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印度過去、現在和將來都不是世界強國 ☆來源:觀察者網

♦ 本文轉載自 觀察者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7/3

譯/陳露

在納倫德拉·莫迪政府抗擊的第二波新冠疫情浪潮遭遇慘敗,且這一浪潮還由於德爾塔(Delta)毒株而加劇後,西方媒體、智庫和學術界再次將注意力轉向印度。

在此之前,西方一直預測印度是美國遏制中國經濟和戰略影響力的關鍵夥伴。

2016年8月,印度和美國簽署了《後勤切換式通訊協定備忘錄》,隨後又簽署了一系列的基礎性合作協定。唐納德·特朗普的第一任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將美國的這套戰略稱為“貫穿整個21世紀的計畫夥伴關係”。

但現在,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印度正在被西方世界斥為其遏制中國的不合格夥伴。西方現在重新關注印度是因為西方的戰略家認識到,他們把印度塑造成一個全球內的重要參與角色是錯誤的。他們開始意識到印度對其實力和戰略存在幻想。而他們犯了一個錯誤,就是誤判了印度的真實位置。

去年的10月20日,我在《亞洲時報》上寫了一篇文章,題為《印度只是無名小卒,否認這點也沒用》。有一千多名來自印度的印度人和印度僑民給我發來了侮辱和謾駡的郵件。不過我並沒有因此感到受傷。相反,這些郵件只是讓我覺得好笑,我為那些發郵件的人感到可悲。

我的印度國內外的一些印度學者朋友也對我的文章表達了不滿。他們說他們覺得我對他們國家的描述太過了。

202131b01.png

印度在最新一波疫情中受到沉重打擊 視頻截圖

然而,我對印度的評論並非毫無根據。在尼泊爾南亞中心(一個位於加德滿都的南亞智庫)工作期間,我得以非常近距離地觀察南亞。

我對貿易、技術、經濟、政治、文化、宗教、人口、民主、人權、國際關係、外交以及印度和其他南亞國家的戰略都有相當的瞭解。我也有很多機會去觀察印度人的心理。

我曾經和我的印度朋友們說看著吧,我對印度的認知遲早會被證明是正確的。

印度政治領導人、高級官僚、外交官、智囊團、記者和學者對印度在全球舞臺上如何發揮作用的看法令我感覺十分驚訝。我過去一直認為他們沉浸在一種脫離實際的幻想中。

我現在意識到了,他們想像中的“印度大國”與印度在全球舞臺上的實際經濟和戰略地位之間存在很大差異。

在和我的印度朋友交流中,我一直都勸告他們不要相信那些“極其聰明”的領導人和高級官僚所說的無根據的話。我一直堅持我的主張:“印度在世界上只是無名小卒”。在聽到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許多印度朋友都十分生氣。

印度抗擊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大失敗,暴露了其弱點。西方此前有一種誤解,認為印度正在發展,可以成為全球中的一個重要參與者,並且有助於對抗中國。然而,這場疫情讓西方打消了這種幻想。

讓我們回顧下一些事實。在南亞國家中,印度在2020年全球饑餓指數排行榜中處於墊底位置。印度甚至落後於剛果、衣索比亞和安哥拉等一些真正挨餓的國家。

五分之一的印度人每月的收入仍低於37.50美元,而88.87%的人口,也就是大約九成,月收入仍低於165美元。

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參與經濟活動。在13.6億人口中,只有1460萬人在2018/2019 財年有應繳稅收入——印度的應繳稅收入標準高於6750 美元。

只有460萬印度人的收入超過 100 萬印度盧比,略低於 13,500 美元。

印度的城市人口,也就是西方人眼中的印度,只占了印度總人口的35%左右。而印度65%的人口生活在農村地區。印度的鄉村與外界眼裡的印度截然不同。

儘管印度在1991年7月就開始了經濟改革,但直到2019年它才發展成為一個具有2.5萬億美元規模的經濟體。在2019年人民院選舉活動中,莫迪政府提出了到2024年創建5萬億美元經濟體的口號。但印度成為5萬億美元經濟體的雄心壯志,即使到2030年也不太可能實現。

去年3月中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後,有一種過分誇大的言論,堅持認為在中國的製造商們將會遷往印度。但是,國際製造業公司並沒有任何依據和理由從中國遷往印度。我去年在《亞洲時報》上發表文章已經解釋了為什麼製造業公司不會從中國遷往印度。

因此,我想再次強調,就像過去一樣,印度以前在世界範圍內並非強國。現在,印度在世界上依舊沒有強大力量。而在遙遠的將來,印度也不會是世界上的強大國家。

謊稱印度在正常時期成為vishwaguru(世界導師)或全球經濟強國是沒有意義的。當然,印度也沒有可能在這一危機中表現出足夠強大的領導能力。

印度總理莫迪在世界政治中被視為全球領袖,這是因為他的外交部長蘇傑生實行親西方的外交政策。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其中國戰略中試圖利用印度作為代理人,給美國選民留下他將遏制中國的印象。特朗普曾計畫利用莫迪來幫助他在2020年11月3日的總統選舉中連任,但他失敗了。可是莫迪患上了一種錯覺,認為特朗普真的把他當成了全球領導人。

202131b02.png

2020年2月初,特朗普在總統任內首次訪問印度。圖自新華網

美國的戰略家們很清楚,印度的政治領導人和政府高級官員具有狄俄尼索斯的人格特徵。

美國心理人類學家露絲·富爾頓·本尼迪克特說,人類有兩種類型的人格特徵。第一種是阿波羅類型,第二種是狄俄尼索斯類型。阿波羅類型的人不追求地位,不喜歡擔任領導角色。然而,狄俄尼索斯類型的人尋求比他/她應得的更高的地位。

由於印度的政治領導人普遍具有狄俄尼索斯式的人格特徵,他們追求的地位超過了他們在現實中的實際地位,印度人民於是開始相信他們可以在重新平衡美國和中國的力量對比中發揮作用。

在西方國家,媒體對印度沒能控制新冠病毒的相關報導給印度帶來很大影響。首先,西方國家已經得出結論,印度無法扮演他們希望印度扮演的角色。

西方國家已經意識到,如果因為印度而對中國產生任何誤判,這將會讓美國付出沉重的代價,而是否會有誤判取決於印度。《金融時報》最近發表的一篇報導就是一個例子。那些昨天還重視印度作用的人似乎開始注意到,現在印度已經沒有可以發揮的作用了。

拜登政府現在似乎正在努力重新制定對中國的政策。最近,《金融時報》引用了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的一段話“我認為中國正在試圖發展真正的、嚴肅的軍事行動能力,通過軍事手段奪取整個臺灣島,如果他們想這樣做,還有一段路要走”。

同樣,伯尼·桑德斯最近在《外交事務》發表了一篇文章,文中呼籲改變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因此,美國希望改變對中國的政策。

即使在印度國內,一些學者、負責任的記者和智囊團也得出結論,印度目前在世界範圍內並非強國,在不久的將來也依舊如此。最近,坎蒂·巴傑派出版了《印度與中國:為什麼他們不是朋友》一書,在接受印度資深記者卡蘭·塔帕爾關於此書的採訪時,坎蒂·巴傑派也承認了這一事實。

那麼,印度在世界上的實際地位是什麼?

莫迪領導下的印度所處的階段,與我去年在《亞洲時報》上發表的文章中所說的情況相同。我寫道:“有一句非常流行的印地語諺語‘Dhobi ka kutta, na Ghar ka na ghat ka’,我們可以把它翻譯成‘一個在任何地方都得不到支持的人’。”

莫迪把所有的雞蛋放在美國的籃子裡,在將來需要的時候他就找不到會幫助印度的朋友。

觀察者網陳露譯自《亞洲時報》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