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

我身自白馬過臺灣-賴傳恩先生訪問紀錄(下)

♦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1/11  

註定來臺

賴傳恩第一次出海,在海辰輪上載浮載沉,許多同學暈船,嘔吐得七葷八素。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二日下午一點,船終於靠岸,四點下船,老實的賴傳恩這時候才問了碼頭上賣香蕉的攤販這是哪裡,對方回答:「基隆」,賴傳恩又問:「哪裡的基隆啊?」他回:「臺灣啊!」賴傳恩才知道大夥到臺灣了。後來賴傳恩看到報紙上寫,海辰輪在返航回中國大陸時開到上海投共去了。那艘大船能載一萬噸,最後一趟為中華民國服務,是乖乖地把怒潮學生和第十二兵團一部官兵和槍砲送到臺灣。

上岸後在基隆車站休息,然後在半夜搭運煤火車離開基隆到臺北,賴傳恩第一次接觸到這麼燈火通明、金碧輝煌的地方,家鄉蕉嶺都還沒有電燈呢。接著下了火車行軍到臺北縣立新莊國民學校,就暫住在這。十月六日在新莊第一次離家過中秋,中隊長蔣如淼準備了許多學生們沒吃過的食物,像橘子,河南省的學生不知道要剝皮,帶皮一咬,好苦啊!賴傳恩和蔣如淼感情很好,覺得他很能幹,很照顧學生,有個例子可以佐證:怒潮學生到臺灣的第一個過年是在新埔,蔣如淼說學生們第一次沒在家過年,就教伙頭兵殺了兩頭豬,隨便學生們吃。在吃年夜飯的時候,蔣如淼安慰學生們離家不要太難過,講著講著,自己卻嚎啕大哭起來了,這一哭全隊的人都跟著抱頭痛哭。後來這位隊長下部隊跟了鼎鼎大名的王靖之,官階上校。賴傳恩退伍之後去看過他。

十月七日,賴傳恩和同學們一起動身搭火車到新竹縣湖口車站,再半夜行軍,於凌晨六點開進新埔,學生們合唱著〈保衛大臺灣〉,精神抖擻地在新埔鎮民新奇地觀看下進駐新竹縣立新埔國民學校。

賴傳恩剛到新埔時有一個印象,新埔國校的盧仁祥校長跟怒潮學校的柯遠芬校長都講了一口好客家話,令人驚豔。

蔣如淼中隊長要大家不准叫新埔國校的學生「小鬼」,要叫「小朋友」,看到老師要問好,如廁要有禮節,小便入池、大便入坑,弄髒了就掃乾淨。這位中隊長脾氣非常好,從來沒對人生氣,很有文人氣息。因為這樣的紀律,讓怒潮學生跟新埔當地人處得非常融洽。 

有驚無險

怒潮的名聲良好,到第二期還有好多人報考,這就引起陸軍訓練司令孫立人的不滿,便找胡璉來,要求把怒潮併入陸軍軍官學校,胡璉認為怒潮學校是他辛辛苦苦帶來臺灣的,也是他準備反攻大陸實施戰地政務而培養的軍事政治幹部,因而拒絕了這個提議。孫立人便以自己是臺灣防衛司令官,而胡璉是金門防衛司令官為由,要求胡璉將怒潮學校遷至金門,怒潮是這樣才又遷校的。

還有一說,是賴傳恩在《海峽文摘》裡讀到轉述的,三十九年四月一日,蔣經國出任國防部政治部主任,五月一日改為總政治部主任,計畫重建國軍的政治作戰工作制度,怒潮學校形式上設有駐校之中國國民黨代表,學生均需宣誓入黨,是以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為模型,而以三民主義和黨紀強化軍官思想武裝的成功個案,為了因應政工幹部的大量需求,蔣經國在十一月命令總政治部第一組副組長王昇規畫籌設政工幹部學校,同時也想到現成的金門怒潮學校,便向胡璉提議將怒潮學校併入政工幹校,教育宗旨不變,並以柯遠芬為政工幹校校長,但胡璉還是不幹。最後,國防部只允許怒潮辦兩期招生,第二期畢業後就解散。

賴傳恩於三十九年九月七日隨怒潮遷校金門縣金山鄉金水村(水頭)(今屬金城鎮)而在當地畢業後,就被分發到金門防衛軍高魁元第十八軍劉鼎漢第十一師楊書田第三十二團第三營第七連,因怒潮學歷國防部不承認,不能授階,胡璉只好在金門設立了中華民國獨一無二的二等兵超上士軍階給怒潮畢業生。賴傳恩跟著部隊駐守在金碧區後山村(今金沙鎮碧山村)。連長羅衡伯,湖北人,為人正派,精明幹練,有為有守,就是脾氣不好。當年十一月十七日,蔣中正總統要到金門視察,部隊被指派去迎接,賴傳恩個子小,又沒有槍,連長羅衡伯便叫他不要去。後來部隊到機場發現少一個人,趕緊打電話回來,叫賴傳恩跑步過去。賴傳恩沒有槍,羅衡伯就要他先拿衛兵的槍。等賴傳恩跑到機場時,大家都解散了,正在清點槍械,叫賴傳恩趕快繳槍。隊上同志一看彈夾,裡頭居然有子彈,這不得了,就呈報連長、師長,最後到司令官胡璉。幸好胡司令官說:「不予追究。」那幾天賴傳恩一直被連長羅衡伯罵,都沒飯吃。但由此可知,胡璉治軍很愛護下屬。

另一個例子是王靖之的案子,他擔任第十八軍軍官戰鬥團的團長,某次責備了一位士官,這位士官憤而自殺。胡璉一聽,下令不准上報。此時還是有人向上密報,王靖之因此被判軍法一年有期徒刑。蔣如淼在王靖之手下雖然不到四十歲就當到了上校,卻因為這次事件選擇退伍。

在金門待了半年後,第十一師調防臺灣東北角臺北縣基隆市宜蘭縣一帶海岸線,第七連連部在基隆市安樂區大武崙澳仔。賴傳恩瘧疾發作,送醫急救藥石罔效痛苦不堪,賴傳恩想著既然送醫沒用,不如回到連部,至少有伴而不孤單,竟然撐著病體踉蹌走回連部。排長萬松年見狀,想到賴傳恩病發原因大半出於營養不良,便趕緊命令士兵到基隆市區買兩罐魚肝油。沒想到魚肝油一吃,賴傳恩身體就溫暖了起來,竟然起死回生,救回一條小命。賴傳恩瘧疾最早是在蕉嶺發作的,那時他小學六年級,祖母就是熬了十全大補湯給他灌下肚子治好的。

第三十二團第三營同營第八連有一位怒潮同學張雲,河南人,和賴傳恩都是第八中隊的,也生了一場大病。他寫信向胡璉司令官求救,胡璉知道了之後寄了一千八百元新臺幣給他住院治療,可惜錢寄到的時候張雲已經病逝了。賴傳恩盡了同學之誼,和幾個軍中弟兄把張雲埋葬在臺北縣萬里鄉瑪鋉溪畔。張雲年輕的生命殞落在海島,他河南的家人可能永遠不知道張雲去了哪裡。

胡璉對於怒潮學生的學籍問題一直念茲在茲,因為怒潮的學籍未獲國防部承認。胡璉認為這些學生是國家很重要的資產,一定要解決學籍問題,遂要求國防部以金門防衛司令部幹部訓練班的名義讓怒潮學生參加國防部在民國四十一年舉辦的甄別考試。賴傳恩臨時被通知要考試時還在過年期間。當時士兵一個月薪水才新臺幣六塊錢。從澎湖長途跋涉到基隆再搭了車赴宜蘭應試,就沒有錢吃飯了。考完試餓了兩天回部隊,只好趕快去找連長羅衡伯,賴傳恩同行的同學一看到羅衡伯就說:「報告連長,我們兩天沒吃飯,餓死了!」羅衡伯人很好,聽了馬上帶他們去吃飯。

這一次的甄別考試讓怒潮第一期學生得以取得准尉軍階。 

兩岸對峙見聞

民國三十八年十月金門古寧頭大捷以後,中國人民解放軍有一位羅姓軍官藏身在太武山,也是湖北人,躲了三個月。後來有兵發現山裡有炊煙,顯示有人藏在裡面,便搜山捕獲,帶到長官面前問話也都不講,只好把人帶到國防部政治作戰總隊大隊,想透過同鄉、同姓氏的羅衡伯連長溫情攻勢問話,由羅連長帶他到臺灣。一路上他還是什麼都不講。沒辦法,只好送到臺東縣綠島鄉新生訓導處去,利用心戰人員輪班疲勞訊問,他還是什麼都不講,國軍也不槍斃他,最後還是送回臺灣。這個消息來源是賴傳恩在民國四十四年從澎湖回來以後,遇到一位同學,他是綠島人,跟他提到這件事的。最後聽說羅姓解放軍人被馬祖那邊的陸軍兩棲偵察營水鬼隊送回大陸去了。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被國軍遣返的解放軍人忠誠度疑心重重,甚至有加以處決或監禁者,賴傳恩七十年來常常會想到這位令人佩服的羅姓俘虜的安危。

賴傳恩說,我們離島前線的水鬼隊很厲害,還會到廈門去看電影再把電影票根帶回來作證。民國四十六年賴傳恩住在馬祖,營房附近就住著水鬼隊,他們告訴賴傳恩常常游泳到對岸。到中國大陸後,與當地人說話、長相都一樣,因此不會被識破。 

回憶尹俊

賴傳恩在金門的部隊待不久,只有半年,沒什麼工作做。因為澎湖余兆龍第九十六軍軍紀出問題,搞出強迫澎湖防衛司令部子弟學校山東流亡學生入伍的事情,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就調到澎湖接任第九十六軍軍長進行善後。第十八軍副軍長尹俊則代理第十八軍軍長。

有一天,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白崇禧將軍到花蓮打獵,回到宜蘭時碰見第十八軍部隊,便就近到員山鄉營區找尹俊。尹俊對白崇禧直言:「白將軍當初在大陸要是認真點,我們就不會到臺灣來了。」白崇禧為此震怒不已。後來有一次蔣中正總統召見,白崇禧就參了尹俊一本道:「十八軍這麼一個歷史悠久的部隊,怎麼就讓一個土包子擔任軍長呢?」蔣中正一聽,反而要求國防部長郭寄嶠下令讓尹俊真除軍長,這麼一來尹俊就變成正式的軍長了。尹俊後來平步青雲,一路升到二級上將,歷任澎湖防衛司令官、金門防衛司令官、陸軍副總司令以及臺灣警備總司令。

尹俊非常愛護部下,要什麼就給什麼,尹俊對於怒潮學生的問題,都是二話不說一肩扛起,但部隊調來臺灣之後沒有錢,沒辦法發足薪餉,才會發生超上士一個月只有六塊錢薪餉的窘境。當時有些第十二兵團舊屬到臺灣出差,沒有錢就到警備總部找尹俊,尹俊都會資助。賴傳恩一位住臺北縣新店鎮的表哥結婚,曾在尹俊麾下十八軍第十一師陳以惠第三十一團服役,太太在嘉義,想調任到嘉義團聚,寫信來問賴傳恩有沒有認識的人脈。這位表哥在警備總部服務,賴傳恩就建議他直接寫信給總司令尹俊,跟總司令說他是你的老軍長,你是他的老部屬,告訴總司令你的妻小都在嘉義,希望能到嘉義服務。這封信一寫,不到一個月就調過去了。

尹俊很勤勞,經常七早八早就到部隊去巡視。有一次他已經到了部隊,第五連連長都還在睡覺,被尹俊罵得狗血淋頭。尹俊是個很豪邁的人,但沒有讀書,一般做官的都不好意思暴露自己的缺點,他常常勉勵部屬要好好讀書,說自己就是因為沒讀過書,好多事都看不懂,批閱公文都需要部下幫忙。 

駐防東北角,題聯澳底

民國四十年賴傳恩隨部隊由金門調防,在宜蘭縣羅東鎮住了兩三個月,再行軍移防到萬里的瑪鋉。那邊常常下雨,晚上很冷,淒風苦雨,整整熬了一年。在瑪鋉有一次遇到颱風,部隊要搬到大鵬國民學校去避難,賴傳恩不肯,其他人都去了。當天賴傳恩住的茅草屋屋頂塌了一邊,差一點點就把他壓死。

之後再調去宜蘭縣頭城鎮大里里,大里那邊的房子都是茅草屋,駐防期間都在那邊砍樹、割草。後來第十一師海鵬部隊整編,改了番號變成第十七師。整編完之後賴傳恩先是被編到五十團四二迫砲連,過了幾個月又調到戰砲連,連長劉劍虹是曾在民國三十八年徐州東雀莊之役力抗解放軍而榮獲青天白日勳章的戰鬥英雄,但官運始終不佳,原因也出在脾氣不好,據說曾在政工幹部學校打過架,蔣經國一次到了金門,很驚訝青天白日勳章的戰鬥英雄怎麼還在基層,這才讓劉劍虹有了機會當上連長。賴傳恩原先跟著戰砲連駐在臺北縣瑞芳鎮,後來又移防到貢寮鄉的澳底。澳底戰砲連駐地那邊一大片楓葉林,連長劉劍虹閒暇時,就帶著官兵把當地環境整頓一番,建涼亭、修剪樹枝。六角亭建好了,劉劍虹認為缺少了一點文化氣息,便向官兵們徵求對聯。賴傳恩題了一副,「變荊棘成樂園,雙手萬能」,下聯是「化荒野為綠洲,人定勝天」,深獲劉劍虹讚許,就找了寫得一手好字的刻了上去了,這座亭子現在不知道還在不在。 

獻身教育,桃李滿臺

賴傳恩在部隊服務到四十六年,適逢國軍整編,整頓戰力,要汰換老弱兵卒,賴傳恩得過瘧疾,上級調查部隊人力時,人在臺灣受訓,被誤報為住院,就被列入了退伍名單。

賴傳恩對於教育工作心生嚮往,便去參加了教育人員檢定考試,從此踏入了教育界,他也經由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的特別入學管道,獲得臺灣省立師範大學和臺灣省立花蓮師範專科學校的入學資格,但因工作、學業不易兼顧,加以已經考取教育人員,也就不再占用師大名額,放棄入學。賴傳恩的教育履痕 踏遍全臺,在基隆市、屏東縣、臺北縣、宜蘭縣、彰化縣等地擔任過國民小學、國民中學或高級中學教員並長期擔任行政主管,六十二年後考取校長,先在新竹縣擔任督學,後奉派兼任新湖國民中學校長,而後因為決定在楊梅建家,便到桃園縣立北湖國民小學擔任校長,再轉任埔頂國民小學校長到退休。桃園、新竹一帶分布客家人,這是最像他故鄉蕉嶺的地方,也成了他的新故鄉。

蔣經國總統開放臺灣人民赴中國大陸探親後,賴傳恩在民國七十八年八月二十六日終於回到蕉嶺已消失的白馬鄉。父親賴士蓮病臥在床,骨瘦如柴。弟弟因為是臺屬,被下放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庫車縣支援開墾,一家人終於得以短暫重聚,一切恍若隔世。賴傳恩回來臺灣一週後,父親便去世了,他就是撐著一口氣,盼望著再見到兒子一面。

賴傳恩現在眼力雖然不行了,仍勉力用放大鏡看書、寫札記,少年時代蕉嶺土匪肆虐的情景歷歷在目,現在這些人都是蕉嶺的老革命了。他認為,要認識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興起的歷史,就是日本學者高島俊男所寫的《中國大盜賊:成王敗寇的潛規則》一書講得最透徹,那正是一場盜賊戰勝仕紳的戰爭。 (本文完結)

民國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五時三刻

臺北晴園 

 

相關閱讀:  我身自白馬過臺灣-賴傳恩先生訪問紀錄(上)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