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天堂還是地獄,塔利班站在十字路口上! ☆來源:靜思有我公眾號

♦ 本文轉載自靜思有我。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8/15

總是受欺負的阿富汗

欺負別人也不少

尤其是欺負印度

大家好,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靜思有我”。安靜地思考,有我一個。

在多少年前,中國人喜歡用兩個詞來描述社會的變化速度,一個叫日新月異,一個叫一日千里。所謂日新月異,就是每天都是新的,每天都有變化;所謂一日千里,就是一天前進了一千里遠,說明變化很大。

如今把這兩個詞用在阿富汗這個國家身上,是再恰當不過的了。從要八月六日到現在,滿打滿算十天的時間,塔利班佔領了22個省會城市。要知道隔富汗總共只有34個省,也就是塔利班目前已經佔領了三分之二。塔利班原來都盤踞在阿富汗廣大的農村,如今離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只有11公里了。 

我今天早上起床以後,大體確定今天節目內容的時候,得到的消息是塔利班佔領了18個省會城市,距離喀布爾只有50公里。 等到下午我真的開始做今天節目的時候,這個數字就變成了22個省會城市,距離喀布爾只有11公里。 

你說,塔利班攻城掠地的速度有多快! 

這讓世界上強大的、不可一世的美軍也措手不及,他們本來是從五月一日到八月三十一日要撤走八千多名美國士兵,現在也撤得差不多了。 可是這兩天,他們宣布又要抽調三千名士兵返回隔富汗。另外還要在卡他爾等地佈署部分接應的士兵,總數會達到八千多士兵。

明明是要撤走八千多士兵,現在還沒撤退完畢,又要派八千多士兵回來,他們要幹什麼呢? 難道是想重新控制阿富汗嗎?當然不是的。他們派這些士兵,是為了接應他們的大使館人員撤退的。 

這樣一個混亂的局面,充分說明了塔利班攻城掠地的速度之快,是美軍萬萬沒有想到的。 

阿富汗的局勢或者說塔利班攻城掠地的速度,完全可以用日新月異和一日千里兩個詞來表達。 

眼看著塔利班馬上就要掌握阿富汗全國的政權了,媒體預計在幾天之內他們將會包圍首都喀布爾,在一個月之內他們將佔領喀布爾。佔領了首都之後,接下來就是掌權的問題了。這是常規的邏輯推理。 

看著這種眼花繚亂的局勢,我作為一個中國人,越來越多地在思考:未來的阿富汗,會對中國好嗎? 

從這個問題出發,我目前蒐集到了一正一反兩個方面的信息。 

先說好的信息吧: 

7 月2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天津會見來華訪問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一行。巴拉達爾在塔利班的地位,僅次於首領阿洪扎達,可見塔利班對中國還是挺重視的。 

在這次會見當中,王毅要求阿富汗塔利班同“東伊運”等一切恐怖組織徹底劃清界限,堅決予以有效打擊。面對王毅部長的要求,塔利班的表態也很乾脆,巴拉達爾說的話可以歸納成兩個方面: 

一是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二是邀請中方企業參與阿富汗的戰後重建工作。 

應該說,塔利班的這番表態,是完全接受了中國的要求。 

不僅如此,這事實上是塔利班第二次表達這樣的態度。 因為7月9日他們的代表團訪問莫斯科的時候,也旗幟鮮明的說過類似的話。當時塔利班的發言人蘇海爾說: 

“我們已經作出承諾,不會讓那些想藉阿富汗的土地攻擊其他國家的人進入,不管他們是個人還是實體,也不管他們想針對哪個國家。” 

如果再往前追溯,其實中國一直跟塔利班保持溝通。比如 2019年9月,我們的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答記者提問的時候,說:

“阿富汗塔利班駐多哈政治辦事處主任巴拉達爾和他的幾位助手,近日來華溝通。中國外交部的主管官員同巴拉達爾一行,就阿富汗的形勢以及推進阿富汗和平問題進程交換了意見。” 

要知道,2019年9月美國跟阿富汗還沒有簽訂撤軍協議,因為美國跟阿富汗的撤軍協議是2020年2月才簽訂的。在國際關係當中,只要保持溝通就是好事,說明雙方關係還算可以。我在以前的節目裡面多次說過,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最差的就是:不見面、不打招呼、不說話。反過來說,只要見面、打招呼、說話,哪怕見面了就開始吵架,也比不見面要好。比如中國8月10日召回駐立陶宛大使,就是不打算跟立陶宛這個國家見面說話了,說明中國和立陶宛之間的僵局是很嚴重的。中國過去四十年以來,總共也只出現了三次。 

如果進一步地說,如果一直在保持溝通,就說明雙方的觀點基本一致。不然的話,見面說點啥呢?天天見面,天天吵架,天天都說不到一塊去,但是還是堅持天天見面的情況,還是不多的。 

如此說來,中國跟阿富汗塔利班的關係還算是不錯的。而塔利班又在7月份分別在莫斯科和中國天津表態,都是對中國友好的。 

所以我說,這是比較好的信息。接下來說差的信息: 

我這裡所說的比較差的信息主要是指,阿富汗塔利班這個組織和阿富汗這個國家,在歷史上的所作所為,讓我們對他有些擔心。 

我在前面的節目裡面說過,阿富汗塔利班這個組織的信仰是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也就是原原本本的按照一千多年以前伊斯蘭教的經典要求來做事。這導致他非常的封閉和保守,當然,最重要的是他非常地極端。比如,在生活方面,不允許女人在沒有男性親屬陪同的情況下上街,不允許女孩子上學,等等。 

在政治方面,因為極端,所以他們總是跟恐怖組織混在一起。二十年前的2001年,美國之所以入侵阿富汗,就是因為賓拉登這個恐怖組織策劃了911事件。而美國人掌握了解賓拉登就在阿富汗塔利班的庇護之下,所以美國人要到塔利班掌權的阿富汗去捉拿賓拉登,而且要顛覆塔利班的政權,從而剷除恐怖主義的土壤。

當然,這是美國人表面上的動機,或者較第一位的動機。而更深層次的動機是,如果美國控制了阿富汗,那麼也就在阿富汗的西邊鄰國伊朗的家門口,和東邊鄰國中國的家門口,架起了大砲,同時也威懾著北面的俄羅斯。可以這麼說,美國在阿富汗這個地方釘下一枚釘子,就同時監控和威懾了他的三個眼中釘,肉中刺—中國、伊朗和俄羅。 只可惜,美國在阿富汗苦苦經營了二十年,花了一萬多億美元的軍費,死了幾千名美國士兵,始終搞不定阿富汗。具體來說就是搞不塔利班,所以他始終達不到他的戰略目的,最終,美國祇能放棄,從阿富汗撤軍。 

塔利班不僅跟威脅美國的恐怖分子賓拉登的基地組織混在一起,而且也跟威脅中國的“東伊運”分子混在一起。 

“東伊運”全稱“東突伊斯蘭運動” ,又叫"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東突厥斯坦真主黨"、"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是東突厥斯坦唯吾爾族民族分裂恐怖分小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組織之一。其宗旨就是通過恐怖手段分裂中國,在新疆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國。簡單的說就是,要把中國新疆分裂出去,另外建立一個名叫“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國”的國家。  

長期以來,這個簡稱為“東伊運”的“東突伊斯蘭運動”的組織,得到了阿富汗塔利班和賓拉登的基地組織的大力幫助。“東伊運”把恐怖分子派遣到阿富汗,然後由塔利班和基地組織進行軍事訓練。訓練結束後,這些人潛入中國新疆,建立暴力團伙,進行爆炸、暗殺、投毒等暴力恐怖活動。最終是要分裂新疆,把中國新疆變成一個獨立的伊斯蘭國國家。 

阿富汗塔利班、賓拉登的基地組織和東伊運組織,他們能夠混在一起,在思想上都是因為信奉伊斯蘭教,而且都是比較極端地信奉伊斯蘭教。 所以說,從歷史淵源上來說,阿富汗塔利班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東伊運”分子是一伙的。從思想淵源上來說,他們都極端的信奉伊斯蘭教。 

那麼現在,他們在七月份兩次鄭重其事的表示:不允許任何組織在阿富汗境內,從事危害周邊國的的行為。那麼這話靠譜嗎? 

這兩天,塔利班攻下了阿富汗一個又一個的省會城市。我腦子裡面就在想,在他們取得這些勝利的背後,有沒有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東伊運分子在幫忙?如果東伊運分子在幫忙,等到塔利班掌握全國政權了,塔利班能和“東伊運”分子翻臉嗎? 

這是阿富汗塔利班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東伊運分子之間的關係,讓我們不太放心的地方。這是我們第一個不太放心的地方。 

我們對塔利班第二個不放心的地方在於: 塔利班一旦掌權,能夠規規矩矩地發展阿富汗的經濟嗎? 

我在這裡操心塔利班能否規規矩矩的發展阿富汗的經濟,好像有點多餘,因為畢竟這是在說阿富汗的經濟。我為什麼要操這麼大的心呢?我這樣想,是不是鹹吃蘿蔔淡操心呢? 不是的。 

未來,塔利班掌權以後,怎樣發展阿富汗的經濟,跟中國的關聯度非常大。 

阿富汗塔利班在1996年到2001年就在阿富汗掌權。那個時候,他發展經濟的路子不多,而且路走偏了。其中一個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大力的發展毒品,種植罌粟。 

這跟中國有什麼關係呢? 

從最淺層的角度上來說,中國的鄰國是種植罌粟的大戶,必然對於中國毒品的泛濫會有推動的作用。 但是這真的還不是很重要的原因。 

真正重要的原因是,一個國家重視發展毒品,把生產資源都用在了種植罌粟上,那麼他有限的生產資源就沒辦法用到正事上來。金錢、土地、勞動力等資源,對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有限的,幹了這個事就很難幹那個事(這個道理我在前面的節目裡面講過),大力發展毒品就沒辦法進行正常的農業、工業、交通、科技等方面的發展。 

這又意味著什麼呢? 

中國的經濟優勢都是幹正事兒的經濟優勢,如果阿富汗不幹正事,我們怎麼跟他對接呢? 

比如,我們修橋修路很厲害,可是他一心一意的發展毒品,用不上修橋修路,你說怎麼對接?我們總不能給阿富汗輸送種植罌粟或者製造毒品的技術吧?更何況我們也沒有這玩意兒。 或者,我們為阿富汗的毒品提供銷售市場,那也就是讓阿富汗的毒品都銷到中國來,這怎麼可能呢? 

所以,如果阿富汗的經濟發展不能走向正軌,老是搞些歪門邪道,中國的經濟優勢就沒法跟阿富汗對接。 

阿富汗如果用不上中國的經濟優勢來幫忙發展他自己的經濟,那麼中國在阿富汗面前的話語權就降低了很多。 

中國的國家戰略不像美國,美國的國家戰略是你不聽我話我就打你。而中國的國家戰略是用經濟、政治、文化各方面的資源去幫別人,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實現兩個國家戰略的協調一致。 

如果中國的經濟資源不能對接阿富汗的經濟發展,那麼中國國家戰略和阿富汗的國家戰戰略就是兩張皮,就不能互相促進,那麼當中國需要打擊分裂中國的東伊運分子的時候,阿富汗就失去了支持中國的邏輯基礎。 

當然,還有不得不說的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就是從新疆出發往西走,目前就卡在阿富汗這個地方。在阿富汗的南邊有巴基斯坦,我們可以把“一帶一路”走通,走到中東。在阿富汗的北邊,有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我們可以把一帶一路走通,走到中東或者俄羅斯,再往前走。 但唯獨阿富汗這個地方現在是一片空白,這嚴重削弱了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實。

不過,這其實都不是最重要的。 

202135j01.png

最重要的問題是,如果依靠毒品等歪門邪道來發展經濟,那麼整個社會都要用歪門邪道的辦法與這個歪門邪道的經濟相配套。 

比如,正常做生意需要誠信為本,需要良好的社會治安 一天到晚打打鬧鬧砍砍殺殺,是沒法正常做生意的,所以正常做生意,客觀上需要一個穩定,有秩序的社會。 

但是,做毒品生意都不需要這些東西,相反,做毒品生意就是要社會混亂,惡人當道,強盜橫行,一天到晚黑吃黑才能亂中取勝。總之整個社會,“亂”字可當頭。在“亂”字當頭的社會,恐怖主義就很容易“亂”中取勝。那麼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東伊運”分子就容易在這種亂局中發展壯大。 

所以我說,中國特別不希望阿富汗亂。而要想阿富汗不亂,除了政治、軍事、文化、治安等問題以外,正正經經的發展經濟,老老實實的做生意,是一個最主要的基礎和穩定器。 

而阿富汗塔利班在1996年到2001年第一次執政期間,在這個問題上解決是不夠好的。那麼接下來如果他第二次執掌政權,會改弦更張嗎? 

這是我們對阿富汗塔利班未來執掌政權的第二個擔心。 

我們歸納一下前面的內容: 

一方面,阿富汗塔利班在七月份,分別在莫斯科和中國天津擲地有聲地表態:未來他要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恐怖分子一刀兩斷。同時,邀請中國未來參與阿富汗的經濟建設。也就是要正正經經地發展經濟,老老實實地做生意。這是我們所希望的。

另一方面,阿富汗塔利班過去在這兩件事情上做得不是很好。所以,未來如果塔利班執掌政權,塔利班執政下的阿富汗能不能成為一個有利於中國發展的鄰國,目前還是一個問號。 

我這樣說,不是說未來一定是壞的結果,而是說有壞的可能,也有好的可能。 

世界上的事物畢竟都是在變化的,就好比是學校的學生,原來某一門課的成績不好,並不意味著未來的成績不好;但畢竟原來的成績不好,基礎較差,所以我們暫時不能過於樂觀。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俄羅斯等國家對阿富汗塔利班提出了希望和要求,阿富汗塔利班口頭上也答應了,接下來就看他能不能做到。 

在這種背景下,我倒覺得有一件事情可以提前初步檢驗一下阿富汗塔利班,讓我們能夠提前預估一下。 

這件事是什麼事呢? 

前幾天,在卡塔爾的首都多哈,召開了新一輪阿富汗和平進程多邊會議,參加人員有中國、俄羅斯、巴基斯坦、美國等國家,和一些國際組織代表,以及阿政府塔利班代表。會議在8月12日晚間結束後,發表畢幕聲明。 

聲明的內容很多,我就不在這裡重複了,關鍵的是有一個表述很重要: 

聲明表示:不承認在阿富汗使用武力奪取政權的政府。

重複一遍,這個聲明不承認在阿富汗使用武力奪取政權的政府。 

結合當下的形式,阿富汗平均一天能夠攻克兩個省會城市,眼看著他馬上就會用武力奪取阿富汗的政權。 

但是國際社會說,用武力奪取政權、將來建立的政府,我們不承認。 

更為重要的是,這裡所說的國際社會包括哪些國家呢?自然有中國、俄羅斯。還有誰呢?還有美國。這很重要,這說明在這個問題上,中國、俄羅斯、美國達成了一致。 

不僅如此,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兼歐委會副主席博雷利,在8月12日的一份官方公報中說:如果塔利班以武力奪取政權,將不會得到外交上的承認。 

此外,印度在參加完一場12日舉行的一場單獨會議以後,進行了相關表態:將不會承認任何軍事力量接管阿富汗。一同參加這場會議的國家包括德國、挪威、塔吉克斯坦、土耳其、土庫曼斯坦。 

如果再往前追溯一下,在七月中旬阿富汗北方的五國鄰國,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車曼斯坦、塔吉克斯以及吉爾吉斯斯坦等五個國家,與美國代表一起舉行會談。在會談結束之後,烏茲別克斯坦外交部發表了聲明,聲明明確指出,中亞五國和美國不支持用武力把一個新政府強加給阿富汗。 

這樣看來,中國、俄羅斯、美國、印度、歐盟這幾個世界上體量龐大、影響力巨大的國家和組織達成了一致,阿富汗的幾乎所有周邊鄰國也就這個問題達成了一致。 

這個一致意見就是:不承認使用武力奪取政權的政府。 

這就意味著,塔利班打的差不多的時候,必須要停下來,要談判,最終要和平解決政權問題。 

我個人甚至在悄悄的想:你多打一下,多佔點地盤,將來在談判的時候處於更有利的位置,都可以。但是你要想全部指望靠打仗來奪取政權,不可以! 

接下來,就看塔利班怎麼反應了。 

我認為,這件事情是個試金石。為什麼這麼說它是試金石呢?我覺得可以從兩個方面來分析: 

第一個就是可以看出塔利班的誠意。 

前面已經說了,塔利班最大的問題是極端,極端必然帶來保守和孤立。保守和孤立的外在表現形式,就是不能跟世界大家庭融為一體。 

但是我們也要看到,不同國家對塔利班的希望和要求不太一樣,有些方面還有衝突和矛盾。塔利班要全部滿足世界各國的要求,有時候會遇到矛盾和困難。但是現在好了,在有一個問題上,世界各國形成了一致意見,對於塔利班來說,世界各國之間沒有衝突的希望和要求,滿足起來是難度係數最小的。 

那麼這個在處理國際關係當中,難度係數最小的這個要求,阿富汗塔利班能否滿足,就可以看出塔利班的態度。 如果連這個難度係數最小的要求,阿富汗塔利班都不能做到,那麼未來,塔利班執掌政權以後,面對世界各國差異化的要求,我們指望他來滿足,就更顯得悲觀了。 

而且,塔利班在莫斯科和中國天津的表態是一個特別開放的,特別想融入國際社會的表態。其中最典型的表態就是:即便是對美國的關係也可以從頭開始。 

那麼,他這些話有幾分是真的,有幾分是假的?很快應該就可以看出結果來。 

如果他是說一套做一套,那麼中國自然應該有相應的對策。如果他真的是表裡如一,言行一致,那麼中國自然非常歡迎。 

這是第一個方面的分析。 

第二個方面的分析更重要,那就是不單純依靠武力取得政權是未來阿富汗走向正軌的關鍵,從而也是決定阿富汗能否成成為為中國提供正能量的鄰國的關鍵。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想簡單的歸納我的觀點為一句話,那就是:阿富汗這個國家實在是太難搞了! 

我為什麼要這樣說呢? 

從歷史上看,阿富汗這個國家在將近一千年的時間裡面,大部份都沒有走向正軌。我七月15日的節目分析了阿富汗這個國家長期以來受到外族的侵略,始終不得安寧。但另一方面,在過去一千年的大部份時間裡,阿富汗這個國家其實又是在不停地侵略別人,尤其是侵略印度。 

公元1018年,阿富汗迦賽尼王朝洗劫屠殺了印度著名城市曲女城,這個曲女城就是中國唐朝高僧玄奘在他的《大唐西域記》裡濃墨重彩地描述過的繁華大城市曲女城。也是玄奘通過辯論,在印度一炮走紅,聲名遠播的城市。這一次洗劫,僅僅是俘擄就有五萬名,動用了三百五十頭大象,一千隻駱駝,把劫掠的財富運回迦賽尼。經此一劫,繁盛數百年的大國京都曲女城,淪為如今印度北方邦恒河岸邊的殘垣斷壁卡瑙季。以至於人們要找到這個遺址,還要依靠玄奘的《大唐西域記》的記載。 

公元1398年,已經控制今天阿富汗一帶的帖木兒入侵印度。巴特尼爾、德里、舊德里、西里、察哈把那等主要城市被屠城劫掠一空。僅僅是在攻打德里前夕,一次就屠殺了十萬隨軍的印度教徒俘擄。公元1739年,統治今天阿富汗的波斯王納迪爾沙入侵印度。佔領末勿兒王朝都城德里後,重兵燒殺劫掠長達59天之久。納迪爾沙那次劫走財富價值約七億盧比,是印度極盛時間的末勿兒帝國財政收入的兩倍多。其中包括價值八千萬盧比的孔雀寶座,以及末勿兒王朝宮廷全部著名鑽石,包括劫持1905年的世界最大鑽石"克新納兒"、原重約300克拉世界最大粉紅色鑽石"光明之海"。一直到公元2009年二月,聖雄甘地的曾孫,時任甘地基金會主席還在呼籲英國歸還那顆被阿富汗人搶走,如今已經鑲嵌在英國皇冠上,名為"克新納兒",意思是燦爛之山的那顆鑽石。 

到了十八世紀後期,被譽為"阿富汗獨立國家之父"的艾哈邁德沙,建立阿富汗的杜蘭尼王朝,繼續狂熱的對外擴張。僅僅是艾哈邁德沙就對印度入侵了十多次,從印度搶刼到的東西占了王朝財政收入的四分之三。簡單的說,這個王朝就是靠搶過日子,以至於這個國家的財政收入的名字不叫財政收入,也不叫稅收,而是用了古蘭經第五十九章第七節的說法,叫"戰利品",這意味著什麼? 

我這樣簡要的跟朋友們一起回顧一下阿富汗的這段野蠻的歷史,是想說清楚阿富汗這個國家的歷史傳統是很野蠻的,他崇尚戰爭和搶劫。長期以來,他沒有規規矩矩發展經濟,老老實實做生意的傳統。近兩百多年以來,他總是被別人欺負,也很可憐,也值得同情,但他歷史上其實跟別人是一樣的。同時我們還會發現,他之所以成為帝國墳場,也是因為他們祖上是非常彪悍的。

回到我們今天要說的主題,擁有這樣一個傳統的國家,靠武力是很難制服的。一百多年前的英國沒能制服阿富汗,四十多年前的蘇聯沒能制服阿富汗,二十年前的美國入侵阿富汗,最終沒能制服阿富汗。如今,強悍的塔利班組織攻城掠地,武力特別了得,但是它能佔領大城市,它能制服得了阿富汗境內的各派勢力嗎? 

要知道,佔領大城市取得政權,和平息天下完全是兩回事。二十年前的2001年,美國軍隊只用了幾十天的時間就佔領了阿富汗的城市,扶植傀儡政權。二十年過去了,美國在阿富汗沒有達到他們的戰略目的。最根本的來說,就是沒有搞定阿富汗各派勢力,始終搞不定塔利班這個組織。

中國的傳統文化始終把治國和平天下作為兩個意思來講解,作為兩件事情來解讀,很多人表示不好理解,其實我們從今天所說的內容裡面可以體會到,治國是一回事,平天下又是一回事。取得了政權之後,好賴都可以開始治國了,但真的要達到平天下是很難的。 

這是歷史和邏輯的分析。從阿富汗國內當下的實際情況來看,阿富汗國內主要有四個方面的勢力。 

第一個方面是塔利班自己,我們就不說了。 

第二個方面就是現在的阿富汗統總甘尼所代表的圖族人的勢力。 

第三個方面就是阿富汗當今政權的二號人物,民族和解高級委員會主席阿不杜拉所代表的北方聯盟。 

第四個就是阿富汗各地形形色色的地方軍閥割據勢力。 這些地方割據勢力在美軍入侵阿富汗的二十年當中,不斷的坐大。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國考慮到阿富汗現今政府的腐敗問題,認為通過阿富汗政府開展建設是一百美元的美援援助,只有15美元能到百姓頭上。於是美國繞過阿富汗政府,把援助直接交給這些地方割據勢力。

這四個方面的勢力當中,塔利班是最強的。軍事力量也是最強的。但是,最強不意謂著可以擺平另外三個方面的勢力,尤其是對於阿富汗這樣一個長期以來崇尚武力的國家,做這件事情更加難。 

我想,恐怕正因為如此,國際社會才一致表態:不承認靠武力奪取政權的政府。 

言下之意是:打的差不多了,一定要坐下來談,好說好商量。否則,和平的希望很渺茫。 

所以我認為,當下,塔利班能不能夠接受國際社會普遍一致的呼籲,在仗打的差不多的情況下,真正的和平談判。在新政府裡面,吸納各方面的人事參與,平衡各方面的利益,是決定阿富汗未來國家前途命運的關鍵時刻。

天堂,還是地獄,阿富汗塔利班正站在十字路口上!中國,正在靜靜的等待他的回答。

好了,今天就說這麼多。這裡是微信公眾號“靜思有我”。安靜地思考,有我一個。 

順便說一句,當我把這期節目錄製成音頻,準備上傳的時候,我看到新聞,阿富汗內政部長宣布:喀布爾將把權力移交給“過渡政府”。我還看到消息,阿富汗總統在總統府與塔利班舉行會見。看來,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都在做正確的事情。但願這事兒一直正確地走下去。 

如果您覺得今天的內容還有些道理,請一定不要忘了在我節目的最後給我點在看、和點贊。如果您把它轉發到微信群、朋友圈和微信好友,我自然是感激不盡的,非常感謝,非常感謝!  

閱讀原文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