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對話諾獎經濟學家:美國經濟怎麼了? ☆來源:哥大全球中心

♦ 本篇文章轉載自 哥大全球中心。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2/19

202001n03.png 

上週五,中美兩國宣佈達成了第一階段貿易協定。消息一出,美國三大股指以及歐洲股市普遍上漲。這場在特朗普“美國優先”口號下發起的貿易戰,將美國遭受的貿易逆差、製造業崗位流失都歸因於中國,然而美國經濟是否有自身的問題?

在最新一期的Columbia Magazine中,哥倫比亞大學校級教授、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約瑟夫·斯蒂格利茨向讀者揭露了美國經濟隱藏的弱點,深度剖析此次中美貿易戰。


   01   

Q:在您的新書《人民,權力與利益》(People, Power, and Profits)中,您提到美國在全球化的問題上是與自己為戰。您怎樣解釋這一觀點? 

A:顯然,人們對全球化的看法是兩極化的。有些人認為全球化是美國的優勢之一,它提高了美國近幾十年來的人民生活水準,穩固了美國在全球經濟中的主導地位。而也有人認為全球化導致了美國現存的許多問題,特別是如今美國工人面臨著日益激烈的外國競爭。因此,當前者在尋求更廣泛的新貿易協定時,後者則試圖就現存的貿易協定進行談判,以爭取更有利於美國的交易。 

我認為一些對全球化的批評是有道理的。我們看到企業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交易,潛在的收益被誇大,而美國日益加劇的不平等問題及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卻得不到足夠的重視。
然而,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不應該是特朗普發動的這場貿易戰——沒有人會是贏家——而是應該更好地管理全球化,更好地管理經濟和社會。在幫助人民實現經濟全球化轉型這一方面,瑞典、挪威等國比美國做得好得多。它們已經制定了相關產業政策,確保在部分崗位被取締後有新工作及時湧入,並且它們在工人再培訓專案上投入了大量資金。 

   02   

Q:大多數經濟學家仍然認為,全球化促進了自由貿易以及商品、貨幣和資訊的便捷流通,是發展和繁榮的關鍵。 

A:的確,國際貿易可以提高效率,促進經濟增長。但是,發展和繁榮的關鍵實則是教育、科研攻關和我們對人力組織、協同合作的理解和進步。以法治為主導的經濟、以權力分立為基礎的民主,這些都是社會組織取得巨大成就的例子。
我們今天的生活水準比250年前要高得多,主要是因為我們建立了穩定的機構來促進人類的創造力,也讓人們能夠發揮自己的潛能。美國政治當前面臨的真正威脅是對真相的攻擊,對評估真相的機構的攻擊,對大學的攻擊,更廣泛地說是對科學的攻擊。 

   03   

Q:您在書中談到,美國政府應該在教育、科研和基礎設施建設上投入更多資金。 

A:就像我在《人民,權力與利益》中說的那樣,美國的根本問題之一是在私營部門、公共部門和機構組織(包括非盈利組織、合作社、基金會、社會組織和大學)間失去了平衡。 

科技進步是經濟成功的核心,而這些進步依靠的是基礎研究。幾乎所有這些研究都是由政府支持的。美國在基礎研究、教育、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投入遠不夠,這些都會影響美國未來的生活水準,削弱美國的競爭力。 

  202001n01.gif

Credit: James Yang 

   04   

Q:隨著特朗普總統和其他國家領導人陸續頒佈關稅及其他限制性貿易政策,我們看到了“經濟民族主義”(economic nationalism)的復興。這一趨勢從何而來? 

A:這其中涉及了許多因素,但可以確定的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發達國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近來表現不佳。雖然上層社會的收入猛增,但中產階級停滯不前,底層人民的情況更糟。對許多家庭來說,中產生活似乎越來越遙不可及。

當然,我們不應該讓過去阻礙了我們前進的步伐。回顧過去的光輝,忽略普遍存在的種族和性別歧視固然容易。然而,時光無法倒流,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幾十年繁榮不再複返。 

   05   

Q:您認為關稅對當今全球經濟有何影響? 

A:通過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使自己與他國隔離開來並不是有效的解決辦法。它不會恢復製造業或煤礦業的就業崗位。與中國的貿易戰不會給美國的製造業帶來任何好處:加征在中國商品上的關稅會使其在美國的價格大幅上漲,企業大可將工廠遷移到其他發展中國家。

若發生任何“在岸外包”(onshoring)現象,生產將在很大程度上自動化。由此衍生的新崗位需要全新的技能,並不能由那些失去工作的工人接手,而且他們可能會被調配至美國的其他地區。
那些將自己與貿易隔絕的國家也將自己與新思想、創新隔絕開來。  

   06   

Q:若中美關稅戰繼續,明年將進入第三年。能否請您就兩國的國情背景分析為何這次貿易戰如此棘手? 

在冷戰結束時,人們曾希望所有的國家能實現自由民主,具有自由市場經濟,由此所有人都能富裕。現在,這些希望都破滅了。許多民主國家的增速放緩,財富增長多集中於上層社會。與此同時,中國經濟——一個結合了市場和強有力的國家干預的複雜體系——表現得非常出色。到今天,約7.5億中國人擺脫了貧困,收入增長了十倍以上。50年前,沒有人能夠想到一個人均年收入約150美元的國家能在2015年超過美國的GDP,即便是用經濟學家的標準方法估測——對比兩國人民的購買力——也無法想像。 

美國企業本可以不將中國企業視為競爭對手,而是美國商品的巨大市場,是美國企業可以進行大量投資並獲得豐厚回報的地方。但這些年來,隨著中國企業的實力增強,薪資上漲,管理條例變得更嚴格,一些美國公司也失去了對中國原有的熱情。 

在特朗普和許多經濟民族主義者的眼中,中國的繁榮是以美國為代價。但以這種零和博弈的角度看中美關係、看世界是錯誤的。 

誠然,在一些事情上中國與美國的利益相悖,就如美國所做的一些事情也與中國的利益背道而馳一樣。但有些對中國的指控毫無根據。例如,多年來中國被指責操縱匯率,將人民幣保持低值,以便更容易的出口商品。然而這並不是事實。還有人指責中國,稱其要求在華投資的外國公司與當地企業合資,並分享智慧財產權。儘管許多經濟學家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發展策略,可以幫助縮小國家之間的知識鴻溝。  

中美兩國均面臨的問題是,在認識到彼此經濟、政治體系在可預見的未來內仍會存在巨大的差異時,如何找到一個方法從貿易中獲益。要知道,如果我們試圖使兩國的經濟脫鉤,我們將付出高昂的代價。 

 202001n02.png

Credit: Jason Alden / Bloomberg

   07   

Q:當前美國政府內部似乎有一種聲音認為,美國應該直接處理與其他國家的貿易爭端,而不是通過世貿組織來解決。世貿組織是否已經失去了它的影響?或者美國對自己的自我擴張是否有罪惡感? 

在創建世貿組織的過程中,美國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現在它是試圖破壞該組織的主要國家。正如法律必須是國家經濟良好運轉的基礎,世貿組織也必須是跨境貿易的根基。任何國際貿易體系都必須具有裁決爭端的機制,世貿組織上訴機構已經證明自己是有效且公平的。

然而美國拒絕支援任命新的世貿組織法官、參與貿易戰而不是尋求世貿組織解決爭端、修改雙邊貿易協定、拒絕在雙邊會談中承諾不再採取歧視性措施。這一系列行徑都是在試圖侵蝕基於規則的國際貿易體制。

聯想到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背叛長期盟友敘利亞以及其他特朗普政府的行為,美國甚至在很多盟友國眼裡也像是個流氓國家。 

   08   

Q:您在書中寫道,美國經濟已基本崩潰。考慮到美國相對高的GDP和強勁的股市,一些評論家可能覺得您的評價過於苛刻。哪些是他們沒有考慮到的因素呢? 

美國經濟的許多方面確實令人印象深刻。多年來,美國經濟推動了許多重要的創新,從電晶體到鐳射再到互聯網。這些創新不僅僅使美國人受益,也讓世界各地的人們從中獲益。但是,今天美國的經濟模式在經濟、社會、環境等方面都是不可持續的。大部分領域表現得並不突出。

比如,美國作為醫學領域的前沿國家,平均預期壽命卻在下降。除此之外,美國的人均碳排放量居世界前列。在2017年12月的減稅政策和2018年1月的企業支出增加之後,美國經濟確實經歷了驟增,但也只是短暫的。大多數預測認為,2020年的美國經濟增長將遠低於2%,還可能面臨1萬億美元的赤字。

   09   

Q:政府監管會解決這些問題嗎? 

美國需要加強監管,以防止再次經歷類似2008年的金融危機,避免氣候變化的破壞性影響,確保經濟活力,並使企業不再剝削公民的利益。
想想之前的阿片類藥物危機、普遍的兒童肥胖症和糖尿病、以及大眾“柴油門”事件。現在美國經濟的很大一部分僅由幾家公司佔領。因此,政府的有力監管才能確保企業遵守道德規範,確保資本主義照常運轉,企業之間存在良性競爭。

   10   

Q:您批判“自由放任經濟”(laissez-faire economics)過於簡單和短淺。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美國人認為低稅和不受監管的市場對經濟增長至關重要? 

美國對此政策已經進行了四十年的宣傳。但是,供給經濟學的承諾從未實現。相反,不平等現象加劇、經濟增長放緩、美國大部分地區面臨停滯甚至惡化、預期壽命下降。

我的新書的目的之一就是讓那些還在相信這種不切實際的神話的人們有所省悟。過去四十年裡,我們已經看到這樣的經濟實驗在一個又一個國家失敗。是時候面對現實,尋找另一種經濟模式了。

   11   

Q:您主張“進步資本主義”(progressive capitalism)。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詞我首先想強調的是進步的重要性。我認為改變是可能的。例如,我們可以擁有更高的生活水準和一個更平等、更尊重人權的開明社會。但是,在那之前需要我們創建一種新的社會契約,通過它可以更好地平衡市場和政府之間的關係。

其次,提及“資本主義”的目的是為了提醒我們,一個具有更加完善的監管和治理的市場是這個新社會契約的重要組成部分。 

   12   

Q:人們稱您為理想主義者。您的樂觀有所動搖了嗎? 

最近幾年發生的事情足以動搖任何人的樂觀。儘管如此,我仍不斷被美國人民、被我們的學生鼓舞著。他們在為另一個可能的世界奮鬥。

 

*本文編譯自:David J. Craig, "Why the US-China Trade War is Unwise and Unwinnable", Columbia Magazine, Winter 2019-20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