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敬之

內政應該不忌干涉 ☆作者:王敬之

 

2019/6/6 

當今世界各國,交相指責別國“干涉內政”。吵聲是愈來愈多,也愈來愈大。小小地球上擁擠著兩三百個國家,這樣的吵架無日無之,自亦不足為怪。不僅大國強國要干涉小國弱國,即使弱小也處心積慮干涉大強,大家嘴上譴責聲討,心裡視此為天經地義,只要有空子就鑽,不撈白不撈。於是天天喊“不要干涉內政”,天天都在干涉內政。根本原因何在?就在於“內政不應干涉”這句話本身站不住腳。          

把治理國家政務硬分內外,是頗為困難的。孰為嚴格意義上的內政?孰為嚴格意義上的外交?誰講得明白?而且,你的無論是對內或對外的政務,如果真的殘暴到了人天共憤的地步,為什麼別國不能干涉呢?取譬於近吧。莫說昭昭眾目所睹的一個國家,即使普通一戶市井人家,也有其內部事務(家政),照講自家事關別人家什麼事?不應該干涉。但若他家天天發生毆打老婆、虐待孩子,或者其它什麽傷天害理的事,左鄰右舍可不可以出來干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以及“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這些俚語並非正面的話,不足為訓。若説堂堂正正的政治,那麽,我們幾千年前的先哲就明白提出“弔民伐罪”的主張。別國的治人者在傷天害理、作孽百姓,當然應該過問,而且還可以出兵討伐,此之謂弔民伐罪,是名正言順的干涉內政。 

弔民伐罪之事,絕對只可由本國民眾自己為之。誰作這樣的規定?只要是正大光明,就是理直氣壯的師出有名。反之,譬如乘別人嚷嚷鬧鬧的普選投票嘉年華期間,偷偷摸摸下個套、撈一把,那是其鼠偷狗竊的本性發作,即使不逢嘉年華,它也常伸三隻手。現在抓住了黑手,不敢問其偷竊之罪,卻糾纏不休於干涉內政,豈非自找無聊!如今之世,一個重要國家的選舉嘉年華,總是別國切身有關的利益所在,也許比本國內部政治還重要呢,身為外人不能越俎代庖,暗自著急,遂亦出手玩招。華夏古諺有雲:“観棋不語真君子,落子無悔大丈夫。”可惜現今之世的市井上已無正大光明的棋局,日常生活中更無君子和大丈夫的講究,纔會出現這般小人之舉、小人之爭,說不清來道不明,爭來爭去也爭不出甚麽名堂。 

“內政”的準確定義,內的範圍究竟小到什麼程度?大概誰也講不清楚。就以市井小民為例,夫妻關係總是最細小的私事了,可是莽漢毆打老婆天天虐待,就可以成為左鄰右舍的公事,誰都可以過問。所以,與其轉彎抹角研究何為內政何為外交,何者可干涉何者不可干涉,不如直截了當自問有道無道。古華經典講得明明白白:“無道可伐之。”換言之,有道纔可以大家太太平平安安樂樂。或曰,有道無道太籠統了,難以把握。古人不像現代人這樣死心眼兒,非要有條文對照,那麽區區就勉強設想一下有道和無道的界線吧。 

所謂有道的政治,就是把眾人之事管理得妥妥貼貼,大家得以和和諧諧安樂無虞。所以第一條要義就是依隨大眾之私慾,保護大眾之私產,革除強霸侵奪。統治的最高目的是國泰民安,也只能限於國泰民安。千萬莫要追求什麼遠大宏偉的目標。真若是遠大宏偉,也只能是少數精英的興趣,不會是大多數小小老百姓的願望,以少數的志願脅迫大眾同追,永遠都是錯誤的。最忌是掌權者才大氣粗、高瞻遠矚、力超古人、志在千秋、好勇狠鬥、喜搏愛爭,那就糟透了,因為小民苦矣。多數人是不喜歡一天到晚努力奮進搏殺不已的。碰到了英明有為之主真倒楣,還不如昏庸愚劣的暴君! 

別把政治弄得太複雜。古華很聰明,簡簡單單以有道或無道,作為區分善政或惡政的分水嶺。從來不耍任何獨得之秘的高明主義,因為再高明的都不是普通大眾之所懂和所需,所以千年一貫所謂善政和仁政的描寫,無非就是“與民休息”“輕徭薄賦”與“招財進寶”“發家致富”之類迎合大眾所思所想者,決不是揭櫸駭人聽聞、炫人耳目的花哨口號來盜名欺世。

 
 
作者原名亦令,以字行,祖籍杭州。曾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工作二十多年,於70年代末移居美國。在西方石油公司工作十多年,並繼續進修,於九十年代中在洛杉磯加州大學獲博士位。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