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經濟差勁的土耳其憑什麼成為“全球性大國” ☆來源:智谷趨勢公眾號

♦ 本文轉載自 智谷趨勢公眾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10/26 

◎智穀趨勢(ID:zgtrend) |  逍道一

 

世界的中心在哪裡?

對於埃爾多安和他的支持者來說,毫無疑問,在土耳其。

所以,當埃爾多安指示土耳其外長,要求宣佈西方十國大使為“不受歡迎的人”,並準備“驅逐”,只能說這很“土耳其”、很“埃爾多安”。

看看十國的名單——美國、加拿大、法國、芬蘭、丹麥、德國、荷蘭、紐西蘭、挪威、瑞典,都不是什麼小角色。

土耳其就是敢把話放出來,哪怕此刻,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跌成了狗,20年時間貶值了10倍,土耳其經濟也是水深火熱,大基建難以為繼,被迫取消了眾多專案,甚至最後收回驅逐的狠話,但這並不妨礙土耳其表現出強橫。

在當今世界上敢擊落俄羅斯戰機,不買美國的賬,國際貿易活動中坑中國,用軍艦威脅歐盟的國家,只有土耳其。

其實,細數土耳其近年的動作,人們會不斷陷入莫名驚詫:

土耳其同時參與了三場半低烈度戰爭,敘利亞、伊拉克、亞塞拜然、利比亞,最熱鬧的時候都有土耳其軍隊的影子。

冷戰結束後,連美國都沒這麼幹過。

當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土耳其又出現在阿富汗,聲言要填補美國的真空。

那麼,土耳其到底想幹嘛?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也許覺得,土耳其應該擁有更重要的角色。

10月19日,埃爾多安在非洲訪問時發表演講:“我們認為,人類命運不能也不應當由一小撮二戰勝利國擺佈。”

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顯赫。國際上對這一體系有牢騷的不少,但大多數都只是說改革,少數有實力的比如德國、日本、印度……則是在努力向躋身其中。

只有土耳其上來就直接掀桌子,揚言要取消五常的權利。

這和一時興起就要“驅逐”10國大使,似乎屬於一個路數。 

這次激怒埃爾多安的是,西方把手伸到了埃爾多安的一畝三分地,而且居然是人權問題。 

奧斯曼∙卡瓦拉,埃爾多安眼中的政權顛覆者,卻被前述西方國家一致推崇。更為重要的是,他組織的“阿納多盧文化基金會”後臺之一就是索羅斯的“開放基金會”。

基本上是世界上哪裡需要動亂,哪裡就會有開放基金會。 

202147d01.png

難怪埃爾多安生氣,都是北約成員國,好歹也曾是美國的小弟,搞運動居然搞到我頭上了。

“西方必須明白和理解土耳其,如果不理解土耳其,就必須離開。”

把土耳其和西方分割的這麼清楚,中國人一定覺得有趣,看著它們亂成一團,也一定會有人看熱鬧不嫌事大。

不過,土耳其翻臉常常比翻書還快。口頭單挑西方十國,在土耳其的光輝歷史中還真不叫事。

2015年11月24日,俄羅斯一架戰鬥機在敘利亞境內敘土邊境被土耳其擊落。轉過年的8月,埃爾多安就造訪聖彼德堡,成為普京的座上賓。

兩人在融洽的氣氛中談了2小時,普京曾經說要給民眾一個說法的戰機事件,就這麼被輕輕揭過。

誰知道事情還沒完,當年12月19日,俄羅斯駐土大使安德列·卡爾洛夫參觀“土耳其人眼中的俄羅斯”攝影展時,遭土耳其極端愛國分子當眾開槍射殺。

雖然兩國民間群情洶洶,但俄官方卻沒有窮追不放。

相比俄羅斯的委屈,歐盟被土耳其威脅就更加屬於家常便飯。

202147d02.png

敘利亞問題爆發的難民危機,曾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英國直接脫歐,匈牙利、波蘭等國也表示拒絕接受難民,歐盟內部意見四分五裂。

土耳其開放過境通道,讓難民一般陸路北上,經土耳其進希臘,最後分散到歐盟。

202147d03.png

眼看湧入難民越來越多,歐盟頂不住了,跟土耳其商量要麼我出錢,在你這裡就地安置?

這讓埃爾多安看到了機會,隔三岔五跟歐盟講條件,否則就開閘放難民,看你能不能扛住。

至於中國,雖然近些年也吃過土耳其的虧,但相比俄羅斯、歐盟已經算客氣了。

土耳其與西方曾經有過蜜月。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奧斯曼帝國曾被稱為“西亞病夫”,各種的割地賠款,面臨被肢解的威脅。

202147d04.png

1919年巴黎和會,奧斯曼作為戰敗國下場淒慘,《色佛爾條約》,讓土耳其距離亡國僅有一線之隔。

千鈞一髮之際,凱末爾挺身而出,擊退英法聯軍,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國。

202147d05.png

凱末爾深知西方強大,為超英趕美,自上而下發起了一場決絕的西化運動。

比如,直接把老祖宗的文字廢了,改為拉丁字母書寫。

202147d06.png

還有,徹底世俗化讓土耳其一度成為伊斯蘭國家世俗化的典範,甚至是唯一典範。

歐美等西方國家感到土耳其西化的誠意,加上特殊的戰略地位,北約於1952年吸納土耳其為成員國。

202147d07.png

為了成為西方的一員,土耳其希望徹底脫亞入歐,於1987年提出入盟申請,並於1999年獲得候選國資格。

當時土耳其的態度是這樣的:“土耳其一直秉持加入歐盟的理念,不管是否成為成員國,土耳其都是一個“歐洲國家”,將繼續為發展和保護歐洲價值觀作出貢獻。”

但是,土耳其的宿敵希臘,幾次三番動用一票否決,把土耳其擋在歐盟的大門之外。

加入歐盟長期久拖不決,終於導致土耳其開始與歐洲離心。多次碰壁後的土耳其認為,興許這不僅是希臘的意思,也是歐盟的意思。

2003年,埃爾多安出任總理。土耳其當時還是內閣制,總理是事實上的“一把手”。

埃爾多安表面上延續親西方路線,私下卻試圖帶領土耳其人找回奧斯曼傳統和伊斯蘭身份認同。

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軍隊發動政變試圖推翻埃爾多安,阻斷土耳其回潮。

接著對政變的清算,埃爾多安修改憲法,改國家體制為總統制,並成為新總統。

西方媒體對他口誅筆伐,每每提及埃爾多安都會加一句“獨裁者”。也因此,埃爾多安徹底與西方撕破臉。

202147d08.png

從此,埃爾多安堅定走上了土耳其復興夢。

埃爾多安有一套要讓土耳其成為全球性大國的百年願景、千年大計。

早在2011年,埃爾多安首提以“2023百年願景”為核心的土耳其夢,明確了經濟、社會、政治、外交等方面的發展目標。

2013年,埃爾多安又提出“2053展望”,以紀念奧斯曼先祖征服伊斯坦布爾600周年。600年前,伊斯坦布爾的名字還叫君士坦丁堡。 

此外,埃爾多安還提出“2071千年目標”。在土耳其官方敘事中,1071年是一個起點。這一年,突厥人進入安納托利亞半島,開啟了伊斯蘭化。

“到2071年,你們將會作為尊貴的公民生活在一個全球性大國。”

全球性大國,土耳其不僅敢想,也敢幹。相比經濟建設,土耳其更喜歡在國際上四處出手。

在利比亞,超過20個的重量級勢力參與其中,土耳其孤軍奮戰,以一敵二十;

在敘利亞,土耳其看不慣美國的代理人戰爭遮遮掩掩,親自下場;

在納卡地區,土耳其赤裸裸幫亞塞拜然,絲毫不顧及亞美尼亞背後俄羅斯的面子。 

最重要的是,這三場戰爭是同時開打的!而且,恰逢土耳其經濟一團糟,比美國都豪橫。

仿佛有戰爭的地方,可以沒有美國,但一定有土耳其。土耳其該不會想取代美國吧?

也許,埃爾多安就是這麼想的。

美國和阿富汗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大哥認慫,小弟更是如鳥獸散,澳大利亞第一個關使館跑路。只有土耳其堅決不走,表示願意為美軍提供“保護”。

早在今年4月,土耳其就在張羅阿富汗和會。只不過,塔利班不給面子。

等塔利班佔領了最後據點——喀布爾機場後,土耳其好心表示由於塔利班沒有機場運營經驗,願意幫塔利班代管。

塔利班再度表示:“不需要!”

今年8月,土耳其與東盟第三次會議上,時任土耳其外交部長恰烏什歐盧指點江山,強調除了中國,東盟也為亞洲做出了卓越貢獻。並暢談土耳其的“亞洲新計畫”,重申土耳其對亞洲的新戰略願景。

需要強調的是,無論阿富汗還是東盟,土耳其的夢想都遠超當年奧斯曼帝國。

大國夢想,土耳其不僅有勇,也有謀。

如果說美國是文化霸主,土耳其就是文化小主。土耳其是僅次於美國的電視內容出口國,佔領了全球25%的市場。

在中東、中亞、東南亞、北非、東歐的穆斯林聚居區,土耳其劇是當地的唯一選擇。

在土劇裡,美軍殘暴無恥,英勇的土耳其特工帶領受壓迫的中東人暴捶美國鬼子。

文化出海,講好土耳其故事,就是這麼簡單。

連航空公司都成了土耳其文化輸出的抓手。土航出現的地方,總能用一流服務+便宜機票將其它航司逼得無路可走。

202147d09.png

更重要的是,土航是全球通航城市最多的航司,疫情前一度超過300個。相比之下,國航在北京的通航點僅110個。

海外打工的中國人對土航都很熟,由於航點覆蓋全球,不少外出的中國海外員工也常常選擇土航。

比起可操作的“2023百年願景”,“2071千年目標”更像一種抽象卻不可被磨滅的歷史意識。

土耳其祖上闊過。往日輝煌的盛世,在官方的強行灌輸下,在土耳其人心中投下了濃重的陰影。

202147d10.png

土耳其的歷史課本中,中國的長城是了抵禦土耳其的遠祖匈奴人而建的。儘管,匈奴和土耳其其實八竿子打不著。

不過,奧斯曼帝國畢竟曾地跨五海三洲,居亞歐中樞,疆域極其遼闊。連拿破崙都忍不住羡慕:“若世界是個國家,那首都非是伊斯坦布爾不可。”

強盛時數次兵臨維也納、威尼斯城下,歐洲聞之色變。看看從奧斯曼帝國獨立出多少小兄弟,就能明白土耳其的無法釋懷。

202147d11.png

為了重拾榮光,土耳其提出了做3個中心:亞歐大陸的中心,伊斯蘭世界的中心,突厥語的中心。

亞歐大陸中心,無可爭議。

做伊斯蘭世界中心,就太不把伊朗和沙特放眼裡了。不過土耳其真不在意,它幾乎得罪了所有鄰國。

做突厥語中心,土耳其曾經請美國教授對土耳其人進行過基因檢測,試圖證明土耳其和突厥的血統,結果是土耳其和突厥基本沒什麼關係,今天的土耳其人更接近安納托利亞土著和希臘。結果,土耳其把美國團隊直接趕走,對檢測結果死不承認。

202147d12.png

大國博弈顯然不能只靠打架、玩心機,歸根到底需要看經濟實力。

土耳其經濟表現一度非常亮眼,這也是正發党曾經受百姓擁護的原因。

土耳其也想當基建狂魔,一股腦推出了很多世紀工程。已完成和正開展的超級項目有三座跨海大橋,連接歐亞大陸的海底隧道。

大規模基建一度刺激了經濟,維持了長時間的高增長。並且創造大量就業,保障了民生。

202147d13.png

圖源:地球知識局

最具想像力工程是連接黑海與地中海的超級運河。儘管博斯普魯斯海峽水深足夠,卻屬於公海,不能收過路費。

2018年,伊斯坦布爾新機場悄然竣工,巨大而氣派。只不過當時全球的目光都聚焦在北京大興,連特朗普都羡慕中國先進的公共設施以及神一般的建設速度。

這讓很多國人誤以為大興機場是全球最大的機場。其實北京大興機場與北京首都機場T3加一起,建築面積仍小於伊斯坦布爾新機場。

按計劃,伊斯坦布爾機場遠期輸送量2億,正好相當於北京兩個機場遠期輸送量之和。而土耳其總人口不過8000萬。

除了機場,還有高鐵、高速公路等等。

除了大基建,土耳其還高度依賴房地產開發。不過隨著城鎮化進入尾聲,基建紅利逐漸也被吃乾淨。

土耳其之前借了很多外債,還超發了海量貨幣,但錢都流向基建和房地產,沒升級製造業。本國產品沒競爭力,不僅出口沒人要,甚至國人衣食住行還要靠進口。

於是,2017年,美國打了個噴嚏,土耳其就得了重感冒,里拉進入下跌週期。一旦本國貨幣貶值,之前借的外債就會膨脹,直接壓垮本國企業和經濟。

一跌再跌的土耳其里拉不斷刷新貶值紀錄,近日創1:9.85的新低。20年前,美元兌里拉匯率是1:1.2。相當於貶值了10倍。

202147d14.png

按計劃,土耳其將於2023年舉行大選。2019年,土耳其舉行了地方選舉。在這場2023年總統大選前唯一一次全國選舉中,正發黨丟掉了伊斯坦布爾。該党對伊斯坦布爾長達25年的統治宣告終結。

輿論認為,這是埃爾多安執政16年來遭遇的最大打擊。

經濟惡化、通貨膨脹、物價飛漲,百姓怨聲載道,正發黨支持率持續低迷。

想當年,人民選你上臺,護你擊退政變,支持你修改憲法。如今你卻讓人民買不到東西,甚至根本消費不起。

在這個角度,埃爾多安單挑西方列強,激起民族主義,更像轉移國內矛盾的無奈之舉。

只不過,餓肚子的民族主義能持續多久,就很難說了。

如果說還漏掉了什麼,那就是太空競賽——當年美蘇爭霸的主戰場。

2018年大選時,航太計畫就是埃爾多安的競選承諾之一。贏得大選後,埃爾多安立刻成立了土耳其航空航天局。

土耳其航太計畫為期十年,設立了十大目標。頭號目標是2023年利用國際合作進行初步探月,中期目標是2028年用本國火箭搭載本國航天器,在月球進行軟著陸。

202147d15.png

可惜受限於國內經濟形勢和疫情加劇了債務問題,土耳其航天局遲遲沒有大動作。

不過沒什麼能攔住土耳其上天的心,大國哪有不對全宇宙負責的?但沒錢、沒技術,空有雄心,星辰大海就是那麼遙遠。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