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美率盟國圍攻俄羅斯,發人深省 ☆來源:環球網社評

♦ 本文轉載自 環球網社評。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4/19

美國拉攏歐洲盟友發動了對俄羅斯新一輪的外交驅逐戰和輿論打壓,除了烏克蘭東部局勢,俄反對派領袖納瓦利內在獄中絕食被傳“生命垂危”也成為美國和盟友對俄施壓的最新焦點。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個多月裡,捷克、波蘭、烏克蘭、保加利亞等也加入到驅逐俄外交官的行列中,理由大多都是那些俄外交官“從事了與他們身份不符的活動”,這是個高度彈性的驅逐理由。那些國家都曾是“華約”成員或蘇聯的一部分,現在他們經常站到響應美國號召對抗俄羅斯的一線。

中東歐國家倒向美國並“反俄”有復雜的歷史原因,我們作為旁觀者很難評論。讓人感慨的是,蘇聯當年解體的直接原因不是來自美國的脅迫,而是內部鬥爭的激化,俄羅斯聯邦當時是解體的主要推動者之一,用獨聯體取代蘇聯的最早協議是由俄烏白三個加盟共和國簽署的。摧毀蘇聯的那一批俄羅斯領導人完全沒想到俄後來的境遇會是這樣。

蘇聯解體帶來了全球性地緣政治變化,對它的價值判斷注定會因國家不同和時代的變遷不一而足。但俄羅斯是那場解體的最大輸家,這個結論已經變得越來越清晰。

很多俄羅斯人曾經相信,共產黨下台了,蘇聯也解體了,美國和西方會擁抱俄羅斯,接納並尊重主動結束冷戰的他們。然而現實很骨感,莫斯科沒有換來任何感謝或者善待,從蘇聯解體的那一刻起,美國實際狂妄地把俄羅斯當成了冷戰的“戰敗國”對待,對它極盡打壓之能事,予取予求。這一切導致了俄後來的奮起反制。

蘇聯解體是俄羅斯的地緣政治災難,俄作為當年蘇聯的主導力量,如果支持國家以改革方式解決當時的難題,所能付出的最大代價也與它之後30年所付出的地緣政治代價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當年的莫斯科有著廣闊的勢力範圍和強大控制力,以至於能與華盛頓分庭抗禮。但它拱手讓出了那些地緣政治資源。

美對俄羅斯的惡劣態度讓人看到了大國競爭的殘酷,也讓人看清了美國的地緣政治手腕。美國把它與蘇聯的冷戰描述成意識形態對抗,隱藏了它要獨霸世界的目的。很多人、包括很多俄羅斯人當時相信了這一點,以為政治上的改弦更張能夠根本扭轉他們同美國的關係,俄羅斯可以從此融入西方,成為有尊嚴的八國集團成員。

然而俄羅斯太龐大了,它仍保持著與美並駕齊驅的核武庫,橫跨歐亞,並主張多極化,不可能成為一個對華盛頓俯首帖耳的西方新成員。美國“乘勝追擊”,推動北約東擴,以最快速度蠶食、擠壓俄戰略空間,徹底拋棄了它關於在統一後的德國留在北約後不再吸收前華約國家和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進入北約的口頭承諾。

美國極不可信,它的大國競爭方式充分調動了本國和西方的意識形態資源,很善於搞價值觀滲透,有很強欺騙性。從蘇聯解體至今,世界上又發生了其他美國支持的“顏色革命”,政權被顛覆國家的命運大多是悲劇性的,美國無心也無力對那些國家提供實質性援助。

中國作為美國新鎖定的“戰略競爭對手”,我們的幸運之處是看遍了這30年世界上的“顏色革命”,相當於政治上打了疫苗,而且打了加強針。中國人一定要守護好新中國建立起來的實力成果,對美國又一次叫嚷美中戰略博弈是“民主與專制的競爭”、玩弄矇騙世界那一套保持長期清醒。

中國必須不斷壯大實力,削弱美國“從實力和優勢地位”對中國施壓的能力,我們只能做美國因為壓不垮而不得不與之共處的朋友,決不能幻想通過自我改變而被美國擁抱。中國太大了,我們不能試圖擺脫因大而生的天然負重,既大之則安之,活出大的勇氣和優勢。

責編:樊羽瑋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