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基

“黑人命也是命”運動對華人的啟示以及後川普時代的兩岸關係 ☆作者:張文基

 

2020/6/22

 

抗議運動進入第二周以後警民都回歸溫和理性的正道,參與群眾也包括各個族群,地域延伸到中西部傳統的共和黨州及小城市,顯示美國人民普遍的反對種族歧視的良好願望。而且,這個訴求迅速擴展到世界許多地方,證明平等、平權是全人類共同的追求。

短期內美國兩黨一定會在技術層面做一些修正,更嚴格的約束員警濫用權力,更迅速的懲罰和淘汰一些屢次犯過度執法的警員…。然而,這些治標的措施絕對不能消除動亂,因爲美國的根本問題是過去40多年的新自由主義思維!

但是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要表逹一些令我憂心的華人的反應,爲什麼一向以追求人權爲號召的港臺青年卻集體失聲?而在美華人不少也持有與美國極右翼力量同樣的論點,對抗議活動持負面的態度,我覺得必須嘗試回答一些他們的關注。

一、佛洛德是罪犯,不是英雄,示威者不應該將他捧為英雄

他是罪犯,而且是慣犯,但是他罪不至死,更不應該以這種方式死去。但是由於他死亡的過程被全程錄像,他成爲廣大人民,特別是年青人和非裔族群長期不滿的象徵,但是很少人會說他是英雄。

二、反對妖魔化員警及執法人員,反對“斷絕員警經費”,因而反對“黑人命也是命”運動

美國法律對員警的行為是有嚴格的要求,但是美國有萬餘員警機構,各地員警的實際執法方式也相差甚大,但是至少在南加州的各警局對所有違法行為的處置方式是沒有歧視性的。 絕大多數員警都是奉公守法的,不能被全面妖魔化,斷絕員警經費是少數極端人士的訴求,不可能成功,但是執法過當的員警必須受到懲罰也希望因此帶動改革!

 三、當今的美國有無制度性歧視? 黑人在求學,就業,升遷有沒有受到歧視? 如果沒有,黑人是否須要反求諸己而不是示威和要求?

自從1960年代的民權運動以來,美國法律上就不允許對特定族群的歧視,而且聯邦對歧視性的犯罪執法甚嚴,對黑人權益的保障更是政治正確與否的標桿。 但是,五十多年來儘管一些黑人精英在政治界,軍界,體育界,商界,法律界... 展露頭角的大有人在,但是作為一個佔美國人口11.3%的族群卻僅佔國家雇員的1.4%,而犯罪率、性病率、貧困率、死亡率及新冠病毒的感染率卻是人口比率的3-5倍!

這些客觀的事實從大的角度反映了黑人的處境,而貧困及沒有前途又加大了黑人的犯罪率。男性黑人的高犯罪率又加深執法人員面對他們時的不安和警戒,有時採取過度積極的保衛措施,導致許多黑人在員警執法過程中死亡的事件。事實上“黑人命也是命”運動這場運動開始於2013年。2012年2月美國非裔青年崔溫·馬丁(Trayvon Martin)被槍殺。次年,開槍的歐洲、拉丁、非洲混血裔社區自衛巡邏員喬治·齊默爾曼(George Zimmerman)被判無罪,社交網絡上發起了 #BlackLivesMatter 的話題。2014年弗格森騷亂中的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和紐約市的埃裡克·加納(Eric Garner)喪生,這兩起非裔美國人的死亡所引發的街頭遊行使得“黑人的命也是命”獲得了全國性的關注。這些不幸的累積終於因佛洛德之死而爆發。

黑人問題有複雜的歷史和經濟原因,但是越來愈多的黑人也意識到必須審視自身的問題而不能完全的用被歧視的歷史做為藉口。

四、拒絕支持“黑人生命也是命”因爲“ ”

最近許多人提出“All Lives Matter”來反對 “Black Lives Matter”,表面看起來很正確,因爲沒有人反對“所有生命都是命”,然而,過去500年,白人主宰世界,歧視、虐待、壓迫其他民族,他們生命的價值從來沒有受到其他族裔的否定,他們豈能繼續壓制被壓迫的民族覺醒的呐喊!我們不要忘記歴史上的排華事件,和最近在商業甚至學術領域針對華人的不公平事件,以及二戰時將日裔美國公民放入集中營事件,都是種族歧視的例子。最近南加州Torrance市發生的白人婦女對亞裔人士,包括華裔,多次喊出滾回去的系列事件再次提醒我們白人種族主義的幽靈從未散去,我們不但要支持BLM也要喊出“Asian Lives Matter”“Chinese Lives Matter”的ABC運動。

我在美國50年了,當我剛來美國的時候,那時候的美國社會第一點很富裕,第二點很勤勞,並且非常友善。

我在加州理工做研究生的時候,一到不久Pasadena的社區組織如扶輪社等等,他們就招待各國留學生在假期間到美國各個地方,像大峽穀各地方去遊玩參觀,住在美國中上階層人的家裡,那時候感覺到美國是非常的包容,而且是非常正面的!

那為什麼在50年以後,我們看到美國是每況愈下,我舉簡單的幾個例子,第一個就是說,美國原來是一個勸奮,是注重務實科學發展,用科學技術來帶動國家進步的力量。

社會的結構是鼓勵你儲蓄,而且鼓勵長期的投資,但是幾十年以後呢,現在大家所關心的都是短期利益,美國的華爾街或整個的經濟制度結構都是關注短期利益,老百姓基本上只熱衷於投機,所以整個情況造成了一個大家不想儲蓄,只想如何借錢如何消費,這是一個根本性的不一樣,這個不一樣造成今天美國各種各樣問題。

美國的制度的腐敗是從美國的經濟制度腐敗開始!

黑人的困境主要也是經濟原因,從民權運動以後到1978年間黑人的收入和資產都逐步改善,但是從1978年後基本上沒有進步,這和美國的技術工人階級和美國農民階級的遭遇類似,主要原因是自從美元和黃金脫勾後,石油美元機制建立後,新自由主義思維主導了美國,開始無節制的發行美元,狂借世界各地的資金應付美國狂升的國債,並掠奪世界各地資源,直接導致產業外移,經濟成長過度依賴少數的新科技創新、金融投機、和資產的表面膨脹,使得人民拋棄了勤儉、儲蓄、基礎建設、長期投資等的傳統美德。 爲了維護少數金融寡頭及為其服務的“精英階級”的利益,不惜四處發動戰爭導致了世界動盪、貧富懸殊!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們其他族裔,包括華人、印度人,都可以向上攀升? 簡單說:

一、許多新移民者是在母國受過高等教育,比較容易搭上新科技和新金融的列車。

二、其他族群有比較強壯的大家庭支援,因此容易集資第一桶金,趕上美國資產狂漲的大潮。

黑人維權活動不是華人的敵人,而是朋友!事實上今天華人受益於1960年代的民權運動很多,否則絕大多數的華人不可能移民美國。控制美國的金融寡頭集團承襲了英帝國的分而治之的策略,轉移美國問題的真正原因。這些力量在過去幾十年來一直製造分裂,在國際上,原來是反共,後來反恐,反非西方民主價值國家,現在反華,在國內製造黑白衝突、警民糾紛、大學入學標準等等。 我們必須問為什麼? 誰是真正受益者? 顯然不是黑人,也不是員警,更不是一般老百姓!美國的根本問題是價值觀的問題,一個具體表現就是金融制度的腐化問題,希望這次病毒危機和佛洛德問題,可以促成一個全面反思的機會。

過去幾年的世界發展顯示美國現有制度將面臨大調整。 在調整的過程中,美中關系將面臨重大衝擊,美國華人,不論來自何處,政治傾向如何都將受到衝擊,支持民權活動不單是正義的,也將是保護我們的最好方式。 而美國的憲法精神是保障民權和全民普遍福利的,沿著這條路走才是正途。

明年一月後白宮很可能會換主人,主導對華政策的極右力量也將離職,中美關係的不確定性將會降低,因此新政權可能降低在台海製造危險的挑釁行為,但是只要美國不徹底拋棄承襲英國帝國主義的新自由主義思維則中美關系不可能改善,而一個不穩定的美中關係絕非台灣之福。

然則,中美關係能改善嗎?兩岸關係能改善嗎?改善的唯一希望就是必須找到基本共識。美國必須不忘初心,回到美國建國時期到美國的內戰以後的美國大發展的時期,那個時候的一種精神,保障民權,追求普遍福利,而非少數人的福利,反對帝國主義,回歸到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之一的林肯所講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共和國。而且用科學的方法改進生產力,創造財富。我想這其實跟中國人民最近一百多年來的追求是相同的,也和習近平所宣示的不忘初衷,為人民服務,和中國大陸所宣示的全世界共用共建共同發展,建立人類命運的共同體的理念沒有本質的差異!而這也是中華民國的立國精神!

今天所需要的是彼此真正的對話,希望在人類面臨共同危機的2020年能激發人民的覺悟,擺脫金融寡頭所營造的錯誤思想和制度的束縛,這才是未來的希望!

 

張文基| (美國)中美論壇社社長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