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曾

疫情效應與資本主義的世界體系 ☆來源:孫中曾臉書

♦ 本篇文章轉載自 孫中曾臉書。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5/6

排除政治動作;以及政治利益。

單純地看全球疫情。

我們可以看到第四權是多麽嚴重的被利用。

202020l01.png

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1930年9月28日-2019年8月31 日)的主張,現在看起來特別覺得有意義。

華勒斯坦說:

「資本主義世界經濟是一個歷史體系。因為是歷史的,它就有生命週期,就如其他體系一樣,而且必然在某些點上因為其最終矛盾惡化的結果而停止運作。⋯⋯當體系走向他們的自然死亡時,他們發現自己“轉換”進不確定的將來,而且這種某個層次上的自由不確定性也是令人困惑的。」

華勒斯坦的預視是敏銳的,在時間軸與體系的邏輯上,只要是“歷史的”,就是會腐毀的。“生命週期”只不過是圓融的描繪而已。

中國,無需沾沾自喜,因為,中國是搭上了最後一班資本主義全球經濟的列車,並且無畏地向前衝。這班列車還受綑綁於自由的自由度限制,所以,這是“轉換”的新生嗎!

若是,那在西方就會有第三次的實體革命。若不是,那中國就不過是更有效率的、資本主義世界經濟體系的一個高效列車。

關鍵的環節,是發生在體系中權力的失衡,這權力失衡的狀態,在新冠全球疫情中,已經露出一個可被批判的細縫,就是第四權、批判與修正權力力量的資本利益化,一個可以被操控的第四權;降服在“利益”與“權力政治化“的世界體系之中的“資本主義世界經濟”。

真理,甚至科學真理,都已經失去客觀性的意義與價值,所以,連帶著“自由”、或是啟蒙之光所形成的心靈上投射而出的真理自由,也一併成為各文化體系的少數時,世界經濟的歷史體系--亦即其“生命週期”也就到了一個必須轉換的轉換點上。

所有的政治及其背後的系統,都會過去。

每個個人,只有在啟蒙過的真理與自由之中,才能得到生命的“自在”。

冷眼看新冠全球疫情,有感是記!

202020l02.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