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我們正處在完全嶄新的時代 ☆來源:玄鳥國際戰略研究

♦ 本文轉載自 玄鳥國際戰略研究。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5/13

文章來源:英國《金融時報》網站5月9日發表該報駐美國記者愛德華·盧斯採訪美國前國務卿、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亨利·基辛格的一篇文章,題為《亨利·基辛格說“我們正處在完全嶄新的時代”》。參考消息智庫。本平台為公益學術平台,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平台編輯:之林/平台郵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202223f01.jpg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5月9日發表該報駐美國記者愛德華·盧斯採訪美國前國務卿、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亨利·基辛格的一篇文章,題為《亨利·基辛格說“我們正處在完全嶄新的時代”》。基辛格認為,全球地緣政治形勢將在烏克蘭戰爭結束後發生重大變化,我們正處在完全嶄新的時代。全文摘編如下:

5月7日,英國《金融時報》駐美國記者愛德華·盧斯在華盛頓採訪了美國前國務卿、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亨利·基辛格。

同時對付兩個對手不明智

記者問:我們在今年早些時候紀念了美國前總統尼克松訪華和《上海公報》發表50週年。您無疑是這份中美協議的組織策劃者之一。而且這份協議代表了冷戰期間的重大轉變:您把中國從俄羅斯身邊拉走了。貌似我們現在轉了180度。現在俄羅斯和中國恢復了非常緊密的關係。我向您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我們正在與中國進行新的冷戰嗎?

基辛格答:我們對中國打開大門的時候,俄羅斯是主要的敵人——但我們當時與中國的關係也幾乎差到不能再差了。我們當時對於向中國打開大門的看法是,如果你有兩個敵人,那麼同等看待這兩個敵人是不明智的。

問:我的理解是,鼓勵擴大俄羅斯與中國間的距離將符合美國的地緣政治利益。這樣理解對嗎?

答:全球地緣政治形勢將在烏克蘭戰爭結束後發生重大變化。指望中國和俄羅斯在所有可預見的問題上都擁有相同利益恐怕也不合理。我不認為我們能夠(在中俄之間)製造潛在的分歧,但我認為事態發展可以製造分歧。烏克蘭戰爭結束後,俄羅斯至少需要重新評估與歐洲的關係,還需要重新評估對北約的總體態度。我認為,同時對兩個對手採取敵對態度,以至於把二者逼到一塊兒,這樣的做法是不明智的。只要我們把這一原則納入我們與歐洲的關係,納入我們的內部討論,我認為歷史就會提供一些讓我們採取差異化做法的機會。

這樣講不是說中俄之中的哪一個將成為西方的親密朋友,我只是說當特定問題出現時,我們會保留採取不同方針的選項。在今後一段時期,我們不應把俄羅斯和中國視為一個整體。

問:拜登政府把美國的地緣政治宏觀挑戰說成是“民主與獨裁”的鬥爭。我感覺(您在)暗示這種定性是錯誤的?

答:我們必須認識到意識形態與意識形態解讀的區別。我們應該利用這種認識,用它來分析眼前出現的重要問題,而不是把它變成首要的對抗性問題,除非我們確實準備把政權更迭當成我們政策的主要目標。我認為,考慮到技術的發展以及現有武器的巨大破壞性,其他國家的敵意可能迫使我們(尋求政權更迭),但我們應該避免因為自己的態度產生有關政權更迭的想法。

普京不滿俄羅斯受到威脅

問:對於如何處理兩個涉核超級大國之間的僵局,您可能比其他任何健在的人士都更有經驗。但是,面對(俄羅斯總統)普京及其親信頻繁發出的那些嚴厲的涉核言論,您如何理解這些言論與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威脅之間的關係?

答:我們現在(面對)的技術,其交火之迅速、發明之精妙,會造成以前無法想像的災難。而目前局勢的奇怪之處在於,雙方的武器都在增多,先進程度在逐年提高。然而,至於這些武器如果投入實際運用會導致什麼情況,國際上幾乎沒有任何討論。籠統地講,我的呼籲是無論你站在哪一邊,你都要認識到我們正處在完全嶄新的時代,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沒有因為忽視這一點而嚐到惡果。但是,隨著技術按照其固有天性被傳播到世界各地,外交與戰爭將需要具備不同的內涵,這將是一個挑戰。

問:您見過普京20到25次。俄羅斯的核軍事方針是,他們如果感到國家政權遭遇生存威脅,就會動用核武器。在此情形下,您認為普京的紅線在哪裡?

答:我曾作為國際關係研究者,大約每年都要見普京一次,差不多持續了15年,純粹為了進行學術性的戰略討論。我認為他的基本信念是對俄羅斯歷史的一種神秘信仰……從這個意義上講,令他感到不滿的並非我們最初的任何行動,而在於歐洲與東方之間的大片空白區域。他之所以不滿,之所以感覺受到威脅,是因為整個這片區域被吸納進了北約,令俄羅斯受到威脅。這不是為進攻行為開脫,我沒有預料到這種進攻行為會發展到要接管一個國家的程度。

當解決問題的時機出現時,我們都應當注意到,我們不會回到以前的關係,而是會迎來一個由此不同的俄羅斯——這不是我們要求的結果,而是他們自己製造的結果。

問:您認為普京是否在接收正確的信息?如果沒有,我們應該準備面對什麼樣的新誤判?

答:每當發生這樣的危機,你都應當努力理解對方的內部紅線是什麼……顯而易見的問題是,局勢升級將維持多久,還有進一步升級的空間嗎?或者說,他是否已經達到能力的極限,他必須判斷把戰爭升級到何種程度將不利於俄羅斯社會今後以大國的身份執行國際政策。

他將在何時達到那種程度,我並無判斷。達到那種程度時,他會不會進一步動用那一類存在了70年卻從未被使用過的武器?跨越這條界線將是非常重大的事件。我們還沒有在全球範圍內討論後面的界線會是什麼。

問:您非常了解中國。中國從中吸取了什麼教訓?

答:我猜想,現在任何中國領導人都會思考該如何避免陷入普京讓自己陷入的這種局面,思考如何在出現任何危機時,不要讓世界大部分國家與自己作對。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