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漢

數字經濟將重塑人類文明,新的階級矛盾與壓迫正在湧現 ☆來源:觀察者網

♦ 本文轉載自 觀察者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10/26 

朱雲漢 | 臺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

 

【導讀】 10月10日,在北京舉行的“第四屆世界政治前沿對話—政治思潮與世界政治變遷”學術研討會上,臺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指出了數字經濟的殘酷現實,以及“演算法吃人”等現象。目前,數字科技革命最緊要的事情是建立數字經濟時代的新社會契約,並且開啟零邊成本社會,塑造新階級結構。

line.png

朱雲漢:

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在“政治思潮與世界政治變遷”研討會上應邀做主旨發言,很高興能和大家在雲端見面。我今天想和大家報告的主題是《數位文明時代對政治思潮創新的呼喚》,這是一個非常宏大的課題,我今天是抛磚引玉,希望能夠激發同行們對這個問題的一些思考。

人類社會在歷史的十字路口:數位技術革命將重塑人類文明,所有社會都面臨路徑與制度選擇難題

我個人的一個基本觀察是,人類社會現在正在一個歷史的十字路口,數字科技革命會對人類社會帶來根本性的、全面性的變革,而且發展會非常的快速。所有社會都會面臨社會制度選擇還有發展路徑這道難題,可能通往兩個不同的發展終點:黑暗或者光明。而且我們並不能保證數字科技革命會通向光明,有很大的可能是向黑暗的方向逐漸發展。

因為如果放任全球資本主義體制作為一個主導力量,由資本主導數字科技的應用,我們可以斷言跨國壟斷性數字資本必然取得支配社會和操控國家的權力,就會導致更嚴重的寡頭獨裁以及社會不公正、貧富兩極分化,同時,也必然會拉大發達國家和落後國家之間的鴻溝,甚至會嚴重威脅全體人類的可持續發展。

但如果說我們有能力、有新的指導思想,能夠設計出更周嚴的、更理想的一種新時代的社會契約,以及樹立必要的全球性規範和治理機制,讓數字科技帶動的生產力爆發出巨大的普惠效益,再加上如果我們能夠實現以造福人民為核心的超級透明社會與超級智慧政府,我認為人工智慧革命是很有機會將人類帶往共同富裕、和諧社會與數字社會主義的大同世界,這是我的一個基本觀察。

新的階級矛盾與壓迫正在湧現:數位經濟與全球化正在塑造新階級結構

但是今天,我們已經面臨著新的挑戰,甚至是危機。過去20多年,數字科技發展非常迅速,特別是在一個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架構下,科技發展在產生新的作用,那麼就出現了新的階級矛盾和新的壓迫形態。

所以有些社會學家認為,今天已經在全球範圍出現一個階級結構,而這個階級結構和以往工業社會的階級結構不完全相同,它淩駕于管轄權處於割裂的、分散的、各自為政的國家單元之上。

在這個架構之下,出現了極少數、在人類社會裡占1%甚至0.1%的跨國富豪階層,他們有全球行動力,可以在全球範圍內累積財富,而且可以穿越國界,影響到每一個國家的政治,操縱每一個國家社會基本的遊戲規則。同時,這些富豪們又可以讓自己擺脫傳統的社會責任,這是一種極為尖銳的社會矛盾。

與此同時,傳統的一些社會階級階級,尤其是我們一般說的中產階級、白領以及藍領,實際上他們的數量相對來說都在削弱,而且出現大量在底層的低度就業或者是半就業半失業狀態的無產階級,還有些社會學家把這類人群稱之為——“朝不保夕無產者Precarious Proletariat)”。尤其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大量傳統的白領和藍領都淪落為“朝不保夕無產者”。

根據一項研究,2018年在美國就業市場高達38%的勞動者屬於朝不保夕無產者,他們沒有全職工作,沒有勞動條件基本保障。大多數人都是論件計酬,論時計酬,今天有活,可能明天就沒有活,並且所有的工作對於他們來說都是激烈的競爭,你不幹別人幹,這樣你能夠要求的報酬都是被壓到最低,壓到你生存邊緣可以接受的水準。

而且在全面數位化的全球經濟時代,實際上這種處境對於富裕國家的勞動階層來說更是非常淒慘,因為這些勞動階層不僅限於和國內朝不保夕的無產者競爭,還要跟全世界有類似技能的人要競爭,也就是說現在移民根本不需要真正的實體的移動,他線上上就可以攬活,就可以搶工作,這些我們把他稱之為通訊移民(Telemigrans)。

比如說一份英文編輯工作,誰來攬這個活,可能在美國、在英國,但也可能在孟加拉、在菲律賓,這樣一來就可以想像,朝不保夕的無產者處境會非常的窘迫,更不用說在不久的將來,有很多大量白領的工作,當然還包括大量勞動形態的工作,可能都會被智慧型機器人或AI所取代,這是一種非常令人擔憂的社會發展趨勢。

數字經濟的殘酷:“演算法吃人”,臨時工都是演算法的奴隸(Slave to Algorithm)

我們也看到一種新的壓迫方式或者說新的壓榨形態——“演算法吃人”。我們知道,美團的外賣小哥們沒有勞動合同法的保障,也沒有交社保,可是這些外賣員生活的狀態是分分秒秒都被演算法壓迫的喘不過氣來,而且這個現象全球皆然。

但另外一方面,有一批極少數的人,能夠在數字經濟時代快速獲得天文數字般的財富。從2013年到2020年,據美國所上市的500大型企業的總市值報告稱,其中5家企業,而且都是圍繞數字經濟,都擁有壟斷性的數位平臺或數位科技,包挎蘋果、穀歌、臉書、亞馬孫與微軟,他們的市值增長的最快,而且這5家的市值就相當於500家總市值公司的20%左右。到了2021年市值占比已經高達23%,也就是說過去美國股市上的榮景,基本上由這些公司撐起來的,這就是資本和財富加速集中的一個明顯證據。

 202147c01.png 

壟斷性數位資本主義必然導致財富加速集中。

數字經濟時代的難題:如何節制超級科技“巨獸” 

所以現在在美國和歐洲,都在思考如何節制超級科技“巨獸",有些學者認為說,如果不去節制的話,數字經濟往前發展的話,財富的集中程度會超過人類過去所有的想像,而且他們會把數字經濟所有潛在生產力的增長,都轉化成自己的利潤和財富,而且這些“巨獸會大到無法監管,大到可以操控政治,可以威脅民主,而且會輾壓競爭,扭曲市場競爭規則,競爭者不是被這些公司消滅,就是被收購。 

202147c02.png

“經濟學家們”來源:Kal Cartoons 

所以,當前所有國家最急迫的課題是怎麼樣重新去設計一套法律體制,一套產權的新規則,一套新的社會契約,能夠引導包容與公正的數字經濟。當然這並不容易,但是這個課題已經迫在眉睫,需要我們來嚴肅面對。

也就是說在數字經濟時代,一定要有效保障每一個人的數位資產權利,而且一定要有機會能夠參與數位資本收益的分配。否則的話,財富的扭曲以及兩極化的問題會越來越嚴重。

建立數字經濟時代的新社會契約

防止數位資產的獨佔,尤其是防止提供超級數位平臺的科技“巨獸”隊數字資產的濫用、操控於壟斷。如果不能優先節制,AI科技會導致更加扭曲的社會權力結構于財富分配。

禁止個人數位資料被濫用,導致個人或他人權益被侵害。個人有權查詢所有源於自己的(或被保護的未成年人的)數位資訊,設定使用權限。

確立數位資產的集體所有權,數字資產比石油黃金更加珍貴。取之于社會成員的數位資料當彙集成各種屬性的大資料後就是集體資產,規模越大價值越高,利用這些集體資產所創造的巨大經濟效益,應該透過有效而公平的分享與共用機制,回饋給所有貢獻數位資料的社會成員。

保障眾人的集體數字產權就是保障基本人權,集體數字資產的支配權與受益權就是數字文明時代的基本經社人權。

未來的區塊鏈技術可以記錄各種屬於集體數位資產的採集,使用與交易過程,以及追蹤器創造的附加值如何分配。

數字科技革命將開啟零邊成本社會,將催化資本主義的逐步式微

我們也可以很樂觀的預期,未來數字經濟時代,因為傳統生產要素的(土地、勞動、固定資產)在生產過程中的重要性在不斷下降,而無形資產(信用、大資料、知識、軟體、AI程式)將會成為最關鍵的生產要素。 

202147c03.png

零邊際成本社會。來源:sonnenseite 

無形資產的複製成本是零,生產力可以無限擴充,邊際成本會接近於零,稱為零邊際成本。只要沒有壟斷,價格會不斷下降。

這將會解決人類社會一個巨大的發展難題——稀缺,以後可能很多領域生產要素沒有稀缺問題,因為它可以無限延伸,可以無限複製,而且它的生產力增加過程中,機會成本是接近於零。

這樣一來,它會催化資本主義的式微,會改寫現在所有的經濟學教科書。實際上,它會讓人類第一次實現通往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社會主義社會、大同世界這樣一種理想的狀態,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就看有沒有好的社會制度去實現。

數位資本個人基本股權

所以我在這裡反復強調,未來的數位文明時代,數位資本是個人的基本權利,就像以前農業時代的“耕者有其田”,這樣才能立足平等,未來也是一樣,要做大公共數字資本,讓每一個社會成員都在公共資本裡面擁有基本股權,有受益的保障,直接影響到數字經濟時代的初次分配。

初步分配比較公平的話,貧富差距問題就比較好解決。如果初次分配非常扭曲,要靠二次分配、三次分配,將是一件非常辛苦,需要消耗巨大政治成本的工作。所以我覺得這是未來我們新的政治思潮裡一定要去探討的核心議題。

 超級透明社會已經到來+超級智慧政府也將來臨

其實數字科技帶來的不僅是對經濟體系、生產活動的革命性變革,也意味著社會和政治運作形態也會出現劇烈變動。我有一個預言,叫做超級聰明社會已經到來了。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去建立發展超級智慧政府,當然前提是一定要是以不斷能夠為人民造福作為核心價值。

我們可以想像,未來社會一個人的一生是完全透明的,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統統都有記錄,而且沒辦法篡改,以後都是用數字貨幣,沒辦法隱藏財富,很難逃稅,也很難貪污。這樣一種狀態下,大同世界也有可能實現,夜不閉戶、講信修睦、人間淨土,但反過來,一小撮的統治集團也可以利用這樣的技術,實現全方位掌控,用來壓榨來壓迫整個社會群體的話,也會形成一個超級的集權社會,這樣的社會是非常可怕的。

全知政府與智能化公共治理

所以在未來,我們要怎麼樣去引導政府?這些政府是否能夠堅持為人民造福?

這兩個問題可能現在沒有答案,但可以確定的是,未來的政府將會是一種全知型政府,並且可以推進智慧化公共治理。

國家機構全面掌握社會與經濟運行狀態,並擁有空前有效的預測與規劃能力,對產業與個人動態由近乎全知的即時消息。

社會治理與公共服務將全面智慧化,可以針對特定群體與個人提供精准式公共服務與及時需求回應,可收集及時而真實的群眾意見回饋。

國家機構權力邊界將無限延伸,帶給民主參與、民主監督、民主問責全新的挑戰。 

所以未來,我們的政治理論、政治思潮也面臨一個嚴肅課題,就在這樣一種新的條件下,如何確保政府權力行使公共利益導向?如何確保智慧化公共治理所依據的各種演算法是合規的、公正的、清明的、透明的?如何能確保公民基本權利跟福祉受到完善的保障?

因為時間關係,我的發言就告一段落。非常高興今天有機會在這樣一場重要的會議上做主旨發言,謝謝大家的聆聽。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