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生化武器:及時有益的實況介紹(一) ☆作者:Larry Romanoff

♦ 本篇文章轉載自 Global Research。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2/7

202007g01.png

美國政府及其許多機構,教育和衛生機構數十年來對生物戰進行了深入研究,在許多情況下,強烈關注種族特異性病原體。

在提交給美國國會的一份報告中,美國國防部透露,其創建人工生物製劑的計畫包括修改非致命病毒以使其致命,以及進行基因工程以改變生物製劑的免疫學特性,從而無法進行治療和接種疫苗。軍事報告承認,當時它在美國國會許可權和法院管轄範圍之外運營著約130個生化武器研究設施,其中數十所在美國的大學中以及其他許多國際場所中使用。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這種知識並不是什麼秘密。五角大樓生物戰委員會在1948年的一份機密報告中,主要賣點是:“毫無疑問,槍炮或炸彈毫無疑問是發生了蓄意襲擊。但是,如果……疫情在一個擁擠的城市上空肆虐,就無法知道是否有人襲擊了,更不用說是誰襲擊了,”他希望補充道,“ “僅在極少數病原體的情況下,選定目的地區域內的人口可能被殺死或喪失能力”。(1)(2)

1956年的《美國陸軍操作手冊》明確指出,生物和化學戰是美國軍事戰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沒有任何限制,並且國會已授予軍事“首次罷工”使用權。1959年,國會試圖取消這一先發制人權的嘗試被白宮擊敗,甘迺迪將生化武器支出從7500萬美元增加到將近3.5億美元。在1959年,這是一筆巨大的數目。(3)

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Robert McNamara)(右圖)在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執行了150項絕密生化武器計畫,對不知情的公眾進行了生化武器實驗和現場測試,有時在國外,但最常見的是針對美國公民。麥克納馬拉命令參謀長聯席會議在全面的“生物和化學威懾能力”計畫中包括考慮這些特工對敵國的所有可能應用,該計畫包括費用估算和“國際政治後果評估” 。(4)(5)

在2000年,《新美國世紀計畫》(6)(7)提出了一份題為“重建美國的防禦”的報告,其中包含了激進而好戰的美國右翼政策野心。他們的報告稱自己為“維護美國在全球的領先地位……並根據美國的原則和利益塑造國際安全秩序的藍圖”。作者以明顯的種族滅絕心態說:“可以'針對'特定基因型的先進生物戰形式可以將生物戰……轉變為具有政治意義的工具。”

生化武器研究機構

位於馬里蘭州迪特裡克堡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是軍隊進行生物戰研究的主要設施。占地80,000平方米。到1980年代中期,Fort Detrick的這一生化武器部門每年收到近1億美元,這只是許多部門中的一個。

當日本入侵中國時,石井博士(731部隊)取得的巨大成功之一就是開發了大規模生產被鼠疫和其他致病性病原體感染的跳蚤和tick蟲的方法,以在平民中分發–美國人學會了武器化昆蟲的方法–從紐約州秘密的梅子島細菌實驗室繁殖和傳播感染了萊姆病的Disease。這也是美國在中國和朝鮮繁殖和傳播感染霍亂和黃熱病的蚊子和跳蚤的計畫的源頭,更不用說美國對本國人民實施的國內蚊子計畫了。

以石井的人體研究為基礎,美國軍方開發了昆蟲學(昆蟲學)作戰設施,並最初制定了計畫用昆蟲學生化武器攻擊俄羅斯和蘇聯。該設施的設計目的是每月生產1億隻黃熱病感染的蚊子,通過在美國大部分地區投放被感染的蚊子和其他昆蟲,對不知情的美國平民進行了測試。按照美國軍方的典型做法,從1950年代和1960年代開始的這些項目都獲得了青少年稱謂,例如“大嗡嗡聲計畫”和“大瘙癢計畫”以及“五月天行動”(8)(9)(10),測試生產數十億種昆蟲,用致病性病原體感染,然後將其裝載到彈藥中,並通過飛機甚至導彈將其散佈到俄羅斯各地的可行性。

從1981年3月美國陸軍的一份報告中,一位作家指出:“您可以驚訝地發現,對一座城市發起黃熱病感染的蚊子襲擊將花費多少(或多少)–方便的“每次死亡成本” “包括圖表!”杜格威羊事件也值得關注。(11)
然後,我們進行了“滴水行動”(Operation Drop Kick)(第12頁),旨在對在大範圍地理區域內傳播被感染昆蟲的各種方式進行測試,這些測試是在美國大陸的各個地區(包括美國東海岸的大部分地區)進行的。我們進行了“ SHAD(艦船危險與防禦)計畫”,然後,直到2000年,我們才設計了“ Bacchus”計畫,以確定在國外建立炭疽生產設施的可行性,而這仍然未被發現。當然,還有其他這些程式,它們的名字都是愚蠢的,並且都是為了評估感染的昆蟲和其他致命病原體向平民的傳播。由於它們在國內法中是非法的,並違反了國際法和其他國家與美國真誠簽署的許多武器條約,因此它們被秘密地保留。

除了Fort Detrick堡外,美國軍方還在印第安那州的維哥擁有一家生化武器兵工廠,這是一家專門生產生物病原體的大型生產設施,每月能夠生產27.5萬枚炸彈,其中包含肉毒桿菌或一百萬枚炭疽炸彈。據報導,維哥的發酵罐內裝著25萬加侖,約一百萬升,據報導,這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大的細菌大規模生產設施。

這不是最近的事態發展;維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完全投入運營,實質上是一家生物炭疽工廠,其第一批訂單是1944年從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訂購的500,000枚炭疽炸彈,邱吉爾說,這應該被認為只是“第一批”。Vigo最終被輝瑞公司用於“抗生素生產”,並在1950年代中期被Pine Bluff Arsenal的一個新的先進設施所取代。(13)(14)(15)

《每日新聞》於2005年9月24日發表了一篇文章,其中詳細介紹了美國陸軍批量購買炭疽的計畫,其中涉及陽光項目負責人愛德華·哈蒙德(Edward Hammond)發現的一系列合同,這些合同源于軍方的杜格威證明。在猶他州接地。這些通知要求各家公司招標生產大量炭疽病,以及生產“大量”的其他生物製劑。一份合同規定,招標公司“必須有能力並且願意以1,500升的量生長(炭疽)”,並且“還必須能夠生產3,000升的批次”未指定的其他生物製劑。(16)(17)

當一個國家的軍隊生產出數百萬升的致死性生物病原體時,就該停止假裝我們沒有從事生物戰了。軍方可能會聲稱這些病原體是“無害的”菌株,這令人感到不舒服,因為(1)任何能夠產生良性病原體的設施都可以輕易產生致命的變種,並且(2)沒有“無害的”炭疽病之類的東西. .

防禦性和進攻性生物戰計畫之間沒有實質性的區別,即使傻瓜在生產數百萬公升的炭疽病時也無法宣稱“自衛”。甚至美國政府問責局在其1994年關於這些計畫的報告中也指出,美國軍方的“生物防禦計畫”包含“部門,部門,研究小組,生物情報等的分數,絕不與“國防”有關。 ”,但我們確信,美國“從未使用過生化武器”,而同時競標生產炭疽病和其他“病原體”的人是同一批人批量達3,000升,即使在官方軍事醫學教科書中,也無法避免在美國散佈宣傳。

除Fort Detrick堡外,還有其他場所和設施,這些場所和設施是由美國軍方專門為開發生化武器而建造的,包括密西西比州的霍恩島測試站(原本是主要的生化武器測試場)和梅花島。紐約州的細菌實驗室,軍人從該實驗室向全世界一半的人口傳播萊姆病。

梅花島設施的一部分專門設計用於開發和測試致命的動物病原體,這些病原體可能破壞敵國的食品供應-正如美國在朝鮮試圖這樣做的那樣。致命的口蹄疫菌株是這項研究的結果,美國人後來與英國Porton Down的精神病患者分享了這一觀點,他們很好地利用了這種疾病。另一部分是炸彈的研發,測試和生產,炸彈中含有所謂的“植物殺手酸”,可能破壞穀物,穀物和大多數栽培的蔬菜作物。我強烈懷疑最近發生的許多禽流感和豬流感疫情都源于梅島上的病原體。

由美國軍方外科醫生出版的題為《生物戰的醫學方面》(2007)的教科書承認“在阿肯色州派恩布拉夫建立了大規模生產設施”,新工廠的特色是“先進實驗室……使微生物大規模發酵,濃縮,儲存和武器化的措施”。

它還確實承認,到1951年,美國已經生產了第一批生化武器,反作物炸彈和“殺傷人員”彈藥,並“武器化和儲存”了所有這些武器。它補充說,中央情報局獨立地“開發了使用包括眼鏡蛇毒和毒毒素在內的毒素進行秘密行動的武器”,但是不幸的是,“ 1972年,有關情報的發展和部署的所有記錄都被銷毀了”。(18)

美國軍方曾試圖將性病武器化,導致諸如瓜地馬拉梅毒項目之類的悲劇,他們感染了數千人,然後致死。官方敘述雖然承認犯罪,但卻頑固地堅持了以慈善宗旨測試藥物的故事-對於成千上萬被明確否認會挽救生命的藥物的人。(19)

美軍似乎絕望地不僅找到殺死民族的生物方法,而且對破壞其糧食供應的方法同樣感興趣。因此,它還承認了至少幾十次(至少)幾次破壞性作物和植物病原體被釋放的情況,這些實驗是通過試驗來摧毀一個敵國的整個食用植物生命的方法。2012年,日本媒體透露,美國政府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初期在沖繩和中國臺灣測試了由DNA工程設計的農作物殺傷性生化武器,美國軍方也在美國大陸上測試了其中的一些武器。它們也在越南使用。Orange劑的用途從未像所聲稱的那樣具有脫葉劑的作用,相反,其目的是破壞越南的整個稻穀作物,並充分污染土壤以防止其重新生長。

本文是由三部分組成的文章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生化武器的地緣政治;第三部分:轉基因種子:設想為武器。

譯者:戴旭

 

注: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