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普京被歐洲拒之門外,紅軍的血白流了? ☆作者:後沙

♦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6/5 

當地時間6月5日多國領導人聚集在英格蘭南部港口城市朴茨茅斯,參加諾曼地登陸75周年紀念活動。 

除了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之外,美國總統特朗普、法國總統馬克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德國總理默克爾、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等16國領導人,以及300多名二戰老兵均參與了紀念活動。 

1944年月6日淩晨,盟軍部隊在最高司令艾森豪指揮下,從英國起航,橫渡英吉利海峽,在法國諾曼地登陸,一舉突破德軍防線,從而開闢了歐洲第二戰場,加速了德國法西斯滅亡。 

因此逢五逢十紀念日,歐洲都會舉行隆重的儀式憑悼犧牲將士,並向世人警示和平來之不易。 

然而,說是尊重歷史,不忘歷史,西方卻試圖閹割歷史,歪曲歷史,並且一直在這麼做,這種做法將直接影響後世子孫對戰後世界格局的歷史認知,有的軍國主義國家甚至想為自己翻案。 

西方國家由於當下的政治關係,公開將蘇聯踢出了盟軍陣營,俄羅斯作為蘇聯繼承人,普京沒有得到諾曼地登陸75周年紀念活動的邀請函。

201925b01.png

無論他們笑得多麼開心,都無法掩蓋歐洲的險惡用心。德國都能參加的紀念活動,為什麼俄羅斯會被拒之門外? 

或許歐洲又回到了二戰爆發之前的心態,對納粹採取綏靖政策,犧牲別人來鼓勵誘導德軍向東進攻。 

綏靖思維,從沒有在歐洲根除,當有人極其瘋狂挑釁全世界時,歐洲政治人物們卻寧可迎合強權,也不願意正視歷史。

201925b02.png

特朗普站在羅斯福畫像下,朗讀了羅斯福的諾曼地登陸日祈禱文,榮光無限。 

歐洲刻意佈置這種以美國為中心的場景,有兩層涵意: 

一,太西洋軍事聯盟依然團結,美國不但是北約領導者,也是歐洲防務擔保人。 

二,提醒特朗普,你要像羅斯福總統那樣懂得照顧盟友利益,不要一意孤行,傷害盟友的利益和感情。 

無論歐洲對美國的表達是何等委婉, 但全場散發著一股歷史虛無主義的惡臭。 

羅斯福畫像能展示在典禮臺上,那史達林畫像能否等而視之?近兩千萬蘇聯軍民的犧牲,就這樣輕輕一筆抹去,那麼,這樣的紀念活動本身就背離了紀念盟軍開闢第二戰場的意義。

201925b03.png

歐洲反法西斯戰場是一個整體,從重要性上來說,斯大林格勒保衛戰要比摘桃式的諾曼地登陸要關鍵的多。 

普京到底能不能參加這樣的活動?難道特魯多的加拿大,莫理森的澳大利亞會比蘇聯紅軍更有資格代表盟軍功績? 

普京能不能受到邀請,並不取決於歷史事實,而是取決於目前政治,2014年諾曼地登陸七十周年紀念日,普京就受到了邀請,並與奧巴馬同台出席。 

因此,歐洲在對待二戰歷史上的隨意性和無主見性表現得淋漓盡致,惡果也在不斷顯現,但歐洲視而不見,撅起屁股當駝鳥。 

一邊是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一邊是瘋狂羞辱二戰英雄,這種事情同時發生在歐洲,堪稱奇觀。 

6月2日,烏克蘭親納粹組織砸毀了烏克蘭哈爾科夫市的蘇聯紅軍元帥朱可夫的半身雕像。

201925b04.png

員警沒有制止他們的行徑,只是在事後稱將以“流氓罪”對施暴者提出刑事指控,市長克爾涅斯表示準備恢復朱可夫元帥雕像。從2016年開始,烏克蘭親納粹團夥就一直在各地砸毀朱可夫雕像,先是敖薩德,再是利沃夫,現在蔓延到了東部的哈爾科夫。 

歐洲媒體保持沉默,仿佛朱可夫與基輔解放,烏克蘭解放毫無關係,輿論沉默,等於是默許作惡。

201925b05.png

難道歐洲已經忘了?1945年7月12日,在柏林勃蘭登堡大門前,朱可夫元帥與英軍蒙哥馬利元帥視察戰區時,朱可夫身上的授帶是誰給他披上的? 

歐洲媒體當時不但高呼他是歐洲英雄,高呼紅軍是救星,而且在此之前,白金漢宮還升起了蘇聯國旗,外交大臣艾登指控全場高唱《國際歌》,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民主人士總是高呼要放下意識形態,歐洲要和解,蘇聯是放下意識形態了,並且四分五裂,但西方真的放下過意識形態嗎? 

開羅會議,德黑蘭會議,雅爾達會議,波斯坦公告難道只是小劇場裡的一出廉價情景劇?哪一場重大會議離得開蘇聯? 

砸毀紅軍紀念碑,砸毀朱可夫雕像,這些希特勒想幹而幹不了的事,歐洲卻辦到了。 

醜化英雄,顛覆英雄,解構英雄這些事,我們在網上都見識過,滿口“民主自由”的人,到底是什麼貨色,還須多講嗎? 

歷史被顛覆的結果是什麼?且不說歐洲,就說中國臺灣。

201925b06.png

2016年,蔡英文滿嘴“轉型正義”,假模假樣地呼籲放下歷史仇恨,要和解,要寬容,卻幹起了為侵華日軍慰靈召魂的醜事。這些人的瘋狂和殘酷,遠不是我們能想像的。 

全球話語權還在西方手中,當它們以歷史虛無主義對待歷史時,它們的電影,電視,書藉,畫報必定會打上這種烙印,這會給歐洲下一代帶來什麼?不是極右勢力興起,就是走向歐羅巴斯坦。 

2015年,普京對二戰歷史被歪曲進行過回應:1938年簽訂的《慕尼克協定》使得成立一個反納粹同盟的計畫破產,這致使蘇聯被迫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就是說,不是《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導致希特勒放開手腳,而是綏靖和自私讓德國得到了各個擊破的機會。 

今天的世界同樣面臨這個問題, 正與邪,黑和白,對與錯之間的界線被刻意模糊,公然要求別國犧牲利益來滿足自己利益的國家同樣存在。

201925b07.png

賣雞湯的總說要感恩,蘇聯紅軍在歐洲戰場的巨大犧牲,卻換不來諾曼第75周年紀念日一張邀請函,而美國成了救世主,政治獻媚不覺可恥嗎? 

不管史達林在歐洲的政治評價如何?但不能抹殺他在二戰中的功績,同樣,不管普京與美國政治矛盾如何發展?但不能剝奪他的歷史發言權,這是最基本的道理。 

歐洲如果忘記綏靖政策的苦果,不斷滿足勒索者的胃口,那麼將來誰來拯救他們? 

玩弄歷史必被歷史玩弄,惡搞歷史必被歷史惡搞,顛覆歷史必被歷史顛覆!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