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基

張文基 港動亂 美中衝突加劇 誰企圖破壞世界的和平繁榮? ☆作者:張文基

♦ 本文內容轉載自: 中美論壇專刊 US-China Forum (Chinese)

 

2019/8/17

世界動盪的根本原因

最近一周世界各地都傳出動盪不安的消息:美國發生了三起大規模的槍殺無辜百姓事件,香港和平示威演變成不間斷的暴力冲突,美俄廢除中程導彈條約,川普升級美中貿易戰規模導致股市大規模波動,等等。 這些事件的發生有各自特殊的原因,也有不同的訴求,但是整體來看卻清晰的顯示了世界正在步向大動盪、大衝突的結局。 絕大多數人都渴望一個和平繁榮的世界,然而,為什麼事與願違? 為什麼1991年蘇聯及東歐共產政權崩塌以後世界更動盪不安,貧富更兩極化? 各地的領導者,特別是做為全球唯一超強的美國必須深刻檢討。 

近年來美國的槍擊無辜平民案件層出不窮,濫殺者必須被嚴懲,然而如果簡單的完全歸咎於槍支管制問題、或白人種族主義、或精神病患、等等, 而不就美國政策所造成的內部撕裂問題做深刻的檢討和改進,則類似悲劇只會加速發生。 

德克薩斯州埃爾帕索槍擊案嫌疑人克魯修斯在作案前通過美國一個線上論壇上分享了他的一篇「檄文」,題目是《造成災難的真相》 ,顯示出他絕對不是一個瘋狂的、沒有思想的人,而是對美式民主絕望的反應,他說「美國正在從內到外腐爛,而和平手段阻止這一切似乎幾乎是不可能的。 令人不快的事實是,我們的領袖們,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幾十年來一直讓我們失望。 他們要麼沾沾自喜,要麼捲入了我們歷史上對美國公眾最大的背叛之一。 」
威脅世界穩定的最大因素之一就是伊斯蘭激進的原教旨份子,他們的偏執、殘忍都是文明世界所不能容忍的,然而,當你看到一波接一波的年輕人以引爆裹身的炸彈撲向美軍時,必須反思是什麼造成他們對美國的深仇大恨? 美國必須檢討從1980年代以來的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伊朗政策,它們所造成的惡果至今仍危害著當地人民和美國人民的利益。 
最近香港的反《逃犯條例》事件的變質惡化和台灣內部圍繞是否要成為美國反中的棋子的對立,都顯示西方勢力正企圖轉化兩地因經濟成長減速,社會財富分配不公的內部矛盾成爲 「西方普世價值路線」和「中國制度和路線」的矛盾。 然而,港臺人民必須瞭解美式民主已經變質成為了替少數金融寡頭謀福利的工具,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民正在貭問:爲什麽美國這個曾經偉大的國家變得越来越糟?
我是美國憲法所標示的民主制度的擁護者,認同深受歐洲啟蒙運動思潮,追求真善美和大愛,的影響的美國立國精神。 美國的憲法序言中對美國的立國原則作了最好的敘述 : 建立聯邦的基本目的是為了促進國民和其後代的普遍福利並確保自由的福佑。 然而,經過四十多年的親身觀察,終於醒悟美國今天的制度變成只為金融寡頭和他們所建立的綿密的,以軍隊-國防工業複合體 爲代表的利益集團服務,是不可持續的! 

艾森豪總統離職前的警示

對於美國立國精神和它所面臨的威脅,美國二戰時偉大的軍事統帥,故總統艾森豪在1961年1月17日的離職演說裡發表了他發自肺腑,永垂千古的箴言:

  • 美國今天是世界上最強大,最有影響力的,最有生產力的國家。我們當然以這種卓越地位為榮, 但我們認識到, 美國的領導地位和威望不僅取決於我們無與倫比的物質進步、財富和軍事實力, 還取決於我們如何利用我們的力量來維護世界和平及 人類的福祉。
  • 我們這個世界越來越小,必須避免它成為一個可怕的恐懼和仇恨社區, 而是成為相互信任和尊重的引以爲傲的聯合體。 這樣的聯合體必須是平等的。 最弱者必須像我們一樣滿懷信心地來到會議桌前, 受到我們的道德、經濟和軍事實力的保護。

不幸的是過去卅年美國走的是相反的霸權道路

當我們透視社會的未來時, 我們, 以及我們的政府,必須避免只為了我們今天而活的衝動, 去掠奪明天的寶貴資源。 我們不能抵押我們子孫輩的物質資產, 而不冒失去他們的政治和精神遺產的風險。 我們希望民主能夠為子孫後代生存下去, 而不是成為明天的資不抵債的幽靈。

  • 在韓戰之前, 美國沒有軍備工業。 我們製造農具的工廠可以, 根據需要轉而造劍。 但是, 我們不能再冒這種緊急時才進行應變式國防的危險。 我們被迫建立一個規模龐大的永久性的軍備工業。 此外, 還有350萬男女直接參與國防建設。 我們每年僅在軍事安全方面的支出就超過了所有美國公司的淨收益。
  • 這個龐大的軍事機構與龐大的軍火工業的結合體在美國是新的經驗。 每個城市、每個州議會大廈、每個聯邦政府辦公室都感受到了它對經濟、政治、甚至精神層面的影響。 我們認識到這一發展的迫切需要,然而, 我們決不能不理解其嚴重影響。 我們的辛勞、資源和生計都牽扯其中,我們社會的結構也是如此。
  • 在政府委員會中,我們必須防止軍隊-工業綜合體獲得不必要的影響, 我們決不能讓這種結合的份量危及我們的自由或民主進程。 只有警覺和知識淵博的公民全體才能迫使“龐大的工業和軍事國防機器”與“我們的和平的方法和目標”達成適當的平衡。
  • 近幾十年來的技術革命, 也是導致我們工業-軍事態勢的徹底改革的主要原因。 在這場革命中, 研究已成為中心, 它也變得更加正式化、複雜和昂貴。 越來越多的研究是由聯邦政府執行,支持或根據聯邦政府的指示進行。在尊重科學發現時, 我們也必須警惕公共政策本身可能成為科技精英的俘虜的危險。

軍隊-國防工業集團”控制美國的實例

不幸的是將近六十年後,艾森豪總統所擔心的事都發生了,金融寡頭集團借著控制美元發行權和分配制度完全腐化了原來充滿理想的美國,將一個勤奮依靠個人努力、奮鬥、創造財富的國家變成一個貪婪、享受、只顧眼前利益、忽視長期投資發展、 制度性腐敗的國家。 今天美國傳統獨立的行政、立法、審判及媒體大多被金融力量所控制,這也就是為什麼今天美國的許多民眾普遍認為不合理的政策都不能改革的根本原因。 一個最深刻、最明顯和最根本的危機是美國的聯邦赤字,國債危機,和聯儲會必須靠無休無止的濫發美元這種不可持續的手段來維持經濟的運轉。 這是人人皆知的萬惡之源,造成美國社會各種各樣的問題。

以2019年的聯邦預算為例,總預算是4.407兆(萬億),預計總收入是3.42兆, 赤字是1兆。 扣除社安、醫保、國債利息等強制性支出,可支配的支出僅有1.2兆,其中有關軍事方面的預算是8930億(包括國防部基本預算是5760億海外軍費1740億及其他部會內的軍事有關預算)。

美國今天的聯邦債務約22. 6兆,是GDP(21.3兆)的1.06倍。 歴史上的最高值是的1946年(二戰後美軍復原)的1.19倍,之後迅速下降到1974 和1979的最低值0.31。1960年時爲0.63。 事實上美國的實際債務如果包括聫邦政府承諾的義務開支,諸如醫療保險,社會安全福利,聫邦退休金,等等,估計在100兆到211兆之間。 美國政府是既無力,更是無心償還這些債務。 

2016川普是代表美國被拋棄的傳統中產階級的訴求,希望改變過去卅年錯誤的政策和路線而當選的,當時他信誓旦旦説在他任期的八年內要消除聯邦債務,然而兩年來赤字、國債高升,7月22日更與參眾兩院兩黨領袖合作,調升國債上限, 達成今後兩年預算協定。新法案基本廢除了2011年通過的强制限制聯邦預算法案。其結果不僅是聯邦赤字擴大,更代表放棄了財政紀律,加快美國的衰落和貧富差距,將無可避免的會擴大美國社會的不稳定。 少數受益者之一就是60年前艾森豪總統所警告的 「軍隊-國防工業綜合體」。要想體會到主導美國的隱形的關系網的運做,就讓我們檢視改革者川普的國防部的重要官員們。

川普的第一任國防部長,深受精英和普通軍人敬重的前陸戰隊四星上將馬蒂斯,根據他被提名時向政府道德辦公室提交的一份財務披露, 他的身價高達1000萬美元,絕大多數是退役後的三年從五角大樓的第四大承包商,通用動力公司,和其他國防工業巨頭處獲得的。 他退役後擔任通用動力公司董事,除了242,000 美元的直接報酬外,擁有60萬至125萬美元的股票和期權。 此外,2016年他從20多家企業獲得了諮詢費或酬金, 其中包括國防承包商諾斯羅普·格魯曼的2萬美元、高盛的2萬美元和花旗公司的2萬五千美元。 學術界也非淨土,作為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傑出客座研究員, 他也得到了超過419,000美元的報酬。 

馬蒂斯辭職後,擔任代理國防部長一職,本來被提名接任馬蒂斯的原副部長派翠克·沙納漢,上一個職位是波音公司高級副總裁。 沙納漢在國會面臨困難而退出被提名人後,陸軍退役中校,原任陸軍部長,前國防工業巨頭,雷神公司的政府公關副總裁馬克·埃斯珀繼任爲國防部長。 五角大樓第三號負責人約翰·魯德曾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和雷神公司工作, 而接替埃斯珀擔任陸軍部長的裡安·麥卡錫則曾為洛克希德公司工作, 負責F-35專案。 

去年有645名政府高級官員(大部分來自五角大樓), 卸任後加盟20家主要國防承包商。 今天, 高級將領很少看到真正的戰鬥, 因為自1952年以來, 沒有一個有價值的對手挑戰過美國, 相反, 關鍵的戰鬥一直在華盛頓的走廊和後臺進行。 
大家都知道, 90%的"國防"開支與國防無關。 例如, 專家估計, 只需300枚核武器就能提供有效的威懾,然而,我們有4000多個。 今天,五大國防承包商,波音、洛克希德·馬丁、雷神、格魯曼和通用動力的負責人, 他們每年平均賺得2000多萬美元,幾乎每一分錢都來自納税人。洛克希德·馬丁一家公司獲得的美國軍事合同總值超過英國、德國或者日本的全年國防預算。 

1913年聯儲會成立後,歐洲金融寡頭們轉移到新興的美國,改變了美國的立國傳統。金融寡頭的目的是創造一個類似歐洲從前的貴族階級以便長期的維繫他們新貴族群的利益,一般人民的利益是次要的。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傳統的保守主義人士及民兵組織是他們重要的打擊目標。他們的夢想是建立一個全球性的金融帝國,因此必須搬開任何攔路石,不論是主權國家還是國家集團。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需要:1.取得控制金融和貨幣發行的權力。 2.建立理論基礎,透過金錢控制或影響學者,智庫和媒體,主導思想領域的軟實力。 3.借助金融力量逐漸控制美國政界的兩黨精英,艾森豪可能是最後一個獨立於他們之外的美國總統。 4.必要時以武力摧毀一切可能的敵對勢力, 透過對軍隊-國防工業的控制,除了直接的經濟利益,更重要的是利用武裝力量摧毀或征服任何反對力量。 這就是造成今天世界矛盾的根本原因!

美中合作才是出路

八月一日川普違背了他在大阪G20峰會所展示的美中貿易戰休兵的承諾,晴天霹靂的宣佈將於九月一日對剩餘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物加征10%關稅,之後,中國也宣佈反擊措施,造成世界股市的大跌和震蕩,將對世界經濟投下極端不穩定的變數。 如果情形繼續惡化,美國經濟可能進入蕭條期,必將衝擊川普的選情。 

八月二日美國宣佈正式退出1987年的美俄中程導彈條約,這將直接威脅歐洲的安全穩定。 之後,美方透露將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劍指中俄,將直接危害亞洲的穩定平衡。 台灣又傳出可能接受美導彈布防的消息,果如此,將迫使中國採取激烈有效的舉措應對,台海局勢將不必要的進入緊張狀態,這絕非台灣之福! 

美國政府中以新保守主義者爲代表的激進派不能面對美國自己過去的政策失敗是造成美國所面臨的各種困難的主因,而企圖轉移民眾視線將問題歸咎於中國,並公開扯下自由法治的假面具,超出貿易範疇,對中國展開全方位的打擊,而中國也必將拋棄幻想全面迎擊。 兩國分道揚鑣長期對抗絕非兩國之福,如果激起中國民眾的同仇敵愾之氣,也許更會加速中國的發展,提前超越美國。 川普必須回歸競選時的初衷,否則將嚴重危害他的忠實支持者:農民、製造業工人、投資者、進口商人、一般消費者的利益, 而失去2020大選。 

部分美國精英希望打敗並全面壓制中國,但是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终必須理智妥協。今天世界面臨結構性和思想性的危機,而和平解決危機需要美中建設性的合作! 美國的建設性壓力可以促進中國的進步,同樣中國的壓力可以幚助美國民主擺脫金融寡頭的控制回歸憲法精神。 對於港臺而言,任何企圖破壞美中合作的想法和做法將陷兩地人民於萬劫不復之境地!

 

 

web-qr中美論壇.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