拜登: “不相信上帝、不相信槍枝!”。在冷戰年代,美國右翼指控槍枝管制是共黨陰謀,謂彼輩已經滲入政府高層,沒收人民的槍枝是無神論的共黨解除美國人民武裝的詭計,乃顛覆這個基督教國家的起手式。今冷戰已退潮,陰謀論卻在川普年代由瘋狂邊緣擠進主流。

週一驚聞大眾傳媒廣播美國時間5月15日加州爾灣的一所台灣人教堂遭逢大規模槍擊案: 乃一名“中國移民”對“台灣人”心懷憤恨所為。後兇手身分被糾正為台灣出生的移民,歪曲報導本身即足以煽動族群仇恨,卻似乎並非“無心之失”,更似“無知之失”,一個已經變成陳腔的笑話是美國人總把Taiwan與Thailand混淆。

202224g07.jpg

搶手周文偉被制服

換一個角度,索性將這次槍擊案寫入美國集體槍擊案漫長的編年錄,當作一個純粹的美國現象。爾灣的台灣人教堂槍擊案的犯案者週六從拉斯維加斯出發,駕車5個小時,抵目的地過夜,以便翌日在進行主日禮拜時犯案。他離開拉斯維加斯的週六,正值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從他的紐約州南部小鎮駕車3個半小時抵達北部水牛城的黑人區,對一間超市展開大屠殺,造成10死3傷。兩名犯案者皆不嫌長程駕駛,鎖定一個異地的仇恨目標,因此並不符合“隨機殺人”的定義,行兇的武器也是合法購買的。這是美國專有的大規模射擊事件的生態學,不獨台灣陌生,歐洲也學不來。

202224g08.jpg

水牛城超市大屠殺現場

爾灣長老會教堂槍擊案既然並非“中國人”仇殺“台灣人”,沒法羅織成“種族仇殺”,遂被定性為“政治仇殺”。美國較近期的一次“政治仇殺”是2017年美國一批眾議員在維吉尼亞州為慈善募捐打棒球賽作預習,被鐵線網外的一名仇視共和黨的搶手連環射擊,可能有特勤人員在場,只有5人受傷,包括共和黨在眾院的黨鞭。

202224g09.jpg

2017年一隊在打棒球賽的眾議員遭槍擊的現場

美國的總統大位據說受到20年會有一次厄運的詛咒,指死在任上,如果死於非命總逃不脫遭槍擊。雷根總統遭槍擊而大難不死,終於破除了這個魔咒。林肯總統遇刺確屬“政治仇殺”。只在任6個月的加菲爾總統卻是遭同為共和黨但求職不遂的人行刺身亡。也是就職只有6個月的麥金萊總統則是被一名無政府主義者槍擊身亡,無政府主義認為一切政府都是邪惡,在當時鼓起一股行刺各國政要與王室的風潮,美國只是其中一例。舊時代心理學沒那麼發達,至甘乃迪遇刺和雷根遇刺則偵查得妄想症的因素,乃主觀因素客觀化為政治仇恨。美國與槍枝暴力一般泛濫的是蝕骨的孤獨、憂鬱症、妄想症、自我肥腫症、用非常手段刷存在感。

202224g10.jpg

加菲爾總統遇刺

台灣固然有藍綠之爭,但興文鬥不興武鬥。視美國為上國衣冠高山仰止,則韓國瑜和陳時中不知死多少回了。周文偉在島內養成的對台獨的反感為什麼只有到了美國才有發洩的“自由”?這與孫安佐在台時沒起過殺同學的念頭,到了美國後才覺得校園槍擊案很“酷”一般。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